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为婿 www.cfw〕〔重生似水青春〕〔我的悟性好到爆〕〔腾飞我的航空时代〕〔快穿之养老攻略〕〔我穿成了极品婆婆〕〔天才萌宝:总裁爹〕〔穿成了团宠家的恶〕〔证道从遮天开始〕〔我在绝地求生捡碎〕〔港综世界大枭雄〕〔剑宗旁门〕〔反派的荣耀〕〔恶毒女配拿稳了甜〕〔仙尊归来〕〔徐方乔玉〕〔偏执王爷的圣手医〕〔情深万里只宠你〕〔终是相思误流年〕〔叶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二百零四章 洛雪示疑情,三人怒寻仇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人已去不可回,往事历历在目,如今都化作了回忆。心中五味杂陈,许成林咬牙望天。他吸了吸鼻子,将眼中的泪水逐渐收了起来。擦了擦脸颊上的余泪,许成林颤抖着吐出了一口气。他站起了身,轻轻将夫子垂下的头扶了起来。接着他小心地托住夫子,让他缓缓的躺在了床上。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我先前过来的时候没有注意,为什么这样的突然!都怪我,当初我为什么要离开”

    唐晓天一边哭着一边自我埋怨,他极为后悔当初为何没有与夫子相见,而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

    “兄弟!不怪你!真的不怪你!生老病死,在所难免!”

    拍着唐晓天的肩膀,许成林低声安慰着他。

    唐晓天哪顾得上去听别人的安慰,他仍旧趴在夫子跟前哭天抢地。

    缓缓叹了口气,许成林轻轻摇了摇头。他转头看向泪流满面的陈洛雪,又是仰天轻轻叹了口气。如今他能说什么?他什么都说不出来!努力抑制住悲伤去安慰两个人,这已是他能做的最大的程度了。现在让他说出一些安慰人的话,他是绝对做不到的。须知道去世的是夫子,是伴他们走过童年的人,他也是极为的悲伤。

    “这样吧!就这样吧!逝者已去,生者还在。夫子最后交代我们要好好的,他绝对不会希望见到我们这样”

    似是看出了许成林的窘境,陈洛雪强自压下了悲伤。她努力止住眼泪,轻轻地拍了拍唐晓天的肩膀。

    “对啊晓天!夫子是绝对不愿看着我们在这痛苦的,况且他临走前一直念叨着村子,我们也不能放着不管不是”

    见陈洛雪止住悲伤,许成林也是出言帮腔。只是他一开口,又是不觉差点落了泪。

    两个人一起努力,终究还是有些效果的。唐晓天的哭声,逐渐小了下来。许成林叹了口气,一步来到唐晓天的身边。伸手一把将唐晓天拉起,许成林面无表情的看向他。

    “哭解决的了什么问题?能让夫子活过来?还是能够实现夫子的愿望让他走的心安?”

    唐晓天被问的一愣,但随即他将头扭向一边。看他那不断哽咽的样子,显然仍是在不停的哭泣着。

    拍了拍许成林抓着唐晓天的手臂,陈洛雪对着他摇了摇头。微微点了一下头,许成林一松手将唐晓天放了下来。他退后一步,缓缓地摇着头说道。

    “哭过了,伤心过了,后悔过了,这些够了吗?说不够,说够了?但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安排夫子的后事,赶紧让他入土为安!”

    “对啊,这才是重要的。”

    对着唐晓天说了一句,陈洛雪在有没有管他。她转身看向床上躺着的夫子,伸手缓缓为他抚平衣服上的褶皱。只是当她抚过夫子的脖颈之时,手却是不由得停了一下。接着她小心的侧过夫子的头,仔细看向了脖颈的另一边。这一眼下去,陈洛雪立即有了发现。她生怕自己看错,又是使劲揉了揉双眼。

    深吸一口气,陈洛雪眼中露出凶光,脸色也是迅速阴沉了下来。

    “你们两个过来!”

    随着陈洛雪的这一句话说出,二人瞬间感到屋中的气温下降了不少。一股淡淡的凶戾之气,透过语气直达二人心中。屋中弥漫的悲伤气息,一瞬间被冲得一干二净。许成林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他从来没有见过陈洛雪身上有杀气。唐晓天的哽咽更是直接被噎了回去,他看向陈洛雪不由有些吃惊。

    “你们两个过来!”

    见二人发呆并没有靠近她,陈

    洛雪又是说了一声。

    这一声或者不能用说来形容,用低声吼出来形容更加贴切。由悲伤转为愤怒,这悲愤的低吼更是让许成林与唐晓天吃惊。二人对视了一眼,迅速的靠近了陈洛雪。

    “许成林我问你,你让为夫子去世是怎么回事?”

    没有看二人的表情,陈洛雪自顾自的轻轻将夫子的衣袖挽起。

    许成林心下有些奇怪陈洛雪为何会问这个,但想是其中必有蹊跷。他微一思索,回忆起将灵力灌入夫子体内的情形。

    “我为夫子灌输灵力的时候就已经发现,夫子体内的经脉多数堵塞,体内器官更是几近衰竭。灵力关注他体内,只能支持他的生机片刻,并不能修复他的体内伤害。他的身体有如无根之木,这显然是衰老枯败的迹象。”

    听着许成林的诉说,陈洛雪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她略一偏头,又是看向了唐晓天。

    “你输送灵力的时候有什么感觉?”

    唐晓天略一皱眉,也是会想起当时的情形。

    “体内经脉堵塞,灵力运行不畅,但有一刹那间灵力好像消失了一部分。”

    “灵力消失?你确认不是流失?”

    听着唐晓天的诉说,许成林立即意识到了不对。他下意识的看向陈洛雪,却见对方正在去解夫子的衣领。

    “果然如此!”

