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奇幻养殖场〕〔混沌天帝诀〕〔开挂的住院医〕〔掌权人〕〔入骨宠婚:误惹天〕〔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小娘子不凡〕〔魔王不必被打倒〕〔重生之再铸青春〕〔极品萌宝:霸道爹〕〔独家蜜宠甜妻宠翻〕〔黑洞剑仙〕〔镇国战神叶君临李〕〔超强狂婿〕〔威震九州〕〔巅峰男主方晟〕〔至尊归元〕〔万界毒尊〕〔医武神婿〕〔陈宁宋娉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六十五章 发诛心三问,分远梳亲近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李钊的心中此时极为郁闷,宝物没得到,白白浪费了不少灵力,现在连他发号施令的权威也受到了挑衅。

    “这死女人,仗着自己得到宝物便不将我放在眼中了。哼让她先得意一阵,迟早有求我的一天!”

    心中这样想着,李钊的脸色不禁变得阴沉了几分。

    “喂!你怎么了?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对啊,是不是刚刚灵力消耗过度了?”

    看到李钊脸色不对,一旁的马致远关心的问了一句。

    “哦,没什么。只是刚刚想在行进途中调息一下,没想到走岔了灵力。”

    听到马致远的问话,李钊瞬间从沉思中醒了过来。他脸色刹那间恢复正常,微笑着对马致远点了点头。

    “没事就好!我们赶紧快些吧。惹出这麻烦可也有我们的份呢,不然总被那几个家伙落下了。”

    闻听此言,李钊抬头向前望去。只见前方的四人速度越来越快,已经将他们拉开有一段距离了。

    看着前方的四人,李钊的心情又变得阴郁起来。他对这四人越加感到不满,这种情绪不断的发酵,以至于变成了一种愤怒。

    “这么积极做什么?赶着去投胎吗!我们来中洲大陆是有其他的要事,那什么地厉之气、怨灵之气干我们什么事!”

    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李钊直接将心里话说了出来。但话一出口,他立马就意识到似乎说错了话。

    果然,还未等他做出补救,马致远的话随后就传了过来。

    “你这是什么话!争抢宝物的时候有你的事,惹出了乱子就要抽身而退?”

    马致远难以置信的看着李钊,话语中满是质问的语气。

    “我是那样的人吗?哎算了!”

    李钊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加快前进速度。有些时候解释不如不解释,越是解释反而越是令人生疑。

    见李钊负气离开,马致远楞了一下。他随即加快速度,两个闪身便到了李钊的身旁。马致远不知道的是,当他追来的一刻,李钊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轻轻拍了一下李钊的肩膀,马致远脸上绽放出一个和善的笑容。

    “你这人真是的,说一句就生气了?有些话我们两个人说说就算了,让他们听了不好。”

    “我的过,刚刚是我失态了!”

    见马致远追来,李钊也是适时做出妥协。这本不是什么大事,若是因此影响了两人间的关系,那就得不偿失了。

    “你这家伙!”

    马致远无奈的摇了摇头,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们要快一些了,不能真的让那帮没经验的愣头青冲在前面。临走之前让我们这师兄二人照顾他们一些,他们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也不好交代呢。”

    李钊说完这句话,前行的速度猛地又是提快了许多,身边的马致远瞬间便被甩开一段距离。

    “好家伙,竟然深藏不漏!”

    马致远轻轻一笑,身上灵力鼓动了一下,前行的速度也是加快了不少。两人之间的距离没有再被拉开,马致远的速度竟然丝毫不比李钊来的慢。

    不愧是老牌的凝气修士,二人虽是开始落后于公孙静等四人。但不过几十息的功夫,他们便追上四人的步伐。

    搜搜几个闪身,李钊抢身超过了四人。随后马致远也是几个闪身,越过四人紧紧追在李钊的身后。他们二人行至前方没多远,却是身形一转停了下来。

    见李钊与马致远拦在前方,四人也是下意识的选择了停下。

    “你们这帮家伙,也太有些冒失!”

