刚刚更新: 〔上门为婿 www.cfw〕〔重生似水青春〕〔我的悟性好到爆〕〔腾飞我的航空时代〕〔快穿之养老攻略〕〔我穿成了极品婆婆〕〔天才萌宝:总裁爹〕〔穿成了团宠家的恶〕〔证道从遮天开始〕〔我在绝地求生捡碎〕〔港综世界大枭雄〕〔剑宗旁门〕〔反派的荣耀〕〔恶毒女配拿稳了甜〕〔仙尊归来〕〔徐方乔玉〕〔偏执王爷的圣手医〕〔情深万里只宠你〕〔终是相思误流年〕〔叶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十七章 假心外御侮,真意阋于墙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三弟!”

    李德坤声嘶力竭的大喊着跳下马车,飞快的到了李德空的跟前,仔细的查探起他的伤势来。

    李德海没有动身,他毫不懈怠的注视着前方。片刻之后,李德坤舒出一口气,对着大哥点了点头示意老三无恙。

    李德海暗暗松了一口气,警惕着盯着三口棺木。只见三口棺木中间的一口棺盖不知飞向了何方,一个皮肤白皙的短发中年人,从打开的棺木中缓缓地坐了起来。

    “真是可惜了,处心积虑的算计了半天,居然连一个都没有干掉。”

    短发中年人微微摇头,语气之中带着些许惋惜之意。

    “洛大哥不必如此,虽然没有干掉他门其中一人,但至少废了一个人。”

    白发少年似是猜测到了这情况,面上没有失望之色,反而出言安慰短发中年。

    “是这个道理!吴兄弟,我暂时抵挡住他们,你赶紧驱使百兽围攻。”

    短发中年猛地发力,身下的棺木瞬间四分五裂。扬起的飞雪之中,短发中年已是跃至半空,向着李氏兄弟冲去。

    “好!还请洛大哥多加小心。”

    白发少年将玉笛放在嘴边,怪异曲调再起。

    “徐兄弟,麻烦照看一下我三弟!”

    李德海脸色阴沉的看向许成林,语气之中更是带了些许威胁之意。

    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许成林慢慢的挪向李德空。

    “老二!我们一起杀了他们!”

    两兄弟目光一接,同时腾身而起,向着少年冲去。

    “休想!先过了我这关再说!”

    短发中年高喝一声,立即迎向二人。

    这一交手,短发中年立刻觉出了吃力。李氏兄弟二人常年相处,战斗起来默契无比,短发中年被打的连连倒退。只是十几息功夫,短发中年便再也拦不住二人。

    “我拖住此獠,二弟前去杀了那小畜生!”

    听到老大发话,李德坤没有犹豫。直接腾身越过短发中年,向着少年急冲而去。

    “可恶!”

    白发少年急促的吹出一个高亢的曲调,急忙收起玉笛,紧接着一柄绿玉宝刀出现在他的手中。

    灵力催动,绿玉宝刀悬空浮起。少年一指宝刀高声断喝,宝刀应声飞向李德坤。

    李德坤见此也是毫不含糊,抬手将一个白色杯盏抛到了空中。杯盏口朝下,射出一道白光,白光将绿色宝刀牢牢罩住,使得宝刀难进分毫。

    初次施法就建功,李德坤不由得心中一笑。他毫不停留,飞快的接近白发少年。少年显得有些慌乱,有些畏惧的向着后方退去。

    看着白发少年的反应,李德坤的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正当他经过棺木之时,剩余的两口棺木又发生了变化。

    两口棺木微微的抖动了几下,李德坤观察入微察觉到了不妥。但他也只来得及放慢速度,两口棺木便砰地一声炸裂开来。巨响声中雪尘四起,身处雪尘中的李德坤则是不知生死。

    “二弟!”

    李德海交战之际只是匆忙一撇,但就是这一眼便令他心中寒意顿生。他双眼通红的大声呼喊,同时手下加快几分。

    “哈哈哈哈,这次应该解决掉了吧!”

    短发中年边交战,边不忘得意的大笑。

    “情况不明,洛大哥还是小心为妙。”

    白发少年不敢大意,同时也没忘提醒自己的同伴。

    果不其然,一道身影从雪尘之中倒射而出。李德坤离开漫天的雪尘,直接飞身与自己大哥汇合共同应敌。

    出于白发少年的

    提醒,短发中年有了防备,并没有因为遭到突然袭击而手忙脚乱。短发中年被二人围攻,但他没做过多纠缠,只是几个回合,便退回到白发少年身边。

    双方互相对峙着,而此时神威镖行一行人情况并不乐观。李德海与许成林没有受伤,战力保存完好。然而老三人事不醒,老二虽是警惕,但也是伤了一只臂膀。反观白发少年与短发中年,二人皆是保存着完好战力。

    “既是圈套,我们没必要在此处拼命,准备撤退。”

    李德海小声开口,李德坤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三弟怎么办?”

    李德坤撇了一眼三弟,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担忧。

    “不用担心,那个姓徐的小子根本没有出力,就让他带着三弟吧。你和他们一起,监视着他,不要让他耍什么手段。”

    李德海眯着眼睛看向许成林,细心地老二从他的双眼之中已经见到了杀机。

    李德坤默默点头走向许成林,二人低语了几句。许成林点了点头,脚步微微错开,全身似是在蓄力。

    “呔!”

    随着李德海猛的大喝一声,三人周围狂风顿起。霎时间,狂风四起雪沫飞舞,视线被严重遮挡了。

    白发少年二人见此情景不敢大意,一脸警惕的盯着场中情景。狂风席卷了十几息之后便消失了,但漫天的雪尘仍是遮挡着视线。待二人觉察到情况不对时,许成林等四人早已逃得不见了踪影。

    “可恶,让他们跑了!”

