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视世界旅行家〕〔我只会拍烂片啊〕〔王爷,王妃又去打〕〔最强上门女婿〕〔天门启示录〕〔韩娱之我们的世界〕〔哥布林杀手之爆头〕〔我伏地魔从不苟〕〔重生迷醉香江〕〔灵魂冠冕〕〔都市之巅峰战神〕〔我只想安心修仙〕〔最强傻婿〕〔荒海有龙女〕〔绝世小王爷〕〔天下第一道长〕〔心魔种道〕〔都市:我相亲就变〕〔末世胖妹逆袭记〕〔十方武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三宗新一辈,惊闻故人名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墨侠与其同伴闻言望去,便见一名男子正在微笑着看向二人。转头再看向四周,二人心下不禁一惊。屋中整整十二人,十二名凝气期修士。要知道凝气修士是不常外出走动的,二人实在没想到竟是一下见到如此多的凝气修士。

    接到两人惊讶的目光,徐飞远轻轻一拱手。

    “幻灵教徐飞远,两位有礼了!”

    随着徐飞远报出自己的名号,其他几人也是上前一步。

    “九华书院李钊!”

    “九华书院马致远!”

    “九华书院公孙静!”

    “幻灵教赵明!”

    “幻灵教陈凌!”

    看着自我介绍的只有六个人,墨侠与其同伴不禁对视了一眼。但随即他们微微一笑,也是对着众人一抱拳。

    “诸位安好,散修联盟总盟弟子,姓唐!同道们看得起,称呼我一句墨侠!”

    说完这句话,墨侠又是转头看向自己的身边。

    “想必诸位也知道,我中洲大陆并非我散修联盟一家独大。这一位便是另一势力的代表,中洲大陆悬镜司邵子谦!”

    邵子谦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墨侠介绍完毕之后对着众人抱拳拱手。

    “呵!大家不要介意,子谦兄先来如此。这家伙不善谈,但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生怕众人误以为邵子谦是自视甚高,墨侠在邵子谦之后解释了一句。

    “哪里哪里!子谦道友虽是不善言谈,但一看就是极为可靠之人,我们怎会误会!”

    随意打了个圆场,徐飞远笑着将二人迎进门。与公孙静对视了一眼,徐飞远轻轻地点了点头。

    “前不久的事情我已经听许师弟与陈师妹说了,不知二位是否也注意到了长生教的事情?”

    直接开门见山,公孙静没有半点遮掩。

    “这事说来话长,唐兄还是你来吧!”

    看了身旁的墨侠一眼,邵子谦直接将这个球踢给了他。

    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墨侠身子往后一倚,直接翘起了一只腿。

    见到墨侠这幅样子,幻灵教与九华书院恶一众人不禁一惊。或者说现场所有不熟悉他的人皆是一惊,唯有与他较熟的邵子谦却是轻笑。

    “别太在意,大家都随意一些。若是精神一直紧绷,迟早有一天会让压力将你压垮。所以在说严肃的事情前,我们先放松一下心情。”

    一边说着,墨侠一边深吸了一口气。

    “本来事情已经很烦了,现在还要再说一遍!”

    活动了一下手脚,墨侠站了起来。随着他这一起身,墨侠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这话的确说来很长!有关长生教的事情,三言两语很难说清。但有一点绝对没错!这个门派,或者说这个组织绝对是一个邪恶势力。他们作恶的直接证据我们没有找到过,但他们却是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有怪事发生!从东到西,从南到北,每有他们活动的踪迹,周围都会有人死亡或是无故消失。”

    “这还不够?所有的诡异都与他们出现有关,这还不足以说明什么?”

    云扬眉头皱起,带着质问的语气看向墨侠。

    “我也觉得够了,但散修联盟却是迟迟不让我们出手。联盟高层似乎有些反对的声音,意见统一不了此事只能搁置。”

    无奈的摇了摇头,墨侠露出了一个你懂得的表情。

    “子谦道友,悬镜司那边对着长生教是什么态度?”

    徐飞远挑眉。看向了一身银甲的邵子谦。

    “情况类似,悬镜司也不是谁的一言堂!”

    沉默了

    一下,邵子谦也是郁闷的说了一句。

    这一刻,所有人竟是都保持了沉默。宗门大了会有无限的好处,但同时也会伴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比如这宗门间的权力之争,就是宗门过大的一个不好的产物。

    “先前我听师弟与师妹说过,长生教似是在收集人血与人心,不知这是否算是他们为恶的证据?”

    公孙静双眼微眯,看向墨侠与邵子谦。

    “人血算什么证据?要知道人血的来源可是有很多的,sha&039;re:n是一个途径,花些银钱买也是一个途径。至于你说的人心?那就更有说法了,你们亲眼见到那是人心,而不是沾染了人血的其他动物心脏?没有吧!我们以前也有怀疑过,但经过查探之后那全是各种动物的心脏。所有说这两个发现,根本不能说明什么。”

    轻笑一声,墨侠不急不缓的说出这番话。

    “对!你说的都对!但就是收集人血和其他动物心脏,这行为已经足够邪恶了!”

    云扬猛地起身,有些愤怒的看向墨侠。

    “这位道友,你思想过于狭隘了。我问你可吃过肉类?若是收集动物心脏就是邪恶,那岂不是要杀尽天下的屠夫,灭掉所有食肉之人?再说到收集人血,这也没什么奇怪的。长生教开发出一种以血补血的方法,他们利用这种方法救治了不少本该无救的人。凭借着这个行为,他们在民间也是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你以为古庙白日为何会如此热闹?原因不过在此罢了!”

