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夏知星薄夜寒〕〔婚路匆匆:傅先生,〕〔宠妻总裁上线〕〔爱你不能言沈姝〕〔霍少独占小娇妻〕〔枕上名门:腹黑总〕〔逍遥战神〕〔光头超人在都市〕〔重生之最佳女婿林〕〔上门龙婿〕〔她被偏执大佬宠在〕〔我成了玉帝粉丝群〕〔蓝妖妖夜绝影〕〔无限之玉兰令〕〔诸天大道宗〕〔穿越从武当开始〕〔反派大佬三岁半〕〔不好好搞科研就要〕〔你是我的满世欢喜〕〔末世之有一家便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六十三章 怪异初显现,麻烦此时出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周围的排斥力消失不见,所有的人都是身上一轻。李钊见到公孙静虚托着镇魂钟,眼角不由得抽了一抽。他心中微微挣扎,探出的手仍旧没有收回。

    正当他的手将要触碰镇魂钟的那一刻,奇异的一幕发生了。李钊的手毫无阻碍的从镇魂钟上穿了过去,公孙静手中的镇魂钟竟然如同一个虚影一般。

    见此情景,李钊的双眼黯淡一下。但随即他变掌为爪,轻轻后拉再次抓向镇魂钟。这一举动可谓是一箭双雕,即便是抓不到镇魂钟,也是能将公孙静的手带偏。想到此处,李钊的嘴角露出了一个不可察觉的笑容。

    只是让他失望的是,这一抓仍旧是落了个空。公孙静虚托镇魂钟,往后轻退了一步躲开了这一抓。她脸上安详的表情消失不见,双眼渐渐地眯了起来。这一副危险的表情只是刹那出现在公孙静的脸上,随即她重新换上一副如沐春风的笑脸。

    李钊悻悻收回的手掌,他单手背后眼漏凶光的看向公孙静。自己刚刚的打算,别人也许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作为当事人的公孙静肯定是明白的。见她脸上乍寒还喜,李钊心中明白她只是不想就此撕破脸皮而已。

    既然公孙静不想让这个看似整体的集体分崩离析,李钊也是了的愿意。他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压下心中的郁闷。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李钊极力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

    手掌一番,镇魂钟缓缓飞到公孙静肩头。她微微点着头,对着李钊象征性的拱了拱手。

    “多谢李师兄想让,师妹感激不尽!”

    “哪里哪里,这话真是折煞为兄了。还要恭喜师妹,初到中洲便得此重宝。”

    又是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李钊这才状似无意的开口。

    公孙静微微一笑,又是看向了马致远。她微一拱手,又是对着马致远施了一礼。

    “多谢马师兄che:n-g人之美!”

    马致远尴尬的一笑,也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公孙静的目光一一扫过云扬、苏云鹤与许成林,对着他们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多谢几位师弟护法!”

    哪个感谢是敷衍,哪个感谢是客套,那个感谢又是真诚,在场的几个人实际上都是明白的。

    “哪里哪里,师姐客气了!”

    云扬连连摆手,表示他担不起这句感谢。毕竟先前他看热闹的成分居多,真正出力的并不是他。

    苏云鹤没有说话,只是回了公孙静一个微笑。

    许成林轻轻点头,也是回了一个微笑。不同于二人的是,他点头的同时,不着痕迹的看了李钊一眼。别人也许察觉不到这个微小动作,但公孙静却是没有放过。她脸上的微笑不变,对着许成林不着痕迹的轻摇了一下头。二人之间的交流没有人注意到,但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却是尽在不言中。

    刚刚李钊想要偷袭公孙静的一幕,许成林不知道别人是否注意了,但他绝对是看了个满眼。当时若不是公孙静恰巧抬起头来,说不定此时她已经被那一爪伤到了。那一爪有几分力量,打在身上有什么效果,许成林全然不知道。那一爪若是打实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他却是能够想到。

