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奇幻养殖场〕〔混沌天帝诀〕〔开挂的住院医〕〔掌权人〕〔入骨宠婚:误惹天〕〔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小娘子不凡〕〔魔王不必被打倒〕〔重生之再铸青春〕〔极品萌宝:霸道爹〕〔独家蜜宠甜妻宠翻〕〔黑洞剑仙〕〔镇国战神叶君临李〕〔超强狂婿〕〔威震九州〕〔巅峰男主方晟〕〔至尊归元〕〔万界毒尊〕〔医武神婿〕〔陈宁宋娉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一十一章 手足齐应敌,幻灵巧应对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两字刚一念出来,手中的黑色长剑突然轻轻地颤动了一下。似是回应程洪铭一般,长剑猛地爆发一股气势。

    蓬勃的剑气从黑色长剑上渗了出来,一种难以言明的锋锐气息直逼人面。剑气将周围的地面刮下去一尺有余,但身处中心的程洪铭却是安然无恙。

    不知何时,程洪铭的肩膀已是不再流血,一股淡淡的墨光在伤口附近流转。显然这是手中名为墨梅的长剑,在主动帮助主人恢复伤势。宝物护主,这就是所谓灵宝的特性。

    “墨梅?好一个墨梅!今日你既然助我,来日我定当不弃!”

    伸手轻轻抚过剑身,程洪铭心中暗下决定。似是听到了他的心声一般,墨梅剑身嗡鸣了一下,以此作为回应。

    “再来!今日不将你等斩于剑下,誓不罢休。”

    平静的一句话,却是蕴含着无限的杀机。

    “伤我同门者,不可饶恕。程师兄,让我三人助你一臂之力!”

    白芸馨三人先是经历了绝望,接着又是经历了惊喜。见此时程洪铭平安无事,似乎还有所奇遇,三人心中无不为其高兴。

    程洪铭转身看去,只见三人都是有些激动的看着他。见到三人手中拿着刚取得的宝物,程洪铭嘴角漏出了一个笑容。对着三人轻轻点了一下头,他转回头双眼冰冷的盯着面前的五个敌人。

    如有默契一般,三人也是坚定地点了点头,一同走到了程洪铭的身旁。

    四人站到了一起,顿时之间一股无形的气势散发看来。虽是四人面对五人的战斗,但旁观者这一刻却觉得,获胜的会是九华书院的四人。

    这是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总之当四人站在一起之时,似乎此地再也没有谁能够战胜四人一般。

    “拖住其他人,待我亲自斩杀这个蒙面修士!”

    程洪铭既已开口,三人自是应了下来。一步踏出,程洪铭身上气势突然变得凌厉。浑身的气势在手中的墨色长剑上汇聚,剑身清鸣放出无数剑气。

    剑气在程宏铭身周汇聚,一柄柄虚幻的墨色小剑在他身周显现。剑尖调转方向,竟是全部直指蒙面修士。

    “动手!”

