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女婿〕〔超级王者〕〔开局濒死〕〔绝世龙帅〕〔最豪赘婿-龙王殿〕〔小仙女有个红包群〕〔谢珩温酒〕〔娇宠摄政王〕〔首富娘子:夫君要〕〔慕归程沈倾抖音〕〔慕少,你前妻又被〕〔慕少 你的前妻又被〕〔贞观俗人〕〔重生都市仙帝〕〔校草殿下太妖孽〕〔极品透视民工〕〔邪君的第一宠妃〕〔大周仙吏〕〔大田园〕〔苏红珊韩大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八十二章 恶行搅风雨,一怒欲出手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他怎么直接就找过来了?”

    心中带着这个疑惑,公孙静不由得看向了云扬与苏云鹤。

    “是我!我在来的路上沿途做了标记,他们应该是循着标记找过来的。”

    似是看出了公孙静的疑惑,苏云鹤直接开口做出了解答。

    “这就难怪了,我说他是怎么找来的呢。”

    轻轻点了点头,公孙静从地上站起身来。

    “留一个人看着点阵法,我们几个出去迎接一下吧。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他这是故作姿态让我们迎接呢。”

    解读出李钊隐晦传达出的意思,公孙静有些嘲弄的说了一句。

    “好大的架子!爱他娘的谁去!我就看不起他这种惺惺作态,要去你们去!老子不去!”

    云扬一摆手,直接将头偏向了一边。他已经讨厌李钊到了一定地步,都忍不住爆了出来。

    “算了!还是我与师姐一起出去,云师弟与许师弟一起留下吧。许师弟刚刚恢复不久,还是稍作休息吧。”

    起身走向公孙静,二人一点头一起走向了祠堂之外。

    “两位可安好?”

    看着苏云鹤与公孙静联袂而来,李钊的脸上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托师兄福,我们几个都是平安。云师弟与许师弟正在祠堂看护阵法,师兄一起进去看看?”

    虽是不甚喜欢李钊这个人,但几句客气话还是要说的。

    苏云鹤的几句客套话,却是让李钊听的极为受用。他眼睛眯出一个月牙,笑着回答了一句。

    “哈哈哈!头前带路,我倒要看看所谓的阵法核心是个什么样子。”

    一撩袍袖,李钊双手背于身后。他微一仰头,做出了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

    见李钊这副模样,公孙静与苏云鹤皆是面面相觑。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公孙静清了清嗓子缓缓开口。

    “李师兄与马师兄一起去修复阵法破损,为何现在马师兄不在?”

    “你说老马?他在后边。我提前赶过来,打探一下情况。”

    不甚在意的摆了摆手,李钊的脸上露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这家伙是大意还是自视甚高,竟是敢一个人单独行动?”

    实在是看不过去了,苏云鹤不禁对着公孙静传音。

    “我猜是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看了苏云鹤一眼,公孙静同样是直接传音。

    “走吧,一会儿老马自然会赶过来。我们先去里面等他,不着急的。”

    见两人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李钊不禁催促起了二人。

    “这……”

    苏云鹤犹豫了一下,接着看向公孙静征求她的意见。

    略一蹙眉,公孙静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你们先进去吧,我等一下马师兄。”

    “好,有劳师姐了。”

    点了点头,苏云鹤对着李钊做了个请的姿势,接着转身率先走进祠堂。

    “师妹喜欢等就等吧,但我还是告诫你一句,听人劝吃饱饭!”

    与公孙静擦肩而过,李钊双眼微眯阴恻恻的说了一句。

    “多谢告诫!”

    公孙静面无表情的答了一句,接着便不再理会李钊。

    有些人就是这个样子,给他三分颜色便能开染房。明明是只要互相客套几句就过去了,李钊不知出于什么原因非要说上一句来恶心人。

    李钊说这一句话有什么用?没用,一点用处也没有。除了让公孙静和苏云鹤更加感到厌恶外,没有一丁点用处。

    公孙静的冷然以对,让李钊微微错愕了一下。但随即他冷哼了一声,转头看向了苏云鹤。哪知这一眼看去,顿时又是让他心中火起。苏云鹤根本没有半点等待李钊的样子,自顾自的先一个人提前走了。

    苏云鹤会等李钊?一开始他也许会,但当李钊摆出姿态之后他便有些不情愿了。到了李钊对公孙静说完那句话之后,苏云鹤便决定不再理

    会他了。

    “爱他娘的谁去!老子不去!”

