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的锦鲤人生〕〔私人定制大魔王〕〔咸鱼老爸被迫营业〕〔我本港岛电影人〕〔打穿西游的唐僧〕〔我在幕后调教大佬〕〔芝加哥1990〕〔不可思议的山海〕〔全世界都以为我靠〕〔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边关种田忙〕〔他的小祖宗甜爆了〕〔太子妃她命中带煞〕〔宫斗失败我只能当〕〔傅爷把小奶宝宠上〕〔八零鲜妻有点甜〕〔穿成八零团宠黑女〕〔捡到一只凤凰做宠〕〔醉欢眠〕〔墨少,夫人又出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五十七章 海上有鬼岛,迷雾掩归途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叮叮咚咚,叮叮咚咚,优雅的琴音响起在寂静的夜晚。这声音极其悦耳,但无论是谁也找不到它的来源。这悦耳的声音,更像是在所有人的脑海中响起。种种美好的景象一一划过脑海,所有人沉醉其中难以自拔。

    琴音消失的时候,海面已是浮起淡淡薄雾。透过薄雾,依稀可见一轮淡白色的光团。那光团逐渐变为红色,薄雾被一点一点驱散。海上被映的一片通红,一轮红日缓缓升上空中。夜晚已过,白日降临。

    楼船上的人,度过了一个奇妙的夜晚。而这一晚,一些东西悄无声息的消失了。楼船前方出现了一片广袤的海洋,昨日的黑色悬崖却是消失不见。所有人都被这一变化惊骇的无以复加,杨老大和水手们也是感到震惊不已。

    他们想到了一个传说,一个关于鬼岛的传说。海上有岛,形如鬼魅。其貌如常,不见人烟。每失现者,多有琴瑟交鸣。其音之悦,胜之天音。每有闻者,可见心中之美。渔人多有见岛者,常误其中。每至其中,其形多有不同。或见无色人形,或见故去之人,或见灯火繁华,或见满目疮痍。逢岛者多有不进,岛自邀人入内。十日有余,自可离岛而去。偶遇不从者,多迷失于海。

    “看来鬼岛的传说是真的,只是我们为什么没有被拉进岛去?”

    矮胖水手心有余悸,小心的看向四周。

    “傻了吧!我们在船上,难道把我们和船一起拉到岛上去?”

    黑瘦水手却是毫无顾忌,直接开口嘲讽矮胖水手。

    “这也不是不可能,要不那些渔民也不会进入岛屿。”

    看着前方的茫茫海域,年纪稍长的水手若有所思。

    水手们和船上的乘客互相谈论着,他们均是对这鬼岛的出现与消失感到好奇。鬼岛虽是诡异,但并不是进去的人不会出来。那些迷失在海上的人,也是抗拒鬼岛造成的。遭遇到了鬼岛,只要不强行反抗,还是没有什么危险的。

    昨日鬼岛在前,大船却没有被带进去。所有人都是好奇,但唯独杨老大想到了些什么。鬼岛并不是没有带走人,确切的说是带走了六个人。带走的是九华书院的六个人,六个凝气修士。

    “这趟出航经历的真是精彩,回去后有的和别人吹了!”

    杨老大嘀咕了一声,随即招呼众多水手接着修缮楼船。

    直至中午,海风吹散了最后一丝薄雾。船帆高扬起顺风而行,楼船由慢变快离开了这个地方。

    却说许成林等六人,仍是走在那条闪动冰蓝光芒的路上。随着时间的流逝,六个人愈加觉得诡异。这森林中的夜晚,来的实在是太漫长了。六人感觉在这条路上已经走了十多个时辰,但黑夜仍旧没有褪去。光路尽头灯火通明的小镇,似是离着他们很近,但实际上六人一直没有走到。

    “按照时辰来算,这夜晚应该已经过去了,为何现在四周还是一片黑暗?还有那小镇,明明就在前方怎么一直走不到?”

