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风〕〔侦探之捉妖事务所〕〔浴火弃少〕〔头号战神〕〔主角叫叶锋苏凝霜〕〔龙行四海叶锋〕〔战龙陈宁〕〔不死的我只好假扮〕〔好歹也是个皇帝〕〔跨界小地主〕〔宠上娇软小甜妻〕〔我真不想多管闲事〕〔秘战无声〕〔超神科技交易商城〕〔暗影谍云〕〔南风有意寄相思顾〕〔傅寒铮慕微澜〕〔诸天网购〕〔假婚真爱,傅少的〕〔陆景琛顾南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中洲三人聚,共商其后事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名字作假有什么意思?如假包换的唐晓天!”

    似是觉得许成林有所怀疑,唐晓天拍着胸脯自保。

    “散修联盟墨侠,原名唐晓天,修为凝气初期,现位联盟第三次列人员,颇得高层某人赏识。其最早现身与中洲大陆腹地东方,自称是散修,但其功法似是另有传承。于五年前加入散修联盟,直至如今。”

    一旁的邵子谦瞥了唐晓天一眼,不急不缓的说出了一段信息。

    “你这衰人!你们悬镜司就这么闲吗?竟然连我也调查!”

    听得邵子谦报出自己部分信息,唐晓天猛地一惊。虽然这些消息不是太重要,但任是谁被人在背后调查都是不会高兴的。

    “悬镜司职责就是护卫天下安定,当然要什么事情都要仔细调查。尤其是散修联盟有潜力的人,当然也要受到重点观察。”

    没有理会唐晓天的大惊小怪,邵子谦自顾自的平静说着。

    “原来是这样?”

    看了许成林一眼,陈洛雪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此时她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就待最后的验证。

    “就是这样!不知两位究竟是何意?”

    被自己同伴揭了底,唐晓天倒也是光棍。双手一摊,一副就是这样,你看着办的表情。

    “这会儿看起来还真是有些熟悉呢,被夫子打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改过来呢!”

    看着唐晓天的这副模样,陈洛雪不禁摇头轻笑。

    “嗯?你是谁?”

    唐晓天双眼微微眯起,看向陈洛雪的神情有些疑问。

    “没觉得她熟悉?”

    许成林轻笑,看着唐晓天的表情突然有些古怪。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打量着身前的二人,唐晓天又是看向不远处的公孙静与徐飞远,希望他们能够给出答案。

    徐飞远想要开口解释,哪知公孙静却是一伸手拦住了他。冲着唐晓天神秘一笑,公孙静缓缓开口。

    “唐道友先前与他们打过照面,就没有互相认识一下?我这位师弟可是原籍中洲大陆,至于旁边的师妹则也是原籍中洲大陆。”

    许成林的各种事情,当初是在九华书院流传过一阵子的。关于他的生平履历,公孙静自然是知道一些的。有关他是出身中洲大陆的事情,更是被她记在了心中。见到许成林与陈洛雪的神情,公孙静第一时间便认为二人应该是找到了故人。

    “人生何处是别离,又是何处不相逢?”

    想到故人久别重逢的戏码,公孙静不由得在心中感慨。

    “原籍中洲大陆?”

    唐晓天微微皱眉,但随即他突然神情变得有些紧张。

    “名姓?他们的名姓是什么!”

    微微一笑,公孙静却是瞟了徐成林一眼。

    “我这位师弟姓许,至于幻灵教的师妹则是姓陈。”

    唐晓天身形一怔,双眼中瞬间充血泛红。

    “你们,你们”

    唐晓天有些不敢说下去,他怕叫出两个名字后换来的又是失望。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不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出来。”

    缓缓摇着头,陈洛雪念出了一首世俗间耳熟能详的回乡偶书。

    “你们你们是”

    唐晓天的呼吸有些急促,就连想说的话也竟是说不完整。

    “秦国边境白云村,修行缘现各自离。一句不忘铭心间,不知故人可曾记!”

    许成林缓缓点了点头,张口又是说出了一件往事。

    深呼吸了数次,唐晓天终于控制住了情绪。他压下心中的激动,嘴唇有些颤抖着开口。

    “许成林?陈洛雪?”

    “好久不见,过得还好?”

    没有回答唐晓天的话,陈洛雪只是勉强微笑着问出了这句话。

    “我”

    这一刻唐晓天的情绪终于压抑不住了,他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这些年的境遇如何,不足为外人道也。

    “我还好你们呢”

    断断续续的说出这两句,唐晓天挤出一个笑容。

    “我们还好,村子还好吗?”

    陈洛雪点了点头,却是话锋一转问起了白云村的事情。

    “自你们走了,中洲大陆又是乱了一阵子。数波修行者来到了村子,又是毫无收获的离去。白云村还是白云村,只是人心开始变得浮躁了起来。而就在那个时候,我选择了离去。后来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在中洲腹地有所奇遇,学得一身本领。至于后来我再回白云村,发现那里并没有什么变化。人还是那些人,村子还是那个村子,熟悉的学堂还在,读书声还在,就连夫子也还在。只是我并没有靠近,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罢了。”

    仰头望天,唐晓天似是陷入了回忆。

    “原来是这样,为什么没有回去看看?”

