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寒柳明珠〕〔突然获得超能力是〕〔陈阳陆小豆〕〔太荒吞天诀〕〔即鹿〕〔穷小子偶得神仙传〕〔韶华缘梦录〕〔陈竹李长乐〕〔一胎三宝沈琉璃顾〕〔主角叫沈琉璃顾墨〕〔三胞胎转走总裁10〕〔为救母亲嫁给植物〕〔六年后三萌宝归来〕〔一胎三宝:总裁爹地〕〔我家爹地超给力〕〔主角叫沈琉璃顾南〕〔祁天一林傲雪〕〔做首富:从外卖小〕〔神仙的圈养生活〕〔镇神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四十九章 强者挺身出,雨前风满楼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时至正午,本该凉爽的天气变得闷热起来。天边的乌云如同凝滞一般,始终未见有任何的移动。见到这个景象,杨老大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雨随云,云从风,铅云不动雨暴凶。通知下去,赶紧让水手们做足准备。”

    杨老大脸色难看的吩咐着,却是没有直说做什么准备。

    一名水手见他脸色难看,没有丝毫耽搁,急忙跑去通知船舱中的水手。只是还没有跑出多远,杨老大便再次叫住了他。

    “回来!告诉他们,做好最坏的准备。若是有人问起来,就说是我说的。若是还有人不信,然就让他们亲自上来自己看!”

    这几句话,杨老大几乎是吼出来的。

    船只在海上遇到危险,常理来说是首先将船上的乘客安顿下来,随即在处理危险。而现在的情况已是威胁到所有人的性命,已经顾不得其他了。大海中的船,本是沧海一粟。而暴风雨中的船,则如水中浮萍,只能任他随风飘摇。

    杨老大失去了往日的安定,他的反常行为,也是迅速引起了船上乘客的关注。从只言片语之中,他们大概推断出来一些事情。而一些有过乘船经验的人,则是更加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场罕见的暴风雨,即将袭击向他们。那一片遮天的黑云,如同压在人们心上的一座大山,压得人门喘不过来气。楼船猛地一震,船身周围的水流出现了不规则的跳动。楼船虽是做出了紧急转向,但还是笨拙的画了个划线,才避开黑云的方向。

    然而航行了许久之后,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了。本以为能够甩开黑云,哪知航行了半天,黑云依旧在他们正后方。黑云与他们的距离,不仅没有拉开,反而看上去更近了。

    “那黑云在移动,他在跟着我们走!”

    甲板上有大大声呼喊,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不动如山,动则携风雨。我们快,它们更快。最多傍晚,他就会过来了。跑不开了,这场暴风雨是躲不掉了。”

    杨老大的脸上一片灰暗,心中也是一片冰凉。

    黑云明明离着楼船很远,但人们却隐约听到了哗哗的雨滴声。伴随着的,还有轰轰的雷鸣声。初始之时,人们都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但随即,众人便从相互的脸上知道,这些声音都是真实的。一个人也许会出现幻觉,但一群人同时出现幻觉,实在是太难发生了。

    “这是暴风雨的前景,是随着海风提前将声音带过来了。暴雨要来了,无关的人赶紧到船舱中躲避!”

    杨老大烟杆往腰后一别,直接对着周围人下了逐客令。

    一句话喊出,甲板上的乘客瞬间慌乱。你推我搡着,挤进了船舱之中。片刻过后,甲板上除了杨老大以及叫上来的水手,便没有剩下多少人了。

    杨老大看着甲板上剩余的人,有着片刻呆愣。但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的眼泪差点流出。甲板上的水手,一时间被杨老大的怪异行为弄懵了。

    “有救了,有救了。诸位仙师慈悲,多谢诸位仙师出手相救!”

    杨老大向着周围停留的十数人一抱拳,竟是行了一个修行

    界的晚辈礼。

    经杨老大这一变相的提醒,诸多水手也是反应了过来。急忙学着杨老大的样子,向着十数人抱拳行礼。

    “哈哈哈,还算你们这些凡俗人有些眼力。有我们修行者出手,你们就将心安稳的放在肚子里吧。什么暴风雨,在我们面前,不过是手到擒来的事情罢了。”

    一名修行者得意一笑,直接给所有的人吃了一颗定心丸。

    杨老大闻听此言,心中放松了不少。诸多水手也是因为这句话,心中安定了不少。然而接下来又有人说了一句话,却是将人们心中的安宁,冲击的烟消云散。

    “道友未免太乐观了点!修行之前我本是渔家子弟,对于暴风雨的可怕,相信没人比我知道的更清楚了。我们是不拍暴风雨,但我们脚下的船呢?失去了脚下的船,我们就是无根的浮萍。任我们再是如何的强大,也难逃葬身大海!”

    “是谁这么没有胆魄?还没有试过,就直接退缩了。”

    先前开口的修士,似是觉得被折了面子,想都没想便愤然开口。

    “道友口中没胆魄的人,就是在下了。阁下与我都只是锻体期修士,暴风雨来了我们顶多只是起到辅助的作用。真正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另有高人存在!”

