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吾儿皆是大魔王〕〔闪婚蜜爱:总裁独〕〔从火影开始卖罐子〕〔洪主〕〔法爷永远是你大爷〕〔我真是实习医生〕〔万界圆梦师〕〔越界招惹〕〔当医生开了外挂〕〔变成血族是什么体〕〔挂机死神就能变强〕〔穿越后加错点怎么〕〔上门狂婿(又名:〕〔暴君的团宠皇后又〕〔盛灿〕〔磨了10年剑的我终〕〔老板对不起〕〔三生三世蚌中珠〕〔从今开始当玩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六十一章 君子约在前,灵宝自择主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沉默了很长时间,终于有人率先开口。只是这人开口说的话,不仅没有化解尴尬气氛,反而让几人感到更加的尴尬。

    “我说各位,你们是不是想的太多了?宝物的面都还没见着,现在就先想着怎么分宝了?该说什么好呢?你们是不是太乐观了点!”

    云扬见几人始终沉默,于是终于压抑不住讲出了这翻话。

    这话说的一点也没错,但放在此时却是有些不合时宜。几个对宝物有想法的人,听到这话都是觉得有些扎耳。

    “你懂什么?有些事情还是提前说开的好,省的到时候伤了大家的和气!”

    马致远了云扬一眼,语气不善的开口训斥。

    “呵!和气?这东西是什么?”

    苏云鹤嘀咕了一句,显然他是看不惯马致远的睁眼瞎话。

    虽是小声的嘀咕,但苏云鹤知道几个人都是能够听到的。六个人之间关系很是微妙,表面上看似是一个整体,实际上却怀着两条心。

    表面上看似一团和气的整体,实际上早已在内部分崩离析。两拨人没有真正分开的原因,只是因为还没有完成宗门交代的任务而已。

    看了眼苏云鹤和云扬,公孙静也是明白了他们的意思。她微微一笑,倒也是洒脱,直接询问起许成林的意见。

    “许师弟,此次你出力最多,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

    “问我吗?”

    许成林伸手指着自己,表情有些无辜的看向公孙静。

    看着许成林略显无辜的表情,公孙静没来由的觉得有些好笑。

    “这家伙是真不明白两个人的意思,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不对,这家伙一定是后者!真是的,看热闹不嫌事大啊。”

    公孙静一开始觉得许成林是真不明白,但捕捉到他眼底的笑意后便明白了过来。这家伙哪是不明白怎么回事,而是故意装傻不想掺和这些烂事而已。

    许成林想置身事外,公孙静会答应吗?

    “是呀,就是问你。你这出力最多的人没说什么话,我们这些坐享其成的人怎么又开口的余地。”

    公孙静面带笑意,轻轻地说出这番话。她既是对许成林说的,同时也是对其他几人说的。她的态度,此时再明确不过了。想要分得宝物,还要看这出力最大人的态度。

    许成林闻言一笑,轻轻地摇了摇头。

    “对那宝物,我只是稍稍感兴趣而已。若说占为己有,我并没有那想法。有时候,有一件合适自己的宝物就够了。”

    说到此处,许成林微微转头。在他视线的方向,是他自己炼制的长剑。而剑的名字,现在只有他自己知道。

    “你是说不打算参与宝物的争夺了?”

    公孙静闻言满脸诧异的看向他,她觉得这个人简直有些古怪。不过当她见到许成林的动作后,她便明白了过来。剑修确实是有自己的剑就够了,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典籍之中虽是如此记载,但如今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人?

    看着许成林的表情不似作假,公孙静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她能做的已经做了,许成林的态度是自己的意愿,她做不了主。

    “许师弟,你”

    云扬还想说什么,但见许成林的动作后,余下的句话又咽了回去。苏云鹤看了看许成林,也是对他的选择感到惊奇。但看到许成林的表情之后,也只能摇头做罢。

    “若是如此,那只剩下我们五个人的事了。”

    李钊面带微笑,不急不缓的走出来做着总结。

    “我对那响个不停的破钟不感兴趣!”

    云扬双眼微眯,直接一摆手主动退出了宝物争夺。他一是真的不对宝物感兴趣,另外就是看不惯李钊的惺惺作态。对于这样的人,他云扬不屑与之为伍。

    “我也不感什么兴趣!”

