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洛尘〕〔都市仙尊洛尘〕〔上门女婿叶辰〕〔女权世界修仙记〕〔都市巅峰狂医〕〔沐暖暖慕霆枭〕〔一世巅峰〕〔一世巅峰〕〔神级医婿林炎〕〔盖世医圣林炎〕〔神医狂婿林炎〕〔盖世医婿林炎〕〔林炎柳幕妍〕〔上门女婿林炎〕〔超级女婿林炎〕〔无敌天王归来夏天〕〔无敌天王归来〕〔夏天周婉秋〕〔朕又不想当皇帝〕〔影帝偏要住我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六十七章 再遇镇中人,镇魂失奇能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其他几个人略一思考,也是轻轻地点着头。很显然,云扬想到的这个答案,确实完美的回答了许成林的疑问。

    看着几个人脸上露出了微笑,许成林的心中也是稍稍放松了一些。能不死人最好是别死人,毕竟那些无辜的镇民都是受他们连累的。若是因为地厉之气而造成的镇民的伤亡,许成林的心中也是极为内疚的。人命有时在修行界很不值钱,但人命在修行界有时又是极为值钱。而现在这些镇民的性命对几人虽不重要,但对未来的修行界未必不重要。

    见此时的在场的几人不再开口,苏云鹤清了清嗓子,继续自己没说完的话题。

    “先前我已经说过,地厉之气是被阵法困住了。而看现在的情形,这阵法就是应该栖霞镇周围了。只是刚刚竟然有小股的地厉之气出没,我猜这阵法因为年久失修已经出现漏洞了。至于师姐手中的镇魂钟,应该是激发或者引导阵法的关键之物。”

    “师弟所言的确有道理。只是我得到镇魂钟之后,不知为何并没有得知与阵法相关的用法。”

    公孙静先是肯定了苏云鹤的说法,随即便将自己这边的情况说了出来。

    “这也许我们还有什么事情没弄清吧。”

    听了公孙静的诉说,苏云鹤有些迟疑的回答。他的猜测极为有道理,但没有经过证实他也是有些心中没底。

    “想这么多也是无益,不如我们直接过去看看。现在有师姐的镇魂钟在手,至少我们不会像先前一样。”

    云扬只是想给苏云鹤一些信心,但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这句话却是再一次将李钊与马致远彻底得罪。云扬的原意是说五人初遇地厉之气的事情,而李钊与马致远则是误认为是说二人被地厉之气迷惑的事情。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刚刚还是稍微团结的几人,无形中又是出现了裂痕。

    “也对!在这里干看着也是无济于事,不如我们试探一番!”

    苏云鹤重重点头,颇为认可云扬的看法。其他几人虽然心中也有想法,但既然有人开口大家有没必要出口反驳。

    “我看我们暂时用不着过去了,有东西向我们来了!”

    许成林双眼放出奇异的光芒,透过虚空他仿佛见到了远处的情景。

    “什么东西!莫要故弄玄虚!”

    李钊语气不客气,开口便是呵斥了许成林一句。

    许成林双眼之中的光芒消失,他没有回答李钊的问话,而是冷冷的扫了对方一眼。他自觉并没有得罪李钊,但这家伙就是处处针对于他。虽是先前公孙静告诉过他其中的原因,但他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嫉妒之心作祟,何至于此种地步?想到嫉妒之心,许成林不由得又是想到了一个人。庞军与李钊何其的相似,二人都是嫉妒心极强之辈。天下之人何其多,能同时招惹到嫉妒心同样强地两个人,许成林也是一阵无语了。招惹?他许成林什么时候招惹别人了?无妄之灾,简直是无妄之灾。明明他什么都没干好吗?这种人真是有病!想到这里,许成林无奈的摇了摇头。

    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一瞬而过,许成林直接无视了李钊。这样的人他不知道怎么应付,于是干脆选择了无视。转头看向公孙静,他脸色沉重的缓缓开口。

    “来的是人,栖霞镇的人。”

    不用许成林再多说什么,在场的几个人都是意识到了怎么回事。

    实是没想到,刚刚六人还在谈论如何处理被地厉之气污秽的人,现在却是直接来了一批这样的人给他们试手。

    “师妹做好准备,其他人原地待命不要擅自行动!”

