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奇幻养殖场〕〔混沌天帝诀〕〔开挂的住院医〕〔掌权人〕〔入骨宠婚:误惹天〕〔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小娘子不凡〕〔魔王不必被打倒〕〔重生之再铸青春〕〔极品萌宝:霸道爹〕〔独家蜜宠甜妻宠翻〕〔黑洞剑仙〕〔镇国战神叶君临李〕〔超强狂婿〕〔威震九州〕〔巅峰男主方晟〕〔至尊归元〕〔万界毒尊〕〔医武神婿〕〔陈宁宋娉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七十五章 祠堂侠者碑,钟灵解谜题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随着两扇木门缓缓打开,大堂内的情形也是逐渐出现在许成林的面前。祠堂的正堂,反而没有了外面的庄严肃穆气氛。正堂内部空空如也,没有香烛,没有供桌,没有歌功颂德的功德牌,也没有供奉人的生平事迹。正堂之内只有着一块纯白色的石碑,一块孤零零矗立在那的纯白色石碑。

    石碑迎着许成林的一面通体光滑,其上只有三个古朴的文字。那文字既不是中洲大陆的文字,也不是许成林认为的通用文字,而是与中洲大陆文字相似的北沧大陆文字。这三个硕大的文字不是别的,正是侠者碑三个字。

    “怎么回事?这里明明是中洲大陆,但所见的文字却是通用文字。这说明这个地方很早之前就存在了,所以通用文字才得以保留些许。但这里又莫名其妙的出现北沧大陆的文字,这该怎么解释?”

    看着映入眼中的三个字,许成林一瞬间想到了许多。但越是思考,一些地方越是感到矛盾。

    “我回来!不知你们还好吗?”

    没有理会身后的许成林有什么想法,钟灵对着正堂内轻轻喊了一句。

    “你在对谁说话?”

    打量着空空如也的正堂,许成林奇怪的看向钟灵。

    钟灵没有回答许成林,他自顾自的走进了正堂,缓缓的绕到了白色石碑之后。

    许成林皱了一下眉,随即也是跟了上去。他学着钟灵的样子,也是绕到了石碑之后。

    古朴的石碑正面只有三个字,而它的背面却是密密麻麻的刻着许多字。这些无一例外,都是北沧大陆上的文字。许成林睁眼打量了一眼这些字,发现全是一个个人名。不用多想了,这块石碑就是为了纪念他们而存在的。

    许成林见到钟灵在不同的抚摸着石碑,而在他的指下则有着两个。那两个字的后边一个字已经模糊不清,而第一个字却是十分清晰。那第一个,赫然是一个钟字。这一刻许成林恍然,他明白为何钟灵会不停的抚摸这个名字了。这个被刻在石碑上的名字,应该就是为钟灵取名的那个人了。

    “究竟是多少年前的事情,我也早已经不记得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中洲大陆上出现了两股修行者也难以应付的气息。一为地厉之气,二为怨灵之气。两股气息初时并不壮大,但他们却在悄无声息间接连灭掉了数个修行门派,更是灭杀了数不清的生灵。当这两股气息真正现世的时候,所有人发现他们已经难以收拾了。一方有难八方驰援,其他大陆闻讯纷纷派人前来相助。最终在修行者们前仆后继之下,这两种气息被强行zhe:n压了下来。两件重宝被用来作为zhe:n压阵法的核心,其一名为镇魂钟,其二名为月瑶。”

    抚摸着石碑,钟灵将在庙宇没有讲出的事情告诉了许成林一遍。

    “想是当年的战况定是激烈的很,不然也不会一下牺牲如此多的的先辈。”

    打量着石碑背面的数百个名字,许成林仿佛能够想到当年的惨烈。两种气息被zhe:n压了不知多少年,如今他们虽是逃脱,但定是威力减弱了不少。但就是这样,他们六个凝气修士也是难以应付了,更别说当年的情况了。

    “你错了!这些名字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听着钟灵低沉的声音,许成林突然觉得背后有些发凉。数百个修行者的名字,这些还只是冰山一角。当年的那场战斗,究竟陨落了多少人。

    随着钟灵的话音落下,他的手在石碑上轻轻弹了两下。空空两声闷响传来,许成林见

    到石碑上的名字突然一个个消去。数个比先前文字大许多的文字,一个一个出现在眼前。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我辈修行者,当得侠之名。留名者何幸,不见者何多。聊以此数语,遥望无名侠!”

    一个个文字串联起成几句话,许成林瞬间便明白了其中的意思。能留下名字的人,只是少数幸运者。更多的人,都是陨落在那场战斗之中。果然啊,钟灵说的一点都没错。石碑上的名字,只是当年挺身而出中的一些较为幸运的人。

    “怨灵之气与地厉之气肆虐,做为修行者的他们其实是可以离开这个大陆的。但他们为了大陆上的生灵不遭受灾难,却是毅然选择了挺身而出。这些人的行为,不得不令人敬佩,当得起一个侠字!”

    许成林一边说着,一边对着石碑重重的一抱拳。这些人的作为,值得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修行者的尊敬。

    “是吧,我也觉得是这样的。不然当年我早就随他而去了,也不会答应在这镇守。”

    钟灵金色的双眸变得有些朦胧,他仿佛陷入了当年的回忆一般。

    想到此行的目的,许成林虽是觉得有些不该,但还是出言打断了钟灵的神游物外。

    “是北沧大陆的幸存修行者建立了这个栖侠镇?这里就是栖侠镇的阵法核心?还有你一直说的月瑶究竟是什么?它又在哪里?”