    苏云鹤这人向来喜欢与世无争,见自己最要好的两人没心思争夺,他也没有犹豫直接退出了。

    “那好,现在就是我们三个人的事了。”

    马致远轻轻点头,目光从李钊与公孙静的身上扫过。

    直到这时,云扬与苏云鹤突然醒悟。他们的退出,似乎将公孙静放在了一个尴尬的境地。李钊与马致远是一伙的,而公孙静若是争夺宝物则要同时面对二人。

    想到这里,云扬与苏云鹤不禁感到有些愧疚。公孙静仿佛是感受到了他们的愧疚,对着他们微微一笑。在她看来,他们没有什么值得愧疚的。争夺宝物更多的是她自己的事,有他们帮助是雪中送炭,没他们帮助也要一往无前。世人皆道女子不如男,岂止这女子也有一番刚强意志。

    “这样也好,既然我们都对这宝物感兴趣,那到时就各凭手段!”

    公孙静独自面对李钊与马致远,没有任何的慌张。因为她明白,此时的二人也是各怀心思,是不会联手的。况且就算是他们二人联手,她也未必会怕了他们。年轻修士自有一番心高气傲,有时候这一往无前的气势也是胜利的条件。

    修行者向来信守承诺,君子约定已然完成,大家便会各自遵守。事情有了这个结果,很是令李钊满意。他脸上笑容更盛,直接开口做出决断。

    “好!天材地宝,能者得之。到时候我们各凭本事,谁取到就是谁的了。”

    听到李钊的话,许成林没来由的露出了一个浅浅笑容。偏巧不巧的是,这个笑容刚好被李钊瞧见。

    “许师弟,有什么好笑的,不如分享给大家!”

    李钊觉得许成林的笑来的古怪,下意识的眉头开口。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们好像都误会了些什么。所谓天材地宝,能者得之。这根本是不可信的,我们炼器师一般都是说有缘得之的。真正的天材地宝,都是钟天地之灵秀,是会自己寻找主人的。即便被他人先得到,也会因为各种阴差阳错,回到真正主人的手中。”

    “没想到许师弟竟然会相信缘分一说。”

    公孙静轻笑了一下,瞬间就明白了许成林想要表达什么。

    许成林缓缓摇头,否定了公孙静的说法。他略一思索,接着便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完全是缘分,我要说的是机缘。这是玄之又玄的事情,又或者说是运气吧。率先接触宝物的人,最有可能会得到宝物承认。但这也不是绝对的,其中原因多种多样。当然有些人不相信这些,会将宝物强行炼化,只不过宝物威力有变化就是了。”

    “许师弟果然不愧是出自百炼峰。”

    公孙静不知道许成林的这番话究竟是真是假,此时她也只是感慨一句罢了。

    “师姐谬赞了!”

    许成林也是不客气,直接将别人感慨的话当成了赞扬。

    “你说了半天,就是让我们不要强求,是不是这个意思?”

    李钊表情虽是平和,但许成林却是从他眼底见到了浓浓的怀疑。

    “李师兄是明白人。”

    没有多说,许成林只是来着这么一句话。那意思不言而喻,一切尽在不言中。

    直到此刻,所有人才恍然大悟去。原来许成林的这一番话,其中还夹杂着另一番意思。的确,若是他说的是真的,那几人还真没有出手争抢的必要。

    “我们一直在这里,都只是纸上谈兵罢了。许师弟还是提前带路吧,大不了到时候我们三个一起出手。看这宝物,到时候会选择谁。”

    李钊的语气没有变化,但从话语之中不难听出,他已是相信了许成林说的话。

    “师弟敢不从命!”

    许成林一抱拳,缓缓向前走去。

    单手绕后,许成林握剑手中。他没有直接施展风起,而是运转灵力施展出神念剑。周身衣袂无风自动,数十枚无色晶体缓缓出现在身周。晶体无序的飞舞着,组成了一道防御网。

    身后的五人,赫然精神一振。他们这时才发现,先前许成林防御神识攻击的手段,竟然不是风起这个招式。那无序的晶体防御网,赫然又是另一种手段。好个许成林!平时不显山露水,一遇情况全是真章。

    “诸位,跟紧了!”

    话毕,许成林脚尖点地,身形猛地窜出。身后的五人见许成林行动迅捷,也是毫不迟疑的跟了上去。

    一路之上,果真如许成林先前所说。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或者说是被他化解掉了。越是接近声源,那声音对众人的干扰越大。中途甚至出现过一次,波动较大的干扰影响。好在许成林早有准备,风起不失时宜施展而出。清越剑鸣响起,所有负面影响全部抵消。

    五人在许成林的带领下,穿过小镇来到

    了一所庙宇之前。这庙宇显然是有些年头了,看起来已经破败不堪。从外观看来,这里应该是早就没有人在打理了。不然的话,不会连庙门都有两个窟窿。

    “就是这里?”

