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宁染南辰天才双宝〕〔陈苍生苏倾城〕〔极品上门赘婿秦浩〕〔漫威的公主终成王〕〔红警之制霸银河〕〔魔法之究极风暴〕〔我有进化天赋〕〔全部满分〕〔天的尽头〕〔砸进纷乱中〕〔修罗战神〕〔穿成短命女配之后〕〔重回七零:老公大〕〔女配拒绝当炮灰〕〔嫡女贵嫁〕〔史上最难开启系统〕〔极限警戒〕〔一切从武动开始〕〔上门豪婿〕〔大唐:开局李世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六十四章 画中有真意,初遇地厉气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师姐,不要卖关子了,快告诉我们是怎么回事?”

    云扬皱着眉头,不解的看着光幕。

    通过光幕中的画面,他也感觉出了情况有些不对。但具体哪里不对,他没有任何的头绪。云扬不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与他人在一起的时候,他更加喜欢听取别人的意见。

    “看刚刚那副景象,我觉得那些灰色雾气应该是怨灵之气。只是如此诡异的怨灵之气,我却是第一回见到。”

    摩挲着下巴,马致远试探着看向公孙静。

    “马师兄见识广博,这灰色雾气的原型的确就是怨灵之气。”

    舒了口气,公孙静对着马致远轻轻点了点头。

    “等等!你说原型?莫非那些灰色雾气是别的东西不成?”

    李钊双眼一亮,立即抓住了公孙静话语中的关键点。他神情一肃,凝重的看向公孙静。

    公孙静轻轻点头,微一思索缓缓开口。

    “天地初开,生有二气。清者上升,化作苍天,其名为阳;浊者下落,化为大地,其名为阴。大地润养万物,万物滋生污秽之气。污秽之气随风而散,偶又不散者聚之于地,藏于万年变为地厉之气”

    “师姐,你说那灰色雾气是地厉之气!”

    云扬觉得自己明白了真相,立即开口打断了公孙静的继续讲说。

    “你别添乱!”

    苏云鹤拉了云扬一把,有些抱歉的看向公孙静。

    对着孙云鹤微微摇头,公孙静整理了一下思路继续开口。

    “云师弟说的对也不对!确切的来说,这灰色雾气是地厉之气与怨灵之气的融合之物,我把它称为厉怨之气”

    不待公孙静说完,李钊便再一次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这不可能!地厉之气颜色灰色偏黑,擅于污秽万物。怨灵之气颜色冷白,特性是排斥他物。这两者一接触就有如天雷遇到地火,他们不要说融合了没有相互反噬就不错了,如何会产生这种仿佛有灵智的古怪东西?”

    “我也不明白,只是镇魂钟传给我的信息,确实是这样的。”

    对于李钊的疑问,公孙静也是摇头表示自己不明白。

    “没什么不可能的!我们现在不能理解的,只能说我们见识还不够多而已。这世上的未解之谜,只是我们现在的知识不能解释罢了。”

    许成林在一旁轻轻的飘出一句话,却是让几人陷入了沉默。

    没错,那些他们认为不可能的事情,也许是真的存在的。他们认为不可能,很有可能是他们见识不够,不能理解罢了。

    苏云鹤看向厉怨之气的离去方向,隐隐有一种牙疼的感觉。他只是跟来看看热闹而已,没想到却是跟着惹了一个难缠的麻烦。厉怨之气是什么东西他不太了解,但地厉之气和怨灵之气这两者的名头他还是听说过的。二者都不是什么好招惹的东西,他们融合成的东西能好相与?更何况看先前的情景,那厉怨之气似乎还有灵智。他们只是新晋的凝气修士,这两种东西对于他们来说都只是传说中听过而已。

    轻轻咳嗽了两声,苏云鹤成功的打破了现场沉默的气氛。

    “这厉怨之气是我们放出来的,任他肆意乱来定是会惹下泼天大祸。看来善后的事情还要由我们来办,真是麻烦!师姐,不知要如何才能降服此物?”

