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方正则〕〔我的老婆超迷人〕〔秦城苏婉〕〔卫医生有只撒娇精〕〔我要做球王〕〔林夕云之澜〕〔财法仙途林夕〕〔钱家终于出了个灵〕〔林夕钱家〕〔弑神殿〕〔大明星老婆想让我〕〔满级后我又穿越了〕〔我是一支来自江城〕〔快穿之大佬她是个〕〔我成了世界的漏洞〕〔柯南之初恋是侧写〕〔龙帅临门叶无道徐〕〔宁先生的宠妻日常〕〔小萌包被七个大佬〕〔我是如何当神豪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六十二章 观战论输赢,争宝落帷幕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他们怎么了?”

    云扬靠近许成林,小声的问道。

    “这应是宝物的认主过程。”

    看着虚影中的三人,许成林有些不确定的开口。

    “不对啊!当初我们的宝物认主,并不是这样的。当日我们只是用精血浸染,便直接完成了认主过程。”

    苏云鹤心生疑问,于是也是向着许成林发问。

    “没什么奇怪的,记得你说过当日蕴宝池的情形。那时候周围好像没有什么人,并没有人与你们争夺宝物。宝物的认主过程十分顺利,故而只是鲜血浸染便完成了。而现在他们则不一样了,三个人争夺一件宝物的认可,这个过程当然会花些时间。”

    许成林的回答很直白,二人很容易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无非就是三个人相互干扰,影响了整个法宝认主的过程而已。许成林说的浅显易懂,但真要较真的话就要牵涉极广。非是此道中人,难解其中真意。

    “原来如此,想不到其中还有这样的学问。”

    看着虚影中的三人,苏云鹤似懂非懂的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喂!我说咱们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来猜一下宝物究竟花落谁家吧。”云扬觉得干等着也是无聊,于是怂恿着二人一起猜测宝物得主。

    “你心放的可是真宽。他们在收取宝物,我们难道不应该给他们护法吗。”

    苏云鹤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有些无语的看向云扬。

    云扬微微一笑,给了苏云鹤一个放心的表情。接着他目光一转,确实看向了许成林。

    “不妨事,不妨事!没见到许师弟一直在暗中戒备嘛。”

    苏云鹤闻言看向许成林,只见他很是散漫的站着。但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其实并非如此。许成林侧身而站,庙宇大门、取宝三人还有庙宇大堂,三者全落于他的眼中。庙宇的大半个院子,也是全在他视线中。只要微微转个身形,整个庙宇的一切也会在他视线中。这只是从表面上看到的,至于暗中有没有放出神识探测,那他就不得而知了。

    “果真是这样的,这人真是谨慎。不过云扬这家伙也是,看来他也并非像原来一样了。这家伙是外松内紧,说不准是在扮猪吃老虎。”

    心中暗自想着,苏云鹤也放下心来。

    “既是如此,那猜一下也无妨。先容我观察一下。”

    话毕,苏云鹤看向虚影中的三人。

    此时古钟虚影中的三人,再次发生了变化。一层淡淡的黄光,如同轻纱一般笼罩在三人的身上。三人身上隐隐泛出黄色光芒,但可以清晰地看出来,三人身上光芒强度各不相同。李钊身上的光芒很是强盛,马致远的次之,公孙静身上的光芒则是略显暗淡。

    “许师弟,为何他们身上的光芒强度不同?”

    见此情况,苏云鹤不禁再次问向许成林。

    许成林一笑,微微摇了摇头。他看向苏云鹤,做出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苏师兄,若是平时我一定会知无不言。但现在你们两个有了约定,我就不能帮着你zu0&039;b-i了。”

    “就是,就是,若是问他,我们还猜什么!”