    李钊毛遂自荐,直接挑起了指挥的重任。但别说,他的指挥还是极为正确的。出于这个原因,其他几人都是照他的指挥做了。见到这番情景,李钊心中升起了一种满足之感。贪欲权势的人就是有着这个缺点,一朝得势小人得

    志!

    “来了!”

    随着许成林轻轻说出这句话,深沉的嘶吼之声从远处隐约传来。伴随着声音逐渐靠近,那些低沉的嘶吼声变得越来越密集。嘶吼之声的来源,也是逐渐映入了五人的眼中。

    修行者的五感都是十分敏锐,虽是距离隔得还有数里,但几人已经将那些东西看清。那些东西是一些漆黑的身影,他们行动缓慢,没有固定的形体,没有清晰的面貌。硬要来形容的话,那些东西更像是影子,能行走的影子。

    时至此时,天色其实已经有些晚了。在夕阳余晖之下,这些影子显得极为诡异。有实体的影子在地上走着,而他们身后的真正的影子则是被拉的很长。这些漆黑的影子如有目的性一般,蹒跚的向着六人的方向而来。而在这些蹒跚的影子之前,一道小小的身影在跌跌撞撞的跑着。影子们行动很慢,但那小小的身影因为身材台矮小,故而就是他跑起来也没与那些影子拉开距离。

    五个人的视线都被那些影子所吸引,全然没有注意到影子之前的那道小小身影。包括许成林,他最初也是没有注意到那道身影。若不是又一次下意识的神识扫过,许成林也发现不了这个小小身影。

    “怎么会?明明先前没有见到这个少年!”

    顾不及多想其他,许成林脚下灵光一身,他的身形从原地消失。

    察觉到许成林消失不见,李钊脸上立即阴云突起。他觉得许成林完全是在违背他的命令,简直是在挑战他的权威。

    “许成林!你擅自行动想要陷大家于危机不成?”

    不管许成林出于什么原因,李钊先是直接一顶大帽子扣了下来。

    “救人要紧!”

    身影浮现之际,许成林抽空回了一句。随即他便没有再说什么,身影闪动的更加快了。不过十几息时间,他的身影便离着五人有了里许距离。

    见到许成林速度如此之快,五人心下不禁暗吃了一惊。攻击手段诡异犀利,身法也是速度极快,还有着神识攻击手段,这人难道就没有什么弱点不成?

    “你们看!那些影子前方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听云扬这一说,几人都是将注意力从许成林身上转移。看着缓缓移动的影子前方,几人见到一道小小的身影在跌跌撞撞的跑着。

    “是一个少年!”

    公孙静双眼微眯,集中灵力看清了那道身影的真身。

    随着她的这句话说出,嗖嗖两道身影窜了出去。公孙静略迟一步,但却是迅速追上了两道身影。现场没动的,也是两道身影。此时的李钊心情差到了极点,他的脸上更是阴云密布。一而再,再而三,这些家伙没一个人服从他的命令,一个个的都在挑衅他的权威。

    “走吧!我们也跟过去看看吧!”

    马致远轻轻拍了拍李钊的肩膀,他此时极为理解李钊的心情。

    “走!我们也凑凑热闹!”

    脸色阴沉的甩下这句话,李钊先马致远一步快速前行。

    摇了摇头,马致远也是跟了上去。

    只是几人稍稍耽搁了一会儿,许成林已是来到了少年前方不远处。这少年似是没有注意到许成林,仍是一边回头一边笨拙的跑着。奔跑途中一个不小心,少年在回头的时候竟是被自己绊倒。瘦小的身体啪的摔在地上,有如一个滚地葫芦一般不断滚着。

    一个闪身,许成林直接来到少年身边。顺手将少年捞起,许成林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影子们。这些影子就是先前见到的栖霞镇的镇民们了,只是他们如今这幅样子哪里还有半点人的样子。

