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天医〕〔我就是要无限升级〕〔我家古井通武林〕〔重生最强女医仙〕〔都市最强赘婿〕〔龙零〕〔星光马厩〕〔我老婆是女学霸〕〔天下第一〕〔重生真的很淡定〕〔入赘的废物〕〔最强入赘女婿〕〔绝世帝神叶辰萧初〕〔萧初然叶辰〕〔我的姐姐是天尊〕〔齐昆仑〕〔重生七零之福妻当〕〔仙医帝妃〕〔超级继承人〕〔七小姐驾到通通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七十一章 寻找莫名源,恍然一夜过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师姐你看!这少年又怎么了?”

    云扬的声音隔着门传来,李钊听了顿时来了精神。他迈步走进庙宇大堂,迎面正看到云扬抱着少年一脸疑惑地看向公孙静。

    “师妹,这就是你说的镇魂钟在你得控制下?我们几个人受得了镇魂钟是的余威,但这少年似乎是受不住的。”

    不用细细查探,李钊只是一眼便看出了少年的症状。

    “怪我!这小家伙儿确实被我忽略了。”

    公孙静这让被公然指责,心中多少有些不痛快。但确实是因为她的疏忽,所以她也是忍下心中的不快主动承认。

    “把人交给我,你们自忙便是。”

    没有再让这个话题继续,许成林直接走向了云扬。

    “好吧,若是真的被余威震晕的,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

    云扬略一思考,将手中的少年递给了许成林。

    接过少年,许成林打量了一下他的脸色。见少年脸色苍白双眼紧闭,许成林顿时就是眉头一皱。这哪里像是被余威震晕的样子啊?这明明就是神识消耗过度的样子才对!

    被威势震晕的人,实际上他们是瞬间昏过去的,脸上根本不会漏出任何表情。而现在少年的模样,明明就是昏迷前经历了一番痛苦,所以才会出现双眼紧闭的现象。许成林修炼了许久的神念剑,当然对于神识消耗过度极为了解。见到少年的那一刻起,他立即想到了神识消耗过度的情况。

    “这是怎么回事?”

    心中虽有疑问,但他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扫了一眼周围还是忙碌起来的五人,许成林抱着少年走出了庙宇大堂。

    大堂之外,许成林将少年找了个地方轻轻放下。他单指凝聚起一股灵力,轻轻的点向少年眉心。灵光一闪,那股灵力在少年眉间消失不见。几息时间过去,少年的双眼仍是紧闭,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

    “果然不是被威势震晕的!”

    轻轻嘀咕一声,许成林双眼一凝盯向自己的指尖。猛然间,许成林的周围空气一窒。一道白色光轮在他脑后乍然浮现,随即不到一夕之间光轮消失。一道有如实质若有若无的无色气息,缠绕在许成林的指尖。

    控制着指尖的气息凝聚成一团,许成林小心的将光团凑向少年眉心。这无色气团刚一靠近少年眉心,便嗖的一声直接钻进他的眉心。不到一息时间,许成林察觉少年紧闭的双眼似乎放松了一些。

    “好家伙!这是消耗了多少神识?我这一小团神识,足够一般人修炼个一天了。没想到到这小家伙身上,却只是让他好受了一点。看来没办法了,只能等他自然醒了。不过看这情况,至少要到明天早上才会醒来。”

    摇了摇头,许成林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声。

    正要起身之际,许成林突然瞥见自己腰间的通天灵葫突然闪动了几下。

    “嗯?怎么回事,难道此地有什么五行属类的宝物材料不成?”

    通天灵葫的几次变化,都是与修复它的五行材料有关。但像这次闪了几次便不动了,却是他没见过的。

    疑惑之间,许成林放出神识四处查探起来。庙宇还是庙宇,院子还是那个院子,没有一点奇异之处。庙宇大堂许成林没有查探,因为里面五个人的排查一点不比他的神识差。

    “奇了怪了!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许成林只要无奈的摇头放弃。

    他看了一眼还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少年,心中不由得疑问顿起。这少年在镇魂钟出现的那段时间究竟做了什么,竟是让自

    己神识消耗过度到昏迷。

    又是一个难以解答的谜题,许成林又只能摇头以对。好在少年只是昏迷,等他醒来一切自然分晓。

    抬手在少年身上施展了一个避尘术,许成林转头走向了庙宇大堂。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转身的时候,镇魂钟上投下了一束微不可见的光芒。那光芒降临在少年身上,转瞬间便融入到他的身体。与此同时,许成林身上的通天灵葫又是蓦然的闪了一下。

    虽然注意到了通天灵葫的闪动,但许成林根本察觉不到什么异样,于是他也只好是看了一眼继续向着大堂内走去。

    此时的庙宇当堂内,果真如云扬所说的一般被翻了个底朝天。五人简直就是专门过来搞破坏的,除了支撑大堂的几根石柱是完好,其余的东西都是被拆分了一遍。那没了头颅不辨男女的神像,直接被五人换了个地方。似是觉得查的还不过仔细,五人中不知是谁竟是把神像劈成了两半。这人出手极为准确,许成林目测那神像应该是按照重量相等来分割的。左右虽不对称,但重量应该相差不会太大。

    “神经病啊!砍了神像有什么用!先前早就查探过神像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这几个家伙究竟是在想什么?”