    云扬下意识的小声嘀咕,但声音却是清晰可闻。另外五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云扬,随即他们默契般的保持沉默继续前行。没人能回答云扬的问题,也许只有走下去才有答案。

    似是听到了云扬的抱怨,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变化。月光悄悄地变淡,天空逐渐发亮。当树上的光点消失的时候,月光已是消失不见。不知什么时候,红日已是当空。由黑夜转白日,似是只花了短短的一个时辰。

    森林的尽头与一片峭壁接壤,峭壁之上有这一条狭窄的裂缝。裂缝有如利剑劈开一般,从峭壁之上直接蔓延到底部。一束阳光调皮的钻入到了裂缝之中,将其中的景象照的分外清晰。天空虽

    然广阔,但透过峡谷望天,只能见到一条光线而已。用一线天来形容这个峡谷,是再合适不过了。

    “这,刚刚发生了什么?我不过是抱怨两句黑夜太长,下一刻天就放亮了。那我刚才还在埋怨小镇为什么还不到,是不是接下来我们就会见到小镇了?”

    云扬抬头望天,有些开玩笑的说着。只是他转回视线看向五人的时候,他却是微微愣了一下。

    从五人的表情中,他仿佛读出了四个字,这四个字就是你说对了。视线再一转移,云扬又是愣了一下。走了好久没有到达的小镇,现在就出现他们的不远处。

    峡谷目极所处的地方,开始逐渐变得宽敞起来。那处宽敞峡谷的尽头,是一处平缓的山坡。山坡之下,是一个刚刚苏醒的小镇。小镇四面环山,只有几条羊肠小路通向山外。小镇上方,有的淡淡的雾气流转。袅袅的青烟,一束一束的穿透雾气,直升到空中。

    “这地方怪得很!我们还要不要过去看看?”

    云扬有些犹豫,一一看向了五人。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许成林与孙云鹤看向了公孙静,公孙静则是将目光看向了走在最前面的二人。

    李钊似是感觉到了有人关注,他嘴角轻轻扯出一个弧度,接着一点头毫无俱意的开口。

    “怕什么!既来之则安之。有什么可犹豫的,我被修士岂能畏畏缩缩!”

    李钊的前半句话并没什么,后半句话简直就是在针对云扬。云扬的脾气本就不太好,一听出其中意味立刻就要开口反驳。正在他将要发作的时候,一只手掌轻轻搭在了他的肩头。

    “云师兄,你还有闲心理这些破事。你向四周看看,我们现在的情况不容客观啊!”

    成林对着云扬轻轻摇头,同时也在传达出一些别的消息。

    “什么意思?”

    听了许成林的话,公孙静转头看向他,似是想从他那找到答案。

    “他的意思应该是说,我们走过的路消失了!”

    回答公孙静的不是许成林,而是一直跟在最后的苏云鹤。

    公孙静下意识的停住脚步,转过身来便见到三个背对着她的身影。除去三个身影,映入她眼中的就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三人的身前一片迷雾。

    不知什么时候,六人身后升起了一片迷雾。六人走过的道路,皆被迷雾悄悄的吞噬。没有一丝的风,迷雾如同凝固了一般。许成林轻挥衣袖,一股微风吹向身前的迷雾。令人惊奇的是,迷雾并未像想象中的涌动起来。他们更像是冰中的气体一样,没有丝毫移动的痕迹。

    “看吧,我们刚刚走过的路,全都消失在这些雾气中了。”

    收回手臂,许成林皱眉看向公孙静。

    “若是我感应不错的话,这雾气对神识有影响吧。看这雾气不像是能轻易驱散的样子,贸然的进入到雾气中也有些不妥。”

    公孙静看向许成林,仿佛在等着他的回复。

    “师姐说的没错,就是我的神识也不能渗透雾气。”

    许成林轻轻点头,没有对公孙静做任何隐瞒。

    “果然是这样!如今后路已经迷失,看来我们只能往前走了。真是有意思呢,看来是有人或者是某种提示,在指引着我们去往前边的小镇呢。”

    三人轻轻点头,显然极为同意公孙静的看法。与此同时,公孙静见到三人的脸色都是有些难看。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转身后望。只见李钊与马致远,根本没有半分等候他们的意思。不知不觉之间,两人已经与四人拉开一段距离。

    “走吧。总共就六个人,不要走散了

    ”

    公孙静叹了口气,心中对二人行为感到有些失望。

    “还不是他们自作主张,不然我们怎么会到这莫名其妙的地方!”

