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璀璨人生叶辰〕〔顶级神婿叶辰〕〔至尊龙婿叶辰〕〔我有现金一百亿〕〔叶辰帝豪集团〕〔萧家上门女婿〕〔上门女婿叶辰〕〔超绝英豪苏阳〕〔超级狂婿苏阳林楚〕〔超强王者苏阳〕〔开局和女神离婚〕〔我真不想打职业〕〔携父成神录〕〔从变形金刚开始〕〔签到从捕快开始〕〔天才萌宝:总裁爹〕〔一世龙皇〕〔重回九零之完美人〕〔天才战争少女〕〔黑洞剑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七十二章 挑衅突来袭,栖霞显真相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呛得一声金铁交鸣声,许成林等三人神情猛地一怔,接着他们迅速的跑出庙宇大堂。

    三人迎面便见到用来封堵庙宇门口的金墙一分为二,一道平齐的痕迹出现在金墙的半腰。看那痕迹整齐程度,便可知斩断金墙的是一把极为锋利的兵刃。

    银光一闪,飞剑飞回李钊手中。单手轻轻一抖,银色飞剑奇迹般的消失不见。

    “还以为是多坚韧的墙壁呢,原来不过尔尔罢了!”

    弹了弹衣袖上不慎粘上的灰尘,李钊毫不在意的说了一句。

    “如此不堪一击的金墙,怎么不见你能做出来?”

    听到李钊的话语,余怒未消的云扬立即回了他一句。

    “哼!此乃小道尔!”

    李钊一偏头,摆出了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斩断一道金墙没什么,但说一句风凉话就不应该了。这道金墙其实本身没什么奇异之处,但那却是合三人之力造就而出。若是为了出庙宇,斩断就斩断了。但斩断之后还加上一句,那就是在裸的打三人脸了。挑衅,明明白白的挑衅!这谁能忍?估计有点血性的人都是忍不住吧。

    “不合群不要聚,神经病不要理!”

    许成林脸色很难看,但他还是压抑住怒火,出言开导着即将爆发是的云扬。

    “就是!如许师弟所说,神经病莫要理会!别忘了我们当前最主要的,莫要因小失大。”

    忍下怒火,苏云鹤也是出言开导着云扬。

    看了看一副高人模样的李钊,云扬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压下愤怒。

    “小人得志终有时!青尚师叔说过,这样的人也许会得意一时但不会得意一世!我不怒,我不怒”

    云扬小声的自言自语,他说给自己听,同时也是说给身旁的两人听。

    青尚真人当初的那句话,现在成了三人的至理名言。随着经历的越多,三人是越来越能理解当初那番话的真意了。不管那番话是真是假,但至少每当想起时都会让他们心中迅速冷静下来。

    这一幕发生的太突然,以至于两个能阻止的人都没反应过来。看着李钊的所作所为,公孙静惊讶的无以复加。别说是她了,就连稍显老成的马致远也被惊的目瞪口呆。这是演的哪一出,他完全出于懵逼中好嘛。又是发生了什么,让这李钊如此大动肝火?

    “都别愣着了!大家一起出去看看,看能不能找到办法封印地厉之气。”

    现场的气氛冰冷到了极点,已经到了几乎难以化解的地步了。顾左右而言他这种手段基本已经没有效果,所以马致远只好用六人共同的目的来试着分散几人的注意力。

    见几人没有被他说的事情分散注意力,马致远略显尴尬的拉着李钊一起走了出去。

    “许师弟,你精通神识攻击,快来看看这少年怎么样了?”

    公孙静见气氛难以化解,于是也试图着分散许成林等人的注意力。

    深深吐出一口气,许成林缓缓走向公孙静。他单手一招,安静躺在地上的少年轻轻飘起。许成林的这一举动似乎惊动了少年,竟是让这少年双眼抖动的更加厉害。随着少年飘到许成林的跟前,他的双眼也是彻底睁了开来。

    “醒了?正好,随我们一起出去吧。相信有你带路,也会省了我们许多的麻烦。”

    换上一副微笑的表情,许成林和声和气的看向少年。

    少年双眼朦胧了一下,但随即便溢满神采。他在六人身上看了看,随即缓缓开口。

    “好!不过我只跟着你,或是跟着那位姐姐!”

