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芳〕〔赵哥〕〔穿书后成了偏执大〕〔黑石密码〕〔斗罗之皇龙惊世〕〔大佬是从插班开始〕〔言染苏御〕〔我和女神称霸荒岛〕〔宠上娇软小甜妻〕〔重启人生〕〔暴君的团宠皇后又〕〔九转帝尊〕〔大明王冠〕〔真千金她又美又飒〕〔从精神病院走出的〕〔道门生〕〔棺山太保〕〔影后她不飞升就会〕〔捡到一只始皇帝〕〔垂钓之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章 猜想成真实,异变顺势生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喂喂喂!我觉得这情况不对呀。我说你究竟怎么回事,刚刚还是一副誓死要抓住他的样子,现在你怎么看起来这么随意了?”

    陈洛雪思前想后,觉得许成林前后反差有些大,似乎他有故意放走黑衣人的嫌疑。

    “不然怎么样?难道还要大哭一场不成。再说了,其实凭我们两个,想抓住那家伙是不可能!”

    许成林笑了笑,还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认为我们两个抓不住他?”

    听着许成林的回答,陈洛雪倒是有些惊奇。

    “sha&039;re:n容易,但要活捉很难。这些人擅长刺杀、追踪、逃遁,整个就是一个杀手组织。他们的逃遁能力更是了得,说是来无影去无踪也未尝不可。我和他们这批人交手并非一次两次,如果真逼急了他和我们拼命,反而是得不偿失了。”

    “也是这个道理,我们是来探索秘境的,不是来和人拼命地。”

    想了想,陈洛雪也是明白了过来。

    “黑衣人的事情我们自己小心就好,其他的就不要管了。”

    许成林没头没脑的冒出了一句,似是有些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

    陈洛雪觉得许成林话中有话,于是干脆直接问了出来。

    “还是老样子,非要问个明白不可。好吧,我就和你说一下。这些黑衣人无论是藏在我们北沧大陆的队伍中,还是用其他手段来到的这里,都是说明他们足够神通广大。这些人,暂时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

    “这话确实有理。只是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一个人可以决绝的了,为什么不禀报宗门?”

    陈洛雪看向许成林,不禁皱起了眉。

    “禀报宗门?他们没做出对宗门不利的事情,宗门烦心的事太多了,怎么会有时间理会这些。更何况根本没有任何实质性的线索,宗门也是无从查起。”

    “我想那些黑衣人也是这样想的吧!”

    “所以说这些搅屎棍我们还是不要理的为妙!”

    “若是他们不甘心,伺机报复我们怎么办?”

    “你以为我是白白放走黑衣人?我击伤他之时用了点小手段,若是他接近我们,定会在第一时间被我察觉。”

    “果真是我想的那样,你是故意放走的,就不能提前传音说一声嘛!”

    证实了自己的想法,陈洛雪气鼓鼓的看向许成林。

    “好好好,再有下回一定和你商量。”

    看着陈洛雪的神情,许成林不禁微微一笑。这个样子的陈洛雪,显得很是可爱。

    “好了,这事算你过关!你看着点周围的情况,我来研究一下三块玉牌。”

    陈洛雪拿出自己的三块玉牌,自顾自的研究起来。

    掌心的三块玉牌如同先前一般变化,玉牌中心银光甫一出现,哄的一声炸响响彻宇内。二人不约而同的抬头,望向了远方的天空。远方天空之中,不知何时风起云涌了起来。

    绿色光芒、黄色光芒和紫色光芒,在天空中不断的流动闪耀。整片天空仿佛被撕裂一般,撕裂的云层之中露出点点银光。这银色的光芒,像极了传送阵发出的光芒。

    细碎的光芒冲散了云层,紧接着一道银色光柱从紫玉峰上喷射而出直插云端。云层瞬间被银色光柱冲的四分五裂,周围的各色灵光被银色淹没。

    银色光柱闪耀了几次之后,终于稳定了下来。光柱周围的云层似是受到吸引一般,逐渐绕着光柱缓缓旋转,不一会儿便形成了一道由云朵组建而成的圆环。

    紫玉峰之上,三男一女四名修士,正抬头望着天空中飞舞的四块玉牌。这四名修士观其衣着明显出自同一宗门,若是有人看到这四人,一定会发现这四人是来自北沧大陆九华书院的四人。

    这四人不是别人,正是与许成林同一组的程洪铭、云扬、白芸馨与苏云鹤。四人望着手中的玉牌和空中的异象,均是有些不知所措。空中出现的异象,正是他们四人引起的。

    四人要比许成林二人还要快上一步,先后走过了三座山峰。在踏上紫色山峰的山巅之后,每个人都收集全了三块玉牌。当十二块玉牌被他们放到一起后,于是变化开始发生了。

    紫、黄、绿每三块玉牌成为一组,一共四组玉牌同时飞向空中。空中的玉牌被银光包裹,没过一会儿总共十二块玉牌,便只剩下四块。

    飞舞空中的玉牌,由原先的三块玉牌结合而成,玉牌有巴掌大小,通体透明,其中有着银色光芒流动。四块玉牌初成,便有灵性一般飞到了祭坛的正上方。它们分东南西北四个方,隐隐将祭坛围在中央。

