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小艺人今天红〕〔这演员真搞笑〕〔马甲大佬是个小作〕〔重返2005〕〔和女上司的荒岛生〕〔铁柱铁牛与铁波〕〔贩夫全神录〕〔诡眼迷踪〕〔穿越之厨娘〕〔我在聊天群假扮孙〕〔重生九零神医福妻〕〔锦绣医妃之庶女凰〕〔我的名字科比布莱〕〔衣冠何渡〕〔超强狂婿〕〔花都兵王〕〔反派就很无敌〕〔承运而生〕〔大奉打更人〕〔丁薇记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八十四章 惊觉怨灵走,痕迹初显现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你们先前做了什么?”

    突然之间,钟灵的胸膛开始急促的起伏。他看上去仿佛十分紧张,或者说更多的是一种惊慌。

    被钟灵这么一问,李钊顿时愣了一下,其余几人的反应也是一般无二。他们刚刚做了什么,其实大家都是清楚得很。修复阵法破损的有两组人,激活阵心的有两组人。就这四组人先前还能干什么,不过是修补的修补,激活的激活罢了!

    “怎么了?”

    看出了钟灵紧张下隐藏的惊慌,许成林不禁严肃的问了一句。

    “不是你们!是他们两个!我想知道他们两个先前究竟做了什么!”

    看了许成林一眼,钟灵急忙对着几人摆了摆手。但随即他手指连点,一一指向了李钊与马致远。

    “我们!”

    疑惑的指着自己脸庞,马致远又是满脸不解的转头看向李钊。

    “就是你们!为何你们身上会有怨灵之气的残留痕迹?”

    很是确信的点着头,钟灵双眼凝重的一眨不眨的盯向二人。

    “不要血口喷人!我”

    被直接点名,李钊立即怒火冲脑。他立即就像放出几句狠话,但想到先前的遭遇,他又是急忙住了口。人之常性,欺软怕硬。世间对这也有一个有意思的说法,叫做凶狗也会怕恶人,恶人自有恶人磨!

    “刚刚我们在栖霞镇外面修补阵法破损。至于怨灵之气的痕迹,我怎么没有感应到。”

    虽是平静的回答着钟灵的话,但人是谁都能看出马致远脸上的阴沉。

    “只是修补阵法破损,那你们为何会来的这么晚?”

    带着怀疑的语气,云扬突然看向了马致远身后的李钊。

    “你在怀疑什么?”

    未待李钊回话,马致远先是微眯的看向了云扬。

    “没什么!我只是想知道原因而已。”

    云扬寸步不让,迎着马致远威胁的目光直接顶了回去。

    “哼!我二人不擅长阵法,其中难免会多有出错。修复阵法这种事情,一旦错了就要重来,来晚一些有什么错?”

    冷哼了一声,马致远还是说出了晚来的原因。

    “栖霞镇中心的阵法核心激活之后,当时有雾气升腾和透明防护层出现。你们修复好阵法破损,是在这之前还是之后?”

    没有理会其他的事情,钟灵盯着马致远严肃的开口。

    见钟灵的表情严肃,马致远也是没有嗦,直接开口作答。

    “在那之后!”

    “之后多长时间?”

    钟灵脸上的严肃加重了一份,若是仔细看去,几人还能从那严肃之中找到一丝愤怒。

    “大概,大概约有半盏茶的时间吧。”

    似乎是感到了事情的严重,马致远的回答显得有些迟疑。

    “不对!若只是半盏茶的时间,你们绝对不会到的如此晚!”

    双眼一睁,钟灵立即对着马致远一声大喝。

    几人被这一声呵斥震慑了一下,接着一个微弱略带不安的声音响起在马致远身后。

    “也许,也许还要稍长一些。或者有,有一盏茶的时间。对,不会再长了。”

    “够了,这就够了!这一次白忙活了,都撤了吧!”

    重重的吐出一口气,钟灵的神情显得极为失望。他摇了摇头,单脚直接狠狠地跺在地上。轰隆一声,钟灵的一只脚陷入地面约有半尺,一

    股无形的波动迅速以他单脚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这波动瞬间越过几人脚下,却是在侠者碑下聚集。侠者碑下的地面猛地翻涌起来,一股土浪涌起,眨眼间便将地面上亮着灵光的阵法摧毁。随着阵法的消失,侠者碑上的灵光疯狂闪动。在连续闪了十几下之后,侠者碑上的灵光终于消失不见了。侠者碑蜕变回了原形,又变成了一块普通的石碑。

    “你做了什么!”

    见到辛辛苦苦半天才弄好的阵法被毁去,苏云鹤立即急得跳了起来。他冲到钟灵的身旁,双手不管不顾的穿过金光直接抓住了钟灵的肩膀。疯狂的摇晃着钟灵的身体,苏云鹤看上去有些歇斯底里。

    “苏师弟!”

    “苏师兄!”

    “苏云鹤!”

    公孙静、云扬与苏云鹤第一时间冲到了苏云鹤的身旁,他们连拉带拽终于将苏云鹤与钟灵分开。

    “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要破坏阵法停下阵法核心运转?”

    许成林面色严肃,一脸凝重的盯着钟灵。

    “哼!早就说他别有所图了,现在图穷匕见了!”

    正当这现场气氛紧张的时候,一句不轻不重的话语在马致远的身后传来。

    随着这一句话的说出,现场突然变得安静了下来。钟灵无所谓的瞥了李钊一眼,马致远则是神情复杂的看向了他,至于其他几个人则是以愤怒的目光看着他。

    被所有人盯着,李钊突然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他感到自己说出的话不仅没有达到目的,反而有了一种事则其反的效果。

    “都看着我干什么!我说的有错?不是他毁了阵法,停了阵法核心?”

