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的锦鲤人生〕〔私人定制大魔王〕〔咸鱼老爸被迫营业〕〔我本港岛电影人〕〔打穿西游的唐僧〕〔我在幕后调教大佬〕〔芝加哥1990〕〔不可思议的山海〕〔全世界都以为我靠〕〔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边关种田忙〕〔他的小祖宗甜爆了〕〔太子妃她命中带煞〕〔宫斗失败我只能当〕〔傅爷把小奶宝宠上〕〔八零鲜妻有点甜〕〔穿成八零团宠黑女〕〔捡到一只凤凰做宠〕〔醉欢眠〕〔墨少,夫人又出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四十五章 神机故人见,预兆果成真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神机峰之上,许成林四处查看。此时他刚刚想起来,自己与苏云鹤分开的时候,并没有留下传讯符之类的东西。

    他似乎只知道苏云鹤出自神机峰,至于其他的好像一无所知。拍了一下脑门,许成林不禁笑了起来。莫名其妙的,自己摆了一个乌龙。

    出于无奈,他只好向着周围的修士打探。庆幸的很,苏云鹤在神机峰上还是有些名气的。一提到他的名字,人们都想到那个新晋才华横溢的凝气修士。

    “挺厉害啊,想不到这家伙在神机峰还挺有名气啊!”

    许成林心中这样想着,但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何尝不是一样出名。他不仅是在百炼峰闻名,在整个九华书院也是有着不小的名声。

    只不过别人出名,都是因为他人的称赞。而他许成林出名,则是因为各种不好的谣言。诸如同室操戈,再比如雨夜癫狂。似乎只有一个消息值得称道,那就是这人如今是个凝气修士。

    神机峰的人很是热情,得知许成林是来找苏云鹤,一名二十左右的年轻修士急忙提前引路。这修士的热情让许成林惊讶了一下,在他看来这些修行界的学者,应该不是那么容易相处才对。诸如他与苏云鹤的关系,二人虽是相熟,但却是说不上相处愉快。他们之间的最强联系,还是一起并肩作战过。

    继续往神机峰上走去,行至接近山顶的位置。一做不起眼的小竹楼出现在许成林面前,这里就是苏云鹤的住处了。

    此时的竹楼周围有着一层淡淡的灵光覆盖,显然竹楼的主人不愿被人打扰正在闭门谢客。

    “到了这里就是苏师叔的住处了,不知这位额”

    年轻修士直到此时才意识过来,眼前之人的修为,似乎他一点也看不出来。

    “这不可能啊,此人也才二十左右,不可能是凝气修为啊。难道他也是像苏师叔一样的天才修士?不可能,这一定不可能!”

    想到某种可能,年轻修士难以置信的迅速摇了摇头。

    许成林不知道年轻的修士的内心想法,但听他说了半句便语塞,再见到他后来的摇头动作,于是多少也是明白了一些什么。

    “这里与你无关,自去便可!”

    许成林微微一笑,摆手示意年轻修士离去。

    “可是……”

    看了许成林一眼,年轻修士有些踟躇。

    “去吧,我不会强闯便是。”

    似是知道年轻修士的担忧,许成林笑着解释了一句。

    年轻修士神情微松,但还是眉头一锁,保持着沉默。

    “算了!”

    许成林一脸无奈的掏出一张传讯符,轻轻对着传讯符说了几句。随即手中的传讯符飞了出去,直接穿过竹楼外的灵光,在门外轻轻悬停。

    不过片刻,竹楼内激射出一道灵光。灵光将传讯符摄了进去,接着不过一两息竹楼的门便打开了。

    开门之人正是苏云鹤,抬头见到许成林与年轻修士,苏云鹤先楞了一下。传讯符中只有一句话,只说是故人到访。开门的他,实在没想到会是许成林到访。

    “是你,许成林。你怎么来了?”

    听到苏云鹤的话,年轻修士觉得其中有个名字十分熟悉。一两息之后,年轻修士嗖的一声从许成林身旁跳开。他一脸戒备的看着许成林,若是仔细看去还可以见到他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

    “魔头许成林?”

    年轻修士吞了一口口水,艰难的小声开口。

    “哦,如果没有另一个许成林,那就是我了!只是怎么变成魔头了,以前不是说同室操戈吗,这传言越来越邪乎了!”