    最先开口的修士没有再出言反驳,因为他知道那人说的没有错。他们只是锻体期修士,危险之中保存性命已是难能可贵。先前他放言一切包在他们身上,确实是有些高傲自大了。

    经两人你来一句,我回一句的对话。在场所有锻体期修士,不由得意识过来。船上若是有凝气期修士存在,还真是轮不到他们说话。所有的锻体期修士开始四顾寻找,想要找出在场哪位是凝气期修士。

    还别说,经过一番辨识,这些人真的找出四个有别于他人的修士。锻体期修士们,用怀疑的眼光看向四人。他们始终不能判断出,这四人究竟是不是凝气期修士。

    这四人的行为与他人有异,同时脸上的表情各有不同。有人面无表情,有人脸带笑容,有人脸色阴沉,有人低头沉思。面无表情的人,相较于其他人身材矮小。但身上若有若无的气息,让任何一个人都不敢小看他。面带微笑的人做书生打扮,手中一本书,总是在无风自动的翻动着。脸色阴沉与低头沉思的二人,相较于前两人,都是略显年长。二人皆是低调的很,几乎与他人无异。若不是前来那个人,时不时地投去目光。在场的所有锻体期修士,都不会注意到这二人。

    “佩服佩服,你们也是挺有眼力的吗,竟然真的将我们找了出来。两位道友,云扬有礼了!”

    书生微微一笑,对着另外二人抱拳打着招呼。

    另外二人见已经隐瞒不下去,于是也是敞亮了起来,一脸笑意的回应了云扬。许成林听说了暴风雨将要到来的事情,第一时间与自己同行的五人通了气。

    得知这个消息后,两个人却是出乎意料的站了出来,这二人正是马致远以及云扬。二人自称所会法术善于防守,故而决定帮助一下船上的人。而在船上遇到其他两名凝气修士,也是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

    诸多锻体期修士,见到四位凝气期修士的

    出现。心中有着惊喜,也有一些惶恐。但随即,这些锻体期修士急忙对着四人行礼。四人欣然受了这一礼,随即云扬再次开口。

    “我四人之中,数我年纪最小。有些话由我这后学末进说出来,希望大家不要介意。所谓达者为先,我几人之中要数我马师兄修为最高,以我意见我四人当以他为首,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两名修士默不作声,只是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云扬的建议。马致远点了点头,对着二人也是抱拳回应。云扬虽是面上表情未变,但心中却是有着淡淡的喜悦。他看向马致远点了点头,随即退后一步,将所有人的注视,留给了马致远。

    杨老大见到四名凝气修士同时出现,脑中顿时变得一片空白。他除了吃惊,还是吃惊。尤其见到云扬与马致远的时候,杨老大的吃惊更是变得无以复加。

    “天呀!这两人是那小哥的同伴。莫不是连同那小哥,六人都是凝气期的修士不成。这可不得了,我船上一下乘坐了八名凝气修士。不!或许还有其他的也没准。这次安全了,有那么多的凝气修士,就算遇到什么危险,也能够化险为夷。凝气期的修士啊,平日都是宗门的中高层,没想到今日以下来了这么多!”

    杨老大还沉浸在自己的遐想之中,直到周围的其他水手推了他一把,他这才猛然醒了过来。对着周围的人歉意一笑,杨老大再次对着所有的修士抱拳行礼。

    “此次危机,全都仰仗诸位仙师了。航向我们这些人一定会掌握好,船身安全就拜托诸位了,小人杨某无以为谢!”

    “安心即可。云师弟守护楼船上方,两位道友各选一边,其余锻体修为的修士分守另外两个方向,我负责守护楼船桅杆外加援助五方。船上所有水手,各司其职。”

    马致远扫了在场人一眼,迅速做出判断将他们安排下去。

    诸多修行者一愣,随即迅速按照安排行动了起来。在场的诸多水手却是踟蹰着没动,这引得马致远眉头皱起。杨老大善于察言观色,见到马致远神情有些不蕴,急忙开口打圆场。

    “兔崽子们,都被吓傻了吗?愣着干什么,等着暴风雨吗。还不赶紧动起来,听从仙师的安排!”

    杨老大这一句喊出,化解了现场不和谐的气氛。所有的水手迅速动了起来,杨老大也是满脸歉意的看向马致远。

    马致远轻哼了一声,摇了摇头走向了桅杆。众人未见到他有什么动作,桅杆之上却出现了一层金光。所有人皆是吃惊,包括诸多修行者也不例外。不念口诀不结印,便能施展法术,这着实不凡。

    所有人各司其职,准备迎接暴风雨的到来。恰在此时,黑云的方向吹来一阵清凉的微风。这阵风来的突然诡异,众人被这风一吹,都觉得脊背有些发凉。与此同时,所有人赫然发现,黑云正以极快速度朝他们而来。

    到了离楼船大约一里范围,人们清楚地看清了黑云的面貌。通天的旋风,裹挟着有如实质的乌云,携带着暴雨雷电,向着他们袭击而来。船上的人们震惊于暴风雨的气势,都是有些惊恐。而此时,黑云还未至,狂风却是首先袭来。

    暴雨欲来风满楼!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