    “嗯?好!不管别人答不答应,反正我许成林是答应了!”

    许成林轻轻点头,直接答应了少年的要求。但随即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微一思考又是说了一句。

    “漂亮姐姐估计一会儿还有事,你就跟着我好了。”

    少年不知许成林为何补上了这句话,但他看了看不远处的公孙静,最

    终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许师弟,保护好他!”

    多余的不用说,这一句话公孙静便表明了她的态度。

    重重的点了点头,许成林抿了抿嘴唇。

    不用多费口舌,一切尽在不言中。少年的重要性,几人都是知道的。也许解决此次突发灾难的关键之处,就在这个少年的身上。

    “走!我们也出去!”

    轻轻点了点头,公孙静招呼上三人一起走出了庙宇。

    只是一晚上的时间,一切似乎仿若梦幻。

    笼罩小镇的黑雾消失不见了,阳光遍洒大地。昨晚上被六人法术破坏的地面恢复了原状,那些地厉之气围攻庙宇残留的痕迹也是消失不见。庙宇不远处的几棵古树,清脆悦耳的鸟鸣声不时的传来。迎着洒在脸上的阳光,六人见到远处的栖霞镇如同先前一般。若不是镇中少了些许生气,这仍是一派和谐美好的景象。

    “这就是你想让我们看到的?”

    看着眼前的景象,公孙静惊诧的看向一旁的许成林。

    “不是的。不知师姐注意到了没,我们昨晚弄出来的各种痕迹都消失了。”

    听到许成林的这句话,几人不禁四处查看。这一看之下,五人果真发现了这个现象。

    “这”

    云扬看着眼前的情景,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他转头看向其他几个人的时候,发现他们几个也都是一脸惊讶的样子。

    “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够在一夕之间,无声无息的将外面所有一切恢复如初?”

    公孙静情不自禁的问了出来,但没有人能够回答她,因为他们也是有着同样的疑惑。

    修士能够很轻易地改变地形环境,但却不能无声无息的改变。无论修为境界再怎么高深,他们也不能做到无中生有。除非只有一种可能,大型阵法是可以于无声无息间轻易改变环境的。

    想到这里,苏云鹤脑中突然灵光一现。先前他已是有所猜测,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说出口而已。而如今,正是他验证自己猜想的时候。苏云鹤双脚塌地,身形一转便直接飞向了高空。其余几人见此情形,也是相继踏上高空。许成林看了看身边的少年,将他顺手抱了起来。在少年的惊呼声中,他最后一个踏上了高空。

    登高望远,只见其身不见其形;俯瞰苍生,方见其全形全貌。看着脚下的大地,苏云鹤突然双眼一缩。地面上见到的整齐的街道,鳞次栉比的房屋,此时在空中看上去却是显得杂乱无章。有些房屋,看上去甚至像是颠倒了过来。

    “苏师弟,这村镇看似表面整齐排列,实则却是排列无序,显然是故意为之。这种不按常理的建筑,是否隐藏玄机?”

    马致远俯瞰着下方,突然抬头对着苏云鹤问了出来。

    “呵!”

    云扬刚说了一个字,但接触到苏云鹤警告的眼神,随即也是识趣的住了口。

    收回目光,苏云鹤对着马致远轻轻点了点头。

    “没错!此处看似杂乱无序,实则遵循着一定的规律。九为数之极,取六爻三三衍生之数,易有云: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又有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相,四相生八卦,八卦而变六十四爻,从此周而复始变化无穷。八卦阵是由太极图像衍生出来的一个更精妙的阵法。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ot;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ot;。现世已将八卦的运用推至到了一个颠峰,这八卦阵法就是依据八卦图形演变成的,其中八个卦象分含八种卦意:&ot;乾为马,坤为牛,震为龙,巽为鸡,坎为豕,离为雉,艮为狗,兑为羊&ot;,分别是八个图腾的意思。”

    “打住,打住!苏师兄,可以停一停了!”

    看着有着滔滔不绝之势的苏云鹤,云扬急忙叫停。

    “你这家伙!”

