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方正则〕〔我的老婆超迷人〕〔秦城苏婉〕〔卫医生有只撒娇精〕〔我要做球王〕〔林夕云之澜〕〔财法仙途林夕〕〔钱家终于出了个灵〕〔林夕钱家〕〔弑神殿〕〔大明星老婆想让我〕〔满级后我又穿越了〕〔我是一支来自江城〕〔快穿之大佬她是个〕〔我成了世界的漏洞〕〔柯南之初恋是侧写〕〔龙帅临门叶无道徐〕〔宁先生的宠妻日常〕〔小萌包被七个大佬〕〔我是如何当神豪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七十七章 惊险渡水域,危机心中生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撇开许成林的遭遇不谈,以程洪铭为首的四人幸运的被传送到了一起。对于失散的许成林,四人无可奈何只能祈祷他平安无事。传送前的那一刻,几人都是接到了青尚真人的传音。他们明白了,此行绝不是表面上的一派安宁,而是充满了血雨腥风。

    四人被传送到了一座方圆几十里孤岛上,岛一侧是一片蔚蓝色望不见边际的水域,一侧是一块隔海相望不见边际的陆地。四人迅速将孤岛查探了一遍,可利用的修炼资源也被他们采集一空。

    继续待在这座孤岛已是毫无意义,四人接下来的前进方向不用问,当然是想方设法前往对岸的陆地了。

    孤岛与陆地相隔几十里,对于修行者而言这个距离并不是很远。若是在陆地上,这点距离只消一两时辰便能走完。但现在的情况是,两片陆地之间相隔的是水域而不是陆地。

    凝气以下的修士做不到持续御空飞行,轻身术最多只能短暂的御空。水面借力是极为困难的,想要依靠轻身术渡过这片水域是不现实的。

    孤岛与陆地之间的水域面积不小,令人奇异的是这块水域诡异的呈现出五个颜色。从陆地边缘到水域中心形成了五个不规则的同心圆环。这五个圆环从最外围的淡绿色,向内层依次是深绿色、蓝色、深蓝色以及最中心的淡黑色。依次加深的颜色,使得这片水域从高空看去仿佛一张择人而噬的巨口。

    陆地上的危险,修行者多少还可以应付,因为他们毕竟他们主要还是生活在陆地上。而水域中的危险,修行者应对的手段则不是很多,除非他们特意修炼了水中战斗之法。不巧的是,程洪铭四人正是属于前者,而非后者。

    “诸位师兄,不知你们谁有飞行法器?”

    云扬摸着鼻子,一脸笑意的看向三人。

    回答云扬的是三人的沉默,显然他们身上没有飞行法器。

    “那我们怎么去想对面?难道真要施展轻身术,表演踏浪而行不成?”

    三人没有理他,显然没把这话当真。笑话,谁知道水底下有什么?万一你正在水面腾身的时候,下面冲出一头妖兽把你吞了怎么办。

    “程师兄,你不是会御剑术吗?难道不能御剑乘空,带我们过去吗?”

    “哪有这么容易。不到凝气期,御剑术所驾驭的只是一柄普通剑,即便这把剑是法宝神器,没有相应的灵力法诀,也难发挥出什么神通”

    “哎!后无退路,前途未知,看来我们只能困在这个孤岛上了。”

    程洪铭瞪了云扬一眼,接下来却是没说什么。云扬的语气虽然有些自暴自弃,但几个人都知道他也是没法子才自我调侃的。程洪铭叹了口气,目光移向其他两人。

    “你们有什么好办法吗?”

    白芸馨与苏云鹤相视苦笑,显然他们也还没有想出。

    “如果许师弟在此就好办了,说不定他的身上会有飞行法器。”

    此时此刻,白芸馨突然有些想念作为炼器师的许成林了。

    提到许成林,云扬眼中一亮似是想到了什么。手中的书册一抖,几种灵符飘了出来出来。右手一翻,一支精致的符笔出现在他的手中。

    扬手洒出无数各色符纸,云扬执笔隔空一阵点画。只是几息时间,一叠画好的符纸整齐的落入

    到他的手中。他将符纸抛入空中,只见符纸纷纷扬扬之间在有规律的相互结合。没过一会儿,一条有符纸组成的小舟,缓缓地落在了地面之上。

    “y-i次忄灵符组成的飞舟,虽然坚固程度上比不了法器,但是总比没有好。给我半个时辰,足以制造出一只可以渡过面前海域的飞舟”。

    云扬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显然对自己的想法感到很是满意。

    “妙啊,想不到灵符还可以这样用。那么我也能帮上些忙,加固飞舟的任务就交给我。”

    若说加固飞舟,无疑四人中苏云鹤的阵法最合适不过了。

    “如此甚好,那中途防御任务就交给我们两个了,白师妹意下如何?”