    摇了摇头,墨侠只是几句话便将云扬的理由全部堵了回去。

    “这不一样!我们吃肉不过是弱肉强食,而他们收集人血则是在残害同类!”

    云扬鼓动着胸膛,显然被墨侠堵得有些心烦。

    “呵!这更不是理由了!弱肉强食,这是哪个王八蛋提出来的说法?这个说法一定是对的?不是吧!这说法一般是强者欺负弱者的借口吧!况且你说他们是在残害同类,那问题又回来了,你看见了,还是你亲身经历了?都没有吧!”

    墨侠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又是一通话将将云扬堵了回去。

    “你!你强词夺理!”

    云扬单手指向墨侠,那手指因为愤怒已是有些微微颤抖。

    “云师弟!”

    苏云鹤上前,一把抓住云扬伸出的手。他对着云扬无奈的摇了摇头,紧着又是看向墨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墨侠轻轻摆了摆手,叹了口气之后也是跟着摇了摇头。

    “这位道友!是不是感到很憋屈?是不是感到愤怒无法发泄?”

    看了云扬鼓动的胸膛一样,墨侠未待他回答便自顾自的说着。

    “几年前我还是锻体期的修士,我曾经也和这位道友一样。但那又能怎么样?现在他们还不是一样的逍遥。我刚说的那些话,完全是上层来反问我的。仔细想想,其中不乏是有些道理的。”

    “难道山村那些人就白死了?就没人能治得了他们?”

    云扬双眼无神,神情有些呆滞。

    “山村?看来你们也是知道了。如此看来,那把火是你们放的了。也好,总比他们暴尸荒野强。还是那句话,他们为恶你并没有亲眼见到,你亲眼见到的做不了实质证据。如实上报事情只能搁置,私下行动你又不见得是对手!如今就是没人能够治得了他们,也许今后会有吧!”

    一摊手,墨侠露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如今就是没人能够治得了他们,也许今后会有吧!以后?以后是什么时候?”

    云扬双眼通红,精神开始有些失控。

    “以后?那谁说的准?也许是三年五年

    也许是十年八年,也许就是几纪之后。况且你只是见到了我们中洲大陆上的问题,其他大陆也有类似的问题,就连你们风元大陆与北沧大陆相信也是不能免俗。你现在没见到,也许是事情还不够严重,也许是身份还不够知道。”

    瞥了云扬一眼,墨侠神情中带着些许无奈。

    “怎么会这样?明明已经在很努力的修炼了,怎么还会遇到这样那样不能解决的事情?”

    连续多次遭受打击,云扬的神情十分低落。

    “云师弟,你还不明白他的言外之意吗?”

    实在看不下去了,公孙静走到了云扬跟前。

    轻轻拍了拍云扬的肩膀,公孙静继续开口。

    “上能迷惑高层,下能借机欺骗世俗人,这长生教玩的一手就是踩在修行规则之内。就像他们的教义一样,看似邪恶但无非只是个口号。而他们明面做的,全在规则之内。至于暗中做的什么,则是没人可以抓住实质证据。没有证据就是猜测,而猜测并不能证明什么。现在没人能够治得了他们,无非是没有人能够站出来。而所谓站出来的人,则是没有他们强。归根到底你说的弱肉强食其实没错,只要我们这一辈强大起来,而且比他们强出很多,做出什么都是对的。弱肉强食,既是对也是不对!”

    墨侠的一番话是暗,公孙静的一番话是明。这一明一暗的两番话,瞬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了过来。

    任何解决不了的事情都不是什么难事,如果是难事,那只能说明你不够强。修行者不断修行不断变强,不乏有这样的原因。这一刻,不断变强的信念铭刻在三宗新一辈的修行者心中。

    “受教了!”

    听了这番话,云扬眼中突然冒出金光。他想着墨侠重重一抱拳,接着又是对着公孙静一抱拳。

    这一刻云扬自己并不知道,他身上的气质瞬间变了个样。而其他人见到云扬身上气质变化,瞬间皆是一惊。他们知道,云扬刚刚经历了一次心境的蜕变。

    “道友客气了!”

    墨侠双眼一亮,微微一笑。

    “敢问墨侠真正名姓,这样老是墨侠墨侠的称呼,总是觉得有些拗口!”

    云扬笑着,毫无顾忌的问起了墨侠的真正名姓。

    “哈!我这名字多年没有提过了,不是为了别的,只是因为这名字别人总是说我名不副实!”

    墨侠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笑着。

    “在下九华书院云扬!敢问墨侠大名!”

    看着墨侠有些想要推辞,云扬则是笑着一抱拳。

    “哈哈!你这家伙!即使如此,我也不隐瞒!散修联盟唐晓天,见过云扬道友!”

    哈哈一笑,墨侠拱手报出自己的真正名姓。

    “唐晓天?!”

    许成林双眼一缩,声调瞬间提高了几分。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看向许成林,墨侠又是一抱拳。

    “他说他叫唐晓天?”

    陈洛雪有些难以置信,她一度是怀疑自己听错了。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幻听,他不由得看向了许成林。

    许成林回望向陈洛雪,脸上同样是难以置信。他随即看向墨侠,又是提高音量问了一句。

    “你说你叫唐晓天!?”

    “没错!怎么的?还想切磋一场?”

    看着许成林的模样,墨侠露出一副了然的神情。

    “切磋一场?若你真是唐晓天,切磋多少场我都愿意!”

    说完这句话,许成林似是在这人身上感到了些许熟悉感。他深吸了一口气,不由得再次看向陈洛雪。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