    四人下意识的跳下了祭坛,默默地看着这一切的变化。玉牌之间相互吸引,又似相互排斥,逐渐的四块玉牌缓缓的转动了起来。四块玉牌转动的速度越快,中心处以肉眼可见从有到无出现了一团银色光团。

    银色光团由小变大,从核桃大小涨到直径手掌大小。光团表面有着有如电弧跳动,看上去危险至极。随着光团的出现,下方的祭坛也发生了变化。祭坛表面相呼应的,也是出现了手指粗细的银色电弧。

    一上一下的电弧相互吸引,中间一道细弱的银光将二者相连。

    片刻之后,祭坛之上的银色电弧越聚越多,中间的银色光柱也是越来越粗。咔嚓一声,犹如晴天霹雳一般。一道银色光柱从祭坛冲天而起,四块玉牌被这银色光柱一冲击,瞬间跌落云端落回到了四人手中。

    花开两头,单表一枝。却说天空中突然出现的异象,着实让许成林与陈洛雪吃惊不小。出于本能的依赖,陈洛雪将目光投向了许成林。

    “这是回事?”

    “不知道!”

    许成林果断的摇头,因为他这次真的毫无头绪。

    眼角不经意的飘过陈洛雪手中的玉牌,许成林微微有些惊讶。

    “你看玉牌上的银光与天空中的是不是很相似?”

    陈洛雪闻言,低头看向自己的手中。只见手中的三块玉牌不知什么时候,全部被银色的光芒所笼罩,似乎银色光芒要将三块玉牌合为一体。

    还未待她有所反应,玉牌从陈洛雪手中嗖的一声飞向了祭坛的上方。陈洛雪刚要进行阻拦,许成林却是先她一步拦住了她。看了一眼许成林,后者却是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稍安勿躁。

    就在二人无声的交

    流时,三块玉牌有了变化。在银光包裹中,三块玉牌融合成了一块玉牌,而这块玉牌竟与程洪铭四人的玉牌一般无二。玉牌悬停在祭坛上方,化作一团银色的电光。

    而在下方的祭坛之上,表面出现了细碎的银色电弧。若是程洪铭四人在此处,一定会发现此时的所有变化,与他们在紫玉峰见到的一般无二。若是硬要说有区别的话,那就是这变化来的没有那么宏大而已。

    电光与祭坛上的电弧相互吸引,二者中间似乎缺少了某种媒介,接下来的变化似乎慢了几分。许成林见此情形心中一动,伸手从储物袋中摸出三块玉牌。

    玉牌一阵变化之后,也是化作银光浮在祭坛上方。不过片刻,祭坛上的电光大了几分。两块玉牌像是被排斥而出一样,从电光之中飞出跌落下来。

    二人手疾,纷纷接住了回落的玉牌。与此同时,下方的祭坛电弧数量激增了不止一倍,滋滋的电弧闪动之声传入二人耳中。只见祭坛之上银光一闪,咔嚓一声巨响中,一道银光冲天而起。

    银光乍现而出,周围被照耀的一片明亮。二人由于离得最近,双眼瞬间被照耀的一片迷茫,巨响之声更是让他们耳中嗡鸣。待他们适应过来之后,一道通天彻地的光柱出现在他们面前。

    光柱两丈多粗,上入云层下接祭坛,通体银色,整体犹如实质一般屹立在山顶之上。

    “原来如此,看来先前的光柱就是如此形成的。不知是何人得到了三块玉牌,引发了异象!”

    许成林看着远方的光柱,若有所思的呢喃。

    陈洛雪听着许成林的呢喃,也是不禁将目光投向了远方的光柱。在那道银色光柱的下端,正是二人都到达过的紫玉峰。是什么人到达了那里引发了异象,她也微微有些好奇。

    正当二人若有所思之时,又是一声巨响。二人循声望去,第三道银色光柱出现在二人眼中。三道光柱的位置与三座山峰位置相对应,呈现三才排列。

    三道光柱出现之后,天地间似乎响起一阵轰鸣之声。光柱有规律的闪动了几下,接着轻微的嗡鸣之声传遍整个秘境。这嗡鸣之声初时很是轻微,轻微到让人以为是幻听。

    十几息之后,每座山峰之上的各种生灵,也是有规律的鸣叫了起来,仿佛跟随着嗡鸣之声应和一般。又过了十几息的时间,嗡鸣之声似乎大了几分。三座山峰似乎受到了什么召唤,轻微的跟着颤动了起来。

    此时还在三座山峰的人,无一不是惊骇异常。山峰莫名的震动,没有人能够处变不惊。三座山峰所在的第二层秘境同样震动不已,就连第一层秘境也在轻微的震动着。就在三道通天的光柱出现的那一刻,通向第二层秘境的森林上空出现了无数裂痕。

    这些裂痕在不断地扩大,仿佛森林上空要随时碎裂一般。若是有人仔细观察,一定不难看出。森林上空一道淡淡的巨大虚影,在缓缓地向着森林之中压迫而去。

    而那森林上空的裂痕,正是被那巨大的虚影压迫造成的。那巨大的虚影努力地向着下方靠近,仿佛是要冲破某种隔阂一般。而那三道银色光柱,仿若擎天巨柱一般,撑起了那片布满裂痕的天空。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