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退休之后〕〔废少重生陈风〕〔陈风李佳佳柳碗〕〔我本凡人陈风〕〔夫人每天都打脸〕〔邪王,你家王妃不〕〔江南林若兰〕〔温酒谢珩〕〔重生女首富:娇养〕〔农门女首富:娇养〕〔三国之老师在此〕〔顾娇萧六郎〕〔青梅煮酒:妖娆戏〕〔猎魔法师〕〔从冒牌大学开始〕〔灭世女神君〕〔温言穆霆琛〕〔林北苏婉〕〔唯我独尊楚天江花〕〔唯我独尊楚天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四十二章 会面殿堂中,闻剑山路前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就在山上某些人为阴谋得逞而洋洋得意的时候,许成林已经离开了小山包,踏上了去往传道峰的路程。按照宗门的规定,凝气有成的修士必须到掌门大殿报道。这是宗门对于凝气修士的重视,同时也是一种管理手段。

    凝气修士会被重新发放身份玉牌,同时也会成为宗门的中层行列,一些锻体期不曾有的权限也会被宗门逐一赋予。从层次上来说,锻体期修士是修行界中的最底层,而凝气期则是向上迈出了一层。从本质上说,锻体期弟子只是普通弟子,而凝气期已经属于宗门的精英弟子了。现如今宗门招收普通弟子不算太难,而培养一个精英弟子则是不易,故而宗门对凝气修士是格外重视的。

    传道峰与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来来往往的人,矜矜业业巡逻的守卫,还有就是那位于最高处的掌门大殿了。越是往高处走,许成林见到的人越少。直至走到山顶,除了许成林以及两名守卫之外,就再也见不到其他人了。

    两名守卫见到许成林到来微微有些惊讶,但随即他们便察觉到了许成林身上的不同。掌门大殿他只来过一回,再加上当时他的境界不够,并未察觉两名守卫的境界。直至这一刻,许成林这才恍然察觉。往日守卫掌门大殿的两名守卫,竟然也是凝气修为。

    两名守卫都是凝气修为,那掌门会是什么修为?跃凡修为或者更高?一念至此,许成林方才反应过来,似乎从来没有人知道掌门的真实修为究竟几何。

    见到是一名陌生的凝气修士到来,一名守卫上前与许成林盘问。许成林通报了姓名与来意,另一名守卫笑了笑便转身进入大殿通报。未过片刻,进殿的守卫已经返回,他招呼许成林独自进入大殿,而他则是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许成林微笑着对二人点了点头,随即便独自一人进入了大殿。这个地方他来过一回,说实话对这里的印象并不是太好。不是别的原因,只是因为这里营造的气氛有些压抑。然而与之相反的,在这肃穆的大殿之中,掌门却是出奇的随和。

    高坐于大殿之上的萧子岳,如往日一般沉稳中透着睿智,睿智中带着神秘。许成林很是好奇这位掌门的修为,但出于尊重他并没有直接试探。然而好奇心总是难以压制的,许成林还是分出一缕神识小心的接近一脸笑容的萧子岳。

    “咦?有点意思啊。你这神识强度可以啊,是修炼了什么强化神识的功法吧,运气不错啊!”

    萧子岳满脸笑容,但那笑容之中却带有几分玩味。

    “掌门勿怪,多有得罪!”

    自己的小心思被人发现,成林有些羞愧,再加上自己确实有些不礼貌,于是急忙抱拳向着掌门告罪。

    “没什么没什么,倒是有几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意味。只是在外面莫要如此,宗门之内只要不太过分,都是无所谓的。”

    萧子岳摆摆手,貌似一点也不介意许成林刚刚的冒失行为。

    “多谢掌门宽恕!”

    许成林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他直觉这种感觉并非来自身份上,而是来自实力上的真实碾压。

    萧子岳上下打量着许成林,看了看他的样貌,又估算了一下他的年龄,接着有些试探的开口询问。

    “可是上佳的修炼资质?”