    随着程洪铭一声令下,他周身的墨色小剑向着对面的五人攒射而去。落后他一步的三人也是没有闲着,操纵着手中的宝物扑向了五人。

    就在九华书院四人进行复仇之战的时候,另一场争斗也同样在进行着。只是争斗的主角不再是九华书院之人,而是换成了幻灵教诸人。

    这场争执并没有爆发激烈的争斗,更像是一场智谋上的较量。幻灵教诸人因为同息珠的缘故,很多人都是聚到了一起,人数大致在十多人左右。

    幻灵教一行人通过银色光幕的时间,稍稍要晚于九华书院的四人。但这一行人却是极为幸运的,因为他们来到的却是一个好地方。

    山洞中并不显得昏暗,反而有一种宝光莹莹之感。借助这些光芒,依稀可见这似乎是一条甬道。至于前进的方向,诸人则是有了答案,那就是跟着映入诸人眼帘的宝光行走。

    随着诸人的走近,宝光的真面目终于呈现了出来。映入人们眼帘的,是琳琅满目的各种玉,以及保存完好的灵药。他们周围并没有保护禁制,像是毫无阻拦予取予求一般。

    若是换做其他人,一定会第一时间冲上去哄抢。但幻灵教却并没有这样做,他们熟知医理毒学,知道毒与药不分家的道理。

    有些灵药,是轻易碰不得的。收取方法不恰当,说不定就会酿成一场灾难。年轻一辈弟子之中,幻灵教以徐飞远为尊。而巧的是,徐飞远此时正好在队伍中。

    徐飞远有条不紊的指挥着幻灵教众多弟子,一枚枚玉、

    一株株灵药被他们收取到了储物袋之中。

    这些灵药与玉,虽然出了秘境后要上交出一大部分,但剩下的部分也足够他们修炼之用。

    所有人都在兢兢业业的忙碌着,然而好景不长,此处的平静在闪过几道银光之后,便被无情的打破了。

    “他娘的!吓死老子了,刚刚要是跑得慢了一些,说不定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一名衣衫狼狈的大汉,心有余悸的大骂着。

    “可不是!这里怎么会有那些该死的怪物?来之前不是说这是什么大门派的试炼之地吗?怎么会出现如此凶险之物?这幻灵教是干什么吃的,连点情报都会弄错,枉称风元大陆第一门派?”

    有人心中郁闷,不禁将怒气撒到了幻灵教的身上。

    “就是,因为情报有误,与我同行的三位师兄弟皆已丧命,这笔账要记在幻灵教的头上!”

    “没错!没错!都是他们的错……”

    一颗石激起千层浪,不知是出于有意还是无意,一时间一起出现的二十余人,纷纷埋怨起了幻灵教。

    幻灵教十余人听着诸多修士的埋怨,脸色怎会好看。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发作,反而是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门派情报出现误差,他们也是深受其害。三十余人有一半人失散,至今下落不明。但与这些比起来,试炼之地的收获,也是难以估量的。

    他们幻灵教大度,将发现试炼之地的消息分享了出去。若是他们私心重一些,将这个消息隐瞒了下来。那还哪有数百修行者齐探试炼之地这回事?

    这批人有了收获不知道感恩还罢了,遇到危险就埋怨他们幻灵教,这是何道理?是他们幻灵教强制要求他们参加的嘛?不是吧!

    既然是自愿参加的,就要有面对为危险的觉悟。须知世间之事皆没有绝对,危险与机遇是并存。

    幻灵教的情报有所偏差,其实这也属正常。远古门派试炼之地,岂会是简单的地方。若是轻易被探明,那怎会如今还存在。

    众所周知,如今的修行界是破而后立刚刚现世。现今修行界根本难与远古时代的修行界相提并论,消息探知出现偏差一点也不奇怪。诸多的修士的抱怨,其实也只是因为一时遭遇到危机,郁闷的心情无处发泄罢了。

    “诸位!我说诸位是不是该停一停了。”

    徐飞远实在是听不下去了,高声开口打断诸人的言论。

    被徐飞远这一打断,这二十余人才停下抱怨。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想起打量周围情况。

    见到琳琅满目的玉与灵药之后,众修士第一时间就要上去抢夺。只是还不待他们有所动,徐飞远再次开口了。

    “诸位,可否听在下一言!”

    “你是谁?我认识你吗?赶紧的,有多远闪多远,耽误了老子的好事,老子杀了你这小白脸!”

    一名脾气暴躁的修士已是有些不耐,直接开口呵斥。

    “是幻灵教的徐飞远,他怎么会在这里?”

    有人认出了徐飞远,不禁惊呼了一声。

    “还不止,你看他身后的不正是幻灵教诸人。”

    被这一声提醒,众人这才意识到了,原来自己等人的谈话,刚刚全部落在幻灵教诸人的耳中。

    “既然认出了我,我也不嗦了。诸位是不是过了些啊?背后论人,已是不智。幻灵教对我等如同父母,对子骂父则是无礼!”