    云扬一笑,轻轻的对着许成林挤了两下眼。

    苏云鹤见此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他将目光再次转向三人。摸着下巴略作思考,他终于有了自己的答案。

    “虽说是不太情愿,我还是认为李钊获得宝物的面更大。公孙师姐,有些可惜了。”

    “这时候说这句话有些不合适,但确实是英雄所见略同。公孙师姐很努力了,但确实是有些可惜了。”

    云扬抱着肩膀,微微摇着头,一副十分可惜的样子。

    “滚吧你,还什么英雄所见略同,装什么大头

    蒜!”

    苏云鹤一把推开云扬,他很看不惯云扬装作世外高人的样子。

    这二人边斗嘴边打闹,瞬间将略现凝重的气氛冲得一干二净。许成林有些无语的看着二人,他感觉二人完全是来郊游的,根本不像是一起来取宝的,一点紧张的气氛都没有。

    打闹了一阵,二人也是消停了下来。见到三人还在保持着原样站立着,苏云鹤又是看向许成林。

    “许师弟,他们这样子,你估计一下还要有多久?”

    “不清楚,这完全要取决于三人的神识强度和宝物的强弱。”

    许成林也不是万能的,他是炼器师不错,但他目前炼器方面的技艺、知识与修为完全不匹配。他刚到了凝气期,还没等着巩固炼器方面的知识、技艺,便被宗门顺手抓了公差。有些深层次的东西,他也只是凭着以前的知识推测而已。

    “说句实话,你看谁能最后收取宝物?”

    云扬旧事重提,只是这次他神情有些郑重。

    “实话实说嘛?”

    看着云扬的表情,许成林向他确认了一遍。

    “那是当然,有什么不可说的?”

    “是呀。”

    云扬与苏云鹤一唱一和,顿时让许成林有些无奈。

    “好吧,让我说的话,我认为你们两个都看错了。这宝物的最后的得主,很有可能是师姐。”

    许成林摊了摊手,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何以见得?”

    苏云鹤一皱眉,一脸好奇的问向许成林。

    许成林微微一笑,也是没有卖关子。

    “三人身上的光芒强度,实际上与收取宝物时释放的神识强度有关。你们仔细看,他们身上光芒都是有着闪烁的。李师兄身上光芒强烈,但闪烁却十分频繁;马师兄情况大致相同;而师姐身上光芒虽不强盛,但闪烁频率却是最小。俗语有云,返璞归真,这说的正是后者的情况。不是光芒不强盛,而是全部收敛到了体内。依我我掌握的知识来推断,这宝物的最后得主多半是师姐无疑了。”

    “原来如此!竟然还有这番道理。”

    云扬与苏云鹤均是点着头,显然他们又是涨了不少见识。

    三人正在交谈着,虚影中的三人再次发生了变化。古钟轻轻的颤动了起来,三人身上的光芒逐渐开始消失,或者说光芒在被镇魂钟重新吸收回去。

    古钟虚影晃荡了几下,接着如同气泡一般破裂开来。四散的光芒如同受到吸引,迅速向着古钟方向集中。一层淡淡的黄色光晕,重新笼罩在古钟之上。那两个清晰的镇魂二字,再次被光芒淹没其中。

    咚的一声轻响,一股波动从古钟上扩散出来。一股排斥之力,夹杂在波动之中。许成林与云扬、苏云鹤三人,在这波动之下退后了好几步。

    被云扬和苏云鹤看好的李钊,此时猛地睁开双眼。他身形不由自主的向着后方急退而去,这一退就是丈开外。

    “可恶!”

    暗骂了一声,李钊提步再次冲了上去。

    只是这次没能如他所愿,离着古钟不到一丈远的地方,一股排斥之力瞬间从古钟上传来。强大的排斥之力,让他不能丝毫前进一步。

    咚!古钟又是敲响了一声,马致远第二个被弹了开来。马致远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但看到李钊还在坚持尝试,于是他吸了口气也是冲了上去。

    结果总是惊人的相似,马致远与李钊的遭遇如出一辙,都是在距离古钟不到一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被排斥力阻拦的二人,坚持了约有半盏茶时间。终于马致远选择了放弃,他很识相的远远地跳开,走到了许成林三人的面前。

    “哎!可惜啊。看来这宝物与我无缘,强求不得啊!

