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龙婿叶辰更新〕〔蚀骨强宠总裁妻顾〕〔太初神帝〕〔都市巅峰高手〕〔叶辰萧初然 叶辰萧〕〔神明来自地狱〕〔我从来都不主动〕〔上门女婿是圣主〕〔团宠锦鲤有空间〕〔全球刷怪〕〔万界毒尊〕〔我的1990〕〔永恒圣帝〕〔主神养成游戏〕〔天下狂医〕〔我要做驸马〕〔万世为王〕〔从变形金刚开始〕〔牧龙师〕〔花都天才医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四十八章 自摆乌龙局,闲听趣闻事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大船开出没几日,许成林的房门突然打开了。他向着四周打探了一番,有些奇异的望了一眼上空,接着想了一想便朝着几人的房间走去。他认为很有必要将自己察觉的东西,与自己的几名同伴分享一下。

    几人的房门被许成林一个个敲开,六人再次聚到了一起。六人坐定,云扬随手掏出书册。哗啦啦的快速地翻动了几页,一张符纸搜的飞了出来。符纸一亮,随即六人周围出现一个透明的隔音结界。

    云扬对着几人点点头,随即许成林开口对着大家说了些什么。几人又是各自说了几句什么,随即隔音结界消失不见。众人各归各处,只有一人的行为略有不同。

    公孙静今日没有呆在屋中修炼,而是在大船的甲板上闲逛起来。时不时地,她还主动与经过的人攀谈上几句。不时传来的银铃般的笑声,激起了所有人的好奇心。

    公孙静很是健谈,一个上午的的时间,几乎都在不停地与陌生人交谈着。直至到了下午,除了水手没有碰过面,这姑娘几乎与船上的所有人都能说上几句。此时,公孙静的脸上写满了疲惫。一上午一直在与人交谈,公孙静也是很是疲惫的。其实她的身体并不疲惫,最疲惫的它的精神。

    敲开几人的房门,六人再次聚到了一起。如同先前,云扬布下了隔音结界,六人这才开始交谈。

    “怎么样了,排查结果如何?”

    李钊急不可耐,立即就想要知道结果。

    由于此次的地图与书信都在他那保管,加上他实打实的凝气中期修为。大家都下意识的认为,宗门安排六人之中以他为首。

    公孙静轻轻地摆了摆手,她双眼微闭大约十几息,这才重重吐出一口浊气。

    “没有什么收获。一上午的时间,我见到的都是普通人。这些人之中,少有人说实话。也难怪,谁会和一个陌生人说实话。这样下去不是个法子!”

    说完一番话,公孙静再次微闭双目。显然这一上午的排查,对她的精神消耗极大。

    马致远心有不甘,偏头向着公孙静询问。

    “所有人都已经排查过了,那可有比较可疑的对象?”

    “只差水手没有见过了,明天我再去试一下!”

    叹了口气,公孙静缓缓睁开双眼。

    看着公孙静的疲惫神情,云扬心中不忍。他双眼一转,顿时计上心头。

    “师姐曾经说过,说谎之人或者心怀不轨之人,心跳都会有些微波动。若是这样,那说不定我们也可以帮上忙。”

    云扬微微一笑,看向了在场的几人。

    骗天骗地难骗己,这说谎之人与图谋不轨的人,都有这一个特点,那就是心虚。心虚的人与人交谈起来,就会出现细微的畏惧心理,进而会出现心跳波动的现象。公孙静恰巧有着一个天赋,当她集中注意力的时候,就能听到对方的心跳之声。正是凭借着这个天赋,她才能够轻易地识别出他人是否说谎。

    “莫非你的意思是用神识查看对方?这有些不妥吧,万一对方也是修行者,说不定会引起什么误会!”

    苏云鹤微微皱眉,却是第一个提出反对意见。

    “为什么不行!其实我们主要就是找出修行者,因为只有他们才能使用神识来监视我们!”

    云扬也是有自己的考虑,并不是一味的为了公孙静而已。

    “监视我们的人,能够使用神识,是修行者无疑。但也难以保证,凡俗人中也会有监听者存在。”

    一直未开口的许成林,也是发表

    了自己的意见。

    “真是麻烦!要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将他们找出来,这一点何其的艰难。最讨厌这种事了!若是可以直接动用神识扫视整条船,许师弟一人便能轻易搞定!”

    听着自己最要好的两人都是提的反对意见,云扬不由得心中烦躁起来。

    “若论实战,同级别之间我相信我们不会输给任何人。但处理这样的事情,我们的确是新手无疑。”

    苦笑一声,苏云鹤轻轻拍了拍云扬的肩膀。

    “哎!确实是如此啊,大家说的都没错,不过事情总是还要办的。这样吧,明天师妹前去排查那些水手,我们几个用神识查看其他人。遇到修行者就打个招呼,不要引起什么误会。当然事情要做的隐秘一些,不要引起骚动。”

    李钊一挥手,最后做出总结。

    如今之计只能如此,几人只能无奈的点头应下。撤了隔音结界,六人各自分散开始进入忙碌之中。

    楼船的高空,一朵白云不紧不慢的跟着。端在白云上的儒雅修士,此时却是满脸苦涩笑容。他没想到只是下意识的神识向下一扫,便被许成林轻易察觉到了。接下来六个人出于谨慎,便开始了疑神疑鬼。他的无意间一个行为,一面证实了六人的敏锐与警惕,一面也是做出了打草惊蛇的错误行为。

    六人虽是做出了详细的安排,但最终的结果还是以失败告终。不是自身不努力,实在是敌人太过狡猾。掩藏在水手中的跟踪之人,似是提前得知了消息,不知采用什么方法躲过了公孙静的探查。

