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龙婿叶辰更新〕〔蚀骨强宠总裁妻顾〕〔太初神帝〕〔都市巅峰高手〕〔叶辰萧初然 叶辰萧〕〔神明来自地狱〕〔我从来都不主动〕〔上门女婿是圣主〕〔团宠锦鲤有空间〕〔全球刷怪〕〔万界毒尊〕〔我的1990〕〔永恒圣帝〕〔主神养成游戏〕〔天下狂医〕〔我要做驸马〕〔万世为王〕〔从变形金刚开始〕〔牧龙师〕〔花都天才医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六十九章 少年透隐秘,地厉袭庙宇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快走!”

    思绪飞快收回,许成林来不及再想其他。招呼了二人一句,他飞快的朝着庙宇大堂内而去。十几丈的距离对于三人来说只是眨眼就到,三道身影几乎不分先后直接窜入了庙宇大堂之中。

    大堂之内,李钊与马致远、公孙静三人正围着少年。此时少年的脸色已经不再苍白,其上带着些许红润。少年坐在一个破烂的供桌上,毫无俱意的打量着面前的三人。

    “好了,他们来了。有什么事情,现在总可以说了吧。”

    转头看了一眼赶到的许成林三人,李钊一脸阴沉的看向少年。

    “李师兄,不要吓到他。我好不容易打听到一点有用的消息,别再又把它吓坏了!”

    公孙静皱眉,语带埋怨的看向李钊。

    “是啊老李。”

    马致远憨憨的笑了一下,也是跟了一句。

    暗自咬了一下牙,李钊轻轻的点了点头。

    许成林不知道先前发生了什么,但从公孙静话中的一个又字联想到了许多。事情不会太复杂,无非是公孙静打听到了什么消息,李钊急切的询问少年反而吓到了他。

    “许师弟你过来,这小家伙儿说有些话只有你在才会说。”

    听着公孙静说出这句话,李钊双眼微眯的看向了许成林。而许成林听到这句话,却是莫名的感到疑惑。不过这份疑惑他没有表现出,而是轻轻点头走向了少年。

    “好了!有什么话要说?”

    轻轻摸着少年的头,许成林温和的笑着。

    少年没有回答许成林的话,而是双眼轻轻的眯了起来。那神态十分祥和,仿若极为安心一般。

    看着少年的表情,许成林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恍惚。这情形他在多年前是见过的,那是在白云村灾难过后。那是村中余活的许多少年,都是这番情景。面上虽是坚强,但心中实际早已崩溃。

    就这样持续了越有十几息的时间,少年猛地将头离开许成林的手。他双眼微缩,一一扫过在场的六人。喉咙滚动了几下,少年似是在酝酿该说什么。他低头思考了一下,接着缓缓开口。

    “镇长爷爷曾经说过,我们栖霞镇的人们是与别人不同的。无论是男是女,我们天生便有着守护的责任。有我们在,这里便会平安无事。若是守护的东西丢了,便会有灾难发生。若是灾难发生了,不只是整个栖霞镇遭殃,就连外面也会受到影响”

    “这些我已经知道了,说些别的事情!”

    李钊一摆手,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少年的话。

    “你知道了,但我们还不知道。着急也不在这一时,有什么不能让大家都知道!”

    云扬毫不客气,直接开口指责李钊。

    “好了!有你们争吵的功夫,他早就说道关键地方了。”

    见这二人又要争吵,公孙静无奈叹息,只好急忙打圆场。

    李钊与云扬相互瞪了一眼,却是默契般的保持了沉默。少年见六人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他的身上,他稍稍皱眉认真思考了一下。接着他开口跳过了关于灾难的事情,唱出了一首信息颇多的童谣。

    “栖霞镇栖侠镇,栖侠镇中群人栖。群人栖群人栖,群人栖此只为息。地厉秽怨灵生,无人能解我挺身。我挺身化英灵,zhe:n压百世得太平。若有天难归时,群人莫要乱慌神。庙宇内有镇魂,地厉遇之莫不从。镇中心歇月瑶,怨灵再厉近不得。二者存保安宁,世间太平我当行。”

    听着少年唱出这童

    谣,六个人都在揣测着其中的意思。

    其实这童谣的意思很明显,前边讲的是一群人舍身zhe:n压地厉之气与怨灵之气。后边则是说的一旦zhe:n压失手,如何来应对到来的灾难。庙宇中有镇魂,地厉遇之莫不从。这句话极为好理解,就是说庙宇中有镇魂钟,它可以克制住地厉之气。镇中心歇月瑶,怨灵再厉近不得,这句话就意思也很明确,就是说镇子中有所谓的月瑶,能够克制怨灵之气。

    镇魂说的是镇魂钟,按照推测来说,童谣中的月瑶应该也是一件法宝才对。但这月瑶究竟是什么法宝,众人则是一无所知了。他们先前从栖霞镇中穿过,根本就没有发现什么所谓的月瑶。

    “来了!”

    许成林一句话打断了几人的思考,与此同时这少年也是下意识的看向了外面。许成林知晓庙宇外的事情,是因为他放出神识查提前查探到了情况。而少年为什么会看向外面,则是没有人知道。况且不知是何原因,竟是没人注意到少年的这个动作。

    闻听许成林话语,几人一时还不明白什么意思。但随着一些杂乱的脚步声、嘶吼声传来,他们也是明白了过来。那些被地厉之气污秽控制的人,正向着庙宇的方向过来。

    “真是憋屈!打又不能打,走又不能走!”

