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冒牌专家〕〔在柯南世界装好人〕〔极品捡漏王〕〔穿越逍遥嫡女〕〔震惊,我被女帝抢〕〔王爷,王妃又去打〕〔重生似水青春〕〔从小蝌蚪开始无敌〕〔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科技之全球垄断〕〔我有一个庇护所〕〔路易的奇幻冒险〕〔我快亏成麻瓜了〕〔枕上强宠:邢二少〕〔巫师,白霜纪元〕〔皇后靠全能无敌家〕〔姑爷请留情〕〔史上第一姑爷〕〔都市我为尊〕〔玄幻:我有一纸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七十章 镇魂解僵局,端倪庙堂内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师姐,放出镇魂钟试一试!”

    云扬听了少年的话,眼中不禁一亮。他认为许成林的猜测可能性很大,于是下意识的跟着相信了少年的话。

    “对啊师姐,试一试也无妨。有我们三个守在这里,你放心便可。”

    看着若有所思的公孙静,苏云鹤也是很合时宜的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

    公孙静轻抿嘴唇,她看了看一脸鼓励的二人。随即她的目光又看向一脸平静的许成林,接着目光又在李钊与马致远脸上扫过,最后停留在一脸笑容的少年脸上。

    吸了口气,公孙静看着少年缓缓开口。

    “小家伙儿,你是不是还知道些什么没有告诉我们?”

    少年的身子向门内缩了一缩,随即一脸无辜的摸了摸头。

    “我知道的已经全告诉你们了,刚刚那些话只是镇上老人一辈辈传下来的而已。像这样类似的话语还有一些,只是我一时想不起全部罢了。我不知道这些传下来的话语对你们有没有用,但现在好像不是继续纠结这些的时候吧。让他们白白消耗力量,只能陷入一个僵局而已。现在有方法彻底解决,为什么不用一劳永逸的方法?”

    少年的一番话一气呵成,根本没有给公孙静和其他人插话的可能。况且少年说的话很有道理,几人也是没有反驳的余地。

    从少年的话语中,几人也是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信息。少年的确有可能知道其他的事情,只是他不知道那些事情对他们有用没有而已。

    “算你说得对!希望过了今晚你能仔细的将知道的都告诉我们,不然的话我也不护住你了。”

    吐出一口气,公孙静装作一副凶狠的样子对着少年恐吓。说话之余,她还不忘将少年的目光引向李钊与马致远二人。

    公孙静的意思少年自是明白,只是公孙静并非凶狠之人,纵使做出恐吓的表情,也是让人生不出畏惧。

    “漂亮姐姐不会这么做的!”

    撂下一句话,少年嗖的一声身子彻底缩回了门内。

    公孙静莞尔一笑,但随即她的表情变得有些肃穆。她稳了稳心神,一番手直接放出了镇魂钟。刚出现的镇魂钟仍是先前那副模样,其上灵光暗淡,闪动之间仿佛随时都会熄灭一般。只是不同与上次,公孙静觉得与镇魂钟之间的联系没有在减弱。隐隐的她觉察到一股神秘的力量,在不断的注入到镇魂钟之中。

    这一切只不过发生在几息的时间,随着镇魂钟的出现,庙宇中也发生着变化。地面上浮动游走的各种符文,这一刻仿佛被彻底激活了一般。以镇魂钟为中心,所有的符文都是向着他汇聚而来。一股若有若无的威视,轻轻从镇魂钟上荡漾开来。

    神识最强大的许成林,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这股威势。这股威势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似乎正是先前镇魂钟无主之时散发出的威势。

    “大家向我聚集!”

    没有多余的话语,许成林直接出言提醒大家。

    随着他的话落,众人也是感受到了这股威势。他们毫不犹豫的,瞬间便闪身来到许成林后方。场中没有动作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公孙静,另一个则是躲入大堂的少年。

    “师弟莫要担心!镇魂钟在我的控制之内。”

    看着迅速行动准备防御的许成林,公孙静急忙出言阻止了他。

    正要拔剑的许成林放开了手,既然对方说镇魂钟在她的控制下,那他也没必要再多此一举。对于公孙静的人品许成林还是信得过的,他不认为公孙静会在这种事情上

    撒谎。

    “刚刚有劳三位师弟出手了,接下来就让我这师姐先顶上一顶。”

    说着话,公孙静单手掐出一数个法诀。她双目一凝,直接对着镇魂钟打出一道灵光。

    嗡的一声,只见刚刚还是灵光暗淡的镇魂钟猛地放出万丈光芒。这光芒色如纯金炽烈之极,仿若正午最为强烈的阳光一般。一刹那间,除了公孙静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都被晃到了。几人缓缓恢复视线之时,发现镇魂钟这散发淡淡金光浮在半空,其上一道有如实质般的金光直接照耀在金属墙壁之上。

    “师姐!你怎么也不提醒一声!”

    云扬揉着眼睛,满含怨气的对着公孙静抱怨着。

    公孙静看了看云扬,又在一脸幽怨的众人脸上扫过,她无奈的笑了笑。

    “我也不知会这样,但这镇魂钟好像知道主动护主,那光芒似乎对我没有什么影响。”

    说话之际,公孙静看到许成林正在看向外面,于是她微一思索看向了他。

    “许师弟,现在外面情况如何?”

