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宠婚顾南舒〕〔饲养全人类〕〔仙帝归来当大佬〕〔早安,老婆大人顾南〕〔大秦之系统骗我在〕〔假婚真爱,傅少的〕〔顾南舒陆景琛〕〔言染苏御〕〔我是神级御兽师〕〔都市:我相亲就变〕〔厉爷,团宠夫人是〕〔孙猴子是我师弟〕〔重生之九零年代〕〔开局僵尸:我被女〕〔团宠龙女萌萌哒〕〔漫威:开局签到地〕〔蚀骨宠婚:早安,〕〔横推从拔刀开始〕〔被大佬们团宠后我〕〔船撞桥头它也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八十七章 山村凄惨象,定计入西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百里的距离,对于修行者而言不过是数天的时间。而对于由十二个凝气期修士组成的队伍而言,这个距离最多只用两天便能到达。但实际的情况并非如此,他们途经一个小山村时便遇到情况。

    “师兄,前边的那个小山村有点不对!”

    众人飞行之中,幻灵教陈凌突然加速来到徐飞远身旁。他略一犹豫,说出了自己的发现。

    “哦?陈师弟也觉得那里有古怪?”

    未及徐飞远发问,苏云鹤突然在旁边跟着问了一句。

    “莫非苏师兄也有发现?”

    没有再顾得上与徐飞远交谈,陈凌好奇的看向苏云鹤。

    微一点头,苏云鹤说出了自己的发现。

    “前边那个小山村好像有阵法存在过的痕迹,看那痕迹还很新鲜,显然是撤去阵法不久。”

    “原来如此!看来我们是要过去看看了。前面的山村有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怨气,再联想苏师兄所说,不难推断出前方有修行者为恶。”

    陈凌双眼一缩,迅速做出了推断。

    听了二人的对话,徐飞远觉得事情有些不寻常。他急忙一个闪身,来到了公孙静的身旁。二人又叫上了马致远与李钊,四人一起商议了起来。

    “怨气?陈师弟能见到怨气?莫非师弟精通望气之术不成?”

    云扬在一旁听着陈凌的话,瞬间想到了什么。

    “没错!陈师兄未入修行之前,乃是相师世家,一手望气之术宗门几近无人能匹。”

    白子月飞到飞到云扬身旁,一脸得意的对着他笑着。

    “了不起!我算是见识了!”

    对着陈凌竖了一下大拇指,云扬却是冲着白子月爽朗的笑了笑。

    看着云扬的笑容,白子月不知为何觉得自己脸上有些发烫。她加快飞行,就要甩开云扬。

    “嘿!这丫头怎么了?”

    心下有些奇怪,云扬稍稍一愣但还是追了上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追上去,总之就是感觉一定要追上去。

    “大家一起前去看看,不要随意脱离队伍。前方情况不明,大家小心一些。”

    这时的徐飞远几人已经商议完毕,他转头对着身后的一众人开口吩咐着。

    “不用这么麻烦,我先查探一下就好了。”

    说话之间,许成林已是眼底灵光一闪,神识飞快的向着前方扩散。

    “这位许师兄也像师妹一样擅长神识之法?”

    李汉鑫看着许成林施展神识之术,不由得问向许成林身边的陈洛雪。

    “我的神识之法就是他传给我的,你说他擅不擅长?”

    微微一笑,陈洛雪却是反问了一句。

    “原来如此!早就听秘境归来的同门说过,洛雪师妹得了一手精妙的神识之法,看来这法术正是出自你这位青梅竹马了。”

    看着二人并肩而行,赵明不由得调笑了一下陈洛雪。

    “是啊,就是他!”

    陈洛雪没有隐瞒,直接笑着承认了。两人会一样的法术,这事在几人面前根本瞒不住,况且也没必要隐瞒。

    “前方情况不妙,有大量的村民死亡!大家加快速度,赶紧过去救援!”

    神识收回,许成林立即将自己见到的情景说了出来。

    众人听了许成林的简单诉说,脑海中却是浮现了一副遍布血泊的画面。

    “快走!”

    公孙静喊了一声,一马当先加速向着前方飞去。身后众人几乎同时加速,追着公孙静而去。望山跑死马,众人在空中见到的小山村其实离他们还很远。纵使他们是凝气修士,也飞了接近一盏茶的时间。

    一道道遁光如同流星般坠地,每道遁光之中皆是有一人走

    出。虽是提前听到了许成林的诉说,但真正见到眼前的场景后,众人还是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这是怎样的一幅场景?用鸡犬不留来形容简直再合适不过了!房屋内、街道上、桌子下、转角处,满是横七竖八倒地的尸体。那些尸体脸上表情不一,有恐惧、有迷茫、有惊慌,更多的则是不甘。他们身上有着同一个特点,那就是胸前皆是有着一个手臂粗贯穿的伤口。伤口全部位于同一个位置,心脏的位置。这些人的心脏,全都是不翼而飞。一道道鲜血溪流缓缓流着,在地面上汇聚成了一条红色的河流。这条河流红得鲜艳,红的可怕,一股阴森冰寒的气息更是随着河流直接朝着几人扑面而来。情不自禁的,见到这副场景的修行者们都是打了个寒颤。

    修行路上会伴有生死,这是每个步入修行的修行者们的共识。可以说,只要是修行者就难免要接触死亡。但y-i次忄接触如此多的死亡,这还是这些新生代的修行者们的第一回。就连许成林也不例外,他虽是经历了白云村的天灾人后,但也没有见到过如此多的的死亡。两个宗门一共十二名凝气期的修行者,在见到这一幕之后全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眼底灵光一闪,许成林已经用神识探查了整个山村。他仰天叹了一口气,神情显得有些悲伤。

    “快!大家分头找找,看看还有没有幸存者!”