    被李钊这拦路一喝,四人顿时皱起了眉头。

    “敢问李师兄,此举有何不妥?”

    最先开口的是云扬,他一早就看不惯李钊的作风。故而被李钊这一拦路,他便想也没想直接开口。

    瞥了云扬一眼,李钊目光转向公孙静。

    “他们三个是新晋凝气修

    士,而你却不是了。我知你连晋两个小境界,正是春风得意之时。但你如此不分轻重,却是难以苟同!”

    “师兄此话何意?”

    公孙静眉头微蹙,她从这番话中听出了别的意味。

    “如今地厉之气散播面积甚广,你可想好怎么对付了吗?”

    李钊目光严厉,盯向公孙静的双眼。

    “自有镇魂钟来应对!”

    “若是不能一次全部应对呢?”

    “化整为零,分而攻之!”

    “若是仍不行呢?”

    “事不可为定要保全自身,以求徐徐图之。”

    “很好,很好!”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从李钊口中问出,公孙静则是一一做出应答。

    李钊此时也不得不敬佩这死女人,就是一会儿的功夫,这死女人竟然计划的面面俱到。

    “那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李钊的双目一凝,脸色有些阴郁的盯着公孙静。

    “李师兄请问!”

    迎着李钊的目光,公孙静脸上无悲无喜,态度上更是没有丝毫退却。

    “你的所有考虑,他们三个可曾知晓?”

    李钊轻轻一笑,将目光看向了许成林等三人。

    迎着李钊的诛心三问,公孙静对答如流。而关于这第四问,公孙静则是没有回话。因为她确实如李钊所说,并没有跟许成林他们进行交流。在她看来,这些事情完全不用交代。三人只要不是傻子,完全知道该如何应对。

    能够踏足修行界的人,没有真正的蠢笨之人。三人当然也不是了,他们不会去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应对眼前的事情,说白了无非就是全力攻击、分而击之、情况不对赶紧开溜三种情况。

    这种一眼便能看出来的事情,一般不会拿到明面上来说。而现在李钊竟是将这事放到了明面,无形中却是打了许成林几人的脸。

    看着沉默不言的公孙静,李钊脸上的笑容逐渐浓郁。隐隐的,这笑容之中还带上几分得意之色。然而他自己不知道,这个笑容落在许成林等三人眼中却是显得有些厌恶。

    “小”

    云扬刚要开口说话,一旁的苏云鹤便直接拍上了他的后脑。

    “好好待着,别瞎捣乱!”

    狠狠地瞪了一眼苏云鹤,云扬出奇的没有再说什么。

    两人这一闹,瞬间吸引了其余几人的目光。李钊脸上笑容消失,马致远皱眉投来不悦的目光,公孙静回头无奈的笑了下。至于一直和二人在一起的许成林,则是微带笑意的看了二人一眼。

    二人的这一打闹,无形中传递出一个消息。他们似是在告诉李钊与马致远,我们知道你们两个什么意思,只是我们碍着面子不想说你们罢了。

    闹剧过后,公孙静转头对着李钊展颜一笑。

    “这些确是我疏忽了。”

    公孙静主动承认错误,李钊听到很是舒心。然而她接下来的话语,却是让李钊感到有些棘手。

    “不知师兄以为接下来我们该如何行事?”

    “这”

    李钊双唇紧抿,一时竟是没有了主意。他的心思全用在了别处,根本没有认真考虑过如何处理他们放走的厉怨之气。

    “总之冒失的冲过去是欠考虑的。”

    马致远很合事宜的开口解围,只是他的话也很是苍白,说与不说没什么区别。

    “别”

    云阳刚要说话,苏云鹤又是轻推了一把将他拦下。

    “苏云鹤?别再拦着我了,有些话我不吐不快!”

