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吾儿皆是大魔王〕〔闪婚蜜爱:总裁独〕〔从火影开始卖罐子〕〔洪主〕〔法爷永远是你大爷〕〔我真是实习医生〕〔万界圆梦师〕〔越界招惹〕〔当医生开了外挂〕〔变成血族是什么体〕〔挂机死神就能变强〕〔穿越后加错点怎么〕〔上门狂婿(又名:〕〔暴君的团宠皇后又〕〔盛灿〕〔磨了10年剑的我终〕〔老板对不起〕〔三生三世蚌中珠〕〔从今开始当玩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二百零二章 不识真修士,衰败不自知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沉默有时候代表着多个意思,它可以代表默认,也可以代表反对。但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却是可以轻易区分开来。区分他们的最好方法,就是查看一个人的表情。若是从对方脸上看不出表情,那可以试着从他平日的言行举止做出分析。

    天地尚且可以一夕更迭,更何况人呼?是的,人是会变的,更是会变的彻底的。但有些人无论怎么改变,都是变不了最初的本质。许成林与陈洛雪别离唐晓天接近十年,几日的接触下来二人发现唐晓天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或者说唐晓天是变了,但二人熟悉的最真诚的本质没有变。唐晓天在别人面前是一个模样,但在他们面前还是那个爱闹爱玩大大咧咧的家伙。

    这次说起了白云村的情况,唐晓天出奇的出现了犹豫与试探。无论是犹豫还是试探,这些都不应该是唐晓天该有的。唐晓天虽是面上没有露出什么表情,但二人已经结合他的言行举止中有了推断。

    白云村的风水变化,并没有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二人对视了一眼,并没有再向唐晓天多问什么。因为白云村再有不远就能见到,现在多问也没有太大的意义。所谓近乡情却,离着白云村越来越近,许成林与陈洛雪心中都是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二人脑海之中,不由得再次浮现白云村昔日的景象。

    秦国边缘的小山村,村落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山中常日漂浮白云,小山村故名曰白云村。白云村西有望月坪,东靠渭水金沙滩,山青水美犹如仙境。村民取山中之竹筑屋,饮东面渭水之河,燃林中枯槁之木,食田里自产之食,一派自然祥和,美不可言

    转过一个山脚,二人本以为可见到白云漂浮,金水环绕,青林如碧,重归整洁的白云村。但现实所见的情景,却是有些出乎了他们的预料。白云村变得比以前更加齐整,但这齐整的房屋却少了一份自然之气,多了一分庸俗的匠气。金沙滩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有些嘈杂的林场。望月坪更是早已毁坏,其上的秀美林木已经受到了摧残,东倒一棵西歪一棵。看着人们还在不停的将西边的树木拖到东边林场加工,然后又拖回村子使用,二人也是明白了为何望月坪会被毁成这样。至于让白云村赖以成名的山中常日漂浮的白云,则更是早已消失不见。

    “不是说只是风水发生了变化?怎么现在变得如此?”

    白云村的变化,许成林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寻思了一会儿,他只能用如此来概括。

    唐晓天没有立即回答许成林,他看向白云村忽然觉得有些陌生。上次他过来的时候,见到白云村只是人多了,路多了,山上的树少了。村子给人的自然和谐之感少了几分,但除此之外并没有太大变化。但他没想到只是时隔不久,白云村竟是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

    “上次过来的时候白云村是什么样的?”

    看了眼有些呆愣的唐晓天,陈洛雪开口问了一句。

    “上次?”

    唐晓天抬眼望向空中,那里曾是白云村白云漂浮的地方。

    沉默了良久,唐晓天叹了一口气。他摇了摇头,缓缓开口道出。

    “上次我来的时候他并不是这样的,那时候白云村上空的白云虽然少了,但至少还在。村子里的人多了,道路也多了,房屋也算多了,山上的树少了,给人的亲近感也少了。但至少那时的村子,还能够看出当年的模样。可是现在这,这哪里还有当年的半点样子。”

    “是啊,哪还有半点当年的样子!”

    着唐晓天的诉说,陈洛雪也是跟着感慨了一句。

    “走吧,我们过去看看。不管怎么样,那里还是白云村。模样变了,不知当年的人怎么样了”

    说到最后,许成林逐渐沉默了。十年之间唐晓天本质没变,是有他是修行者的原因。而村子中的人,真得能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微微摇了摇头,许成林继续向着前方走去。身后的唐晓天与陈洛雪对视一眼,也是跟了上去。

    村子之前来了三个看起来有些陌生的人,但这却是没有引起任何一个人的关注。想想也是,如今村子的样子定是常有外人到来。村子中的人见到外人一点也不关注,这也不是毫无道理的。

    “跟我说实话,村中的熟人还有多少?”

    此时的许成林已经有些反应过来,前阵子唐晓天说白云村变化不大,其中多有不实。

    “不知道!大家变化太大了,我也分辨不出。能认出夫子,还是因为听到有人叫他才看出来的。”

    唐晓天也没有再继续隐瞒,直接告诉了二人的真相。

    “果然!我说你当时怎么神情有些不对。当时我们也是有些激动,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如今想来,你那时说谎还是有迹可循的。大大咧咧的家伙,怎么会仔仔细细的给我们讲回忆呢。当时直接跳过话题,这才是你的风格。”

    陈洛雪说话之间,三人已是走进了村子。

    向着四周看了看,陈洛雪竟是没有找到半点她熟悉的建筑。微微蹙了一下眉,陈洛雪又看向村口附近的人。只是这一眼扫下去,陈洛雪竟是没有见到半个熟人。就连昔日熟悉的影子,也是没有见到丁点。

    “果然是变了,竟然没有一个熟人。”

    摇了摇头,陈洛雪走向一位身材肥胖的妇人。

    “敢问这位大嫂,此处可是白云村?”