    看着唐晓天的神情,许成林不禁有些奇怪。

    “一入修行深似海,从此割断世间情。我不回去,只是怕给他们带来麻烦。如今我身处散修联盟,有些事情不得不注意。一个不小心,便会给白云村带来灭顶之灾。”

    叹了口气,唐晓天脸上露出了无奈。

    “原来是这样!这次处理完事情,我们一起回去看看吧。我们三个在一起,目标要小得多。况且,我们也不应定会让人发现。”

    上前拍了拍唐晓天的肩膀,陈洛雪出言安慰。

    “好!就这样吧。其他几个家伙,你们见到过吗?”

    唐晓天微一点头,却是问起了其他几人的情况。

    陈洛雪脸色一暗,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而此时许成林上前,一脸坚定的对着二人开口。

    “都会找到的,大家不要急。我们没有事情,他们也会一样。当日大家的承诺,我相信他们也不会忘的。”

    “对!我相信是这样的!”

    陈洛雪脸色恢复,坚定的点着头。

    “我,我也相信!”

    看着二人脸上的坚定神色,唐晓天也是肯定的点了点头。

    “嗯嗯!”

    有人轻轻咳了两声,瞬间将三人间的久别重逢之情冲淡。

    “虽是不想打扰三位,但现在并不是叙旧的时候。有关长生教的事情,我们究竟是就此离去,还是管上一管?”

    李钊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看了看三人,又是看向了四周。

    “长生教现在没人能管得了他们,即便是我们将事情上报也会是搁置的结果。所以后来我们干脆也不上报了,而是暗中开始查探此时。我们不能代表身后的势力,但是能找到一些志同道合的同伴,一起查探各种有关长生教的莫名其妙的事。”

    唐晓天没有回话,回话的事一直不擅言谈的邵子谦。他看了眼在场的众人,接着平静的继续开口。

    “还是那句话,联盟和悬镜司都不是谁的一言堂。有人不着痕迹的阻挠探查长生教,有人就会暗中查探长生教。这长生教出现诡异,崛起速度更是快的惊人。再加上他们行事颇为古怪,疑似与多起怪事有关,所以他们早就进入了某些高层的眼中。”

    说到这里,邵子谦没有再说下去。因为那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了,他与唐晓天就是高层授意专门的查探之人。

    “哦!两位道友可有什么收获?”

    李钊一点也没有将自己当外人的觉悟,直接开口问起了涉及门派的事情。

    “李道友!这次恕我们不能透露。事关宗门之间势力问题以及相关隐秘,没有宗门长辈允许我俩也无能为力。”

    没有让邵子谦解释这个问题,唐晓天却是开口将这件事揽在了自己身上。

    “原来是这样。也罢!恕在下僭越了!”

    口中说着道歉的话,但李钊的脸上并没有任何感到抱歉的神情。很显然他是言不由衷,并没有认为自己说的话有什么不妥。

    微微皱眉看了李钊一眼,邵子谦与唐晓天使了个眼色。唐晓天微微摇了摇头,对方则是了然的点了点头。

    “别的事情不能说,但这次西境郡的消息大家可以交换一下。”

    不善的瞪了李钊一眼,邵子谦看向众人平静开口。

    “哦?子谦道友可有什么想要告知?”

    徐飞远这话听的明白,人家提供消息没问题,但怎么着也是要付出点其他消息作为交换。说是交换,其实和白送也差不多。因为在人家的地盘上,你能知道的消息,人家有可能早就知道。你认为是秘密的事情,人家有可能早就知晓的一清二楚。

    “长生教的人并不是全部在城东的古庙聚集,古庙聚集的只是他们负责灵药制造与交易的下层人员,真正与高层联系的中层则是在城西。”

    沉默了片刻,邵子谦说出了一个众人不知道的消息。

    “什么?他们还有其他人手?”

    听着邵子谦的话,徐飞远不由的皱起了眉。

    “子谦道友可否告知他们的修为?”

    公孙静似是明白徐飞远在担心什么,于是直接问了出来。

    “城西的长生教据点我们也是最近才发现,他们隐藏的极为隐秘,若不是我们有人无意撞破,我跟也是难以发现他们。至于他们的修为很抱歉,我们也没有查探出。所幸是他们没有发现我们的活动痕迹,还不知道他们已经被发现。”

    邵子谦没有隐瞒,将他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情况有些不妙啊。制作和交易灵药的底层人都有锻体八层的修为,那他们的负责联系的中层修为该有几何?”

    终于,徐飞远还是将他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应该不会出现跃凡真人!”

    回答徐飞远的是唐晓天,他的语气十分确信,显然得到过什么确认。

    “哦?唐道友何出此言?”

    一挑眉,徐飞远有些惊讶的看向唐晓天。

    “郡之上还有道,长生教坐镇一道的人才是跃凡真人。没有一个跃凡真人会委屈自己坐镇一郡,故而这里绝对不会有跃凡真人出现。也正是因此,此地才以我们两只个凝气修士为主。”

    在这事上,唐晓天没有隐瞒几人。现在幻灵教与九华书院的人虽是抱着观望的态度,但实际上已经开始谈论如何应对长生教了。其中的意味,只要不是傻瓜都会明白的。

    “如此看来有的搞!天理昭昭报应不爽,我就不信他们一直能逍遥!”

    听了唐晓天的解释,徐飞远没有说什么,云扬却是先来了一句。其余人没有人开口同意,一时没有人出言反对。

    这是默认,所有人全都认可了云扬的看法。山村的惨象时至如今众人还是历历在目,对于造成这个惨象的罪魁祸首,几人会袖手旁观任他逍遥?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