    许成林神秘的一笑,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即他目光一移,看向公孙静肩头的镇魂钟。公孙静肩膀一晃单掌一番,镇魂钟飞入她手心。几句晦涩的咒语从公孙静口中念出,镇魂钟一阵黄光闪过化作点点光芒融入她的掌心之中。

    只见公孙静的掌心之中,出现了一副黄色的古钟形体,在其周围皆是一些难明其意的咒文。在收取镇魂钟的那一刻,它的使用方法便被公孙静掌握了。无论是先前的由实化虚,还是现在的收宝入体,都只是镇魂钟的一些小神通而已。

    公孙静一笑,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听此时到庙宇大堂忽然传来吵闹之声。那声音是一老一少,似是在互相争执着什么。

    “后生,莫要打这灵珠的主意。若是要钱这里的东西随意拿,唯独它是动不得的。”

    “老不死的家伙,估计就连你也不知为何动不得灵珠吧。既然你都不知道,那守着这东西有什么用,还不如让我拿到城里换钱。”

    “不可!这灵珠不是寻常之物,不能落到歹人的手中啊。”

    “既然不是寻常之物,想必是更加的值钱了。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找到一个合适的买主的。到时候等我飞黄腾达了,定会将这庙宇重新建造。”

    “误会了,误会了!我这个年纪要钱还有什么用,带进棺材吗?看上庙里的什么尽可拿去,只是这灵珠确实是不能动啊。”

    “哼!这可由不得你了!”

    争吵声音戛然而止,这期间实际上只过了几息的时间。公孙静双眼微眯,凝视向庙宇大堂。五人见她的动作,也是下意识的看向庙宇大堂。

    “怎么了?”

    云扬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于是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你们没有听到吗?”

    公孙静面带惊讶之色,回头看向在场的五人。

    “听到什么?”

    云扬被问的一愣,随即看向其他几人。

    “就是刚刚的争吵声啊。”

    未待其他几人开口,公孙静却是直接给出了答案。

    “没有啊,我们什么也没有听到!”

    苏云鹤言之凿凿,直接站出为云扬作证。

    公孙静双眉一皱,再次看向另外三人。只见其他三人也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师姐不妨将听到的跟我们说一下。”

    许成林觉得事情有些不同寻常,于是向着公孙静开口建议。

    公孙静点了点头,接着将自己听到的对话一句不差的说给了几人。五人听完了之后,皆是一脸的迷惑。对话的内容云里来雾里去,就是断章取义也难明其意。

    正当众人疑惑的时候,庙宇大堂中响起了一阵呼啸之声。大堂门前咔嚓一声,虚空裂开一条细缝。一丝丝淡淡的灰色雾气,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庙宇大堂之前,不过几息的时间便被灰雾填满。雾气汹涌着向着外面扩散,一眨眼的功夫便来到几人面前。

    公孙静见到这灰雾,下意识的便感到了危险。

    “快躲开!”

    不用她来提醒,其他几个人也是迅速的躲了开来。莫名其妙出现的灰色雾气,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去接触,那简直是愚蠢的行为。况且看这灰色雾气汹涌而来,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灰色雾气如有灵性一般集成一束,猛地向着庙宇大门冲去。咚的一下,灰色雾气仿佛在大门前遇到了一层屏障。六人顺着声音看去,见到庙宇大门上不知何时撑起了一道黄色光幕。灰雾正是被这道黄色光幕,挡住了前进的道路。

    似是知道这光幕的厉害,灰色雾气折返而回向着空中飞去。只是所遇到的情况一如先前,庙宇上空瞬间也出现一层黄色光幕。灰色雾气就像是笼中的飞鸟一般,再次被挡了下来。一刹那间,整座庙宇都是被黄色光幕笼罩。无论从哪个方向,这灰色雾气都是难以逃离。

    一阵飞快的的冲撞之后,灰色雾气终于似是找到了黄色光幕的弱点。它向着古庙门口直接撞去,沿途卷起狂风,掀起尘土无数。就在六人被烟尘遮挡视线的时候,咔嚓一声轻响突兀传来。

    六人第一时间循着声音看去,只见门口的光幕出现丝丝裂痕。那聚成一团的灰色雾气,正化作丝丝灰色细线,

    从裂缝之中向外逃逸。

    “不要让它逃出庙宇!”