    公孙静好笑看向云扬,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说些我们能够听懂的话吧!”

    许成

    林也是很合事宜的插了一句话,他的这句话这是此时几人最想说的。

    “好吧!”

    清了清嗓子,孙云鹤继续开口。

    “这里的每一处建筑看似杂乱无章,但所有的门户都按照奇门、六壬、太乙行位。这里并不是单纯为了居住而建造的,更像是聚敛此地的人气,zhe:n压绝世凶物的。真是难以相信,这阵法覆盖的范围之广,实是我平生之所见,就连我九华书院的护宗大阵也没有如此之广。”

    五人都是深以为然的点着头,现实情况确实如苏云鹤所说。说实话,苏云鹤说的东西他们大多是不懂。但有一些关键信息,他们还是成功的捕捉到了。聚敛人气、zhe:n压绝世凶物、覆盖范围广,这就是这个阵法的特点了。

    “这就对了,一切都对上了!这个整个栖霞镇就是个大型的封印阵法了。”

    苏云鹤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但随即他往脚下看了一眼,又是有了一些迟疑。

    “只是”

    苏云鹤的一句话,瞬间将几人的注意力吸引。

    久未开口的李钊看了苏云鹤一眼,冷冷的问了一句。

    “只是什么?”

    “我感觉有些不对。这下方是一个八卦阵,但却并没有按照常理来布置。寻常所见的八卦阵应当位于庙宇的北方,而它现在则是位于庙宇的南方。而且,下方的庙宇,像是一处特意造就的第二阵心。一内一外两个阵心,二者同时作用是就会形成一个强大无比的封印。”

    说着说着,苏云鹤突然不再理会五人,而是自顾自的嘀咕了起来。

    “南方为火,汇集纯阳之气zhe:n压地厉之气,北方则是聚集生灵之气,zhe:n压怨灵之气。一南一北,相互呼应,相辅相成”

    苏云鹤看着下方自顾自的说着,同时他的手中不自觉的掐起了法诀。凭空一个黑白交融的太极图缓缓浮现,随着太极图逐渐转动起来,一个个卦位浮现在周围。苏云鹤双眼迷离的抬起了头,他的神识仿佛沉入了八卦图之中。他双手在八卦图上不断地连点,一个个光点逐渐被一道光束串联起来。随着串联起来的光点逐渐变多,身旁的几人已经看的有些头昏眼花了。

    “这不要命的疯子,还在空中就忍不住做起了阵法推演。”

    看着苏云鹤直接在空中进行推演,云扬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其他几个人也是没有出声,显然他们不想打扰苏云鹤。六人之间关系虽有些微妙,但在是非面前还是懂的轻重的。

    深深吐出一口气,苏云鹤的脸上漏出一个笑容。他伸手最后点了两个地方,随即自信的点了点头。转过身来看着安静看着自己的五人,苏云鹤颇为自信的笑了笑。

    “此番推演,我已有了结果”

    “阿嚏!”

    苏云鹤只说出了这半句话,接着后面的话便被少年一个响亮的喷嚏打断了。

    许成林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几人,随即看着自己怀中的少年轻轻摇了摇头。海中无风三尺浪,空中无云刮骨风。这高空本是寒风彻骨,凝气期修士可以灵力护体隔绝寒风,但少年却是架不住高空的寒冷。长时间的待在高空,少年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苍白了。

    “走吧!有什么事,我们下去说!”

    苏云鹤轻轻一笑,转身向下飞去。云扬对着许成林点了点头,和公孙静一起也是向下飞去。

    “哼!”

    李钊冷哼一声,同马致远一起往下而去。

    看着李钊离去,许成林的双眼微微眯了起来。他平静的内心有一次燃起了微微的火苗,这火苗还在不断的变大。

    李钊的行为越来越过分,已经到了得寸进尺的地步。他离开时的冷哼,夹带着些许神识攻击。只是这些神识攻击却是有些班门弄斧了,在许成林面前根本不够看!

    栖霞镇的谜题,在没让少年帮助下便被苏云鹤无意解开了。只是事情真的就此顺利了吗,许成林与李钊之间会就此揭过?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