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退休之后〕〔废少重生陈风〕〔陈风李佳佳柳碗〕〔我本凡人陈风〕〔夫人每天都打脸〕〔邪王,你家王妃不〕〔江南林若兰〕〔温酒谢珩〕〔重生女首富:娇养〕〔农门女首富:娇养〕〔三国之老师在此〕〔顾娇萧六郎〕〔青梅煮酒:妖娆戏〕〔猎魔法师〕〔从冒牌大学开始〕〔灭世女神君〕〔温言穆霆琛〕〔林北苏婉〕〔唯我独尊楚天江花〕〔唯我独尊楚天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六十六章 四人施援手,云鹤心有悟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远远地看见二人的情况,公孙静双眉一皱暗叫一声不好。她素手轻抬,一道金色光影瞬间飞出衣袖。

    随着这道金光的飞出,公孙静身上气势猛地涨了一节。她前进的速度瞬间加快,只是几个呼吸之间,许成林等三人便被她远远甩在身后。

    三人一直没见过公孙静真正出手,她这一加速瞬间让他们心中一怔。

    “好快的速度!”

    苏云鹤双眼一睁,表情有些惊讶。

    “那金光又是什么?”

    “是九把梭形法宝!”

    回答云扬的是许成林,此时他的双眼有着莫名的光彩,正是施展出神念剑的景象。

    “梭形法宝?”

    苏云鹤有些诧异,因为他可是清楚知道这位师姐的底细的。

    “根正苗红的凌霄峰弟子,怎么用的不是剑?”

    “这有什么奇怪的!有人跟我说过,万物皆可为剑。拘泥于剑的外形,只能说明境界不够而已!”

    云扬轻轻地回答了苏云鹤的疑问,一旁听着的许成林却是没来由的神情一凝。这话他听的极为熟悉,仿佛就在不久前有谁对他说过一般。

    低头略一沉思,许成林突然恍然大悟。类似的说法,他也从王树声和萧雨口中听到过。莫名的,许成林感觉有什么东西从他脑中一闪而过。他仿佛见到,一扇新的大门在向他缓缓打开。

    “原来还有这种说法,真是长了见识!”

    初听到这种说法,苏云鹤不禁啧啧称奇。他的这句感慨是有感而发,但却是无形中将许成林的思绪打断。

    摇了摇头,许成林暗道了一声可惜。他抬头看了眼前方,发现公孙静的身影已经越来越远了。再往前看去,他便见到了行动怪异的二人。

    一瞬间,许成林也是明白了情况不对。他身上灵力猛地激荡,行进的速度也是快了起来。看了眼稍稍落后的二人,许成林神情凝重的交代了一句。

    “快走!前边好像遇到了麻烦!”

    招呼了一声,许成林单手绕后握住了剑柄。

    见许成林神情凝重做好了出手的准备,二人也是认真了起来。他们身上灵光一闪,几个闪身便追上了许成林。三人齐头并进,朝着公孙静的方向追去。

    不愧是凌霄峰弟子,此时公孙静的表现的确非凡。许成林见到的梭形法宝,褪去金光之后化作了九柄独立的小巧飞梭。五把飞梭环绕公孙静周身,织起了一道灵力防护网。另有四柄飞梭飞向了陷入迷茫的二人,各有两把相互纠缠织出灵力丝线,将二人牢牢抓住。

    公孙静掐出一个法诀,缠在二人身上的灵力丝线瞬间收缩。随着飞梭的收回,二人被丝线牵引着一同后退。

    “总算赶上了!”

    看着被自己拖回的二人,公孙静轻轻舒了一口气。任那两个人走入灰雾之中,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还未待公孙静完全放下心,此时异变又是抖生。只见前方的灰雾突兀的波动了一下,一丝丝灰黑色气息化作触手追向二人。

    “镇魂钟!”

    双眼一凝,公孙静手中法诀一变,直接将镇魂钟祭了出来。

    咚的一声震鸣,陷入迷茫的两人眼中有了神彩。二人看了眼周围的情形,瞬间清醒了过来。

    “不好!差点着了这地厉之气的道!”

    暗叫一声不好,二人迅速运转灵力往后退去。有了李钊与马致远的灵力干扰,缠在他们身上的灵力丝线开始崩断。四柄飞梭打着旋儿,直接飞回到了公孙静身

    旁。

    眼见地厉之气想要追击李钊与马致远,腾出手来的公孙静对着镇魂钟打出一个法诀。

    镇魂钟一声清鸣,一层金色光波向着四周荡漾开来。金色光波如同利刃一般,轻轻松松便将那些追击的灰色触手一一切断。只是一波金色光波过后,那些灰黑色气息便又化作触手伸了过来。

    “我来也!”

    随着声音而来的,是六道白色灵光。这些灵光飞了个弧线,一字排列直接落在镇魂钟的前方地面。

    “起!”

    一字爆喝而出,一道灵力组成了的光墙,直接将灰黑色雾气挡在外面。只是这光墙有些不堪重负,没过几息其上便出现无数裂痕。金色光波如有灵性一般,瞬间转变方向照耀在光墙之上。得到金光相助,光墙那些裂痕逐渐开始修复,灰黑色雾气竟被抵挡了下来。二者合二为一,隐隐的开始将地厉之气往回推去。

    放出这灵力光墙的,正是后来赶到苏云鹤。三人见到公孙静等人情况不妙,孙云鹤立即出手。对付这类没有实体的东西,没有什么比他的阵法更合适了。

    “来得真及时!大家赶紧助我合力压制地厉之气!”