    苏云鹤一脸期待的看向公孙静,希望她能给出令人喜悦的答案。

    “镇魂钟只能够zhe:n压、消解地厉之气,至于那股怨气我也是无能为力。诸位谁有办法净化怨灵之气,不妨出手一试。”

    公孙静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这个答案也是让几人微微有些失望。

    怨灵之气,纠结百万乃至千万生灵的怨念而产生一缕。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也不过是死伤数万乃至十万。实难想象,如此规模的怨灵之气是如何产生。这东西极为难缠,若是找不到怨灵之气的源头,是极难将其消灭的。

    “这也不难!既然是怨灵之气,我们找到源头将其消灭就好。”

    云扬将公孙静的答案过了一下脑子,直接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岂是如此简

    单?看那光幕中的画面,不知距今已有多少年了。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又是如何将两种气息一齐zhe:n压,这些我们都是一无所知。”

    李钊毫不客气的瞥了云扬一眼,以表示自己对他的鄙视。

    “管他那么多做甚,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在这里商量半天,也得不出什么结果不是嘛!”

    云扬轻哼了一声,随即转身向着庙宇门口冲出。五个人面面相觑,随即也是释然了。云扬话糙理不糙,一语点破了现实的情况。

    放任厉怨之气不管,六人是绝对做不到的。一个闪身,云扬消失在了五人眼中。五人相互对视,随即也是跟了出去。刚一出庙宇门口,映入五人眼帘的便是一副惨烈的画面。

    只见他左手书册右手金笔,一道道虚空凝结的符文不断从其笔下飞出。而那些符文的攻击目标,正是一群长相奇形怪状的怪物。

    怪物?没错,这就是几人下意识对眼前生物的称呼。作为修行之人,妖兽他们自然是见过的。无论是俊美的妖兽,还是丑陋的妖兽,几人大都是能够接受的。现在出现在眼前的这群东西,美字根本沾不上边。丑陋两个字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们的面貌,用令人作呕来形容他们的形象还是有些恰当的。

    没有外皮浑身滴落不明液体的狗形生物,浑身长满蛆虫的鸟形生物,身上落满蝇虫的猪形生物,以及后边几头拖着内脏的牛形生物这就是庙宇门口五人见到的一切。

    “愣着干什么?还不帮忙!”

    没有顾得上回头,云扬直接开口喊道。

    被他这一喊,几人的脸色瞬间变了。刚刚还在震惊中,根本没顾得上恶心。现在这一反应过来,几人的心情瞬间不好了。

    “呕”

    公孙静单手掩面,毫无形象的跑回了庙宇。作为一个女子,她第一个便接受不了这种视觉的冲击。丑陋的妖兽她见过,但是没见过这么丑的。虽然身为修行者,但她一些女性的天性还是免不了的。

    其他几个人的情况不比公孙静好上多少,只是碍于面子没有如她一样直接躲开罢了。怔怔的看着前方,四人有些不知所措。

    “愣着干嘛!”

    见四人没有动静,云扬又是喊了一声。

    “你他娘的是有多大的心脏,怎么不过几息的功夫,就莫名惹上这些令人作呕的东西!”

    苏云鹤抱怨了一声,第一时间给自己加上了一个避尘术。随后他忍住恶心,来到云扬身边一同施展着法术。

    许成林一皱眉,也给自己加了一个避尘术。他看了眼身后的长剑,瞬间便打消了直接拔剑的想法。闪身来到云扬、苏云鹤身边,许成林迅速掐诀施展出了自己擅长的五行法术。剩余的两人一对视,也是学着前面两人的样子,无奈的加入了战斗。

    战斗可谓是一面倒的情形,那行奇形怪状的怪物根本不堪一击。他们遇到法术是碰者即伤,中者即死。那些伤残的怪物,还在不知疼痛的爬向他们。沿途留下的长长痕迹,别提有多令人作呕。那些死亡的怪物当即化作一滩,红红绿绿各种颜色的液体,霎时又一次冲击了几人的感官。

    时间不过盏茶时间,不断释放法术的五个人脸色都是难看了起来。眼前这些怪物,似乎杀之不竭一般。死在几人手下的怪物不知凡几,但前伏后继爬向他们的怪物仍是源源不断,远处不断补充的怪物也是络绎不绝。

    几人心中都升起了一种无力感,更是有了退却之意。的确,这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杀之不竭,杀了还得不到半点好处,在这里跟他们干耗下去根本没什么意思。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五人实在是被恶心的受不了了。

    “去把公孙静叫出来!我们不能总在这耗着,赶紧想办法突围转移!”

    “知道!”

    李钊终于做出了一个几人都觉得正确的决定,许成林也是一点没有耽搁的意思。他身形一闪,直接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庙宇。他也被恶心到不行,早就有了赶紧离开的想法。

    “不用了!”