    苏云鹤脑中一直回荡着云扬的两句话,此时他觉得这两句话真是解气。

    “真想敲开他脑子看看,这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没有半点自知之明吗?故作姿态给谁看?只能让人更加瞧不上而已。”

    摇了摇头,苏云鹤几个闪身便回到了正堂。

    “哼!看你们能够得意到此时!”

    瞟了一眼还在门外等候的公孙静,又看了一眼自顾自离去的苏云鹤,李钊心中愤懑的想着。

    这就是人,这就是人性。传说人之所以见不到自身的缺点,就是因为他们的眼睛长在前方,看不全自身情况。而有些眼高于顶的家伙,更是不会见到自身的缺点。

    “师姐呢?”

    见苏云鹤一个人回来,云扬立即奇怪的问了一句。

    “在外面等人。”

    冷冷的回答了一句,苏云鹤直接走到了一边。

    “怎么了?”

    看着苏云鹤的脸色有些难看,许成林也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明知故问!”

    听着苏云鹤莫名的的回答,云扬与许成林对视一眼,皆是有些不明所以。

    然而下一刻,二人皆是明白了苏云鹤为何会如此。

    “嗬!这里真是有点意思啊,竟然会有通用文字出现。哎呀,不得了啊,中洲大陆竟然会出现北沧大陆的文字。有意思,有点意思!”

    听着这略带轻浮的话语,云扬第一时间便知道是谁过来了。一瞬间,他也似乎明白了苏云鹤为什么会臭着一张脸。

    “别理他!”

    看了苏云鹤一眼,许成林急忙开口提醒了一下云扬。苏云鹤的心性要比云扬好一些,许成林觉得没必要提醒苏云鹤。

    脸色阴沉的吐出一口气,云扬对着许成林艰难的点了点头。

    “都在呢!”

    如同老朋友打招呼一般,李钊一进去正堂便便冲着三人笑了一下。这看似打招呼的笑容,三人见了却格外感到别扭。

    “没有半点自知之明,更像是前来挑衅的……”

    见到李钊的一瞬间,许成林立即有了这个想法。

    许成林仍如先前一般,根本没有理会李钊的意思。他干脆直接就地盘膝而坐,闭上了双眼。脑中想着许成林的话,云扬也是默不作声的将头转向了一旁。而最先进来的苏云鹤,则早是假装研究阵心去向了一旁。

    “哼!把我当不存在?就这么轻视我?”

    见到三人各自的表现,李钊心中的怒火燃烧的更盛。

    实际上根本没有人轻视他,三个人只是有些讨厌他,不愿意理会他而已。

    为了掩饰无人理会的尴尬,李钊只好转移注意力。他向着四周查看,不经意间瞥见了一旁若无其事的钟灵。

    “诶?这是……”

    微带疑惑的看着钟灵,李钊的脸上露出了迟疑。随即他双掌一拍,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原来如此!造化!真是造化!我李钊真的得天钟爱,竟然会遇到此物!哈哈!哈哈哈哈……”

    自顾自的大笑着,李钊见到无人响应,于是双眼一转自顾自的解释起来。

    “器灵化形,这是器灵化形!没想到我竟会遇到!”

    打量着钟灵,李钊得意的大笑。

    面对着李钊的得意大笑,钟灵先是皱了一下眉,随即便恢复正常。他看向李钊的表情有些奇怪,似是有些同情,又带着些许看傻瓜的意味。

    李钊并没有发现钟灵的这表情,不然以他的脾气秉性,定然又是勃然大怒。

    “哈哈哈!待我收了这器灵!”

    一边笑着,李钊已是放出了银色飞剑。剑锋所指,似乎随时就要斩向钟灵。

    直迎剑锋,钟灵并没有多余的动作。他双眼微眯,一股气势蓄势待发。

    “你动一下试试!”