    说到这里,李钊心中的心虚逐渐消失,一种理直气壮的感觉反而在心中萌动。

    人的眼睛长在前方,并不能第一时间看到自己。李钊此时不知道,他如今在几人的眼中是有多可笑。小丑,他如今在几人眼中就是十足的小丑。扰乱人心,幸灾乐祸,挑拨离间,火上浇油,这就是他到了祠堂正堂后的所作所为。钟灵的那句人是邪恶的,人心也是跟着邪恶,这说他一点也没错。

    “你给我闭嘴!”

    云扬的声音几乎是吼了出来,他牙关紧紧地咬着,心中的愤怒更是欲突破界限。

    “我想知道为什么!”

    苏云鹤没管其他,他大吼一声,瞬间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阵法核心是为了封印怨灵之气,而现在怨灵之气都不在了,那还激活它有什么用?”

    苦笑一声,钟灵摇了摇头将原因说了出来。

    听了钟灵的回答,所有人先是一愣,但随即他们脑中便轰的一声巨响。什么?怨灵之气已经不在了!不在了?是被浇灭了还是离开了栖霞镇?答案不用问,自然是后者了。若是怨灵之气不见就是被消灭了,那当初也不会是将它封印了。

    “闯大祸了!这次真的是闯大祸了!”

    喃喃的念叨着两句话,公孙静的双眼已经开始失去颜色。

    “是啊,这次麻烦大了!我们的一个不小心,也许就给大陆带来一场灾难。”

    云扬摇着头,脸上带着的是有些恐惧的表情。先前他与许成林独自在一起的时候,可是见到过留影玉中的情景的。想到那几幅情景中的某一副,云扬就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至于嘛,修行界记载的怨灵之气也就是难以消灭,并不是不能消灭。你们一个个,至于惊慌成这样?”

    觉得是时候了,李钊悄悄的从马致远身后转了出来。他单手负后,脸上满是自信,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

    见到李钊的这副模样,许成林突然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如此惺惺作态,究竟是要摆给谁看。遇到情况见不到他出手,出手也是帮了倒忙,现在每个人都是焦头烂额,他却摆出如此一番模样。这人品,着实让人不敢恭维。

    “哼,愚蠢无知,果真是傻瓜蠢货欢乐多。”

    冷笑了一声,钟灵一脸鄙夷的看向李钊。

    “你说什么?”

    李钊如同炸了毛的鸡一般,立即忘了钟灵带给他的恐惧。

    “说你愚蠢!你不止大意放走了怨灵之气,还在一旁说着风凉话彰显自己的无知!若是栖霞镇的怨灵之气能够消灭,那还封印它做什么?你以为只有你聪明,别人都是傻瓜不成。”

    钟灵没有留半点情面,当着所有人直接说出了这番话。

    “你,你你不要血口喷人,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放走了怨灵之气!”

    李钊的脸上有着愤怒,对于钟灵说是他们放走了怨灵之气,他一个字儿也不相信。

    “不见棺材不落泪!先前我说你们身上有怨灵之气的痕迹,现在我就证明给你们看。”

    一边说着,钟灵又是抬起了手掌在头顶的镇魂钟上一扣。一声短促刺耳的声音瞬间传出,六人只觉的双儿刺痛了一下,接着便见到自己身上浮现出了一层神秘的光芒。

    许成林的身上浮现出的金色光芒,公孙静的身上也是如是,云扬和苏云鹤的身上亦是如此。而马致远身上除了金色光芒外,竟还有着一层淡淡的冷白色光芒。至于李钊身上的光芒,则是与马致远一般无二,隐隐的那冷白色的光芒还要更深一些。

    “怨灵之气与生灵近距离接触,便会有一丝的气息融入到他们体内。这丝怨灵之气并没有太大的危害,只会在一定范围内影响人的情绪。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丝怨灵之气会逐渐消散,被感染的生灵便会恢复正常。这个时间因人而异,长则半月有余,短则盏茶时间。看他们身上的怨灵之气只有一丝,定是那那团怨灵之气的本源在他们身边溜走时不经意的留下的。”

    看着二人身上的冷白色光芒,钟灵详细的给几人解释着。

    “这只能说明怨灵之气近距离接触过我们,不能说明是我们大意放走了它吧?”

    马致远紧锁眉头,平静的看着钟灵发问。

    看着马致远还算是冷静,钟灵叹了口气回答了他。

    “怨灵之气之前潜藏并没有逃离大阵,是因为当时大阵还有这一部分威能。但阵心一旦激活,整个阵法便会有一瞬的停滞。若是此时阵法上有漏洞存在,那这个阵法就如同虚设。现在的栖霞镇中我已经感受不到怨灵之气的存在了,就是在大阵之中我也是察觉不到他。先前在这里我已经与那怨灵之气的本源斗了一番,虽没有真正的让他受到伤害,但也是成功逼退了他。阵法核心先一步激活,若是阵法没有破损怨灵之气是逃不走的。而阵心激活的时候,你们那边的破损还没有修复。故而那个时候,整个周天子午八卦阵就是如同虚设。别说是一盏茶的时间,就是半盏茶的时间也足够他找到漏洞逃出去了。再加上你们身上的怨灵之气的痕迹,这些加起来足以说明一切了。”

    “这么说真的是我们的错了”

    仰天叹了口气,马致远此时竟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