    没有理会疑惑地二人,陈洛雪眼中含煞气,语带冰冷的低估了一句。

    “发现了什么!”

    凑近陈洛雪,许成林脸色凝重的问了一句。

    “你们过来看!”

    看了许成林一眼,陈洛雪又是招呼了唐晓天一声。

    二人凑到跟前,顺着陈洛雪的指向看去。只见夫子的一侧脖颈有着一条淡淡的红线,这红线极为纤细,若是不仔细看根本难以发现。不只是脖颈,二人还发现夫子的手腕和脚腕位置也有着如此的红线。这些红线顺着四肢与脖颈,向着前胸方向蔓延而去。

    “这些红线蔓延向心脏的位置!”

    没来由的,许成林心中忽然生出了这个想法。

    他看了陈洛雪一眼,随即抬手解开夫子的外衣。顺着脖颈的红线寻找下去,许成林果真在前胸和后背的心脏位置找到了五条红线的交汇点。

    “这是怎么回事?”

    见到这一幕,唐晓天不由的看向了许成林。

    许成林摇了摇头,紧接着却是看向了陈洛雪。

    “夫子的突然去世不简单,此中必有蹊跷!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先等一下,现在我也看不出来。”

    轻轻摇了下头,陈洛雪的脸上并没有变得好看。

    约莫等了有半盏茶时间,三人发现夫子身上的红线在逐渐收缩。

    “些东西是活的?”

    唐晓天心下惊讶,不由得看向了陈洛雪。

    “不对!这些东西并不是任何生灵,更好像是一种du&039;s-u。看样子这种du&039;s-u应该会潜伏在体内,于无声之间破坏人体机能。”

    陈洛雪微微思索了一下,给出了一个这样的答案。

    “如此厉害的东西!”

    唐晓天倒吸了一口气,后背感到有些发凉。

    “这种du&039;s-u应该是修行者炼制出,若是有防备不太容易中招。中毒的前期若是有防备,可以靠着灵力硬生生的将du&039;s-u逼出。夫子是凡俗之人,他中毒的时候应该没有察觉。到了后来他可能察觉到了不妥,但为时已晚。”

    陈洛雪缓缓的说着,她仿佛经历了整件事情一般

    说话之间,三人见到所有的红线全部凝聚到两个位置。一个集中点在前胸,一个集中点在后辈。这两个集中点一前一后,分布在心脏的位置。

    随着时间又是过去了半盏茶,三人见到两个红线集中点颜色越来越鲜艳。先是暗红色,接着是鲜红色,再然后是火红色。待到后来,三人更是觉得这两个集中点仿佛要脱离身体而去。

    “心脏的位置?”

    看着逐渐变化的两个集中点,许成林心中有了一种怪异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好像想到了什么,但一时间竟是想不起来。

    “我怎么觉得这像是有种法术印记?”

    看着变化越来越明显的两个集中点,唐晓天疑惑的说了一句。

    “法术印记?用du&039;s-u形成的法术印记!他们究竟有什么目的?将人害死之后还不放过!”

    脸上如同蒙上了一层冰霜,陈洛雪的双眼中已是浮现了杀死。

    “法术印记?目的?”

    嘀咕着两人话语中的关键处,许成林心中突然感到有些不安。他想不出到底哪里不对,但就是觉得心下不安。

    “先往后推一些!”

    提醒了二人一句,许成林伸手拉着二人微微后退。

    刚刚退后不足两步,许成林心中突然莫名的一紧。一股危机之感,瞬间袭上心头。与此同时,陈洛雪也是预感到了危机。她与许成林对视了一下,拉着唐晓天飞速后退。

    就在三人退出四五丈的距离,轰的一声从夫子的身上响起。血光在屋中乍现,一道血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略过三人,飞向了学堂外面。

    三人都是没有反应过来,以至于连那血箭的真面目都没看清。

    许成林最先反应过来,他下意识的看向夫子的躯体。只是这一眼看下去,他便立即怒冲云霄。

    “长生教!该死!他们该死!”

    听着许成林的怒吼,陈洛雪与唐晓天不由感到奇怪。但随着他们看向夫子的躯体,瞬间也是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夫子的躯体还是躺在那张床上,只是现在躺的姿势有些凌乱。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夫子躯体上出现了一个拳头大的伤口。这伤口贯穿了前胸后背,正好位于心脏的位置。暗红色的鲜血从伤口之中涌了出来,哗哗的在地上汇聚成了一片。透过流出的鲜血,三人可以清晰的看到,夫子的胸膛中失去了一样东西,一颗不再跳动的心脏。

    这一幕陈洛雪见得熟悉,唐晓天初始只是吃惊,但想到什么之后也开始熟悉了起来。这副场景他们都熟悉,一个经历了现场,一个听别人诉说。夫子躯体的情况,赫然与许成林他们在西境郡山村见到的情景一般无二。

    “他们该死!”

    银牙暗咬,陈洛雪双眼通红。她身上气势猛地扩散,一股炽热气息笼罩整个屋子。愤怒之下,陈洛雪竟是下意识的放出了天地异火的气息。她要用这火焰,来烧灭那些罪恶。

    “放心!他们一个都跑不了!这村子里长生教的人,一个都跑不了!”

    许成林身上没有任何变化,但若是靠近他便会感到浑身刺痛。那是剑气,无形无质细密如雨的剑气。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加倍偿还!

    “对!全都要死!”

    唐晓天双目圆睁,墨色灵气笼罩全身,一股轻灵的旋风绕着他不停旋转。不是不认真,只是觉得无所谓。但若是真的逼迫他,则是要承受他的怒火。

    三人一条心,一怒莫敢敌。若问何解恨,拔刀斩仇人!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