    六人一连忙活了两三天,最终结果仍是一无所获。出于无奈他们只能暗中加强戒备,放弃了继续探查。他们心中明白,这次探查不成功等于是打草惊蛇了。好在现在是在海中航行,那些人不会有另外的增援。只是隐藏在暗处的人没有揪出,对于六人始终是一个麻烦。

    许成林在码头见过那个跟踪他的人,但他这次并没有在船上再次见到。这也并不奇怪,面貌是不可信的。就连他自己都可以改头换面,更何况是精于追踪隐藏的人了。

    接下来的日子平淡的很,楼船在海中一连平安无事的航行了数日。此时此刻,初见大海的六人早已没了最初的兴奋,剩下的只有苦闷与无聊。而这一日,恰逢许成林外出走动。他无意间发现,楼船甲板上聚集了不少的人。出于好奇之下,许成林也是向着人群走去。近前之后,许成林看到一群人的中心,正是杨老大在绘声绘色的讲着些什么。

    仔细听了一会,他才算是明白,杨老大讲的是他以前来往大陆的经历。巧得很,许成林到来的时候,刚好赶上一个新的故事开始。

    “大概就是在五六年前,大船也是像如今一样行驶在海上。那些事情已经有些模糊了,但那些一起的人,我是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杨老大叼着烟斗深吸了一口,他脸上的彷徨与恐惧稍减。重重吐出烟雾稳定了一下心神,一声浅浅的叹息从他口中传出。见到杨老大的表现,周围的人有人开始起哄。

    “老杨头,装的这么认真啊,不会是故意烘托气氛吧?”

    “就是啊,我们也是走南闯北,啥事没见过?”

    “对呀对呀!”

    杨老大似乎沉浸在回忆之中,并没有急着辩解什么。待到起哄的声音稍稍平歇,杨老大这才重新开始继续讲述。

    “那时我们的船要比现在这艘小上不少,船上搭载的多是货物,只有十几名水手罢了。那时候我还不是船老大,只是

    一名二舵手而已。海中难得有几日风平浪静,我们按照往日的航线平安的行驶着。一阵莫名的歌声响起在大海深处,那听歌就犹如天籁一般,我们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歌声。不由自主的,舵手悄悄的转舵,航船向着歌声的位置航行。”

    “切!假的绝对是假的,这不就是海妖女的传说吗。拿这个来骗我们。”人群之中,有人开口打断了杨老大的继续诉说。

    周围几人跟着应和,而杨老大则只是看着周围一眼,继续自顾自的讲述着。周围的人见到如此,起哄的声音也是小了下来,安静的听着杨老大继续讲述。

    “那时候,我们大多数人都是有些恍惚。但还是有几人是清醒的,他们觉得情况不对,不应当航向声音来源。但几人哪里阻止的了,硬生生的看着船驶进了一片深黑色的海域。这一刻那天籁般的声音突然消失了,众人这才惊醒,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未知的海域。

    这片海域好像是突然间出现一般,以往航行从来没有见过此地。众人急忙想着脱离这片未知海域,但就在这时候,令人恐怖的事情出现了。漆黑的海面像是镜子破碎一般,一道道银色的裂痕出现在海面上。从这些银色的裂痕中,飞出无数好像银色刀刃一样的东西。

    船上的桅杆,如同豆腐的一般被切割的粉碎。幸运的是,船体并没有遭受打击。这些奇怪的刀刃,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过十几息的时间,便消失不见。

    船上的桅杆没有,没法继续航行下去。好在是船体没有伤害,总是能想办法回航的。然而还没待众人松口气,那些银色裂缝之中传出天籁般的声音。

    几道漆黑的阴影,忽的从中伸了出来。阴影抓住几名水手后,迅速地将他们拉进了裂缝。被拉进去的水手惨叫着,只是几息的时间,他们的惨叫声便没了。漆黑的海面上,泛起了暗红色的血花。目睹着这一幕,所有人都是惶恐不已。

    船动不了,也没法离开海域。所有人都是惊惧仓皇的躲进了船舱,试图躲避那些阴影。而就在我们刚刚躲进船舱,整艘船突然剧烈的摇晃了起来。当时我们感觉,整艘船仿佛离开水面飞在空中一样。身体几次飘在空中,又是几次摔在地上,没几次我们就全晕了过去。再到我们醒过来的时候,整艘船已经出现在中洲大陆的一个海岸附近。”

    故事讲到此处,杨老大略微停了一下。他举起烟斗,想要再吸几口。只是这时他发现,烟斗不知什么时候早已熄灭。摇了摇头,杨老大将烟斗在地上磕了磕。

    “那后来怎么样了!”

    人群之中有人见杨老大停止讲述,不由得高声催促起来。

    “哎!真是的,年轻人的通病就是太着急。后来啊,我们那艘船,已经破破烂烂了。至于我们昏过去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也是不知道。花了很长时间,我们才修好了船。又花了好长时间,才有勇气重新出海返回北沧大陆。自那一次后,有些水手便不再干了,有些则是继续着。”

    “切!一个无趣的故事。再换一个吧,讲个有意思的!”

    人群之中有人再次起哄,想让杨老大继续讲一个。

    “不讲喽,不讲喽。真的也好,假的也罢,权当做一件趣事听听吧。”

    杨老大呵呵一笑,缓缓站起身。而就在这时,他无意间看了一眼天边。

    “黑云压顶雨欲催,暴风雨快要来了。有的忙喽,有的忙喽。”

    许成林听到杨老大的话,不禁也是望向远方。只见远方果真是有着一片黑云,暴风雨要来了。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