    心中如此想着,许成林无语的看向五个人。

    嗖的一道银光划过,许成林不远处的一个残破供桌直接四分五裂。看着银光飞回李钊手中,许成林有种气竭的感觉。

    什么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李钊这就是。先不说这大堂内有没有什么奇异的地方,就是有的话也会被他一剑毁掉。不用说,那被砍成两半的神像也是出自这家伙之手。

    无奈的摇了摇头,许成林看向了同样一脸无奈的公孙静、云扬与苏云鹤。

    “找到什么了没有?”

    “没有。无论是阵法痕迹,还是符残留,或是类似的东西都是没有发现。这里就像是一处供奉的神堂,根本没找到半点与修行界有关的东西。”

    公孙静轻轻地摇了摇头,一脸失望的看向了许成林。

    “对啊,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有。”

    云扬摊了摊手,神情显得有些索然无味。

    “再找找,实在找不到我们只好作罢。”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许成林自己都觉得有些无语。直到现在,他们根本不知道要找些什么。没有明确的目的胡乱地寻找,能发现异样那是奇迹,发现不了那是正常好不好。说不定那种奇异的力量只是y-i次忄消耗,用光了当然找不到了。

    砰地一声又有什么东西碎裂了,许成林转头看向李钊。但见他神色阴沉,显然是心中极为郁闷。这也难怪,换做是谁都会郁闷。胡乱找了半天,却是一无所获。一种被耍了的感觉,瞬间便会萦绕心头。破坏点东西发泄情绪,这再正常不过了。

    身在局中不知局,他们要找的东西实际上早就出了这里。刻舟求剑,岂知剑早就不在原位。

    “师弟不必如此,像你说的一些东西我们并不了解。况且那种神秘的力量确实存在的,找不到并不是你的错。”

    见许成林也是神情有些低落,公孙静很合时宜的出言安慰。

    “多谢师姐!”

    轻轻点了点头,许成林转头看向外面。此时天际已是放亮,远方的天空已经出现了一丝鱼肚白。

    几人印象之中折腾的时间不长,但实际上夜晚已在几人的折腾中悄然的过去了。

    “这么快天就亮了?”

    循着许成林的目光望去,苏云鹤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天已经亮了。

    “天亮了?那是不是我

    们可以出去了?”

    听到苏云鹤低声的叨咕,云扬双眼一亮立即想到了这个建议。

    “别着急,还是等等再说。许师弟,查看一下外面的情形。”

    拦住躁动的云扬,苏云鹤看向一旁的许成林。

    许成林微一点头,神识霎那间放了出去。虽是知道那些被地厉之气控制的人会在白日离去,但他见到庙宇外的场景仍是略微有些吃惊。笼罩小镇的黑雾消失不见了,阳光遍洒大地。不远处的栖霞镇重新恢复了宁静,只是和前日比起来少了许多生气。前日见到的栖霞镇有着袅袅炊烟,而今日则是显得死气沉沉。不用说,镇上的镇民们都是被地厉之气控制着躲了起来。

    “外面安全了,不过”

    对于免于外面的情形,许成林不知该如何形容才好。

    “别吞吞吐吐的,有什么事情不能见人!”

    云扬用来恶心李钊的话,这是却被李钊借了过来恶心许成林。

    瞥了李钊一眼,许成林将目光看向其他几人。

    “外面的情况有点特别,我不好形容。究竟是个怎么样,还要大家自己看过才知道。”

    听着许成林没头没脑的话,五个人都是有些疑问。

    “既然许师弟说外面已经安全了,那我们不如出去看看好了。”

    这一次没有人再阻拦云扬,因为他同样说出了在场几人的心声。

    “走,出去看看。”

    苏云鹤轻轻点头,应和了一句。

    “稍等一下,我先将镇魂钟收回!”

    公孙静抢先一步走出庙宇大堂,行动之际她已是打出几个法诀,将还在半空的镇魂钟收了回来。手腕一翻,镇魂钟化作点点符文消失在她的掌心之中。

    “诶?这小家伙要醒过来了!”

    收回了镇魂钟,公孙静正巧见到不远处的少年正抖动着双眼。她下意识的说了一句,顺势向着少年走去。

    “嗯?有些巧啊!”

    没来由的,许成林觉得有些事情实在是太巧了。这少年身上的变化,似乎正巧和镇魂钟的每次变化对应着。

    镇魂钟第一次失常,也是他们第一次遇到少年,那时镇魂钟与少年一样是情况糟糕。第二次镇魂钟恢复如常,少年也同样是身体恢复。还有第三次,镇魂钟持续加持着阵法,少年则是一直处于昏迷。镇魂钟被收回了,少年则是逐渐快要苏醒。这一切,未免也太巧了一些。虽是说无巧不成书,但所有的巧合凑到了一起啊便成为了一种必然。

    “怎么了?”

    云扬看着许成林走神,不由得轻轻拍了他肩膀一下。

    “没事。”

    许成林心中虽有猜测,但他并没有将这事说出来。因为猜测始终是猜测,是算不得真的。

    “别挡在门前!”

    伸手拨开云扬与许成林,李钊直接从二人中间穿过。

    云扬楞了一下,随即便是怒从心中生。这人是怎么了?连半点面子都是不顾了吗。

    “云师兄!”

    一把抓住想要冲出的云扬,许成林轻轻摇了摇头。

    “算了,以后我们少理他便是!”

    苏云鹤在一旁轻轻拍着云阳的肩膀,此时他也顾不上身后马志远的感受了。

    有些事情可一可二不可三,这李钊确实做得有些过了。这人的态度如此恶劣,根本不是可以交心的人。

    三人身后的马致远尴尬一笑,绕开他们走了出去。

    时至此时天光大亮,迎着早起的朝阳,几人又会有怎样的经历?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