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罗剑神〕〔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宿主她又在崩剧情〕〔大唐孽子〕〔爹地,大佬妈咪掉〕〔当反派真是太爽了〕〔宁染南辰读天才双〕〔太古龙象诀〕〔魔眼小神医〕〔人到中年〕〔总有人逼本小姐用〕〔魔临〕〔反派大佬的农家媳〕〔神级狂婿龙王殿〕〔等四季也等你〕〔重生神豪的悠闲生〕〔不败战神苏泽〕〔网游之我有全能外〕〔诡异世界生存手册〕〔综漫此子不可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八十二章 上山亦不易,朝夕问可否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只有身临其境,才能够感受到自身的渺小。此时的许成林,正是有着这种感觉。远观山峰并没有多高大,真正到了山脚下才知道原来山峰如此之雄伟。山峰虽是整体被映照成了紫色,但近距离看去却又是另一番情景。整座山体是从下而上,色彩鲜明的分成了四个部分。这四个部分,仿若将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在其上演绎了一遍。

    山峰下部多是灰白色的嶙峋怪石,少有几片绿色的存在,有如初春万物萌动的景象。山峰中部又是另一番景象,烂漫的紫色花朵开遍山峰中部,仿佛一圈紫色的花环将山峰围绕。看着烂漫的花朵,隔着老远许成林仿佛也能够闻到香甜的气味。

    中部往上呈现出一副初秋景象,山峰周围被一圈鲜艳的红色围绕。距离较远,许成林也只能够看清那鲜红之色就是树叶的颜色。这正是气温骤然变低,造就的霜叶红于二月花。

    山峰的最上部插入云端不见其影,透过云层落下的紫光将整个山顶映衬得神奇无比。山顶之上演绎的是一副冬季的雪景,只是这些本应该为白色的雪花,现在却是呈现出紫色。不知道他们原本就是紫色,还是被云层中的紫光映成了紫色。

    踏上山峰的那一刻,许成林的身体猛地一怔,一股莫名的压力降临在他的身上。猝不及防之下,他身体不由得向下一弯,差点没有趴在地上。

    以为是触动了什么阵法,许成林心中一惊。他慌忙的往后跳开两丈远,想要多开这个阵法区域。刚一离开山脚范围,他身上的莫名压力便消失不见。看着刚才所站之处一如往常,许成林不仅迷惑了起来。

    试探的再次踏上山峰,那莫名的压力又出现了。许成林又是抽身而出,压力随之不见。如此试探了几次,许成林确定了那莫名的压力只会在一定范围出现。

    略微想了一下,他捡起了一块石子对着前方抛了过去。只见石子起初是正常飞行,当进入山峰一定范围之后便极速下落。

    “原来是这样,这山峰上所有的东西都要比外围来的重!”

    明白了山峰上的压力实为重力,许成林也是稍稍放心。抖了抖肩膀,许成林径直的向着山峰走去。踏上山峰的一刻,重力骤然降临在他的身上。

    这一次许成林没有心慌,心中反而多了一股果然如此的感觉。堂堂的上古门派试炼之地,堂堂的隐藏之地,如果让人轻而易举的登上山顶取得宝物,那还有什么牌面?

    “这才正常吗。如果这秘境之中什么困难都没有,那这个地方便没有什么存在的意义了。”

    自从进入秘境以来,除了遇到其他修行者,许成林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与困难。他一直觉得奇怪,明明是上古门派的训练弟子用的秘境,却是什么困难都没有遇到。直到此刻他似乎才明白,秘境之中不是没有困难,而外面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感受了一下身上的重力,许成林估计了一下他的速度大约被限制了三成左右。不止是重力的限制,一身的灵力在此也是被莫名的压制了几分。一身煅体期小圆满的修为,在这里足足被压制下了一个层次。

    轻身术

    是凝气期以下修士战斗常用的法术,但在这里轻身术的使用却是大打折扣,一身的实力顶多发挥出平日的七八分。放出神识稍稍感应,许成林发现神识也是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他的神识只能笼罩方圆一里左右,这是他有神念剑对神识有加持作用,换作别人要比他还要不如。

    山峰下层怪石嶙峋,看着怪石下方层层叠叠枯死的苔藓,不难想到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一条稍显整齐的小路蜿蜒向上,小路之上长满了青绿色的苔藓,显然也是很久没有人踏上这条路了。

    “不对,已经有人先上山了!”