    见到云扬态度坚决,苏云鹤只是耸了耸肩。既然云扬有着如此坚决的态度,就说明他已经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话造成的后果。云扬是有些冲动不假,但苏云鹤知道他不是蠢笨的人。

    “我知道,在你们凝气中期修士的眼中,我们这些新晋修士还只是后辈。你们轻视我们,我们

    也没什么意见。但有些事情你们要适可而止,同是凝气修为,谁会比谁差。你们有什么的经历我们不知道,我们有什么经历你们也未必清楚。但既然大家凑到了一起,不管再怎么不情愿我们也是一个整体。不互相携手也就罢了,总是一心想着打压有什么意思?”

    云扬的话貌似是说给三位凝气中期修士听的,但他说话的时候双眼却是一直看着李钊与马致远。这番话不用指名点姓,所有人都知道是着重说给二人听的。

    听完云扬的一番话,马致远却是首先笑了出来。他不知云扬为何会连他一起捎带着,但那番话却是折了他马致远的面子,这叫他如何忍得了。

    “年轻人狂妄得很嘛!仗着参加了双势会武,就不把其他人放在眼中了。那我也送你一句话,今时不同往日!”

    云扬没有理会马致远话语,他自顾自的看向了别处。马致远的态度虽有摇摆,但他始终还是更亲近李钊。因为看不惯李钊的作为,云扬连带着马致远一起看不惯了。也难怪云扬会有这样感觉,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看着云扬对他不加理睬,马致远心中无名火起。他刚要发作,李钊的声音却在此时传来。

    “好了老马,既然他们如此认为,我们不妨就将事情说开。”

    李钊轻松一笑,目光饶有兴趣的扫过三人。他微微点头,以前辈的口吻对着三人开口。

    “出宗之前,长辈交代我们要照看好你们。既然你们如此不领情,那也别怪我们不遵守长辈的交代了。”

    “说的是!”

    马致远冷哼一声,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李钊嘴角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他双眼一转计上心来。他确信此时只要稍稍做点什么,威信定会重新树立。

    “前面情况不明,这些愣头青过去就是找死。老马,敢不敢一起前去看看?”

    “有何不敢!”

    马致远一挑眉,想也没想便直接应了下来。人在愤怒的情况下,最容易失去理智。换作平常的马致远,他一定会慎重考虑一下的。

    两人稍一交流便有了决定,他们丝毫没有顾及他人的感觉,联袂向着灰云的方向赶去。

    “这两个家伙有毒吧!”

    云扬指着离去的二人怪叫,其他三人也是不知该说些什么。

    许成林从头到尾一直看着李钊的一举一动,他觉得这人实在是有些意思。该怎么说呢,往小处说是太在乎权势了。往大里说,就是有些自以为是。李钊的那些话看似是为了三人着想,实际上却是借着三人来打击公孙静。或者说是利用言语,激化三人与公孙静间的矛盾。

    “该怎么形容这他们呢?”

    苏云鹤摇头叹气,心中有着小小的郁闷。

    “志大才疏!”

    “小人得志!”

    许成林与云扬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二人相会对望,一时间竟有了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你们三个真是的”

    看着突然间变得不着调的三人,公孙静只能无奈地的叹了一句。

    “走吧,我们也过去吧。他们两个说我们冒失,现在他们就不冒失了嘛。这两人修为到此也是个头了,被人随便说了两句便失去了冷静。心性如此之差,他们前途有限!”

    摇了摇头,公孙静招呼上三人也是赶了上去。

    却说此时灰黑色雾气还在不停的翻涌,离着最近的李钊与马致远已经感受到了浓重的压迫感。直到此时,失去冷静的两个人才逐渐恢复冷静。望着如同实质的灰黑色雾气,二人心中升起一种无力之感。

    两人对视一眼,已是有了退去的打算。只是还未等他们开始行动,一道灰色的光芒便在他们眼前一闪。二人根本来不及反应,一瞬间便被光芒扫中。他们眼中的神采逐渐暗淡,步伐僵持的开始向着不远处的灰黑色雾气集中地走去。而在他们头顶上方,则是一团覆盖方圆数丈的黑黑色雾气。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