    马致远一脸狐疑的看向许成林,仿佛生怕许成林骗他似的。

    “不用怀疑了,就是这里了。你没看见他身上的变化吗?”

    云扬看不惯马致远的怀疑,直接开口顶了回去。

    几人听了云扬的话,不由得看向许成林。果真如他所说,许成林身上是有着不小的变化。身前飞舞的无色晶体,飞舞的速度更加快了,这些晶体还在不断的震动着,整个防御隐隐有着溃散的预兆。几人明白,这应该是神识防御压力过大造成的。

    咚的一声传来,一圈肉眼可见的黄色波动,从庙宇之中缓缓扩散出来。波动所过之处,掀起一片烟尘。

    见此情景,许成林微微倒吸了一口气。无形波动尚且能让几人头晕脑胀,这有形的波动又会如何就不用说了吧。顾不得其他,许成林左手横剑胸前,右手快速掐诀。脑后白光甫一出现,便迅速的激射向前方。与此同时,身前飞舞的无色晶体也变了模样。一枚枚无色晶体闪动之间不断变长,竟然化作了一把把晶体飞剑。

    晶体飞剑并未飞出,清越的剑鸣率先响起。剑鸣声中,白光直接与黄色波动碰到了一起。二者没有如想象中的爆炸开来,反而发生了相互融合。可是只是融合了不到片刻,白光便隐隐有被吞噬的预兆。许成林暗道一声不好,急忙掐出一个法诀。

    “爆!”

    一字爆喝出口,白光瞬间变幻了模样。只见刚刚还是柔和的光芒,瞬间卷起了一个漩涡。轰的一声漩涡炸裂,无数剑气从中蹦射而出。剑气四周纵横,直接将黄色波动撕开了一个缺口。

    许成林见此双眼一眯,眼底白光一闪,身前的晶体飞剑悄然又变回晶体形状。众人的注意力全都被风起的真正威力所吸引,竟是没人注意到许成林还留了后手。

    “不要耽误时间!”

    许成林喊出一句,急忙从黄色波动撕开的缺口进入到了庙宇之中。其余人猛的回神,也是瞬间跟了上去。

    进入庙宇之内,许成林双眼一扫,直接锁定此行的目标。其他人也不差,都是第一时间找到了此行的目标。

    古钟通体金黄古朴至极,但依稀可见其上有着些许青色锈迹。咚的一声再次响起,古钟上的锈迹纷纷落下,一股黄色光芒渗出体表。一道黄色波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扩散而出,猛地扫过六人。

    风起这一招不是万能的,他的唯一不足之处就是需要蓄力。虽然也是可以快速施展,但威力却要小上许多。猝不及防之下,许成林纵使施展出了风起也没能抵住黄色波动。

    出奇的是,这次波动并非是神识攻击,更好像是探测类的法术。黄色波动扫过六人,接着又迅速的卷回古钟上。

    古钟嗡的一声轻响,接着缓缓震动了起来。许成林感觉到,这声音对神识影响正在减小。他立刻明白了,这必定和古钟此时的变化有关。古钟上的光芒逐渐收敛,其上两个篆字逐渐清晰了映入眼帘。

    “这就是他的名字?镇魂?”

    公孙静双眼一亮,直接念出了古钟上的两个字。

    似是听到有人喊出他的名字,古钟嗡的一声震鸣。莫名其妙的,六人从这钟声中听到了欢喜的情绪。

    “宝物苏醒,此时我们之中定有它认定的主人!”

    许成林精神一振,直接说出了他的猜想。

    闻听此言,对宝物有想法的三人,心中立即大喜。

    “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看着陷入欣喜中上的三人,成林不失时宜的提醒了一句。

    被他这一喝,三人也是惊醒了过来。李钊、马致远和公孙静三人互视一眼,接着他们分三个方向将古钟围在中间。三人全力放出神识,试图将自己的神识烙印在古钟之上。收服无主的法宝,这是最快的方法了。

    咚咚咚,三声轻响。古钟似是做出回应一般,连续响动了三次。一层黄色的古钟虚影,瞬间将三人笼罩其中。其余的三人,则被虚影排除在外。虚影中的三人几乎同时闭上了双眼,看其不停抖动双眼,似是神识在做着一场激烈斗争一般。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