    白发少年目眦欲裂,显然已经气愤至极。

    “算了吧,吴兄弟。如此兴师动众还杀不了三人,看来是它们命不该绝。”

    短发中年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行,我不甘心!如此大好的局面,可一不可二。错过了这次机会,便再没可能留下他们。”

    少年一咬牙,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双眼向着四周扫视一番,辨认了一下踪迹便追了上去。

    “嘿!你这小子!好吧,那我就再陪你疯一次。”

    短发中年叹了一口气,随即也是跟着追了上去。

    却说逃跑的四人,这一跑便是连续跑了三个时辰。李德坤在前,许成林背着老三在后,最后是李德海断后。

    跑了一阵,李德坤终于因为灵力不支停了下来。放下老三李德空,许成林也是假装灵力不济,疲惫的躺在了雪地之上。

    “老二,老三的伤势怎么样了?”

    李德海脸色阴沉,心中无尽愤懑。

    “估计是废了。四肢完好,但是筋脉、丹田已经重伤。就算是伤势复原,估计今后也难有寸进。”

    “是嘛。对他也未尝不是好处,省得他以后再惹是生非。”

    李德海脸色淡淡,语气之中听不出任何情绪。老二没有应声,既没对他的话表示同意,也没有出言表示否定。

    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许成林,李德海双眼一缩,随即又恢复原状。

    “老二,伤势如何?”

    李德海低着头压低声音开口。

    李德坤看了看许成林,见对方没有注意这边,这才开口。

    “无妨,只是手臂只是断了而已,过十天半月就能复原。”

    “如此便好,二弟到为兄身边,为兄助你一臂之力。”

    李德海缓缓的抬起头,一种诡异的笑容浮现在脸庞。

    李德坤觉得今天自己大哥有些奇怪,平日里大哥很少如此和蔼的与自己说话,今日却是奇怪。没有多想,他依言走到大哥身前,背对着李德海坐了下来。

    李德海呵呵一笑,运转灵力轻轻地灌

    入到李德坤受伤的手臂之中。舒服的感觉令李德坤迷醉,不觉得闭上了眼睛。

    “大哥,你何时……”

    李德坤余下的话没有说出,他难以置信的低下了头,看着自己心脏位置透出的一截剑尖,他想移动一下自己另一只完好的手臂,却发现自己的手臂被紧紧的扣住,丝毫移动不得。

    “你……”

    李德坤艰难的吐出一个字,血水便从口中溢出,堵住了他接下来的话语。

    “二弟,别怪大哥。从小到大,都是我照顾你们两个。我天纵奇才,却为了你们几年来修为没有寸进,你知道我有多辛苦吗。三弟不长进,你也好不了哪去。现在三弟废了,你也受了不轻的伤。与其让你们白白的消耗资源,不如将资源都集中到我身上吧。所以二弟,一路走好吧,三弟很快也会去找你的。”

    李德海的表情由最初心痛到最后的坦然,仿佛是为自己亲手弑弟找到了正当理由。

    李德坤死不瞑目,他的脸上满是难以置信。摘下李德坤的储物袋,李德海又是走向了李德空。

    看着地上的李德空,李德海厌恶的眼神毕露无疑。正在这时,老三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双眼湿润的看着自己大哥。

    “大哥,亲兄弟你也下得了手,你”

    李德空的话语被嘴中溢出鲜血堵住,他神情悲伤的盯着自己大哥。没有几息的功夫,他的表情便永远的凝固了。

    “废物!”

    李德海毫不心软的将剑从老三的心口拔出,似是觉得不过瘾又是狠狠地捅了几下。

    许成林躺在一旁,将这兄弟阋墙的一幕分毫不差的看在了眼中。看着陷入癫狂的李德海,许成林缓缓地坐起了身。

    “你……”

    许成林颤抖的伸出手指,直直的指向李德海。随着许成林起身,一股摄人的气势在节节攀升。李德海已经陷入癫狂之中,竟是丝毫没有察觉到许成林的古怪。

    许成林的颤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愤怒,出奇的愤怒。他不能理解,一个人自私无耻竟然会到这种地步。

    刚刚发生的一幕,完全颠覆了他的人生观。坏人该受到惩罚,更甚者可以直接杀掉。但拿自私当借口,拿无耻当理由,这种人也是该死。为了自己亲手弑亲,这更是该死!

    “反复无常,自私弑亲,实是该死。你!该死!你该死!”

    许成林一步踏出,身上的气势全力放出。四周无端卷起狂风,周围的雪沫扬长而起。猛地一抬头,许成林双眼精光瞬间一闪。

    李德海的身形一顿,一抹金光划过,他双眼圆睁难以置信的倒下。脖颈上一道血线出现,鲜血瞬间飞溅三尺。许成林单手对着前方一抓,一抹金光飞回他的手中。

    抹去金光,一把短剑出现在他的手中。若是九华书院的人看到这幅场景,一定会认出那金光正是庚金气,而那把短剑则是门派的制式法宝。

    收好三个储物袋,一个火焰术丢出,许成林扬长而去。火焰在风中呼啸升腾,但怎么也架不住风雪的侵蚀,不一会火焰熄灭。雪原上多了三具焦黑的尸体,尸体被风雪吹拂,渐渐地被冰雪掩盖。

    没过多久,又是两个人来到了此地。二人一番查探之后发现了三具焦黑的尸体,仔细辨认之后,一声清脆爽朗的大笑之声雪原之上。只是这笑声之中夹杂着些许癫狂,些许高兴以及浓浓的悲伤。

    远远地,许成林用神识观看着发生的一切。他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或者说他有些迷茫了。书中所讲人性本善,但他见到的恶性却是更多。好人坏人,又是拿什么来界定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