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弃少〕〔重生王者归来〕〔丑妃不丑〕〔极品狂婿〕〔叶新林清雪〕〔少爷一年的考核期〕〔叶凡谭诗韵〕〔未来机器人捏脸师〕〔诸天融合〕〔姜南希御敬寒〕〔平步青云〕〔不败战王〕〔天命神婿〕〔夏乔司御北〕〔秦南明刘诗悦〕〔楚天玄钟轻嫣〕〔我成了霸总亲闺女〕〔小妻有喜:墨少又〕〔鉴宝黄金指〕〔医者无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五十四章 风起初问世,仿若天威助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凝气有成的许成林,已经可以初步参悟八种剑意了。这名为风起的招式,正是许成林结合脑中的佛家剑意与天气变化的灵感创造而出。一同创造出的,还有另外的六个剑招。

    风起,讲的是个从无到有过程。剑未出剑意先成,剑气则是内敛受控后而伤敌。佛家讲的是一个正大光明、普渡众生,这风起也同样继承了这个特点。只不过在表现形式上,风起这个招式则是注重精确操控和清除负面影响。

    清越的剑鸣响彻天地,同时一层无形的波动,以许成林为中心迅速扩散而出。两股无形的波动在空中相遇,相互抵消着。

    许成林加大了灵力注入,手中的剑鸣声变得激越。无形的波动扩散的更加快,变色水母的无形波动被硬生生的抵了回去。

    “干的好!”

    见到许成林的手段,随时准备驰援的公孙静不禁高声赞叹。

    “好的还在后面,师姐看好了!”

    许成林说完,猛地把剑按回剑鞘。他左手举剑横于胸前,右手掐出数个法诀。霎时间许成林的脑后浮起淡淡白光,手中的剑也是跟着轻轻颤动起来。

    轻轻一抖剑身,许成林脑后的白光飞速的向着四周扫去。白光与许成林先前发出的无形波动融合,二者瞬间产生了变化。一股锋利无匹的风暴,猛地向着四周炸裂开来。剑气不发含蓄如波,剑气爆发风卷残云!凡是与这风暴接触的水母,毫无例外都是第一时间爆裂开来。

    “好强的神识,好厉害的手段!”

    许成林露出的这一手,也是得到了一旁掠阵的马致远的赞叹。

    风起被许成林一连施展了三遍,直到再也没有见到变色水母出现才停下。微微大喘了几口气,许成林温和的对着周围人点了点头。

    吸取了先前的教训,再也没人敢有任何的放松。众多修士轮流守卫与休息,其余没有任务的人也是开始照顾伤员、清点人数。

    这一清点人员,众人才发现此时的惨状。经过先前变色水母的神识偷袭,几名凝气修士倒是没什么大碍。二十余名煅体修士却是伤了大半。

    猝不及防的神识攻击,让煅体修士或多或少都带了些伤。受伤较轻的,只是有些微微头晕。重一些的,则是七窍渗出了鲜血。更重者,则是到现在都昏迷不醒。

    伤重的修士被抬进船舱救治,受伤较轻的修士则是就地治疗。修士受伤多为内伤,若不是专门的医术,很难进行治疗。当然,使用灵力强行治疗,也不是不可以的。

    换做平时,十余名修士受伤,是个很麻烦的事情。而今日,则是有些不同。两个小型的聚灵阵,被苏云鹤直接布置在甲板上。受伤的修士们,轮流进入其中恢复着身体。

    许成林背靠着船舷静坐,随身之剑就立在他伸手够得到的地方。几个时辰的交战,让他也是有些疲惫。他轻轻闭着双眼,默默行功恢复着体内灵力。

    鼻间香风轻绕,许成林睁开眼睛看向一旁。公孙静不知什么时候,竟是无声无息的坐在了他的身边。见许成林转醒,公孙静对着他微微一笑。

    “师弟战力超然,似乎一点也不比我们差。敢问师弟师承哪位师伯?”

    “并没有拜过师!”

    许成林疑惑的看了公孙静一眼,随即却是轻轻摇头。

    “哦!这么说师弟是独自一人修行的?”