    程洪铭微微一笑,看先一旁的白芸馨。

    “自是可以,只是小妹不擅长水中争斗,给师兄的帮助有限,还望师兄不要嫌弃。”

    白芸馨有些不好意思开口,她的全部本事都集中在自己的折扇法器之上。折扇法器能够瞬发各类法术,其中主要以火系法术攻击力最强,水中战斗无疑大大削弱了她的战斗力。

    “说的哪里话,大家又不是神仙,谁还没有个技短的时候。”

    程洪铭没有在意这些,反倒是更加认可白芸馨此人了。人无完人金无足赤,谁还会没有不足。此时此地敢将自己的不足说出来,那才是真正的勇气。

    几个时辰之后,一艘由灵符组成的飞舟,搭载着四个人悄无声息的从孤岛出发,向着几十里远的陆地疾驰而去。飞舟在水域穿行了大约半天的时间,一路上众人并没有遇到任何的意外。临近陆地,几人都是稍稍放下心来,暗自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几人放下心来的时候,水域的中心处无声的出现了一个漩涡,旋涡迅速的鲸吞了方圆十里的一切。这片水域刹那间被搅得浑浊不堪,一股腥臭的气息随着许多碎裂的白骨一起浮出水面。

    见到这个情形,几人皆是露出警惕之色。还未待机人有下一步动作,一个半里有余的身影无声无息的笼罩了他们所在水面。两个巨大的光点亮起在幽深的海面下,一股摄人的气息迅速降临在四人的身上。飞舟上的四人这一刻遍体生寒,竟是动弹不得。那光点闪了几下便消失了,巨大的身影在水面下停顿了几息也是缓缓的离开,那慑人的气势亦是随之消失不见。

    这些事情都发生在几息的时间,这几息的时间过得很快,也过得很慢。至少对于飞舟上的四人,这几息的时间过的是漫长的。光点出现的那一刻,几人已经有了在劫难逃的觉悟。

    巨大身影离去约有半盏茶的时间,四人这才缓缓恢复了过来。喉咙吞咽了几下,云扬加大灵力的输出,御驶着小舟急速的靠近陆地。不顾形象的连滚带爬上了陆地,四人皆是仰躺在地面之上。

    “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真庆幸我们还活着!”

    险死还生的感觉让人难忘,云扬此时的感受颇深。

    “他娘的,刚刚那是什么鬼东西?”

    苏云鹤一改常态,竟是罕见的爆出。他喘着粗气,显然此刻还是心有余悸。

    没有人回答他,显然几人都是不知道那水下的身影是什么。自天地变动灵气回归以来,修行界便开始重现昨日辉煌。一些未知的事物,也是一

    点点的出现在世人眼中。有些东西,是没人说的清楚的。

    程洪铭眉头微皱,一翻身坐了起来。他鼻翼微耸,目光看向远处。

    “都起来!没工夫想那些了,没有闻到附近有血腥之气吗?”

    听到程洪铭的提醒,躺在地上三个人皆是身形一怔,紧接着翻身而起。云扬手中出现一叠灵符,苏云鹤洒出六枚玉符环绕四人,白芸馨手中的折扇也是已经做好了随时挥出去的准备。刚刚脱离了危险,他们可不想因为大意再次陷入危险之中。

    “白师妹随我前去查探一番,二位师弟小心跟随!”

    程洪铭与白芸馨小心的前进,二人爬上一座不高的山坡,山坡之下一片血红色的平原出现在他们面前。再往远处看去,隐约可见是一片森林。

    仔细地查探了一番,程洪铭最终将目标锁定。那是山坡下的一块突起的岩石,血腥气息就是从岩石后边传来。

    白芸馨也是发现了那里,二人对视一眼皆是将目光锁定在了那块突起岩石。屏住呼吸,二人小心的沿着山坡走下,远距离的绕过岩石见到了背后的场景。

    只见一名男性修士倒在地上,衣物以及面貌皆是被烧得面目全非。在距离这名修士不远处,两名身穿青衣的男性修士相互纠缠着倒地身亡。纠缠在一起的两名修士一人脸上带着阴险的奸笑,一人则是双眼圆睁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二人对视一眼,最终由程洪铭上前查看。只是看了一眼现场情况,程宏铭便给出了判断。

    “这是一场sha&039;re:n夺宝。被杀者是那名面目全非的修士,动手的应该是纠缠在一起的两名修士。只是后来不知如何,两名修士之间发生了冲突,一名修士偷袭了另一人,另一人不甘之下也是悍然出手。最终的结果就是,两人同归于尽。”

    血腥之气中夹杂着丝丝药香之气,白芸馨看向双眼圆睁的修士,她发现那名修士的一只手死死的攥着什么。

    “难道他们就是为了手中之物反目为仇?”

    想到这个可能,白芸馨向着程宏铭开口提醒。

    “程师兄,你看一下那人的手中之物。”

    剑诀一引,一只手臂飞了起来,一道紫的光芒也随着一起飞起。

    白芸馨手疾,御使法器将紫光困住。一颗散发着紫色毫光的人参出现在光华之中,反手将人参摄到手中,白芸馨认真的打量起手中之物。

    “也难怪他们会反目成仇,这灵药品质要远超千年灵药。传说千年灵药之上还有圣品灵药,再之上还有传说中的神品灵药。这株灵药即便达不到圣品,也相差无几了。这灵药还很新鲜,似乎产自这里。没想到这个地方会有这东西,果然危机伴随着机遇。”

    白芸馨捏着手中的灵药,不无感慨的说着。

    “外围尚且如此,远处的森林之中就可想而知了。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试炼之地不久就会变成一个血腥的地狱了。”

    程洪铭要比白芸馨想的更多,他脸上露出的满是凝重之色。

    白芸馨按照程洪铭的思路想下去,不由得身上一冷,她看向程洪铭似是要确认什么。

    这个时候,身后跟随的二人也赶了过来。看着己方四人,又看了看远处,程洪铭的脸上罕见的露出犹豫之色。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