    许成林闻言轻轻一摇头,将自己的情况说了出来。

    “呵,让掌门失望了。我是金土双灵根资质,如今修炼已有十年。”

    “双灵根的资质?十年凝气放在远古算是慢的了,而放在现在却是速度不慢了。与你同期的修士,没有完成凝气的还大有人在。相比于他们,你要领先的太多了。修行这东西到了一定境界,天赋资质什么的便不再是决定因素,真正起决定因素的反而是努力程度。”

    话一说完,萧子岳双手轻轻一抬,一支金笔和一册玉书突兀的出现在他手中。

    修士的手中,莫名的出现东西并不稀奇。多是用神识,从储物袋中拿出来的罢了。而萧子岳手中多出的金笔、玉书,却并不是从储物袋中拿出的。这一点,许成林绝对可以确认。至于从哪里拿出来的,许成林便不得而知了。单是露出的这一手,许成林就对这掌门的修为便高看不少了。

    “百炼峰凝气期弟子许成林,金土双灵根,修炼十年”

    萧子岳一边念叨着,一边手执金笔,在玉书上书写。金光一闪书写完毕,玉书上一阵灵光流转,随即一枚新的身份玉牌飞出灵光。

    “把原来的身份玉牌拿来。”

    萧子岳微笑着,对着许成林勾了勾手指。

    许成林点头,单手一翻拿出玉牌。未待他有所动作,玉牌嗖的一下直接飞向萧子岳。许成林一惊,再次为掌门的修为吃惊。不说别的,单是这一手就足够高明。虽是刚刚凝气成功,但许成林的境界却是实打实的。

    能在他未反应过来,便取走自己手中的玉牌,这修为明显要比自己高出太多了。至于高出多少,许成林是没法衡量的。他如今见识过的最高修为就是跃凡期,但跃凡修士的全部神通他是没有见过的,所以衡量不出来也是正常。

    接过旧的玉牌,萧子岳将新旧两块玉牌重叠放在一起。两块玉牌瞬间融化,相互交织的融合成了一块。随即慢慢的定型,化作了一枚圆形的玉佩。

    摸索着新的身份玉牌,萧子岳突然觉得许成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想了一阵子之后才记起,前阵子萧雨似乎提到过这个名字。随即关于许成林的一些传言,也是被他想了起来。萧子岳古怪的看了几眼许成林,随即将身份玉牌丢向了他。

    “新的身份玉牌,别丢了!”

    许成林点头应下,顺手接过玉牌。虽是两块玉牌合二为一,但玉牌并没比原来大多少,重量也是没有变化多少。将玉牌放入储物袋,许成林就要告辞离去。而此时,萧子岳却是再次开口。

    “凝气期之后,可以在九座山峰任意选择住处,也可在相应的山峰担任某些职务。当然如果你嫌麻烦,也可以当个闲散之人。只是各自有各自的好处,到时候你自会明白。当然,凝气期以后就不能总是对宗门不管不顾了,宗门的某些任务是不能回绝的,当然这些都是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之下。还有,宗门不是瞎子!有些事情暂时不便插手,但不代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些隐秘的事情,不是轻轻松松便能解决的。”

    “多谢掌门提点!”

    许成林精神一振,瞬间听出了话语中的提点之意。

    “嗯,不错!小家伙,接着努力吧!”

    萧子岳满脸笑意,满意的点着头。

    “掌门告辞!”

    明白萧子岳有了送客之意,许成林也是心领神会的抱拳告辞。

    望着许成林离去的背影,萧子岳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帮小鬼啊,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呀。对我的修为都是这么好奇嘛,真是的!”

    说着,萧子岳的身上散发出凝气期的气势,紧接着气势节节攀升,到达某个高度之后又是瞬间消失不见。若是许成林此时见到这个情形,他一定会认出气势攀升到最高的时候,赫然已经达到了跃凡境的气势。之后的气势消失不见,则是另有一个名堂,返璞归真!

