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璀璨人生叶辰〕〔顶级神婿叶辰〕〔至尊龙婿叶辰〕〔我有现金一百亿〕〔叶辰帝豪集团〕〔萧家上门女婿〕〔上门女婿叶辰〕〔超绝英豪苏阳〕〔超级狂婿苏阳林楚〕〔超强王者苏阳〕〔开局和女神离婚〕〔我真不想打职业〕〔携父成神录〕〔从变形金刚开始〕〔签到从捕快开始〕〔天才萌宝:总裁爹〕〔一世龙皇〕〔重回九零之完美人〕〔天才战争少女〕〔黑洞剑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二百零三章 昔日已不再,故人还未远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怎么会这样!”

    甫一进入学堂,唐晓天立即难以置信的叫了出来。他先前虽然从肥胖妇人的口中知晓夫子的情况不太好,但他也没有想到情况会严重的如此程度。看着许成林一手扶住地上的夫子,一手按住他的背心灌输灵力,唐晓天下意识的看向了夫子的脸庞。只见此时的夫子双眼紧闭,脸色白的有些吓人,一头白发显得是那样毫无生机。若不是夫子的鼻翼还轻微的浮动,唐晓天几乎就以为夫子去了呢。

    “闪开!”

    一把推开愣在一旁的唐晓天,陈洛雪几步便来到许成林身旁。她手掐法诀,一道灵光直接汇聚到指尖。一指点出,陈洛雪直接点在夫子的眉心。夫子紧闭的双眼微微放松了一下,但却是没有丝毫醒过来的样子。陈洛雪心下一惊,急忙探向夫子的脖颈。待摸到夫子的颈部还在跳动,陈洛雪这才舒了一口气。

    但随即,陈洛雪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她深吸一口气,单手拂过储物袋。十几个各色玉瓶浮现身前,陈洛雪娴熟的从中取出一些炼制好的丹药。单手虚抓,陈洛雪直接将这些丹药化作粉末。素手一抬,陈洛雪用灵力夹带着这些粉末来到夫子的口鼻之下。随着夫子的轻微呼吸,那些粉末被夫子一点一点吸入了体内。随着吸入粉末的逐渐增多,夫子的脸色也是开始变好。隐隐的,已经有了醒来的征兆。

    看着陈洛雪一阵的忙碌,本想开口说点什么的许成林硬是住了口。夫子的情况他是知晓的,他相信陈洛雪也是知晓的。

    唐晓天看着二人一阵忙碌,心中不由的有些担心。但看到夫子的脸色的正在逐渐变好,心下也是稍微放松了一下。但他只关注了夫子的情况,并没有仔细观察许成林与陈洛雪的神色。若是他此时仔细观察,一定会发现二人眼底某些不易察觉的怪异情感。

    许成林轻轻吐出一口气,他收回灌注灵力的那只手。微不可查的摇了一下头,许成林看向陈洛雪。掐着法诀的玉手有些颤抖,陈洛雪轻咬嘴唇仍旧坚持施法。直至丹药粉末全被夫子吸收,陈洛雪这才停下施法。一口气分了数次吐出,陈洛雪缓缓地收了法术。

    唐晓天在一旁看的奇怪,明明只是不大会儿功夫,为何陈洛雪会显得有些疲惫。

    “你没事吧?”

    出于关心,唐晓天对着陈洛雪问了一句。

    摇了摇头,陈洛雪挤出一个笑容。那意思很明显,她没有问题。

    眉头轻轻皱起,唐晓天心下仍是感到奇怪。但关心夫子的心情明显此时更加强烈,以至于让他对这事没有多想。

    “夫子怎么样了?”

    “夫子”

    听着唐晓天的问话,陈洛雪迟疑了一下。

    “夫子马上就醒来!”

    看着陈洛雪迟疑,许成林立马接了一句。他说完这句话,却是悄无声息的对着陈洛雪摇了摇头。

    陈洛雪会意,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二人无声中的交流,唐晓天完全没有注意到。

    “来!搭把手!”