    许成林片头看向年轻修士,微微有些打趣的说着。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年轻修士有些紧张。只是还不待有所反应,一声轻笑便传入他的耳中。不自觉的,年轻修士看向声音的源头。看着苏云鹤轻笑,年轻修士莫名安心了几分。

    “哪里有什么魔头,若是有的话那也是对待外人。对待自己人,从来没什么魔头的。”

    苏云鹤一边笑着,一边向着许成林走来。

    “魔头还是有的,只不过那是敌人才会见到的。”

    许成林也是笑着回应,同时向着苏云鹤走去。

    “好久不见了苏师兄!”

    许成林笑着走上近前,对着苏云鹤轻轻一抱拳。

    “你这家伙,是找我有事吧,不

    然我猜你不会轻易跑这一趟。”

    打量了许成林一眼,苏云鹤立即知道许成林不是单纯为了叙旧。

    “呵!不愧是阵法大家,果然心思缜密!”

    “少来!看你风尘仆仆的样子,不是从宗门在赶回来,就是刚刚出关不久。结合你现在的情况,前者的可能性更高。你这么急着找我,肯给是有事!”

    “果然不愧是苏师兄!”

    “行了,有什么事情屋里再谈。”

    苏云鹤做了个手势斥退了年轻修士,这才请许成林进入竹楼。

    “苏师兄的住处果真是个雅静的地方。”

    打量着竹楼内部装饰,许成林不吝赞叹。

    “师弟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这个,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苏云鹤首先坐下,向着旁边一指,示意许成林落座。

    许成林坐于苏云鹤对面,他没有多说什么。一拍储物袋,一块手掌大小的金箔被他捻在手中。

    “接着!”

    抬手将金箔甩向苏云鹤,许成林则是开始了闭目养身。

    看着许成林古怪的模样,苏云鹤有些奇怪。下意识的,他看向手中的金箔。

    “这是”

    越是仔细看,苏云鹤越是觉得金箔上的纹路玄奥。只是十几息的时间,苏云鹤便额上见汗。深吸一口气,苏云鹤强自让自己的目光从金箔上移开。

    “这是阵法核心,不知师弟是从何得来?”

    “秘境之中。”

    “原来如此,怪不得了。”

    “不知师兄可识其上的阵法,一个月内可否做出一套专精防守用的阵盘?”

    看着神情有些委顿的苏云鹤,许成林的脸上露出期待之情。为何期限是一个月,许成林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有种直觉,最好是在一个月之内完成这件事。

    “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那里的东西哪个简单,我是修行者,不是真的神仙。”

    许成林听了却是没有多少失望,他知道制作阵盘不容易,期待也只是一种心情急迫的表现罢了。

    “那师兄何时能够制造出了,需要我帮忙的,找人通知我一声即可!”许成林起身,就要做出告辞之状。

    “你急什么!别忙着走啊。一些关键的地方我们是不是需要谈谈?”

    听了苏云鹤的话,许成林双眼一亮。他觉得苏云鹤并不是短时间制造不出,而是有其他困难之处。

    “师兄有何难处不妨说一说,兴许我能帮上忙。”

    “当然是炼制阵盘的材料,看这个阵法颇为复杂,炼制阵盘需要的材料定不简单。”

    苏云鹤直接开门见山,一点没有有避讳的意思。

    “哦,是吗。”

    许成林状似无意的轻喃了一句,随即便没有了下文。

    看着许成林不甚在意的神态,苏云鹤不禁楞了一下。随即他便反应过来,这小子是在玩的一手欲擒故纵。他双眉一挑,没好气的冲着许成林开口。

    “嘿!你这家伙别摆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毕竟是你要制造东西?我也不和你玩虚的,就实话撂在这里!这东西复杂的很,就是我们两个合力也要花上不少时间。关系说关系,但不能让我白忙活一场!”

    听到苏云鹤说出这番话,许成林也没有再继续假装。他微微一笑,却是抬手一扇将竹楼的屋门关闭。

    “呵呵,师兄也是实诚人,师弟怎么让师兄白忙活一场,有些关键之处我们却是需要好好谈谈。”

    二人都知道了对方的心思,于是也就开门见山的谈了起来。只是没有任何人知道,关闭的竹楼之内,两名凝气修士像是市井中的商人一般,为了各自能占些便宜争的面红耳赤。

    一番争论下来,二人互退一步达成了协议。最后许成林离开了苏云鹤的竹楼,苏云鹤则是继续闭门谢客。半个月之后,一张传讯符从神机峰飞出。苏云鹤在神机峰上搜寻着材料,而许成林此时也在百炼峰同样搜寻着材料。