    云扬脸色阴沉,无奈的抱怨了一句。

    “行了,没什么好抱怨的。这次来的是我们六个修行者,若是来的是几个凡俗之人,事情还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呢。”

    拍了拍云扬的肩膀,苏云鹤摇着头出言安慰。

    “许师弟,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公孙静看着似在倾听的许成林,轻轻的问了一句。

    “放心吧师姐!有我们三个出马,什么事都是手到擒来!”

    没待许成林回答,云扬却是抢先向公孙静邀功。

    看着许成林的神态,又看了看苏云鹤与云扬的表情,公孙静已是知道二人明白了为何要封闭庙宇门。

    许成林目光看向李钊与马致远,见他们没有说什么不中听的话,大致猜测出对方可能从先前少年的话中明白了封门的原因。

    “很好!过了今晚,我们再外出认真查探一番。”

    轻轻一点头,公孙静对着三人露出一个赞赏的表情。

    几人交谈之际,庙宇地面上突然尘土抖动。一点点微弱的灵光不断亮起,那些灵光相互交错形成了一个个符文。

    倏忽之间,无数符文在地面不断穿梭。他们有规律的相互结合排列,组成了一个莫名的阵势。随着这个阵势一成,庙宇中的空气猛地一窒。

    嗡的一声,无形中一声震鸣,一层黄色的灵光从地面喷涌而出。黄色灵光迅速蔓延,几个呼吸之间便铺满了庙宇地面。这些灵光并未停止,而是继续顺着四周墙壁蔓延,最终漫过墙壁屋顶。一层看似薄弱的灵光,将这个庙宇包裹在内。

    百密终有一疏,美中不足的是庙宇门口并没有在保护范围内。黄色灵光如有灵性一般,全部默契般的绕开了大门的位置。好在门口位置有着一堵金墙的保护,让那里不至于空门失守。

    这黄色灵光,六人先前都是见过的。故而当灵光出现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显得惊慌。灵光合闭之后,庙宇内外仿佛被隔离成了两个世界。杂乱的脚步声、嘶吼声,一时间全都消失不见。这个世界仿佛陷入了一片安宁之中,除了几人的呼吸与心跳声,竟是再没有任何声音。

    只是这安宁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一声声抓挠金属的声音

    传入了几人的耳中。许成林眼中光彩一亮,庙宇在的情形瞬间出现在脑海。

    庙宇之外,无数被地厉之气污秽的人前仆后继,他们不停的冲击着庙宇的墙壁。只是这看似薄弱的灵光却是极为坚韧,任是那些影子如何的攻击也是无动于衷。

    抓挠金属的声音是来自三人制造出的金墙,每一个影子抓在墙上都会在上留下一道长长的抓痕。许成林还发现,这些抓痕都是呈现漆黑色。抓痕还在轻微的冒着白烟,仿佛是在慢慢腐蚀着金墙。

    “不好!要守不住!”

    心中暗道一声不妙,许成林顾不得其他直接几个闪身来到金墙之前。

    灵光汇聚于双手,许成林直接凝聚起一股灵力注入金墙。与此同时他单脚踏地,一层黄色灵光迅速扩散而出。光波过,土浪生,光波消,土墙现。

    一堵薄薄的土墙,瞬间出现在金墙之前。只是这堵土墙没为金墙抵挡多少伤害,撑了几个呼吸便土崩瓦解了。

    见此情景,许成林瞬间明白此法不通。他微一皱眉,立即朝着大堂内喊了一句。

    “两位师兄速来帮忙!那些东西在试图破坏金墙,这样下去支撑不了多久。”

    不用许成林出言解释,其余人也是明白怎么回事,只是其他人的行动没有许成林快而已。

    “许师弟先让开,施展法术前后撑起土墙,我与云师弟一旁辅助!”

    听到苏云鹤的建议,许成林闪身让出金墙。他后退途中迅速掐动法诀,接着双手猛地拍向地面。

    “起!”

    随着许成林这一字喊出,金墙的后面迅速立起一堵厚实的土墙。在众人见不到的庙宇外面,也是出现了一堵厚实的土墙。

    嗖嗖几道火光划过,两堵土墙迅速石化。云扬的灵符也是不慢,在土墙生成的瞬间便化土为石。嗖嗖又是数声破空声响起,苏云鹤手中的玉符随后而至。新生的石墙迅速被金光遍布,点石成金完成的极为迅速。

    这一切说时迟那时快,其实整个过程不过只是几十息的时间。此时三个人刚刚忙完,公孙静、李钊与马致远正好来到院中。

    “情况如何?”

    见三人停下手中的法术,马致远皱眉问了一句。

    “外面那些东西还在不停的攻击着墙壁,恐怕过不了一会儿还要接着修补。”

    放出神识查探了一下,许成林脸色阴沉的回答了一句。

    “真是憋屈!我们几个堂堂修行者,竟然被逼到这种地步。打不过外面那些东西也就罢了,明明是一群弱鸡好不好。真是的!束手束脚!”

    云扬满心郁闷,气恼的一起一拳砸在周围的黄色灵光上。

    “好了,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公孙静心中也是感到憋屈,但还是压下郁闷,出言安慰云扬。

    “费这么大的劲干嘛?你们为什么不放出镇魂试试?”

    一个弱弱的声音轻轻飘入六人耳中,他们瞬间一愣,接着循声望向大堂。只见少年正扒在门口,用奇怪的目光看向他们。

    “镇魂钟出问题了,它对地厉之气的克制能力好像正在不断减弱。”

    没待其他几人开口,公孙静直接说出了镇魂钟的问题。

    “不一定哦!得钟难,控钟易,始归地,真主出。”

    少年说出了一段似是而非的话,接着露出了一个莫名的笑容。

    公孙静听完这句话,不知怎么的突然觉得心中有了莫名的明悟。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