    见到三人的到来,公孙静脸上漏出些许喜色。

    轻轻一点头,云扬直接召唤出法宝。左手书册右手金笔,一道道符文从其书册上飞出。这些符文与光墙融合,霎时间让光墙凝实了许多。随着光墙缓缓向前推进,地厉之气被压缩的往后倒退。那些绕过光墙的地厉之气,则是被镇魂钟毫不客气的吸收化解。

    抓住机会,许成林也没有闲着。一声清越剑鸣响起,数道无形波动扩散。剑鸣歇,剑气开!细细密密的剑气四散纵横,在地厉之气的后方织起了一道剑网。若是平常的剑气,定是难以对这地厉之气起作用。但这风起是许成林融合的佛家剑意而成,天生便有祛除各种负面影响的作用。可以说风起这一招,天生便对地厉之气有着些许克制作用。

    “干得好!”

    苏云鹤称赞了一声,紧着飞快的掐出几个法诀。

    只见那面凝实的光墙突然软化,化作一个气泡一般,一下便将地厉之气包裹在其中。这地厉之气在气泡中一阵翻涌,但任它如何额翻涌,也是难以逃出。

    见此情景,苏云鹤得意的一笑。只是他的笑容还未完全绽放,一道道裂痕便出现在气泡之上。丝丝灰黑色雾气,迅速从裂缝中渗了出来。那些雾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聚合,重新凝聚成一团。眼见气泡中的所有地厉之气就要逃出,苏云鹤在变法诀已经来不及了。

    “收!”

    一声轻喝,公孙静直接指挥着镇魂钟行动了起来。逃出的地厉之气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便化作一束被镇魂钟收入其中。

    “真不愧是号称污秽万物的地厉之气,就是灵气也会被它污秽侵蚀。只是这一小团地厉之气,便让我们如此费力了。”

    看着眼前遍布裂痕的灵气气泡,苏云鹤无奈的摇了摇头。

    “岂是如此简单便能收服地厉之气的?若真是这样简单的话,也不会被修行者们公认难缠了。”

    见到苏云鹤有些丧气的模样,公孙静好心的出言安慰。

    “师姐不必安慰我了,我没事的。只是想到那老者竟能凭一己之力zhe:n压两种气息,我就感到有些一阵心惊,究竟是要何种修为”

    说了说着,苏云鹤突然意识到了哪里有些不对。他仔细的回想了一下不久前见到的画面,开始有些疑惑了起来。他微微皱眉仰头望天,一时间

    竟是再也不理会旁人。

    见苏云鹤这幅模样,云扬不禁一愣。他知道每当苏云鹤认真思考时,都会露出这副模样。默不作声的,云扬对着周围的四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四人没有多询问,只是会意的点了点头。

    不过半盏茶时间,苏云鹤突然对着自己的掌心砸了一拳。

    “哈!我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苏云鹤的这声惊呼,瞬间吸引了周围五人的注意。

    云扬一笑,轻轻地推了苏云鹤一把。

    “你这家伙,究竟想明白了什么,还不快告诉大家!”

    苏云鹤被这一推猛的惊醒,看着五人都是向他看来,他抿嘴轻轻地笑了起来。

    “师姐可还记得先前见到那些莫名其妙的画面,可还记得画面中的老者,可见到了镇魂钟,可见到了地厉之气与怨灵之气被zhe:n压?”

    一连串的问题问出,不只是公孙静,其余几人的脑海中也是瞬间浮出了几幅画面。

    “你别卖关子!说清楚是怎么回事!”

    未等公孙静回答,云扬抢先一步开口。

    嘿嘿一笑,苏云鹤突然转头望向不远处的一大群地厉之气。

    “那画面中的老者根本不像有修为在身,但他为何可以zhe:n压了两种气息?如此多的地厉之气只是集中在一个地方,为何并没有向着其他地方扩散?仔细想一想,我们似乎不难发现。地厉之气没有进一步爆发,是因为它被什么东西困住了。老者没有修为却能zhe:n压两种气息,他凭借的应该就是能困住地厉之气的手段。而我猜测,这种手段定是阵法无疑!”

    苏云鹤一阵自问自答,将自己想到的东西一一告诉了五人。五人听了仔细一想,好像的确十分有道理。的确,苏云鹤的猜想十分有道理。结合先前几人见到的画面,他们都是更加确信苏云鹤的想法了。

    得到几个人的认可,苏云鹤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一一看向在场的五人,想要将自己的后续想法继续说出。只是他看向许成林的时候,却是见对方脸上满是担忧表情。

    “许师弟?怎么了?”

    听到苏云鹤的话,其余几人不由得看向许成林。当几人见他满脸担忧之时,心中也是不由得升起了疑问。

    “我们似乎忘记了什么,那地厉之气的聚集地正是栖霞镇的方向,那里的镇民们如今怎么样了?”

    被他这一问,其余五人也是反应了过来。地厉之气善于污秽万物,那被它笼罩在内的人会怎么样?不用别人给他们答案,五人一瞬间便想到不久前在庙宇门前见到的那些东西。一些牲畜被污秽了,他们可以毫无顾忌的出手。而一群人被地厉之气污秽了,他们出手则是要掂量一下了。

    修行者自命高出凡俗之人一等,但他们也不会随意滥杀凡俗人。毕竟修行界的根基就是凡俗界,有句话说得好,修行出凡尘。

    听出了许成林的言外之意,几人都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不能随意出手,这的确是个棘手的情况。几人正在苦思冥想解决方法的时候,云扬却是突然的一笑。

    “有了!我们可以利用镇魂钟吸收他们身上的地厉之气,随后他们就会变回正常。”

    “的确可以!前不久的情况就是这样!”

    李钊重重一点头,居然认可了这个方法。

    很是难得,两个互相看不顺眼的人,意见竟然出奇的达成了一致。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一切想的还是简单了。被修行者们公认难缠的东西,岂是能轻易解决的。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