    “我们就是做了,那又如何!”

    有人不服气,立刻回了一句怼了回去。

    徐飞远没有立马回话,只是不屑的笑了一下。

    “呵!会如何一会你自己就知道了。”

    众人有些摸不透

    徐飞远的言外之意,但面对着满目的灵药,瞬间便忘却了这些。一瞬间,场面混乱了起来,众多修士仿若土匪一般,所过之处灵药荡然无存。

    奇异的是,诸多幻灵教弟子知趣的没有加入哄抢。他们一个个笑脸盈盈,仿佛在等着看什么笑话。

    轰的一声,周围烟尘四起。一名修士不知为何,竟是引起了一阵爆炸。噗的一声,一股绿色烟雾蔓延开来。烟雾过后,数名修士昏倒在地。一名修士又不知如何,又是引发了一阵绿雾……

    接二连三的状况不断发生,让这些哄抢的修士意识到了不对。他们下意识的停了手,目光不善的盯着幻灵教众人。

    “是不是你们搞的鬼?”

    一名年长修士,脸色难看的开口。

    徐飞远一笑,却是轻轻摇了摇头。

    “非也非也,此件事与我等无关,乃是你们咎由自取罢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否则休怪我们出手无情!”

    一名年长修士语气严肃,仿佛一言不合就要出手一般。

    “啧啧啧啧!还不明白?好吧,那我问你们,在场之人可有人精通医理,可有人明白毒学。若是没有的话,我看诸位还是放弃争夺比较好。若是不听在下之言,轻则受伤,重则丢命啊!”

    徐飞远的一番话,成功地让诸多修士闭嘴。他们齐齐默然,因为他们意识到,徐飞远说的话应该是真的。

    虽是知道徐飞远所言非虚,但若是让他们放弃灵药,他们也定是不会甘心。明明宝物在眼前,却是取之不得,谁会甘心啊。但是面对宝物,却无取宝之法,只能嗟叹徒之奈何。

    “宝物面前,人人平等。诸位的心思,我也了解几分。这甬道中的宝物众多,非是我幻灵教一家能全部得到的。”

    徐飞远的这句话,成功的吊起了众人的胃口。

    “不知徐道友所言何意?”

    年长修士显然成了这二十余人的临时代言人,此刻他的意思即是这二十余人的意思。

    “在此间甬道中,各位需听从我幻灵教指挥。各位只需配合我等取宝,到时一切好商量。”

    “明人不说暗话,徐道友还是将利益提前分配的好!”

    见年长修士已是代表二十余人应下,徐飞远自信一笑。

    “道友果真爽快,我看就二八分成。我八,你二。诸位不要觉得过分,取宝之法是我们提供,若没有取宝之法,诸位也只是干看着,不是吗?有句话说的好,合则两利分则两伤,诸位道友觉得是否是这样?”

    在场的诸多修士又是一阵默然,现实情况的确如徐飞远所说。他们不是没想过对幻灵教一行人出手,而是他们自知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人数的优势,有时并不能决定一切。如今之计,徐飞远的话的确十分有理。

    没待年长修士答话,已经有三三两两的修士开口答应了要求。有人带头,就有人应和,不一会就剩下几人没有答应。年长修士本想多争取几分利益,哪知己方人根本没给他机会。他无奈叹息一声,摇了摇头也是行了下来。大势所趋之下,岂有个别存在。

    见到这个情形,徐飞远终于悄悄松了口气。幻灵教一方十余人,而对面修士却是二十余人。这些人对幻灵教又都是颇有微词,若是冲突起来,幻灵教一方虽是不怕,但损失人力是免不了的。

    他一番的努力,既是利用了这些修士,也是保住了幻灵教一方的收获。将一场冲突化于无形,徐飞远对自己的行为很是满意。

    此时的众多修士,还沉醉在收获灵药的满足之中。当他们出了试炼之地一段时间之后,回想起今日之事的时候,无不感叹徐飞远的智谋无双。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