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为婿 www.cfw〕〔重生似水青春〕〔我的悟性好到爆〕〔腾飞我的航空时代〕〔快穿之养老攻略〕〔我穿成了极品婆婆〕〔天才萌宝:总裁爹〕〔穿成了团宠家的恶〕〔证道从遮天开始〕〔我在绝地求生捡碎〕〔港综世界大枭雄〕〔剑宗旁门〕〔反派的荣耀〕〔恶毒女配拿稳了甜〕〔仙尊归来〕〔徐方乔玉〕〔偏执王爷的圣手医〕〔情深万里只宠你〕〔终是相思误流年〕〔叶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七十三章 各自有责任,少年终现身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好个李钊!简直是得寸进尺,这与疯狗何异?也罢!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他侵我一寸,我断手足!”

    许成林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看向离去的李钊。他双眼微眯,丝丝寒光从眼缝中露了出来。

    许成林不喜欢主动生事,或者说他不愿意主动生事。他是个喜欢简单的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不想掺和。但奈何天不遂人愿,有人的地方就有各种各样的纷争,有些时候不是你想不参与就能独善其身的。人不找事,事找人,这是世间常情。

    “我们也下去!”

    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少年,许成林运转灵力向下俯冲而去。灵力加持之下,许成林俯冲的速度极为迅速。百丈高空不过几息时间便走完,距离地面不足十丈的时候许成林收摄灵力。一个转身之际,他已是带着少年平稳落地。

    看着许成林也是落下,苏云鹤微微一笑接着没说完的话语。

    “栖霞镇的情况大家都已经明白,其实这里就是一个强大的封印阵。据我刚刚推演,不知道因何原因,镇中心的内部阵心应该是出了问题。加上我们取走了外部阵心的镇魂钟,所以才放出了被困阵心的地厉之气与怨灵之气。现在这个封印法阵虽是有了缺损,但短时间还是可以困住地厉之气与怨灵之气的。现在我们只是见到了地厉之气,我想那怨灵之气应该是躲在阵法的某个位置伺机逃脱。”

    略微停顿了一下,苏云鹤给了几人一点消化信息的时间。

    几息过后,公孙静似是首先明白了过来。她看向苏云鹤,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苏师弟,你的言外之意是不是只要我们修不好阵法,就能重新封印两种气息?”

    “果然不愧是师姐!”

    苏云鹤一点头,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的赞叹。

    “师弟客气了!”

    公孙静腼腆一笑,与苏云鹤客气了一下。

    “的确如师姐所说,只要修补好阵法,便可以重新封印两种气息。”

    轻轻点了头,苏云鹤淡淡的笑着。

    见苏云鹤不欲继续说下去,云杨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开口。

    “别卖关子,赶紧说办法!别人不了解你,我却是知道你的。你若是没有办法修复阵法,绝对不会首先开口。”

    “你这家伙!既然你都说出来了,我也不再做神秘客了。阵法核心有两个,一个需要师姐手持镇魂钟坐镇,另一个则要施展强大灵力zhe:n压。另外,这栖霞镇周围出现了两处破损,需要我们分人两人一组前去修复。”

    说话之间,苏云鹤已是掏出四块空白玉简,向其中缓缓注入灵力。

    “阵法修复不用什么材料,只需要按照玉简中的图形施展五行法术修补即可。玉简中记载着破损的位置,劳烦两位师兄了。”

    一边说着,苏云鹤直接看向了李钊与马致远。他想了一下,最终还是将玉简抛给了李钊。

    单手抄起半空飞来的玉简,李钊直接将神识沉入玉简。不到一息时间,他便将玉简递给了马致远。不过片刻马致远抬起头来,他看了看一旁默不作声的李钊,接着对着苏云鹤轻轻点了点头。

    见二人默认答应了下来,苏云鹤又是将一块玉简递给了一旁的公孙静。

    “师姐坐镇庙宇,直接放出镇魂钟即可。其他有关事宜,依照玉简行事即可。”

    “好的。”

    接过玉简,公孙静连看也没看便直接应下。

    “许师弟,你的任务有些重。你需要进去栖霞镇找到阵心,然后释放灵力暂代阵心起到zhe:n压之能。一个白天,只需要坚持一个白天。若是天色稍晚我们还没开接应,那你就施展最快速度离开栖霞镇……”

    “为何非要是许师弟?”

    云扬双眼一凝,直接盯向苏云鹤。

    看着云扬表情郑重,苏云鹤表情也是变得郑重起来。

    “我知你不想让许师弟冒险,但我何尝不是。但这件事情,还真是非他不可。你我虽是不比许师弟弱上多少,但速度却没他快。李师兄与马师兄虽是战力与许师弟相当,但他们神识又没有许师弟强……”

    “这些我都知道,虽不想承认,但你说的没错。只是这些,与非他不可有什么关系?”

    听着苏云鹤说了一通仍能说明白,云扬又是打断了他的话。

    “稍安勿躁!白日地厉之气因为烈日纯阳之气的zhe:n压,只会潜藏地下。故而我们需要提防的,只有怨灵之气。怨灵之气的特性是排斥万物,与其说是排斥不如说是蛊惑抹杀。许师弟神识强大,这怨灵之气对他影响最小。即便是怨灵之气袭来,他也能凭借速度自如躲避。况且我们还要考虑到意外情况,一旦失手栖霞镇中的人要能迅速离去才行。综上所述,换作我们五人中的任何一人,相信都是做不到这些的。”

    听着苏云鹤有理有据的分析,云扬还是不肯罢休。他略一思考,又提出一个疑问。

    “我们都是凝气修士,为何不能直接飞到栖霞镇上空寻找阵心直接靠近?”

