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冒牌专家〕〔在柯南世界装好人〕〔极品捡漏王〕〔穿越逍遥嫡女〕〔震惊,我被女帝抢〕〔王爷,王妃又去打〕〔重生似水青春〕〔从小蝌蚪开始无敌〕〔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科技之全球垄断〕〔我有一个庇护所〕〔路易的奇幻冒险〕〔我快亏成麻瓜了〕〔枕上强宠:邢二少〕〔巫师,白霜纪元〕〔皇后靠全能无敌家〕〔姑爷请留情〕〔史上第一姑爷〕〔都市我为尊〕〔玄幻:我有一纸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六十章 钟声扰人心,成林言前情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咚咚,悠扬的钟声从远处传来。这声音经久不息,持续萦绕在许成林等人的耳中。

    天地之间仿佛只余一个声音,六人的神思瞬间被打断。他们觉得头脑有些昏沉,一种天翻地覆的晕眩感充斥全身。

    许成林觉得情况不对,他肩膀一抖直接将背后的长剑甩在手中。清越的剑鸣声响彻四周,许成林脑后浮现一圈白光。一层无形的波动,瞬间将六人笼罩在内。许成林施展出风起,直接抵挡了钟声的影响。

    “这声音有古怪,应该是神识一类的攻击,大家放出神识护住灵台!”

    看着缓缓恢复过来的五人,许成林急忙提醒了他们一句。五人闻言也是反应了过来,迅速放出神识护住灵台。

    “这家伙看来不是吃素的!他的剑颇为古怪,竟然涉及神识攻击。果然啊,此行的几人都不是泛泛之辈。”

    看着大发神威的许成林,李钊心中不但没有丝毫感谢之意,反而多了一股警惕之心。他心中提高了警惕,将许成林当成了一个危险人物。

    头脑昏沉的感觉消失不见,六人这才有时间查看四周情况。只见四周如常,根本没有什么变化。

    “不对!你们看他们怎么没有事?”

    云扬揉了揉双眼,一脸吃惊的看着前方离去的人群。

    众人听到他的话语,都是抬眼看向离去的镇民。只见所有的镇民都是一切如常,这钟声仿佛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

    看着离去的人群,苏云鹤心中若有所思。他略一犹豫,将自己的看法说了出来。

    “不是的。我觉得他们应该都已经中招了,只是表现的和我们不同罢了。至于为什么会这样,那就不得而知了。”

    两个人的想法没法判断对错,公孙静略一思索却是看向了没受影响的许成林。

    “许师弟,你有什么发现?”

    六人之中,若说对神识攻击最为了解的人,首当推选许成林无疑了。别的不说,单是他施展的一手剑招就能抵御神识攻击,这就足以说明他在神识方面的造诣了。

    见五人已经无事,许成林还剑归鞘顺手负剑身后。他双眼微眯,神识化作一条细线向着远处探查。神识丝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在镇民们身上绕了几圈。

    “他们这些人没有问题,并没有受到钟声的影响。这钟声,似乎只对我们有影响。”

    许成林微皱眉头,将自己察觉的情况告诉了公孙静。

    “你是说他们都是正常的?”

    马致远微吸了一口气,语气中多少有些怀疑的味道。

    “确实是这样!”

    许成林没有理会那疑问的语气,他话语言之凿凿根本不容置疑。

    钟声还在不停地响着,离去的镇民们却是置若罔闻。而六名修行者虽是紧守灵台,但不免还是心生烦躁。

    云扬极力的捂住耳朵,但架不住这声音从脑海中响起。实在忍无可忍,他终于还是抱怨出口。

    “这些人有病不是?这钟声响个不停,难道他们听起来就不觉得烦吗?”

    “也许是他们习惯了吧!”

    苏云鹤看向了云扬,有气无力的回答了一句。他也是对这声音烦得很,故而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耳朵,但他叹了口气还是放弃了。刚刚他已经试过,即便是捂住耳朵,这声音也会在他们脑海响起。若不是他们用神识护住灵台,估计他早就被这声音烦死了。

    许成林微闭双眼,神识再次放出。这次神识扩散的更远,查探得更加仔细。兴许是因为全力施为,许成林的周围虚空泛起微微涟漪。在他的神识感应中,只见每个镇民身上都有一层看不见的光幕存在。

    每次钟声响起,远处都会荡来无数不可

    见的光波。这些光波略过镇民的时候,都会自动绕开他们。而略过他们六人身上的时候,则会被他们的身体少许吸收。这些被他们吸收的少许光波,便是让他们头昏脑涨的罪魁祸首。

    “不是这样的!我认为他们应该是听不到这声音,这声音似乎只有我们能听到。”

    许成林目视前方,一脸奇异之色。

    “没错!这声音他们应该是听不到的。而且这钟声,似乎只对我们这些修行者有影响。”

    观察了一会儿,李钊也是得出了同样结论。

    “确实是这样子!”

    不管关系如何,现在六人还是在一起行动的。许成林并没有因为关系不融洽,而故意针对反驳李钊。

    四散的镇民在钟声中若无其事,纷纷各自离去。这些离去的人们极为信服老者的话,回到住处后均是紧闭家门。小镇街道上一时变得空旷无比,若不是还回荡着钟声,这里简直就可以用死寂来形容。

    “这诡异的钟声什么时候才会停止!”

    云扬被烦地受不了了,直接开口喊了出来。

    “行了,你就少说两句吧。本来已经够烦的了,你还在一旁瞎嚷嚷!”苏云鹤也是心烦得不得了,他见云扬情绪有些失控,心中也跟着升起了烦躁。

    “你们两个别吵了,都忍一忍。我现在比较好奇这钟声是哪来的,又为何只对我们有影响?”