    公孙静经历了先前的错愕,终于反应过来恢复正常。她急忙想要吩咐众人,寻找幸存者进行救援。

    “别忙了!整个山村没有一个活口!”

    许成林深吸一口气,给出了众人最不想听到的答案。

    “怎么会?许师兄你一定是搞错了!”

    对着许成林大喊了一声,白子月难以置信的跑了开去。她扫了一眼满地的尸体,接着跑向了一处低矮的房屋。打开房门的一刻,白子月呆愣了一下,但随即她却突然掩面小声的哭了出来。

    屋中有着三具尸体,三具交叠在一起的尸体。最上面是一具男人的尸体,中间是一具女人的尸体,而在最下面是一具小女孩的尸体。男人的身体很高大,完全将女人的身体护在了下方,女人似是害怕压着孩子,双臂费力的支撑出了一个空间。男人的脸色很是惊慌,似乎有什么东西就在他身后一般。女人的脸色也是惊慌,但她却是嘴角咬着咬着嘴唇,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而他们身下的小女孩,则是一幅疑惑地表情。她可能是在疑惑,父亲母亲究竟是在做什么。

    所有的表情全都定格了,定格在了他们突然死去的那一刻。后背心脏的位置,一个血淋淋的洞口,直接贯穿了三具身体。

    听到白子月的哭泣,众人忍不住向她靠了过来。入眼见到的一幕,让他们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心中悲痛。

    “走吧,我们四处查看一下线索。”

    拍了拍陈凌的肩膀,苏云鹤叹了口气缓缓数道。

    点了点头,陈凌转身向着山村外围走去。

    “致命伤全都是在心脏的位置,周围还有阵法的痕迹,这定是修行者修炼邪法所为。没想到在散修联盟的总盟所在地,竟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徐飞远脸色阴沉,胸中满是愤怒。

    “不管是谁!不管他哪里,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看着不断抽泣的白子月,云扬心中怒火中烧。

    “你冷静一点,这时候不要添乱!这里离着西境郡只有几十里,又是修行者所为,很显然这些事可能与西境郡的修行者有关。”

    看了看抽泣的白子月,又看了看云扬,公孙静缓缓的说出了她的推断。

    “那我们还等什么?”

    猛地看向公孙静,云扬的语气中已经带上了质问的语气。

    不止是因为白子月,见到的

    这番惨象也是令云扬愤怒异常。

    “云师兄,你冷静一些。若是真如师姐所说的一样,那这事情就不会这么简单的。试想一下我们明目张胆的直接过去,别人发现了还会现身吗?”

    看着云扬怒火中烧的样子,许成林缓缓的开口劝说着。

    若是别人说出这番话,云扬定是会不以为然。但这话是从许成林口中说出来了,他却是努力压下愤怒,仔细的思考了起来。

    许成林向来很少发表自己的意见,但每次他的意见都是极有道理的。云扬自打认识许成林以来,这种事情已经见到过很多次了。对于许成林的意见,云扬认为是极有道理的。

    “那你说该怎么办!”

    压下愤怒,云扬声音低沉的问道。

    “西境郡是一座不小的城池,按照每个大陆上通用的习惯,城门前都是有专门负责检测灵力的人。我们是为了查清事情才要进城,所以不能随意让别人发现我们的身份。”

    说到这里许成林顿了一下,见所有人都没有意见,于是他接着说了下去。

    “我们总共十二个人,一起行动目标太大。所以我建议,大家分批次进城。为防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在城池十里外集体步行。至于城门前如何不让人查出我们身负灵力,这其实也很简单。云师兄擅长符法,只给每人画一枚有些遮盖灵力的符就可以了。先进入西境郡人,可以沿途做下标记,到时候我们寻找认为安全的地方进行汇合。”

    听着许成林提出的看法,在场的几人皆是有些惊讶。众人是在没有想到,只是在片刻时间,许成林便做出了如此详细的部署。

    看出了众人脸上的惊讶,许成林略一思索又是解释了一句。

    “先前我们在元海城就是这样进去的,不然建立元海分堂的时候不会这么容易。”

    九华书院的几人听了这句解释,心中升起了这才对嘛的感觉。作为与许成林一直有些不对付的李钊,更是松了口气。

    “原来是拾人牙慧,害我以为是扮猪吃虎!”

    抛开九华书院的众人不讲,幻灵教的众人却是没有听明白许成林后来的解释。到看着九华书院一众人的表情,他们也是明白了一些。

    许成林提出的看法,并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而是他借鉴的某次经历,直接搬过来的办法。但不得不说,这个办法确实不错。

    “许师弟的这个办法不错,与我们现在的情形极为相似。待到苏师弟与陈凌师弟回来,我们一同再商量一番,一起将这个想法变得更加完善。”

    徐飞远微一点头,对着在场的众人说到。

    “的确!方法是有了,一些细节还需要完善。”

    公孙静颇为认可徐飞远的话,极为认真的点了点头。

    “过一会儿大家就离开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现在这里已经是个死地。我们在这里呆长时间不太好。”

    看着周围的情形,马致远缓缓的开口。

    “说的没错!这里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一会儿一把火烧了吧。”

    紧抿嘴唇,李钊也是提出了一个意见。

    二人的意见不是太重要,到却是说出了众人的心声。没有人反对,侦查情况的二人回来之后,大家也是一起离开了。

    一把大火燃起,烧掉了山村的痕迹,也烧掉了此地的悲伤,但没有烧掉十二位修行者的愤怒。

    “等着,我总要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看了眼后方还在燃烧的大火,云扬喃喃自语。

    “大家依照先前约定的做,不要有任何闪失。前面就是我们的目标,西境郡快要到了!”

    随着徐飞远的一句话说出,所有人的神情都不自觉的严肃了起来。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