    下了传道峰,许成林没有返回百炼峰,而是站在了道路的分岔口。摸出两张传讯符,他轻轻地说了几句,便将传讯符放飞。传讯符一张飞向向丹晨峰,另一张飞向了神农峰。

    微微等了片刻,两道新的传讯符一先一后落入到了他的手中。手执传讯符轻轻摇晃,符纸无火自燃。与此同时,一男一女两个声音响起在许成林耳中。看了看方向微微一笑,许成林迈步走上一条岔路。

    当许成林走到神农峰山下的时候,早早已有两

    人等待着他。远远看着二人的身影,许成林就已经认出了他们。待到许成林走到二人近前,萧雨先是微微一笑,随即开始仔细地打量起他来。

    “锋芒内敛,神气充盈。看样子是成功了,怪不得邀我们相聚说有要事相谈。”

    “那是,不然怎们会轻易打扰你们!”

    许成林爽朗一笑,神情微微有些得意。

    “好小子!果然没有令我们失望!”

    王树声走上前,重重的锤了许成林胸膛一下。

    许成林没有再说其他,只是对着二人一味的笑着。他笑得很是开心,笑得像个孩子一样。看着他开心的笑着,二人也是跟着一起笑了起来。相识于微末,一起成长起来,虽是各自的经历不同,但三人之间的感情皆在不言之中。

    “接下来想要做什么?”

    萧雨轻声开口,却是将许成林问的一愣。如今他刚刚完成凝气,还真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些什么。

    “不知道,还没想好,你们有什么建议?”

    许成林迷惑的摸了摸头,看向身为过来人的二人。

    “修炼功法是哪个?”

    王树声略一思索,毫不避讳的问出了修行者比较忌讳的问题。

    “通明剑诀,剑修之中心宗流派的一门功法。”

    “心宗流派?其实也差不多,不管是哪个流派的剑修,你是不是首先要炼制一把属于自己的剑?”

    看着脸色迷惑的许成林,王树声笑着开口。

    “这个容易的很,别忘了我就是炼器师来着。”

    许成林回答的很是干脆,但随即他便察觉其中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

    还未等他想出哪里不对,萧雨却是问了许成林一个问题。

    “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属于自己的剑?”

    “属于自己的剑?”

    许成林眉头一皱,随即陷入思考。

    看着许成林思索,萧雨与王树声对视一眼。随即王树声会意,一抖手腕一缕金芒飞出。而萧雨则是手腕一翻,一枚桃枝漂浮虚空。

    王树声双掌轻击,成功的将许成林从沉思之中唤醒。他见许成林看向自己,神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小子!看这里!一缕金芒,一枚桃枝,你认为这是什么?若是想不明白,那我就直白的告诉你,这就是剑。虽无常形,但这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剑。随意有一口剑就自称是剑修?我呸!那样的只能沦为垃圾,别侮辱剑修这个称呼了。飞剑在手天下我有,一剑在手天下可行,这些都不错,但你也要自己能够拿出来的东西。找一把名剑就能做到这些,别开玩笑了!”

    关于剑的问题,许成林是有些忽略。以往他以为,有了功法万事皆易,而实际上却是不然。剑修,是修为与剑的结合体。独属于自己的修炼方式,当然也有独属于自己的剑。

    “我想我明白了!”

    许成林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个了然于胸的笑容。二人见到他的表情,不由得相视一笑。王树声只是短短的几句话,却是犹如醍醐灌顶一般让许成林彻底明悟。剑修的剑要与自己的功法相合,否则即便是再厉害的剑也不能完全发挥出应有的力量。

    突然又是想到了什么,王树声轻轻地拍了拍许成林的肩膀。

    “事分轻重缓急,有些事情都可以放一放!”

    “自是明白!”

    不用多说什么,许成林当然明白王树声的意思。王树声是想让许成林将炼剑放在首位,他与庞军的仇怨延后再说。而他并不知道,就在许成林凝气过程中,庞军与许成林间的仇怨又是加深了一分。

    庞军在凌霄峰的背景很深,但许成林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些。难道他会一辈子不下山,一辈子靠着宗门?若是那样的话,此仇不报也罢。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人罢了!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