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奇幻养殖场〕〔混沌天帝诀〕〔开挂的住院医〕〔掌权人〕〔入骨宠婚:误惹天〕〔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小娘子不凡〕〔魔王不必被打倒〕〔重生之再铸青春〕〔极品萌宝:霸道爹〕〔独家蜜宠甜妻宠翻〕〔黑洞剑仙〕〔镇国战神叶君临李〕〔超强狂婿〕〔威震九州〕〔巅峰男主方晟〕〔至尊归元〕〔万界毒尊〕〔医武神婿〕〔陈宁宋娉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六十八章 退守庙宇中,少年身有疑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兜兜转转,似乎一切又是回到了原点。镇魂钟得自庙宇,众人在退走无处去的时候,又是回到了庙宇之中。六道人影有先有后的进入庙宇,或者说是七道人影才对。其中一道极易被忽视的小小身影,正被许成林小心的提在手中。

    说来也奇怪,这里明明是一座庙宇,但许成林愣是看不出庙宇的供奉对象。正对大堂门口位置的神像,其上的头颅早已消失。神像身上的衣饰,也是被岁月侵蚀磨平。支撑大堂的几根立柱,其上的字迹模糊不清。但透过上面残留的金色,依稀可想到此处当年的繁华。大堂因为常年的荒废,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尘。先前厉怨之气从这里呼啸跑出,让大堂内部变的更是破败不堪。

    庙宇大堂之内,六人相互对视一眼,最终各自找地方休息。许成林看了眼手中的少年,他觉得应该先找个地方将他唤醒才对。扫了眼四周,发现没有什么合适的地方。许成林叹了一口气,就要将少年随意放下。

    就在此时,一个微弱的声音的响起在许成林的耳中。

    “麻烦你们将门堵上不要,不要让那些东西闯了进来。只要,只要撑过一个晚上,到了明天太阳一出来,所有的一切都将过去”

    许成林下意识的四处看了一下,接着却是将目光投向了自己的手中。被他提在手中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竟然醒了过来。他脸色苍白,尽力的抬着头看向许成林。双唇一张一合之间,微弱的声音再次从少年口中传来。

    “快点快一些。不要让他们过来,不要让他们碰到,不然大家都会变成那个样子”

    声音虽然断断续续,但许成林还是挺明白了话语的意思。看了眼四周各自休息的五位同伴,许成林微微摇了摇头。

    “这些家伙们的注意力全被地厉之气吸引了,竟是没有想想为何那些被污秽的人会追这个少年。”

    心中如此想着,许成林不再理会几人。他抬手轻轻一挥,瞬间将自己周围的地面清理干净。许成林没有第一时间按照少年的说法做,而是将少年缓缓的放在了地上。蹲在少年跟前,许成林身上灵光微一闪动,一股柔和的灵力汇聚在手指之上。他微微一笑,轻轻的将手上的柔和灵力注入到了少年身上。

    少年苍白的脸色开始有了血色,难看的脸上有了一丝安详的模样。但他脸上,更多的却是一份焦急。摇了摇手指,许成林对着少年轻轻地摇了摇头。少年的双眼露出一丝疑惑,接着就想努力的起身。只是他并没有成功,许成林轻轻一点便再次让他乖乖躺下。他轻轻一点头,起身转头看向公孙静。

    “师姐!帮忙照顾一下这小家伙。”

    闻听许成林之言,公孙静抬头向他看去。只见许成林正面带微笑,转头看向躺在地上的少年。

    公孙静楞了一下,随即她才想起似乎刚刚他们救回了一个少年。轻轻点了点头,公孙静起身走向许成林。

    看了眼云扬与苏云鹤的所在的地方,许成林双眼一转向着他们走去。正向着他走来的公孙静下意识得抬头,迎着公孙静的目光,许成林突然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二人擦身而过之际,许成林小声的说了一句。

    “师姐,去照顾一下那个少年。顺便和他谈谈,说不定能知道不少消息。”

    公孙静停了一下,接着不着痕迹的点了一下头,继续向着少年走去。

    镇魂钟失灵,他们不知道是怎么没回事

    若是有人能够明白其中的原因,许成林相信有可能就是栖霞镇的土著居民了。这座庙宇虽是破败,但毕竟是离着镇子不太远。庙宇中的镇魂钟,应该是有人知道的。而现在他们能找到的栖霞镇土著镇民,就只有这个少年了。能不能从少年那里得到公孙静想要的答案,许成林其实也是不知道,一切还是要看缘分。

    “两位师兄,可否劳烦你们随我到院子中一趟?”

    虽是询问的话语,但许成林没有停步的意思,转身向着庙宇大门方向走去。

    云扬与苏云鹤一对视,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出疑惑。但想到许成林这人似乎不爱开玩笑,他此行必有深意。二人默不作声的起身,一起追着许成林而去。

    三人的行动全都落在了李钊的眼中,他双眼微眯轻轻开口。

    “刚刚脱离危险,你们几个又想干什么?”

    没有质问,也没有强硬的口气。但就是这轻飘飘的话语,配上李钊的阴沉脸色,却有着一番责备的意味。

    刚要出大堂门口的二人停了一下脚步,正待他们要回头交代一句的时候,许成林的话音却是从院中传来。

    “没什么事,我们只是想将庙宇门口封上而已。”

    听了许成林的回话,李钊面无表情,他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

    见此情形,云扬与苏云鹤对视一眼,不再理会李钊二人朝着许成林走去。

    “惊弓之鸟!不过如此!还是太年轻!”