    公孙静的声音响起在几人的耳中,但此时没人顾的上看向她,他们手中的法术根本不敢停。唯一看向公

    孙静的人只有许成林一个,二人此时正在庙宇门口碰面。

    “师姐,你”

    看着公孙静苍白的脸庞,许成林想要说点什么。但公孙静摆了摆手,阻止了他想说的话。

    “这些东西是我们取了镇魂钟之后才出现的,说不定镇魂钟可以对他们克制一二。”

    一边说着,公孙静已是一番手将镇魂钟托在了手掌。

    她伸出玉指轻轻地弹在镇魂钟表面,咚的一声响彻在方圆几里。一层黄色的光晕在镇魂钟表面亮起,随即光芒如同水波一般,一波一波扩散向远方。光芒所过之处,那些奇形怪状的怪物好似定住了一般。一个个的好似失去控制的木偶,瞬间七扭八歪的倒在了地上。

    怪物的异状让还在施法的四人得到了喘息,四人回头看向公孙静的时候,正巧见到镇魂钟脱离手掌飞向空中。悬于半空的镇魂钟嗡的一声清鸣,一股无形的威势瞬间降临。下方的六人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而那些怪物则是直接被这股威势zhe:n压。

    那些怪物仿佛遇到了天敌一般,一个个抖如筛糠。一丝丝的灰黑色气息,从他们身上不断冒出。这些气息向着四周溢散,只是还没散开多远,便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牵引向空中。

    镇魂钟如同一个贪吃的孩童,将空中这些灰黑色气息一一吞噬。随着吞噬的灰黑色气息越来越多,镇魂钟吞噬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下方那些奇形怪状的怪物,终于有的坚持不住了。

    一只浑身流淌粘液的生物,随着身上灰黑色气息不断消失,终于显现出了真身。灰黑色气息离体之后,它的真身竟只是一条土狗而已。土狗睁开眼睛迷茫的看向四周,当看到其他的怪物时,竟是哀嚎一声跑向了远方。

    “这这就是我们杀了半天的怪物?”

    看着跑远的土狗,云扬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其他人。

    “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确实是。”

    苏云鹤拍了拍云扬的肩膀,轻轻地摇了摇头。

    “嗯?莫非这些东西是被地厉之气污秽的?”

    突然间像是反应了过来,苏云鹤猛地转头看向公孙静。

    经苏云鹤这一提醒,几人也是反应了过来,纷纷将询问的目光投向公孙静。

    “我也不知道,我想应该是吧。”

    公孙静轻轻地将一缕碎发抿在耳后,对着几人勉强的笑了一下。那苍白的脸色,配上此时的神态,让人生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正待几人还要在询问什么,空中的镇魂钟突然一震,下方的所有黑气瞬间被其吸收一光。嗡嗡的震鸣之声不绝于耳,镇魂钟的钟口悄悄对准向了远方。那样子有些滑稽,像是一个打着饱嗝的孩子。

    六人循着方向看去,只见那里灰气冲天云烟滚滚。似是察觉到了镇魂钟的威胁,那些灰黑色气息化成了一个个鬼脸,对着镇魂钟的方向无声的咆哮着。镇魂钟仿佛根本不在意这些挑衅,晃晃悠悠的飘回到了公孙静的手中。看着手中如有灵智的宝物,公孙静抬眼看向了远方,缓缓对着几人开口。

    “那是纯正的地厉之气,它们全都集中一起了!”

    不用她解释,几人也是根据李钊的诉说推断了出来。

    “那还等什么!师姐,接下来看你的表演了!”

    云扬双眼一亮,豪气干云的开口。他对着公孙静郑重点头,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逃走的是两股气息的融合体,现在出现的只是地厉之气。至于另一股怨灵之气去了哪,融合体又是如何分离的,几人此时都是没有时间去思考。

    巾帼不让须眉 红颜更胜儿郎!公孙静持宝在前,双眼坚毅的望向前方。既是他们闯的祸,她作为宝物的主人就有义务消除祸端。

    没有再浪费时间商量什么,公孙静腾身向着地厉之气冲去。云扬一点也不含糊,第一个跟了上去。许成林与苏云鹤相互一点头,也是腾身跟了上去。剩下的二人一对视,也是跟了上去。

    人的天性就是如此,和平时总想着找事。而遇到了足以威胁到他们的危机时,又会奇迹般的抱团取暖。两条心的九华六人组,此时出奇的目的相同。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