    一连四个问题,瞬间让钟灵清醒了过来。他勉强笑了笑,竟是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轻咬双唇,钟灵略一思考缓缓开口。

    “当年的幸存者不多,大多数都是留在了这里。究竟是什么人建立的栖侠镇,这个还真是不好说。但看这石碑上的文字,当年定是有北沧大陆的修士留在这里。至于你问的第二个问题,其实我先前已经说过了,这里就是栖侠镇的阵心。至于你说的月瑶是什么,这个我可以告诉你。但它在哪里,我却是不得而知了。”

    “嗯?你不知道月瑶在那里!”

    听到钟灵,许成林不由自主的楞了一下。但随即他觉得不对,又是跟着问了一句。

    “不是你和月瑶作为zhe:n压阵法的核心吗?镇魂钟能够诞生器灵,月瑶定也会诞生起灵,你怎么会不知道月瑶在哪?”

    “当年我正处在沉睡之中,月瑶也是灵力消耗过度陷入了休眠。而所有的巧合,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边说着,钟灵边蹲下了身体。他在石碑周围的地面一阵摸索,突然单手一用力撬开了一块石板。

    “找到了!这是当年的留影玉,一切的事情全部在里面。”

    钟灵在石板之下,拿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方形玉佩。他轻轻点头,伸手递到了许成林面前。

    “有什么事情不好说,非要搞得神神秘秘。如今时间不算太充裕,他却不见丝毫着急,莫不是他有什么别的打算?”

    心中想着这些,许成林顺手接过了玉佩。他神识注入其中,脑海中模糊了一下,接着一幅幅画面缓缓出现。

    第一幅画面,讲的好像是一个老者在仔细擦拭着镇魂钟。第二幅画面,讲的是一个衣衫褴褛的书生,偷偷进入到祠堂之中。第三幅画面,讲的是老者与书生之间的争执。第四幅画面,讲的是书生带着一颗明珠逃跑。第五幅画面,则是漫天的火海。第六副画面,则是许成林见过的老者倒地,厉怨之气被封印的画面。

    虽是有如走马观花般的看完六幅画面,但许成林已经大概明

    白了其中传达出的意思。结合先前钟灵的言语与他见过镇魂钟留下的画面,许成林觉得他还原出了事情的真相。

    当年镇魂钟和月瑶都是灵力消耗过度陷入了休眠,而这时候以为衣衫褴褛的书生却是在老者手中抢走了月瑶。后来见到漫天的火海,定是栖侠镇被冲破封印的怨灵之气袭击造成的。最后那名老者凭借着先辈留下的阵法,再次将两种气息封印下来。

    “若是我没有猜错,被抢走的明珠,就是所谓的月瑶了。”

    虽是有了猜想,但许成林还是求证般的问向钟灵。

    “是的。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没有见过月瑶了。”

    叹了口气,钟灵缓缓地摇了摇头。

    “那这些年都是你一个人在zhe:n压地厉之气与怨灵之气?”

    突然想到这个可能,许成林试探的问向钟灵。

    “是,也不是!我是地厉之气的克星,但并不能奈何得了怨灵之气。zhe:n压怨灵之气,靠的还是栖侠镇的镇民。”

    “也对!栖侠镇的镇民都是修行者的后代,他们其中也应该有修行者才对。诶?说起来,一开始我们进入栖侠镇,好像并没有巡查到有修行者存在啊?”

    说到这里,许成林突然感到莫名其妙。他诧异的看向钟灵,想要让他给出一个答案。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之中早就没有修行者。他们能帮助我,是因为另一个原因。”

    听到这个答案,许成林急忙跟了一句。

    “什么原因?”

    “万物有灵,生灵死亡心怀怨念即有机会化作怨灵,而心怀正义则有机会化作英灵。但无论是怨灵还是英灵,都会随着自身力量的逐渐减弱而消失在世间。生灵死后化作的怨灵,在特殊条件下使得本身力量保持不变,这些怨灵长时间聚集在一起就会逐渐化为怨灵之气。而与怨灵对立的,就是另一种英灵的存在!栖侠镇的镇民都是那些被称为侠的修士后代,他们自小便被先辈灌输了守护此地的信念。故而他们死后,化作的是与怨灵对立的英灵。凭借着这些英灵,我才能够一起zhe:n压地厉之气与怨灵之气。”

    “这才真是前赴后继,先辈为世人享太平,后背也是为世人享太平,这中洲大陆似乎欠了这些人的一份荣耀!一代代的人化作英灵,默默地zhe:n压着怨灵之气。这些无名的英雄,值得所有人的敬佩!”

    许成林深吸一口气,颇为感慨的说了这么一句。

    “你错了!并不是一代代!而是全部!是全部!在月瑶丢失的时候,他们没有逃过那场灾难!”

    这些话,几乎是钟灵从喉咙中吼出一般。

    听着钟灵低吼般的说出这些话,许成林脑海中瞬间浮出了一幅画面。那是他在留影玉中见到的第五幅画面,讲的是一片漫天火海。初时许成林只以为那是一场灾难,但他实在是没想到那竟是一场灭顶之灾!

    “怎么会这样!”

    许成林震惊之极,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钟灵。

    “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也是不知道的。直到后来有人拼命将我唤醒,我这才帮忙一起zhe:n压了怨灵之气。而那之后,栖侠镇也是不存在了。”

    钟灵的声音越说越小,说到最后已经有如耳语一般了。

    声音虽小,但听在许成林的耳中却有如炸雷一般。

    他们没有逃过那场灾难,栖侠镇也是不存在了。那许成林他们先前见到的所有镇民,究竟是人还是英灵?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