    对着唐晓天说了一句,许成林已经掺起夫子的半边身子。

    唐晓天见此,急忙几步上前。他扶住夫子的另外半边身子,一起与许成林将夫子搀扶向学堂的后院。

    看着搀扶夫子离去的二人,陈洛雪心中却是有些酸楚。她鼻头一酸,眼泪差点就要掉了出来。心知此时不应该如此,陈洛雪仰头将泪水硬生生的屏住。深吸了口气稳定住情绪,陈洛雪也是向着后院走去。

    将夫子在床上安定,唐晓天微微后退了几步。看着夫子脸色短短时间已经恢复了正常,唐晓天对着陈洛雪笑道。

    “果然不愧是幻灵教!这医术就是”

    “咳咳咳”

    未待唐晓天说完一句话,夫子的几声咳嗽便将他接下来的话语打断。

    话被打断了,但唐晓天现在却是有些欣喜。因为在他眼中,刚刚还是痛苦昏迷的夫子,现在已经慢慢睁开了眼睛。

    “醒过来了!醒过来了!”

    心下欢喜,唐晓天不由的对着身旁的二人喊着。

    陈洛雪与许成林听着这欣喜的喊声,脸上不自然的笑了笑。夫子醒来了固然令人高兴,但是

    夫子悠悠醒来,他睁开双眼的时候眼前还是一片迷茫。待到眼前的景物开始清晰起来,夫子这才看清眼前的三个人。这三人一人相貌略显普通,一人长相俊秀但有些吊儿郎当,最后一人是一名相貌秀丽的女子。

    双眼疑惑了一下,夫子觉得应该说些什么。他嘴唇张合了几下,最终艰涩的声音终于从喉咙中挤了出来。

    “你们你们是”

    “是我们啊!”

    唐晓天心下激动,未待夫子说完话,直接开口喊了出来。

    “别多话!”

    眉头微皱,许成林对着唐晓天呵斥了一句。

    “额!嘿嘿”

    不好意的摸了摸头,唐晓天对着几人讪讪的笑了笑。

    “你们是谁?”

    目光在三人脸上流转了一番,夫子没来由的感到一丝熟悉。他心中疑惑至极,不由得开口问出。

    “是我!是我!夫子,你还认识我吗?我是唐晓天,是那个让你不省心的唐晓天啊!”

    唐晓天最开始的话还是带着高兴的语气,但说到最后,却是不由得语带哽咽。双眼之中,更是隐隐有了泪花浮现。

    “唐晓天,唐晓天?这名字有些熟悉啊?”

    在三人的记忆之中,夫子的记性十分好,没想到多年过去了,他的记忆也开始变差了。是的,记忆变差了。也许是因为年纪大了,也许是因为

    双眼迷离了几息时间,夫子终于想是想起来了。

    “臭小子!你这臭小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一边说着,夫子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他双手微微用力,就像在床上起来。

    “夫子,您慢点!”

    见到夫子想要起身,唐晓天急忙上前搀扶。

    夫子艰难的坐起,上下打量着唐晓天,脸上露出满意之色。

    “好!好!好!”

    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拍着唐晓天的手一连说了几个好字。

    猛地想起屋中还有另外两人,夫子将视线转向二人。他打量了一下许成林与陈洛雪,似是看出了几分熟悉感。

    “他们是?”

    转头看向唐晓天,夫子疑惑地开口。

    “夫子,我是陈洛雪,是当年的小洛雪啊!”

    没有给唐晓天介绍的机会,陈洛雪上前几步坐到了夫子的身旁。

    “你是你是小洛雪?是当年离开的那几个孩子?”

    夫子眼中露出惊讶之色,更多的则是有些欣喜。

    “是啊,就是我!我们回来了!”

    声音虽然有些颤抖,但陈洛雪还是将这句话讲完。

    “我们?你是说我们?那他是?”

    抓住陈洛雪话语中说的我们一词,夫子双眼一亮,瞬间又是想到了什么。

    “夫子,我是许成林,当年的小林子。”

    勉强露出一个笑容,许成林也是上前坐到了夫子的跟前。

    “回来了,你们两个都回来了。回来了,回来就好!”

    突然抓住两个人的手,夫子满怀欣慰的对着二人慈祥的笑着。抓着二人的手是颤抖的,但二人知道那颤抖不是因为虚弱,而是因为激动。

    “对了!其他人呢?他们怎么没有回来?”