    云扬小声的埋怨,显然他对李钊与马致远二人也是并不待见。

    “少说两句吧。与其抱怨,还不如小心一些。这个地方透着古怪,好像是有人在指引我们一样。接下来会遇到什么,谁也不知道,还是集中一x-ia&039;zhu意力的好。”

    一路听着云扬絮絮叨叨,苏云鹤出于无奈只好开口提醒。

    “少教训我,你自己也是!”

    云扬也是微微侧头,回了苏云鹤一句。二人这样斗嘴已经习惯了,显然谁也没将对方的斥责当回事。

    “许师弟,别跟丢了!”

    闲暇有余,云扬还不忘招呼一声许成林。

    “知道了。我观身后这些迷雾,发现他们的速度和我们行走的速度是一样的。”

    走在最后的成林应了一声,随即说出了自己的发现。

    “你的意思是这迷雾是在和我们一起移动?”

    公孙静回头看向许成林,她很想要知道许成林有什么想法。

    “差不多就是这意思了。”

    许成林快走几步,与云扬与苏云鹤二人并肩而行。

    “看来是了,果真是故意指引我们去往小镇。”

    “嗯,不然身后的雾气也不会和我们一起移动。”

    四人的对话声音并没有刻意隐藏,所以前边的两个人也是能够听清楚的。虽然没有参与后面四人的一番猜测,但二人对着猜测也是极为认可的。

    最前边的二人已经停下前进,稍稍落后的四人十几息之后也上赶了上来。六人一字排开,齐齐望向山坡下的小镇。兴许是隔着雾气的缘故,炊烟袅袅的小镇总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日上三竿,明明已是正午时分,小镇上却是十分的安静。小镇安静的有些过分,总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除了正午时候的午炊青烟,街道上竟是看不到一个人。

    云扬皱着眉头,小声的开口。

    “这是不是安静得有些过分了!”

    “确实安静的过分。”

    苏云鹤也是皱眉,小声的回复。

    “离开楼船的时候,我又和老杨确认了一遍。这个地方应该是一个无人的海岛,这里不应该出现一个小镇。”

    许成林略一思索,将临走时与杨老大确认的事情说了出来。

    “呵,真是可笑!竟然会相信一个世俗之人的话。一个平平凡凡的人,他得到的消息就能确认一定准确?汝可知沧海桑田,世事变迁?”

    李钊毫不给许成林面子,开口就是一顿冷嘲热讽。

    许成林只是皱着眉头,并没有开口辩解什么。事到如今他也是看出来了,这人似乎是铁了心了要给他们脸色看。无论是他说出什么话,无论是有道理还是没道理。只要许成林开口,李钊必定会来上几句冷嘲热讽。

    马致远对于李钊的行为没说什么,他用行为告诉了几人他的选择。宗门交代的任务关键之物,都放在李钊那里。而他,选择了紧紧跟随着李钊,一切以他为首。这个选择他认为是正确的,就算是被四人疏远也在所不惜。况且在他看来,李钊要比四人可靠的多。他对四人,其实有是有着或多或少的误会存在。

    “我倒要看看这小镇有什么古怪!”

    李钊轻笑一声,迈步走下山坡。马致远跨前一步,也是跟了上去。

    “我们也走吧,大家小心一些。”

    公孙静对着身边三人叮嘱了一声,也是跟了上去。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