    马致远摇着头,露出满脸无奈的苦笑。

    “马师兄仁义,懂得che:n-g人之美,不像有些人。”

    知道马致远这番话是有意收买人心,云扬也是顺势称赞了他一句。但他瞄了眼还在奋战的李钊,又是补上了后一句。

    “云师弟啊!你还真是毒舌!”

    马致远无奈一笑,看着李钊轻轻摇了摇头。

    “这马致远看来并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他与李钊在一起,说不定也是出于某种考虑。”

    看着马致远主动过来缓和关系,苏云鹤心中如此想着。

    “马师兄不必遗憾,刚到中洲大陆我们就有所收获,接下来说不定我们还会遇到其他的宝物!”

    既然人家已经主动缓和关系,苏云鹤也没有冷落他。出言安慰了一下马致远,同时看向李钊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马致远听到苏云鹤的安慰之语,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四人看向争夺宝物的二人,再次向入了沉默。

    公孙静站在古钟不足一丈远的距离,相比于先前的双眼紧闭,现在的她显得安详了许多。如今她双眼虽然仍是闭着,但是脸上却有了淡淡的笑容。整个人看上去,就仿佛是平静的睡着了。

    “应该差不多了吧!”

    苏云鹤见公孙静的神态完全变了样,于是试探的问道。

    “差不多了。”

    许成林仔细看了下,点了点头给出了答案。

    刚刚说完这句话,许成林忽的就微微皱起了眉头。其他三人如出一辙,也是各自皱起了眉头。此时被排斥力定住的李钊,身上猛然灵光大盛,他硬顶着排斥之力往前走出了几步。就是走出的这几步,让他走到了古钟不足一丈远的距离。李钊与公孙静二人,距离古钟的距离几乎相同了。

    “这又是何必呢!强行取宝即便得到,它的威力也不能全部发挥。怎么说都是自己人,che:n-g人之美就如此的难?这是何必呢!”

    苏云鹤摇头叹息,他完全不能理解李钊的想法。

    “有些事情你不明白的。”

    马致远微微摇头,不清不楚的回答了苏云鹤一句。

    所有人没有再说话,因为此时二人的情形再生变化。

    李钊深吸了一口气,身体努力向前倾斜着。兴许是锲而不舍的精神创造了奇迹,他的身体竟然顶着排斥力又往前靠了几分。估计着距离差不多了,李钊咬牙伸出了手臂。缓慢艰难的探向了古钟,想要将他抓于手中。

    四个旁观的人,这一刻都是微微有些动容。这家伙虽然性格有些高傲冷淡不近人情,但身上也有闪光之处。不管李钊人品如何,单是这份执着与锲而不舍,就足以令人称道。果然啊,能修炼到凝气期的人,必定有他自己的不凡之处。

    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公孙静的双眼缓慢的睁开。入眼的一幕,正是李钊探手抓向古钟的那一刻。她微微一笑,缓缓伸出一只手掌。不同与李钊的缓慢艰难,公孙静的动作流畅无比,丝毫没有受到排斥力的影响。

    一只手指先李钊一步,轻轻地点在古钟之上。叮的一声轻响,世界仿佛静止一般,整座寺庙全都回荡着这一个声音。一阵强盛的黄色光芒在古钟上亮起,所有的人都是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光芒散尽,一口古朴的黄色古钟,轻轻漂浮在公孙静身前。公孙静一翻手腕,古钟被她虚托在掌心之中。

    “果然是镇魂钟,看来我真的喊对了它的名字。”

    打量着手中的古钟,公孙静犹自在自言自语。

    四人目睹了刚刚的一切,这一刻他们已经确信这场宝物争夺战,可以落下帷幕了。结果真如许成林所料一般,最后赢家是公孙静。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