    猛地睁开双眼,盘坐在地的许成林语气冰冷的说了

    一句。

    就是这一句话,整个正堂之内突然变得阴冷了许多。

    “好浓的煞气!”

    心中暗暗惊讶,苏云鹤不再假装,将头转向许成林。

    与此同时,其他二人也是看向了许成林。这股煞气实在是有些惊人,不由得让二人为之侧目。

    “好大的威风,你难道还要与我动手不成?”

    阴恻恻的笑了一声,李钊面带邪笑的看向了许成林。

    没有回答李钊的问话,许成林只是缓缓起身。但在他起身的过程中,背在身后的长剑却是无声的滑落到了手中。长剑在剑鞘中微微颤鸣,仿佛随时就要出鞘饮血一般。

    “你动一下试试!”

    又是这句话,许成林一点面子都没给的又是问了一句。随着他这一句问出,正堂内的阴冷气息突然消失不见。反观许成林,则是浑身一股阴冷的寒气。

    一霎那间,三人都知道许成林的态度是认真的。煞气外放多是为了震慑而已,说白了那只是为了唬人。而煞气收敛自身,则是代表着随时动手的前兆。

    “许师弟!”

    见许成林的强硬态度,云扬心下有些吃惊。他们与李钊关系虽然很僵,但也不至于到了刀兵相见的地步吧。他实在搞不明白,一向冷静的许成林为何会这样。

    “有些事情我稍后会解释,但现在谁敢动手,就先过我这关试试!钟灵,到我身后来!”

    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李钊,许成林不仅在言语上威胁,行动上也是重重威胁。手中不断颤鸣的长剑做不了假,谁要是真敢对钟灵出手许成林就真的敢给他来上一剑。

    李钊就是故意的,是故意的挑衅。他没察觉到许成林的变化?那是不可能的。他就是发现说到钟灵的时候许成林表情微变,所以才有了之后的一幕。

    许成林不会让人伤害钟灵,不说他与整个封印大阵有关,不说他是zhe:n压两种气息解救中洲大陆的功臣,单是先前他的舍身守护,也是值得许成林一怒动剑了。

    三人一器灵,场面有些僵。而就在此时,又是两道身影走进了正堂。

    公孙静刚一走进正堂,迎面便见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见许成林横剑胸前,长剑在微微颤鸣。而在他的正对面,正是手执飞剑指向钟灵的李钊。至于一旁不知所措的云扬与苏云鹤二人,则是被她主动忽略了。

    “你们,你们两个究竟在干什么!疯了不成!真是长本事了,许成林你真的想来一次同室操戈不成!”

    来不及分辨谁对谁错,公孙静对着二人就是开口呵斥。但她语气一转,还是试图劝说一下许成林。

    果然,许成林听了这话缓缓将剑放下。他看了看后来赶到的公孙静,轻轻的点了点头。

    “师姐说的有道理,不过他只要有动手的动作,我不介意拼尽全力将他斩于此处!”

    许成林脸上极为平静,既没有故意的威胁,也没有色厉内荏。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说话之间,李钊收了飞剑,却又是将剑锋指向许成林。

    了李钊一眼,许成林仍是没有理会他。只是没人注意到的是,许成林脚下已是亮起了灵光。只要李钊一有出手的打算,许成林绝对可以瞬间转移位置闪开攻击。

    心下一惊,公孙静知道许成林确是认真的。他这表情只能说明一种情况,那就是他对于斩杀李钊极有把握。

    “他为何这么有把握?”

    脑中迅速甩开这个想法,公孙静看向也是一脸呆愣的马致远。她希望马致远赶紧劝说李钊,不要让事情更糟糕。

    马致远似有所觉,他下意识的看向公孙静。二人目光一碰,瞬间明白了对方意思。

    清了清嗓子,马致远艰难开口。

    “老李,亏你还是师兄!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说,非要刀兵相向!”

    看了马致远一眼,李钊缓缓将飞剑收回。扫视了正堂之内的几个人,李钊冷冷的哼了一声。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