    公孙静一挑眉,神情有些惊异。

    “差不多吧。多数都是自己修炼,偶尔也会与几个好友探讨一下。”

    许成林双眉轻蹙,不过还是如实的回答了公孙静。

    “我观师弟功法颇为奇妙,不知师弟修的是何种功法?”

    听到公孙静的继续问话,许成林不禁皱起了眉。别的问题还倒罢了,这个问题就有点过了吧。

    他凝眉看向公孙静,但见对方一脸温和的笑着。许成林被搞得有些懵了,他拿不准公孙静的目的。但想了想自己的功法说出去没什么大碍,于是也就无所顾忌的说了出来。

    “通明剑诀!”

    “心宗功法?”

    “正是。”

    许成林回答完了这句话,接下来二人便没有了言语。二人沉默了约有半盏茶的时间,最终还是许成林忍不住自己的疑惑问出口来。

    “为何没见到师姐真正出手过,还有李师兄似乎也藏着什么!”

    公孙静轻轻一笑,接着缓缓摇了摇头。

    “怪不得师弟总是问一句答一句,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呢。你是在埋怨我们出工不出力?”

    “哪里敢?”

    许成林面上虽是笑了笑,但语气却是十分清淡。很显然,许成林言不由衷。

    见到许成林如此,公孙静收起微笑换上一副认真的表情。

    “师弟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一开始就不是去中洲大陆游历的。此行从开始就透着古怪,一路上更是多次遇到古怪。这里处处透着不寻常,我断定我们此行另有目的。”

    “你是说……”

    许成林看向不远处的李钊,想说的话只说了半句。

    “此行的目的多半在他身上,说白了我们只是陪衬,这就是他不出手的原因。至于我为何不出手,师弟也是猜测出几分了吧。”

    公孙静说到这便停止了继续诉说,她很是想听听许成林的想法。

    “排除不能暴露实力的李钊,我们五人之中要留有可以善后的人。”

    许成林没有让公孙静失望,只是略一思考便明白其中道理。

    “考虑的很清楚,不愧是可以一人独斗十余人的狠人!”

    公孙静轻抚发丝,笑着和许成林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师姐取笑了。”

    许成林轻咳两声,借此来掩饰自己的些许尴尬。

    若说许成林对这次中洲之行没有看法,那显然是不可能的。说实话,从一开始他便觉得这次出行很是古怪。但宗门显然是并不想让他们知道太多,故而他也只是装作不明白向公孙静求证一番罢了。只是他装的不明白而已,却是忘记了对方可以识破谎言的。这件事情其实是此行六人的共同心结,公孙静也是想借机会解开心结而已。

    扫视了一眼周围,公孙静微微叹了口气。

    “如此下去的确不是办法,师弟常年在外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见公孙静向自己征求意见,许成林也是没有隐瞒,直接说出了他的看法。

    “师姐不问其实我也想和你们说的,其实我刚与云师兄、苏师兄商量了一下。世俗间的兵法修行界同样适用,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现在我们占据的是后两样,为今之计是尽快突围,不要抱着鸟穷则博兽穷则噬的想法。那样的话,和送死没有什么区别。”

    “分析的很有道理!如此,就依照你们想法去实行吧。”

    听了许成林的一番话,公孙静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接着便将突围的事情完全交给许成林他们来办了。这个决定做的看上去很是草率,公孙静仿佛连考虑一下都没有。

    “不征求一下其他两位师兄的意见?”

    许成林一挑眉,试探的问向公孙静。

    公孙静对着许成林轻轻摆了摆手,微笑的看着远方开口。

    “有什么好征求的。别看我们三个是凝气中期,但实际上并没有经历过什么像样的场面。你们三个是从双势会武中走出来的,生死搏杀的场面应该不少吧。刚刚我们也是碰了一下头,做了一个小的决定。接下来怎么做,就交给你们几个有经验的来判断了。”

    许成林坐直了身体,脸色有些郑重的看向公孙静。

    “如果我们判断出现失误了呢?”