    一眼瞥到几个不甚明显的新鲜脚印,许成林立刻做出了判断。

    “机缘这种东西果然不会衷心一人,看来别人也有其他的奇遇。到这里的并不只有我一人,既然如此就要小心一些了。在外遇到的修行者少有善类,这里的也不一定会好到哪里去,小心无大错。”

    许成林只记得自己在外遇到的修士少有善类,但他似乎忘记了在这里他也没有善良到哪里去。蓝玉宗嚣张跋扈无故出手,但许成林他们不也是抬手灭杀吗;青木门的人设置阵法拦路sha&039;re:n夺宝,许成林也是没有手软,反手玩了偷天换日骗走了他们所有血晶石。

    修行界没有完全的对与错,也不能够去轻易地判断对与错。错与对真正看的是实力是否强大,背景是否强硬。蓝玉宗目中无人无故出手,这是他们自恃实力强大,根本不在意他人感受。

    强大就是资本,就算有再多的不服,你也反抗不了。所以在他们眼中,这根本没错。青木门自恃人多加之阵法辅佐,他们自信没人是他们的对手。所以他们也不会在意他人,因为他们自认强大。强大是最好的理由,有再多的不甘也要委屈咽下。所以在青木门的眼中,这些也没有错。

    许成林的所作所为自认为也是没错,你无故出手,就别怪我回首反击;你仗着人多布阵拦路,就别怪我坑你们一回。别人可以强大,我也可以反抗,嫉恶如仇,投桃报李,少管闲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就是许成林的底线。

    他的行事底线放在世俗是再正常不过,但是在修行界却是有些l-g&039;l-e:n。实力为上的修行界,难以常理忖度。他的行事底线,在修行界显得有些保守、被动。但没办法,这是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想法。

    神识放出,许成林小心的查探着周围环境。小路虽然已经有人走过,但不排除留有没有触发的禁制、阵法。总而言之,小心无大错。一路往上登攀,不知道行进了多长的时间,天色变得越来越暗。月光悄无声息的洒在山峰之上,为山峰铺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

    沐浴在微带紫色的圣洁光辉之中,许成林虽然仍是小心翼翼,但心中却是松了几分。这种轻松不是来自精神上的放松,而是来自心态上的轻松。

    在这种轻松之中,他几日因为疲于奔波的劳累不知不觉消失不见。仿佛是为了配合轻松写意的环境,山石之中亮起了许多闪动着淡淡白光的光点。起初,许成林以为这些光点是一些萤火虫,再一观察才发现那些光点并不是萤火虫,而是一些开着

    白色小花的植物。

    朝夕花这就是这种夜晚闪动淡淡白光的植物,他是一种脆弱的花朵。修行界中常有一句话,朝闻道夕死足矣。这句话,也是可以勉强用在他身上。朝夕花只能存活一日,早晨吸收灵气孕育生长,夜晚耗尽所有生命之力绽放出最美的花朵。

    传说中这种花朵是一位热衷求道的前辈化身,这位前辈一生致力于寻求道的真谛。然而最终的结果就是,在追求道的过程中他神秘地消失了,消失之处只留下一片从未见过的神秘植物。

    这位前辈是身死道消,还是已经得道飞升无人得知。但人们更多的愿意相信,他是得道飞升了。传说中飞升之人都能够在飞升之后原地留下痕迹,羽化飞升就是其中的一种。也许这种朝夕花,兴许就是这位前辈飞升之后留下的痕迹。

    灭世灾劫过后灵气衰败,像朝夕花这种生命脆弱的灵植受到的影响极大,外界已经基本没有朝夕花的存在。世界少一种没什么用处的灵植,对于修行界影响并不大,但这朝夕花并不是什么一无是处的灵植。

    仅存一天的生命,只有夜晚才能绽放属于她的美丽,同时遗留在世间还有她无私的芬芳。朝夕花开放之后便会有花露从花朵上流出,这些花露没有其他作用,只是能够明悟清神引人进入顿悟境界罢了。

    进入顿悟境界,这对修行者而言是可遇不可求的。心境修为的提升是可遇不可求的,但通过长期历练和多年修行的积累,那还是有希望出现。但想要进入顿悟境界就难了,可以说一个人的一生难得有一次。

    修行者得数量少之又少,跃凡修士在修行者中更是鸿毛麟角。能进入顿悟境界的人,就如无数人中的跃凡修士一样少。这朝夕花单是引人进入顿悟境界这一点,就足以称得上是天材地宝了。不愧是寓意朝闻道夕死可矣的花朵,只是这些花露产出量极少。

    也是,你指望指甲大小的花朵能够产生多少花露。俗话说物以稀为贵,朝夕花露对修行者作用极大但产量却是极少,故而此物在灭世灾劫之前也是极为珍贵的。

    皎洁的月光似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不断地向着乱石之中一处不起眼的地方聚集。随着月光的聚集,一块散发着柔和光芒的石碑缓缓升起。石碑之上满是岁月的痕迹,但其上沧劲的字迹却是历经岁月而不磨灭。

    “朝闻道夕死足矣,可否?”

    朝闻道夕死足矣,修行界流行着这句话,但却没有石碑后面的可否两个字。多了可否两个字,有若多了两个选择。

    看着可否两个略显不同的字体,许成林若有所思。对着石碑遥遥一指,一道灵光对着石碑打出。那个可字,瞬间被灵光遮住。石碑上的字,瞬间变成了“朝闻道夕死足矣,否”。

    许成林修行不是为了求道,让他朝闻道夕死当然不行。石碑微微震动碎裂开来,一枚闪着青光的青色玉瓶悬浮在空中。

    玉瓶微微转动,一股沛然吸力油然产生,周围所有的朝夕花微微点着头,一滴滴花露飞入到青色玉瓶之中。吸力席卷大半的朝夕花,然而却还留了另一半的朝夕花没有动。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