    许成林有许多解决他们的办法,但他此时却是没有出手。因为他的这些手段,都会让这些被地厉之气污秽的人烟消云散。庙宇门前的一幕尚是历历在目,法术对这些被地厉之气污秽的生灵极为有效,可谓是中者必死。而他们现在的目

    的,则是在不造成死伤的情况下,让这些人恢复原状。

    面对着蹒跚前来的众多影子,许成林心有顾忌,只好缓缓的后退着。只是在后退的过程中,他突然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手中的少年既没有挣扎,也没有言语,这着实有些奇怪。

    想到此处,许成林不禁低头看向手中的少年。只见这少年身子松散,竟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陷入昏迷。

    “这小家伙儿,是刚刚那一下摔晕了吧!”

    嘀咕了一声,许成林转头向后看去。只见远处灵光一闪,三道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向他赶来。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三道身影已是落在许成林的身边。

    “怎么样?”

    苏云鹤上下打量了许成林一眼,见他没事但还是问了一句。

    “我没事,主要是前边这些东西。”

    许成林点头回了一句,但一偏头见到的一幕,却是险些将他吓了一跳。

    云扬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手捏一张灵符,准备对着那些影子攻击了。

    “云师兄不可!莫要忘记庙宇门前的一幕!”

    听着许成林喊出这句话,云扬也是猛的惊醒。他倒吸了一口气,冷汗从其背后流下,险些他就要让这群被地厉之气污秽的人们烟消云散。

    直到这一刻,云扬终于体会到了许成林当时的担忧。面对这些被地厉之气污秽的人,任他再有本事,也不免是束手束脚。

    憋屈的收回灵符,云扬无奈的看向公孙静。后者接到了云扬目光,只是轻轻的笑了笑。

    掌心一番,公孙静直接将镇魂钟祭了出来。一如先前,镇魂钟飞至四人上方。只是不知为何,公孙静感觉这次镇魂钟似乎变弱了许多。其上金黄色光芒略显暗淡,一闪一闪的仿佛随时都要消失。

    “这是怎么了?”

    心下一惊,公孙静急忙打出几个法诀。只是法诀打出不但没有起到什么效果,镇魂钟反而开始变得有些虚幻。公孙静眉头皱了起来,她此时觉的自己与镇魂钟间的联系变得似有似无。

    周围的三个修行者也是察觉到异样,纷纷将目光投向公孙静。但见公孙静一副苦思的表情,他们也是没有贸然去打扰她。

    “实在不行我们先离去!”

    看了眼离他们只有不到十几丈的众多影子,许成林开口建议道。

    被他这一提醒,公孙静猛地惊醒。镇魂钟现在出了状况,面对那些影子他们又是束手束脚,此时根本不是继续在这里钻牛角尖的时候。

    “我们先退!”

    紧咬嘴唇,公孙静有些无奈的下了这个决定。

    就在她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李钊与马致远也是来到了他们身旁。只是看了周围一眼,李钊立即知晓了当下情况。镇魂钟无故出了状况,四人束手束脚。

    “先退了吧!稍后我们再想其他办法!”

    叹了口气,李钊重重的吐出这句话。

    “好,我们走!”

    无奈的说出这句话,公孙静收回镇魂钟转身离去。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镇魂钟在被收回的时候,一缕微光悄然进入了少年身体。

    其余几人见公孙静离去,也是纷纷跟了上去。落后一步的李钊颇为大义,竟是为几人做起了断后工作。他脸上满是郑重神色,显得对此事极为重视。而真实的情况是,现在根本没有什么危险。地厉之气不会爆发,被污秽的人又不会对他们造成危害,哪里来的危险?这一切,不过是李钊在故意彰显作为师兄的气度而已。而众人不知道的是,李钊的心中此时已经笑开了花。

    “哼!让你们得意!怎么样?现在遇到麻烦了吧!”

    人心啊人心,真是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

    真小人不可怕,可怕的是伪君子。看似心齐,实则不齐,以后的路究竟会怎样谁也不知。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