    虽是知道这里就是昔日的白云村,但陈洛雪还是象征性的问了一句。

    “呦!哪里来的小娘子?这模样长得真是俊啊!要不要大嫂给你说个人家?”

    肥胖妇人见到陈洛雪说眼一亮,那眼神如同见了腥的猫一样。她没有回答陈洛雪的问题,而是热衷于说媒这件事。

    陈洛雪眉头一皱,脸上带着些许不悦。抿了抿双唇,陈洛雪再次问了一句。

    “敢问这位大嫂,可知村中的夫子是否还住在远处?”

    “呦!我说小娘子啊,你不关心自己的终身大事,反而关心起这老头子做甚!活不了几个月的家伙,还想他做甚!”

    肥胖妇人仍是没有真正回答陈洛雪,但陈洛雪却是听出了一些事情。

    “什么意思?活不了几个月了?你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洛雪语气有些急切,脸色严肃的看向那肥胖妇人。

    “哎呦,这么着急。我倒是好奇,他是你什么人,莫非……”

    肥胖妇人双眼一转,脸上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大嫂!你过分了!”

    陈洛雪脸色阴沉,语气中更是带上了几分怒气。

    “呦呵!被我说中了?脸上挂不住了?”

    见陈洛雪脸带怒色,那妇人不由得挂上了自得的笑容。

    “这位大嫂,你这话太刻薄了点吧!”

    唐晓天看不下去了,终于不忿的开口呵斥。

    “你又是什么人?姘头?”

    了唐晓天一眼,那肥胖妇人满是调侃。

    “你……”

    唐晓天将牙咬的嘎吱吱直响,可见他心中愤怒忍得是有多辛苦。

    陈洛雪没有说话,因为她此时已经被气的说不出来话了。她双手不知何时紧紧攥了起来,微弱的灵光已是出现在拳心。

    “你们两个回来吧,和一个凡俗人较什么劲?”

    摇了摇头,许成林无奈的看向二人。

    “凡俗人?好大的口气?你以为你们是谁?村子里边的仙人不成了?哈哈,哈哈哈……”

    听着许成林的话,那肥胖妇人不禁一呆。但随即,她却是嘲笑般的指着许成林狂笑。

    看着还在狂笑的肥胖妇人,许成林虽然心中有气,但还是忍了下来。听到妇人说村中有仙人的事,许成林又是不由得好奇起来。

    “仙人?村子里有仙人?我们不像是仙人?”

    “村子里当然有仙人!实话告诉你,那老不死的夫子就是得罪了仙人才变得人比人鬼不鬼的。至于你说你们像仙人,别闹了好不好!你看看你们几个,一个相貌普通,一个吊儿郎当,一个长的虽美却不出尘,哪里来的仙人相!”

    肥胖妇人一边说着一边点指三人,竟是将他们三个说的一无是处。

    “走!别理这人了,我们去村子中看看。”

    没有再理会这妇人,许成林向着村子深处走去。唐晓天与陈洛雪一看如此,也是迅速跟了上去。

    “诶?怎么被我说中了!逃跑了不是……”

    那妇人见许成林离开,于是又是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只是任她说的再怎么难听,许成林也是没有再理会她。

    相貌普通的许成林,吊儿郎当的唐晓天,长的虽美却不出尘的陈洛雪。单丛相貌上来讲,这三人的确并不很出众。修行者有人在意面貌,也有人不在意,只要看的过去就好。很显然,这三人就是后者。再者说来,修行者是气质上的不同,若是不仔细体悟谁也分辨不出。

    外表华丽内里不一定怎样,岂不知世间有银样枪头的说法?凡俗之人只观面貌,如何识得真修士?

    一路走向村子深处,三人终于见到了熟悉的地方。村子变了,但那所学堂还是在那。不同于记忆中的,这所学堂要比以前旧了许多。

    明明村子换了个模样,但不知为何这学堂变得如此陈旧,而且这学堂中似乎只剩了一个人的气息。明明该是村中少年们读书的时候,如今却是鸦雀无声。不对,并不是鸦雀无声!在这寂静的学堂之中,一声声断断续续的咳嗽之声分外明显。

    “这是夫子的声音!”

    听到这咳嗽声,唐晓天立即判断出了声音的主人。

    “子不语怪力乱神!现世之风已与常相悖,真不知道将来会如何?明明只是一个偏远的村子,他们为何会看上这里。村里的人也是啊,他们是怎么想的?面上繁华昌盛,实则衰败不自知!愚也!蠢也!也罢!也罢……”

    这声音从最开始的高昂到后来的越来越小,直至最后的消失不见。

    听着这声音,许成林却是隐隐有些担忧。因为他从这声音中,听出了虚弱的感觉。再联系到先前听到的说夫子活不了几个月了,许成林顿时感觉到情况不妙。

    “不好!大家赶紧走!”

    说话之际,许成林已经窜进学堂。其他二人见到许成林如此焦急,也是急忙窜了进去。

    不知为何,三人心中都是有些焦急。与夫子隔着一重门,他们仿佛觉得隔着一重世界一般。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