    “那就是天公不作美,怪不得谁,只能是我们自己命不好。”

    公孙静轻笑一下,随即起身向着另一边走去。

    “命不好?不见得。世间传言,人定胜天。虽不敢苟同,但我认为人能胜天

    通过自己的努力与奋斗,胜天不是不可能的。师姐,抓紧时间准备一下吧。我去与二位师兄商议一下,过不了多久我们应该有所行动。”

    许成林也是起身,顺手抄起身旁的长剑,迈步走向云扬与苏云鹤。

    “性子虽然老成了点,但这股雷厉风行的气魄值得称道!”

    公孙静回头看了一眼,笑着嘀咕了一句,随即便前去通知其他凝气修士。

    短暂的安宁时光很快过去,三人和杨老大一番商议之后终于有了结论。他们的航行方向还是不变,只要一直往南就好了。罗庚失灵不能辨别方向,好在还有夜空明亮的北极星存在。北沧大陆在最北边,只要往南走,总会遇到一个大陆不是?

    善于攻伐的许成林负责船头开路,云扬与苏云鹤负责船身的防御,马致远与另一名凝气修士负责善后,其他修士分守其他方向,楼船的航行则是由杨老大负责。

    有了先前三名掌舵的水手莫名受伤的教训,许成林也是提起了警惕。公孙静被许成林单独孤立出来,专门负责保护杨老大。杨老大的心脏砰砰的跳着,他不是紧张,而是兴奋的不得了。

    得知有一名凝气修士专为保护自己,杨老大当时就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能劳烦凝气修士保护,就是让我老杨回不去也值了!”

    他的话并没有赢来公孙静的好感,反而让她脸布寒霜。

    “你不想回去了,我还想回去。给我老实的待着,掌好你的舵。有我在,保你平安无事!”

    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却被一个长相年轻姑娘教训了。杨老大讪讪地笑着,开口不是,不开口也不是,那样子别提有多尴尬。

    风帆一扬起,无风三百里。张开风帆的楼船,初始航行的缓慢。诸多妖兽并没有察觉,待到妖兽反应过来,楼船已是接近妖兽的包围圈。果然不愧是海中妖兽,追赶的速度并不比楼船慢。一个移动的包围圈,出现在楼船周围。包围圈之外,妖兽不间断的攻击着。

    一朵金灿灿的莲花升到空中,莲花光华一闪一分为九,九柄金刃化作九道流光,不断地劈斩着前方的障碍。眼见就要冲出妖兽的包围,楼船突然猛地顿住了。

    猝不及防,所有人都是双脚离开甲板,狠狠被地甩向前方。所幸是有惊无险,人们只是被摔得头昏脑涨,并没有出现人员的伤亡。恢复过来的人们向后望去,赫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几只透明的触角将楼船后方紧紧捆住。海面之下,一片巨大的阴影在缓缓蠕动。隐约可见,远处仍有一些巨大的影子,在向着他们聚集而来。

    “赶紧攻击,不要让这些巨大的家伙缠住。水中像这样的大家伙还有不少,千万不能被纠缠着!”

    苏云鹤大喊一声,率先开始掐诀施法。他与许成林下过海面,见识过那些巨大的妖兽。这些巨大的妖兽,他们能不能对付尚是个未知数,更何况是船上的其他人了。

    所有人反应过来急忙齐齐出手,法术、法器不断地对着几根触手轰击。然而令人失望的是,触手柔软的弹性将绝大数攻击化为无形。见到这情形,楼船上的乘客绝望了。哭喊声咒骂声此起彼伏,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瞬间蔓延。甲板上的修行者,也是几乎要被这些负面情绪感染。因为巨兽的出现,人们的精神面临崩溃,楼船的防守岌岌可危。

    正在楼船上防守将失的一刻,空中一种莫大的威势猛地降临。这威势有如天威,海天之间直接被其撼动。海面升起一股巨大水柱,砰地一声又再次落下。这巨大的冲击力翻江倒海,四周包围的妖兽被冲的四散奔逃。那卷住楼船的巨大海兽,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直接丢飞。

    令人惊奇的是,在这威势之下楼船却是平安无事。它被平稳的送出了几十里的距离,直接脱离了妖兽的包围。莫名的脱离了包围攻击,楼船上的人都是呆愣不已。随即,欢呼声、喊叫声以及兴奋地哭叫声,瞬间在楼船上响起。

    大难逃生,仿若天助!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