    公孙静制止了二人继续拌嘴,同时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管它哪来的,若是让我见到那口破钟,我非砸他个稀巴烂不可!”

    云扬一脸苦恼,他被这钟声折磨的快要疯了。

    “安静一点,你这心性真是有点差啊。再说起来,你竟然说是破钟?真是不识货!你见过可以影响凝气修士的破钟吗?”

    公孙静瞥了云扬一眼,那眼光中带着一种鄙视之意。

    听完公孙静的一番话,马致远也是反应了过来。他嘴角含笑,也是对那口钟有了兴趣。

    “宝贝摆在面前,不抓紧机会收取,就是上天也会怪罪的。”

    “天材地宝摆在面前,岂有不取之理?”

    李钊一点头,也是对那钟有了兴趣。

    “听这声音,那发出响动的钟距离我们还尚远。但就是如此,一样能够对我们的神识产生影响。若是我们贸然靠近,会不会受到更大的影响?”

    苏云鹤看向钟声传来的方向,隐隐有些担忧。

    “许师弟,你有几成把握?”

    公孙静没有理会苏云鹤的担忧,反而莫名其妙的问了许成林一句。

    许成林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再次双眼微闭放出神识。倏忽之间,神识已经向着钟声的方向探去。随着探查的距离越来越远,一股莫名的阻力随之而来。越是靠近声源,许成林觉得神识反馈的阻力就越大。

    临近声源,此时神识反馈的阻力已经让他有些吃力。又是努力一番,许成林终于见到了声音源头的那口钟。只见那是一口斗大的,通体金黄的古钟。他刚想仔细查探一番,哪知古钟猛地震动了起来。一股透明波动循着许成林的神识轨迹,向他急速袭击而来。

    突逢变故,许成林一惊急忙展开防御。只见他双眼一凝,无数星碎般的透明晶体突兀出现在身前。这些晶体无序杂乱的飞行着,隐隐组成一道防御。防御刚刚形成不到一息时间,砰地一声所有的晶体瞬间破碎。

    晶体防御的破碎,并出乎许成林的意料。在晶体碎裂的一刹那,他直接脚尖点地,向着一旁跃出。身形还未落地,许成林已是长剑入手。落地的一刹那,风起顺势施展。

    空中仿佛两种波动撞在了一起,一圈透明的涟漪向着四周扩散。五人虽是没

    有正面面对这无名波动,但只是余波已经让他们头脑发晕了。许成林见几人的反应,不由得一阵无语。他轻抖长剑,将周围的余波荡尽。看着五人缓缓恢复过来,许成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几位勿要担心,刚刚我尽力用神识探查了一下声源情况,顺便看了一下发出声音的那口钟。只是有些意外的是,那钟似乎可以反弹神识。刚刚那一切,不过是我防御神识的反弹罢了。”

    许成林用最简短的话语说明了情况,五人也是明白了刚刚发生那一幕的背后事情。

    李钊看了一眼许成林,语带责备的开口。

    “许师弟,你有些冒失了!”

    “确实是,这次有些冒失了。”

    许成林没有反驳,反倒是郑重点头干脆的承认了。没有和身边几个人打招呼就自己开始行动,这确实有些冒失了,但这也是一种实力的象征。除了他许成林,别人就算想要这样冒失一次,估计也是办不到的。

    “你在那里见到了什么?”

    看着一脸诚恳地的许成林,马致远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询问了一下他见到的情形。

    “没太看清楚,只看到那是一口通体金黄的古钟。”

    许成林略一思考,将自己所见到的如实说了出来。

    “那前面情况如何?”

    公孙静微一思考,问起了前路的情况。

    听说这个问题,其余几人也是看向了许成林。宝物再好靠不到近前,照样是取不到。取不到的宝物,只有望宝兴叹罢了。

    “越是往前,神识遇到的阻力越大。也就是说,前方对我们的影响如苏师兄推测一般。但凭借着我们几个凝气期的神识,到达那里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许成林大致估计了一下,不急不缓的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许师弟我不是不相信你,若到了中途出了变故又当如何?”

    云扬被这钟声吵得心烦,心中不免有着浓浓的担忧。

    “放心,绝对没问题!”

    许成林自信的一笑,轻轻拍了拍身后的长剑。

    看着许成林的微笑,云扬心中莫名的安静下来。与许成林相处久了,他也是知道这位师弟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古钟周围可有什么危险?”

    公孙静考虑的比较周全,思索一番又问出一个关键性问题。

    许成林点了点头,心中却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看来几人并没有因为宝物在前,而放松了警惕之心。没有迟疑,他立即回答了公孙静。

    “神识探查的时候,并没有遇到什么阻拦。若是有的话,应该也是在古钟的附近。到时候我们小心一些,应该问题不大。”

    “好,那有劳师弟带路了!”

    公孙静笑着点了点头,向着许成林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师姐不必客气。”

    许成林回以一笑,当仁不让的率先开路。

    “等一下,宝物归属是不是该提前商量一下!”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许成林没有回头便知是马致远在询问。他问出的问题,其实是几人默认有意忽略的问题。未见宝物,你好我好大家好;见到宝物,才是大家“撕破脸皮”的时候。如今马致远率先问出这个问题,顿时让现场的气氛变得有些不和谐。

    有了马致远这一问,其余五人的脸色开始有了变化。云扬和苏云鹤迟疑了一下,随即看向许成林。显然他们对宝物不太感兴趣,只是想要为许成林争取一下而已。李钊和公孙静脸色有些微变,显然他们对宝物都是有些兴趣的。而反观许成林则是表情淡然,显然这宝物得不得到都是无所谓。一时间众人沉默,场面显得有些尴尬。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