    “你以为我没想到吗?鸿毛不飘飞鸟不渡,仙佛路过照样足行!这里也是有着禁空法阵的。这禁空法阵是封印阵法的一个部分,轻易不能损坏。”

    说到这里,苏云鹤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看着苏云鹤的表情,云扬也是知道了对方的无奈。他张了张嘴,最终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云师兄莫要担心,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遭。有他带路,无论是进退都很容易。”

    看着云扬一副担忧的表情,许成林却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时他目光下移,引导着云扬看向少年。

    “无论怎么样,一定要小心为上!”

    看了眼许成林身旁的少年,云扬稍稍放了点心,但他还是关切的叮嘱了许成林一句。

    “明白!”

    重重点了点头,许成林绕开云扬,走向了苏云鹤。

    “许师弟,此行务必小心!”

    紧紧捏住玉简,苏云鹤郑重的递向许成林。

    “师兄放心!”

    许成林伸手去接苏云鹤的玉简,但见对方仍是紧紧的捏着。

    “务必小心!”

    苏云鹤神情凝重,紧紧盯着许成林。

    “知道!”

    迎着苏云鹤紧盯的目光,许成林重重的点了点头。

    庙宇前六人各自散去,李钊与马致远的组合去往了一个阵法损坏处,苏云鹤与云扬的组合去往了另一处。与公孙静道了一声保重,许成林带着少年向着栖霞镇走去。

    甫一走进栖霞镇,许成林突然感到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他背脊汗毛瞬间耸立,一股危险的感觉直冲他的天灵。下意识的,许成林直接用灵力凝结出了灵力护罩。隔绝了这股阴冷的气息,许成林的感觉这才稍好了一些。他低头看向身边的少年,想要看看他的状况怎么样。哪知他这一低头之间,却是看到了令他惊讶的一幕。

    一圈金黄色的光芒,将少年从上到下全部包围。这光芒带着微微的炽热,有如正午最强烈的阳光一般。身处金黄色光芒中的少年,此时显得有些神圣不可侵犯。一股威严的气势,逐渐从少年身上逸散开来。

    许成林心中猛地一跳,这光芒和气势都让他有些熟悉。就在不久之前,他在镇魂钟上见到了这样的光芒。而那威严的气势,则是他在最初遇到镇魂钟时感受到的。

    “这情况不对!”

    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许成林连想也没想直接一个闪身离开了少年。

    那让许成林感到背脊生寒的阴冷气息,根本靠近不了少年分毫。那周身的金黄色光芒犹如一层屏障,将那股无形的阴冷气息隔绝在外。少年黑白分明的双眼此时完全变了样子,他的双眼中被金黄色所填满。淡淡的金黄色光线渐渐从他眼中射出,光线射出足足有一尺这才缓缓收回。许成林看得真切,少年的眼珠此时已经完全变成了金黄色。

    随着少年转头看向许成林,他的发色也开始了变化。金黄色从头顶迅速蔓延,满头的黑发瞬间变成了金黄色。他的脸庞在金黄色下,逐渐也是染上了颜色。接着是他的四肢,他的身体。不过十几息的时间,少年的整个身体完全变成了金黄色。

    许成林面前的少年,此时看上去完全就是一座金属雕像。若不是少年还活动了一下手脚,许成林就把他当成真的雕像了。看着少年模样发生变化,许成林初时还真是有些吃惊,但见到他完全变化之后,他则是有了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这反应不对啊?看到我这个样子你只是惊讶却并没有恐惧,我很想知道这是为何?”

    少年歪着头,一副好奇的样子看着对面的许成林。那天真的样子若是放在真的少年身上,多少会让人觉得可爱。而这模样放在现在的少年身上,则是然人有些毛骨悚然。试想一下,一座会动的雕像做出疑问的模样,你会是什么感受?

    “恐惧?为什么要恐惧?别说你没什么危害,就算是有什么危害我也能收拾你!”

    摇了摇头,许成林不甚在意的随口说道。

    “好大的口气!你可知道我是谁!”

    少年目光一凝,有些色厉内荏的盯向许成林。

    “别摆出这幅样子。若是换了其他五各人说不定还真认不出你的真身,但是我却是识得你的真身的。你乃是器灵之身,我说的对也不对?”

    转头轻瞥了少年一眼,许成林有些好笑的看向他。

    “你怎么会知道!”

    少年心下一惊,脸上露出警惕神色。他稍稍向后退了两步,与许成林拉开了些距离。

    “不要那么紧张,这说来有些凑巧。你可能不知道,我是一名炼器师来着。”

    说到自己是炼器师,许成林得意般的露出一个微笑。

    “这怎么可能!炼器师不都是醉心炼器的吗,你怎么其他方面也会如此强?”

    听着许成林说出的话,少年有些难以置信。

    “有什么不可能?炼器为辅,有自保之力努力修行才是正道,这有错吗?”

    少年张了张嘴,一时竟有些哑口无言。

    许成林说的的确没错,没有任何一个修行者敢直言炼器师其他方面很弱。那些认为炼器师只会醉心炼器的人,只是没有真正认识到这个职业而已。

    “除了我是炼器师之外,其实我也是有其他发现的。”

    看着哑口无言的少年,许成林又是抛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你说什么!”

    少年猛地抬头看向许成林,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想知道吗?想的话带我去找阵心,路上我们边走边说。一个白天的时间,这时间有点短啊!”

    打量着一脸不可思议的少年,许成林似是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既然你想去,让我就带你去看看吧!”

    叹了口气,少年率先走向前方。

    许成林一见少年的模样,便知道他已经答应下来。微微一笑,许成林也是快步跟了上去。

    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向着未知的栖霞镇深处而去。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