    公孙静虽不知道这是何物,但下意识地觉得不能让这些灰色雾气逃出庙宇。

    不只是她一人有这种感觉,其他五人也有相似的感觉。许成林一抬手,一团火焰急飞而去。火焰与雾气接触,直接嗤的一声消失不见。同样的,灰色雾气也是消失了一丝。

    见到攻击有效,许成林还要再次出手。但听嗖的一声,一柄银色飞剑直接斩向灰色雾气。刺啦一声,灰色雾气被切成了两半。同样成为两半的,还有阻拦雾气的黄色光幕。

    “不好!”

    几个人心下一紧,脑海皆是浮现出这两个字。

    只见灰色雾气迅速合二为一,瞬间从裂缝之中飞了出去。逃出生天的灰色雾气,在空中迅速散做一片灰云。灰云笼罩之处,如同暴雨来临一般。悬停了不足十息,灰云似是有目的一般,向着小镇的方向急速掠去。

    “可恶,竟然逃了!”

    李钊一招手,银色飞剑回到了手中。手腕一翻,飞剑消失不见。

    五个人看向了李钊,神情都是显得有些复杂。而后者似是没有察觉几人的目光一般,自顾自的叹息着。他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直接用飞剑攻击,只是想尽快解决战斗罢了。

    “那灰色雾气是我们放走的,我们是不是该把它追回来,或者是直接将它消灭?”

    苏云鹤试探着开口,他觉得此时他们应该做些什么。

    “事不宜迟,我们赶紧追过去!”

    马致远精神一振,觉得苏云鹤的想法极为正确。其他几人也没有反对,众人这次达成了一致。两条心暂时合二为一,六人向着庙宇之外走去。即将踏出门口的一刻,公孙静突然身体一怔。

    “师姐,怎么了?”

    察觉到公孙静的异常,许成林转头看向她。

    公孙静摇头苦笑,接着有些无奈的开口。

    “我想我好像知道怎么回事了,我们应该闯祸了呢!”

    “嗯?”

    五个人听她的话,迈出的脚步都是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马致远紧皱眉头,急切的问向公孙静。

    公孙静不语,只是抬手轻轻一挥。手心黄光一闪,镇魂钟浮现半空。公孙静单手掐诀,镇魂钟翁的一震,一团黄色光芒飞出。光芒流转不停,化作了一面光幕。

    光幕之上映出了一幅画面,其上正是一名老者与一名衣衫褴褛的穷书生。看着光幕上的画面,几个人都是认真了起来。老者与书生似是正在争吵,书生极力争抢什么东西。几人正在这样想着,接着便有声音传入几人的耳中。那声音正是先前,公孙静告知他们的对话内容。

    “这是什么意思!”

    李钊满头雾水,有些恼怒的看向公孙静。

    公孙静摇了摇头,伸手指向光幕。只见光幕如同水波荡漾,其上的画面消失不见。未过一息时间,另一幅画面映了出来。只是这次画面一分为二,左边是刚刚的老者,右边是那名穷书生。穷书生护住什么东西,偷偷逃离了栖霞镇;老者则是站在庙宇中央,脑后浮现着一口古钟。

    仔细看去,那口古钟正是镇魂钟无疑。一股冲天的黑气,从小镇方向冲了过来。隐约可见,黑气之中有着一张张,扭曲痛苦的脸孔。僧人望向远方,那正是书生离去的方向。

    叹了一口气,老者表情凝重的看向了黑气。光幕一闪,又是换了一副画面。老者倒地,看似已经没有了生息。庙宇大堂之内,灰色雾气弥漫一片,却丝毫不得逃出。门外的镇魂钟,表面光芒不断地闪烁,大堂内的灰色雾气却是悄无声息的消失不见。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