    看着走出的三人,李钊摇了摇头,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他自己虽是小声的嘀咕,但怎么能瞒过其他几人的耳朵。修行者的五感都是极为敏锐的,一些风吹草动尚不能瞒过他们,更何况是小声的嘀咕了。

    这次被认为太年轻的三个人都是没有理会李钊,他们已经彻底看透了这个人。既然避免不了别人的异样眼光,那干脆就不要理会好了。

    “两位师兄,麻烦你们帮忙加固一下。”

    一边说着,许成林已经抬脚向着地面踏了一下。一圈黄色的光波以许成林脚下为圆心,向着庙宇门口飞快扩散。光波所过之地,一层土浪随之而起。黄色光波在庙宇门前停下消失,其后的土浪随着越积越高也开始逐渐速度变慢。最终土浪在庙宇大门前形成了一道土墙,它停下之时正好将大门堵住。

    “好一手土系法术,能做到收放自如已是不易,如臂指使更是难得。”

    看着许成林露出的这一手,苏云鹤不禁点头称赞。

    “师兄谬赞了!这只是小法术而已,难登大雅之堂。”

    许成林很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接着却是将注意力看向了堵住门口的土墙。他眼中神光一闪,神识已经飞向了远处。虽是傍晚,但庙宇外的事物被他知晓的一清二楚。

    “还请云师兄尽快出手!”

    许成林收回神识,立即转头看向云扬。

    见到许成林一副急切的样子,云扬没有询问原因。他略一点头,手掌一番弹出几道符纸。

    符纸一出即燃,几道火光向着土墙冲去。飞至半途,几道火光放出冉冉灵光。火光周围的灵气的主动向着他们靠近,一道道由灵力组成的符文在空中出现。随着这些符文的出现,周围的灵气重新恢复平静。符文一闪之间,轻轻地贴在了土墙之上。倏忽之间灵光乍现,许成林只感觉眼前光芒一闪,面前的土墙便化作了一堵石墙。

    “该我了!”

    随着苏云鹤

    这一句说出,数枚雪花状的玉符镶在了石墙前的地面。

    “起!”

    轻轻念出这个字,苏云鹤手中快速掐动法诀。随着一个个法诀打出,雪花状的玉符仿若融化了一般进入地面。一层土黄色的光芒有如涌泉,从玉符消失的地方冒出。这些光芒有若水波,主动地爬上了石墙。不过几息时间,土黄色光芒便爬满了石墙。

    “凝!”

    苏云鹤吐出这个字的同时,他的最后一个法诀也打了出来。只见那土黄色的光芒逐渐渗入石墙,一层有如金属般的光芒出现在石墙之上。此时的石墙不应该称之为石墙了,应该称之为金墙才对。

    三人的合作可谓是相得益彰,许成林施展土系法术形成土墙,云扬则是化土为石,而苏云鹤则是施展了一手点石成金。

    看了看坚固的金墙,许成林满意的点了点头。正当他看向四周,想要继续加固墙壁的时候,苏云鹤却是开口了。

    “师弟不用麻烦了。庙宇除了正门的防御被破除,其余的地方都是有阵法防御的。刚刚你在施法的时候,我就已经将四周检查了一遍了。”

    “原来如此!看来师兄先前的想法是没错了,这里曾经真的有人布置下了阵法。”

    听了苏云鹤的话,许成林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四周。

    “师弟可是想到了什么?”

    看着许成林一副思考的模样,苏云鹤不禁好奇的问了一句。

    没待许成林回答,云扬却是抢先开口问了一句。

    “其实我一直很想知道,许师弟为何要想着将庙门堵起来。堵住庙宇门口,就等于是将我们自己困住了。若是那些被地厉之气污秽的人到来,我们岂不是成了瓮中之鳖?”

    “刚刚我还在想,今天云师兄怎么一点也不好奇了。”

    这一句微带调侃的话语,让在场气氛略微一松。看着云扬想要继续发问,许成林也没有继续卖关子。

    “为什么这么做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按照屋中那少年的要求办而已。栖霞镇被地厉之气占据,我们见到许多被污秽的人。而救回的少年似乎没有被污秽,只是因为年少体力弱又长时间奔跑体力不支罢了。试想一下,这少年若是没有对付地厉之气的办法,他又是如何逃脱的?”

    被许成林这一提醒,倾听的二人瞬间长吸了一口气。一个瘦弱的少年形象,逐渐出现在二人脑海之中。直到这一刻,苏云鹤与云扬似乎才反应过来,他们回来的时候还救回了一个少年。

    见二人的表情,许成林意识到了是怎么回事。因为就在不久前,他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当时少年断断续续的说话,明明声音就在他身边,他却下意识的主动忽略他看向了别处。直到周围没有异样,许成林这才注意到了他。

    不知为何,这少年的存在感十分的低。明明是许成林特意就回来的,但几人不知为何却是主动的忽略了他。若不是许成林主动提到这少年,二人是绝对不会注意到他的。对于为何会这样,三个人都是不明白,但隐隐的一丝丝古怪开始萦绕在三人心上。

    “三位师弟快过来!”

    正当三人想要思考这件怪事的时候,公孙静的声音却是从庙宇大堂内传来。

    听到公孙静的话语,许成林的精神一震。那句话虽然没有下文,但听那急切的语气,就足以让他猜测到一些东西了。临出大堂之前许成林和公孙静有过交流,一些事情有了结果才会让她如此急切。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