    两位凝气修士在各自的山峰,委托宗门出面收集材料。虽然二人收集的各不相同,但每样各自两份,这让某些人还是将二人联系在了一起。无形之中,苏云鹤与许成林相识的消息,开始在宗门之中蔓延。

    传言这种事情,无论好坏很难阻止得了。这次的传言无关痛痒,二人谁也没有在意。只是他们不在意,宗门中某些人却是有了打算。

    百炼堂的办事效率极高,不过是十数日,许成林委托寻找的材料便已经找齐。付完了灵石,许成林急忙拿着材料直奔神机峰。此时的苏云鹤也是刚刚从千机阁中出来,看这样子也是刚刚收取了材料。同一个门派的组织,办事效率也是相当的。千机阁也是十数日,便将苏云鹤所需的材料收集齐全。

    “齐了?”

    苏云鹤看向许成林,神情郑重的问了一句。

    “你呢?”

    许成林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苏云鹤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地点着头。

    “那还等什么,还不赶紧的!这种事情宜早不宜晚,收集材料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

    时间已经过去十数日,许成林已经感到了莫名的急迫之感。

    “急什么?最近你怎么总是着急,以前怎么不见你这样?”

    看着莫名急躁的许成林,苏云鹤总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急些不好吗?总比一直拖沓强多了!”

    “也是,那我们马上开始!”

    二人向着苏云鹤的竹楼走去,投入了轰轰烈烈的阵盘炼制之中。

    掌门大殿之内,青尚真人在向萧子岳汇报着什么。萧子岳不时点着头,同时也不时皱眉提出自己看法。

    “想法倒是不错,只是怎么保证他们的安全?凝气修士行走天下,陨落一个都是宗门极大地损失,元海城的事情我不想再有!”

    “这个放心,到时三方都会派出跃凡修士暗中跟随。这一次既是实战,也是试炼!元海城的事情也远还没有完,若不是牵扯极广,我早就亲自动手了!”

    青尚真人似乎早就考虑好了这些,毫不迟疑的直接回答。

    “如此甚好,找理由的事情,就不需要我交代了吧!”

    “已经想好了,就拿新入凝气,外出试炼为理由。”

    “很好,人选有了吗?”

    “已经定下了,每一队各有三名凝气中期,三名凝气初期。其中几人正是双势会武归来,而且这几人也是各有本事,无需为他们担心!”

    “那就好,你去安排吧!”

    青尚真人点头走出掌门大殿,他伸手拿出了一块玉简。掌中灵力一催,玉简化作十二道虚影。对着十二道虚影轻轻说了些什么,十二道虚影向着各自的方向飞去。宗门召集令,凡属宗门弟子,得此召集令,务必最快时间到达掌门大殿。

    这些虚影无视任何禁制阵法,以最快的时间到达各自目标人的手中。两道虚影进入苏云鹤的竹楼,许成林与苏云鹤人手各一道虚影。听着玉简虚影中传达的事情,二人脸色都是有些发黑。

    “苏师兄,你说我们晚到个几天应该没问题吧?”

    许成林双唇紧抿,神情十分的不甘。

    “我猜不行!”

    苏云鹤有双手一摊,做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这未免太巧了吧!接近一个月的努力,顶多再给我们几天就可以成功了!”

    许成林深吸一口气,深色略有些遗憾。

    “木已成舟,那有什么办法。好在并没有失败,只要接着完成就好了。我们大不了一起行动,在路上将它完成。”

    苏云鹤倒是心宽,他虽是也有遗憾,但还是开口劝解着许成林。

    “哎!也只能如此了。只是,怎么会这么巧?不是有人故意耍我们吧!”许成林还是有些不甘心,他总觉得一切来得太巧了。

    “这怎么可能,这东西会是假的吗?”

    苏云鹤无奈一笑,轻轻摇了摇手中实质般的玉简虚影。

    许成林叹了口气,有气无力的说道。

    “当然是真的!”

    “那还是的!走吧,迟到总是不好的。”

    苏云鹤轻轻一笑,接着起身向外走去。许成林无奈摇头,也是跟着一起起身离去。

    “其实我还是挺佩服你的!”

    没头没脑的,苏云鹤对着许成林说了这么一句。

    “怎么?”

    许成林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佩服你的先前预兆,也佩服你的乌鸦嘴。说是一个月果真是一个月,一个月之内我们没有完成,果然遇到了其他的事情。”

    看着脸色有些不好看的苏云鹤,许成林竟是无言以对。

    两张黑脸一齐走出了竹楼,走下神机峰,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了传道峰。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