    欣喜过后,夫子扫过三人的面庞,却是想起了其他的几个人。

    “他们”

    唐晓天迟疑了一下,决定实话实说。只是他刚说出两个字,便被许成林将话抢了过去。

    “他们各自都在忙,暂时抽不开身。不过他们委托我们向您老问好,过段时间他们也会回来的。”

    奇怪的看了许成林一眼,唐晓天心下奇怪。

    “为什么不实话实说?难道是害怕夫子担心?是了,肯定是为了这个!”

    心中如此想着,唐晓天给了自己一个认为合理的答案。但他哪里知道,许

    成林其实并不是为了这个。

    “也好,也好!”

    夫子听了许成林的话,欣慰的点了点头。但随即他神色黯然了一下,微微叹了口气。

    “夫子怎么了?”

    唐晓天看着夫子叹气,心中不由感到奇怪。于是他没有多想,直接开口问了出来。

    “哎!想是你们来村子的时候也看到了吧,现在白云村完全变了个样。以前的村子没有了,没有了!昔日已不再啊!”

    夫子叹息了一声,直接点出了白云村的现状。

    “夫子,这是怎么搞的?”

    三人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许成林问出了这个问题。

    “自从你们走了之后,这修行者就不断的来到村子。后来晓天离开这里后,陆陆续续又有许多少年效仿。只是他回来了,其他人到现在没有回来一个。到后来啊,逐渐有陌生人到村中定居直到前不久有一行修行者到来,村子彻底的被他们改动。这变化别人觉不出来,但一直在这生活的我却是能够感到村子在逐步衰败。我也曾试图过阻止他们继续破坏,但我哪是他们的对手”

    夫子这一通话说下去,便是两个多时辰过去了。其中许多事情他没有说,但三人已是可以想象出他面对的情况。

    “这群该死的家伙!”

    唐晓天心下不忿,直接开口骂了出来。

    “晓天,不要插嘴!你听我说!”

    夫子声音有些加重,话语中更是有些急切。

    “夫子,您”

    陈洛雪看向夫子,她微咬嘴唇,却是没有说下去。

    许成林看了眼夫子,他似乎已经明白过来是这么回事。他对着陈洛雪轻轻摇了摇头,接着一摆手又是将想要开口的唐晓天拦下。

    “若是有能力,试着救一下村子!”

    夫子沉默了一会儿,只是说出了这一句话。但就是这一句话,似是掏空了他的气力。

    “好!我们答应!”

    重重的点了点头,许成林直接应了下来。

    默不作声的,陈洛雪突然紧紧抓住了夫子的手。一股股灵力,肉眼可见的顺着手臂传入夫子体内。

    “丫头,别忙了!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转头看向陈洛雪,夫子轻轻摇了摇头。他从醒来的时候已经知道自身的情况,更是从许成林与陈洛雪的眼神中不时流露出的悲哀确认了自身情况。唯有唐晓天不知道他的情况,但看二人似是有意隐瞒,夫子也没有故意点破。有些事情晚知道一点,比早知道要幸福的多。

    “夫子!你”

    直到这个时候,唐晓天也是意识到了什么。他眼中含泪,猛地抓住夫子的另一只手。汹涌的灵力瞬间而出,顺着夫子的手臂直接涌入他的体内。

    看着三个人,夫子慈祥的笑了起来。

    “都别忙了,我自己知道自身的情况。你们此行的目的,我大概也是猜得出。想要的东西”

    说道后边,夫子的嘴角快速的颤抖了起来。两个人的灵力可以短暂支撑他的身体,但时间长了他开始受不住了。

    “停手吧!”

    拍了拍唐晓天的肩膀,许成林轻轻摇了摇头。

    陈洛雪停止了灵力输入,与此同时泪水也是从她眼中滚了出来。唐晓天看了二人一眼,双手颤抖的离开了夫子的手。他头一低,却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东西在在柜子里,你们八个,还有其他的白云村你们要好好的白云村”

    夫子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最后消失不见。他脸上先是带着急切,又是带着忧愁,接着变成欣慰,最后又是忧愁。

    许成林鼻子一酸,泪水也是不争气的滑落。上次伤心流泪,已是十年之前。十年之后再次流泪,没想到却是因为永远的别离。

    昔日已不再!故人还未远!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