    听到公孙静的问话,几人也是将目光转向许成林。

    许成林收回神识,眼底灵光缓缓消失。他转过头,一脸微笑的看向大家。

    “这镇魂钟不愧是地厉之气的克星,他一出现不仅加强了庙宇的防御,还惊走了那些被地厉之气污秽的人。现在外面那些东西在缓缓退去,估计他们暂时不会再攻过来了。”

    听着许成林的回答,其他几人不由得松了口气。但随即他们便感到疑惑了,明明几人并不恐惧这些被地厉之气污秽的人,为何会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其实这种感觉并非来源于恐惧,而是来自于气氛的带动。地厉之气的围攻,许成林的迅速出手补救,以及后续云扬、苏云鹤的及时出手,无不在无形中营造出了紧张的气氛。几人在不知不觉之中,全部进入了这种气氛之中。故而当紧急情况一过去,几人放松下来才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师姐!镇魂钟如今已经恢复正常,不若我们现在冲出去,将那些被地厉之气污秽的人解救出来!”

    看着公孙静的镇魂钟恢复正常,云扬立即开口建议。

    “没错!此时正是我们出动的时机!”

    马致远双眼一亮,也是跟着应和了一句。

    公孙静轻抿双唇,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不行!我办不到。”

    “为何?难道师妹你怕了不成!”

    未待其他人发问,李钊却是不甘落后的率先开口。

    “李师兄此言差矣,我兴许知道师姐的难处。”

    听着话语声是从身后传来,李钊不觉转身看去。只见苏云鹤与许成林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金墙之前,他们两人正一脸认真地打量着墙壁。

    刚刚那声音明显是出自苏云鹤之口,于是李钊直接将目光转向他。

    “苏师弟?!不知你刚刚所言何意!”

    听着李钊明显是质问的话语,苏云鹤转头皱眉看向了他。

    “李师兄,做人多一份信任少一分怀疑,这样才会交到更多的朋友。师姐不是不想现在就出去,而是不能够罢了。现在只要一踏出庙宇,镇魂钟便会重新失去效果。这镇魂钟之所以能够克制地厉之气,我猜大概是因为他能够聚集正午的纯阳之气。但纯阳之气总会用光,一旦用光它便不能再克制地厉之气。而这庙宇周围的阵法,就是专为帮助镇魂钟汇聚纯阳之气所设。现在正是夜晚,这里的纯阳之气只够用做防御撑到天明,

    根本不能你用来对付地厉之气。”

    被人教训了一句,李钊轻哼一声不再开口。听着苏云鹤的解释,别人都只是疑惑,而公孙静却是诧异了起来。

    “苏师弟,这事情我也是刚刚从镇魂钟上的知,我很奇怪你是怎么知道的?”

    微微一笑,孙云鹤一闪身让开了金墙。他一偏头,目光看向了许成林。

    “我能知道这些,其实也是托了许师弟的福。你们难道没主意,这金墙上的符文与地面上的略有不同?”

    听着苏云鹤的话语,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向了金墙。只见金墙上许多难明其意的符文在不断游走,隐隐形成了某种阵势。六人中除了苏云鹤精通阵法,其他几人都只是略知而已,故而他们也看不出什么名堂。

    “别卖关子了,还是直说吧,明知道我们都不懂。还有,这事和许师弟又有什么关系?”

    云扬耐不住性子去猜测,直接对着苏云鹤表明了态度。

    “你这家伙。好吧!我来和你说上一说。先前庙宇阵法痕迹虽多,但苦于缺少了某些关键部分,所以我推测不出这阵法的作用。现在镇魂钟的出现补全了阵法,所以我才明白了这个阵法的真相。至于这与许师弟有何关系,那我告诉你正是他察觉到了符文的古怪。若不是许师弟提醒金墙上有镇魂钟投影的符文,我估计谁也不会发现他们的存在。”

    听了苏云鹤的回答,几人不禁面面相觑。的确,他们并没有注意到金墙上的符文,就连公孙静也没有注意到。

    “好样的!有你这家伙在,真好!”

    云扬走上前,用拳头轻轻撞了撞许成林的胸口。

    许成林对着云扬微微一笑,接着却是将目光转向公孙静。

    “师姐,你是否感觉到刚刚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注入镇魂钟?”

    “你也察觉到了?”

    公孙静一抬眼,惊讶的看向许成林。

    “是的!我隐约感觉那力量似乎是从大堂内传来的。”

    看向庙宇大堂的方向,许成林有些不确定的开口。

    “你确定!?我们先前一直都在里面,并没有发现什么奇异的地方。”

    听出许成林话语中的不确定,李钊立即语气严肃的发问。

    “管那么多干什么!我们直接进去翻个底朝天不就完了!”

    没有理会李钊的问话,云扬直接代许成林做出了回答。

    “此言有理!反正现在也只能空等天明,有点线索总比干等着强。”

    苏云鹤一点头,十分肯定的同意了云扬的看法。

    “也好!先前我们只是在里面休息,根本没有认真搜索,再仔细查看一番也是有必要的。”

    公孙静略一思考,也是点头同意。

    “走,走,走”

    云扬带头,率先跑进了大堂之内,接着公孙静一转身跟了进去,苏云鹤也是跑了进去。许成林看了一眼浮在半空的镇魂钟,一闪身也是进入了大堂。院子中只剩下了两个人,李钊与马致远再一次被晾在了一边。

    “哎!我们也去帮帮忙吧!”

    摇了摇头,马致远轻轻拍了拍李钊的肩膀,向着庙宇大堂走去。

    “好!”

    轻轻的回答了一句,李钊也是向着大堂走去。

    马致远先李钊一步进入大堂,落后一步的李钊却是在此时回头看了一眼镇魂钟。那一眼中包含着许多的情绪,似是有不甘,似是有愤怒,似是有贪婪,似是有算计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