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宁染南辰天才双宝〕〔陈苍生苏倾城〕〔极品上门赘婿秦浩〕〔漫威的公主终成王〕〔红警之制霸银河〕〔魔法之究极风暴〕〔我有进化天赋〕〔全部满分〕〔天的尽头〕〔砸进纷乱中〕〔修罗战神〕〔穿成短命女配之后〕〔重回七零:老公大〕〔女配拒绝当炮灰〕〔嫡女贵嫁〕〔史上最难开启系统〕〔极限警戒〕〔一切从武动开始〕〔上门豪婿〕〔大唐:开局李世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二百零六章 救人难救愚,此处非故乡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抬手对着下方一招,许成林直接将一个灰色的储物袋摄入手中。他不着痕迹的点了一下头,身形一闪来到了唐晓天的身旁。

    “接着!看看里面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将储物袋甩给唐晓天,许成林便直接走向了陈洛雪。

    “你这有什么收获?”

    “也是这个东西!”

    晃了晃手中的灰色储物袋,陈洛雪也是一抬手将储物袋扔给了唐晓天。二人选择将储物袋全都交给唐晓天,只是因为他更加了解长生教罢了。若是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唐晓天一定会第一时间察觉。

    看了二人一眼,唐晓天一番手也是拿出了一个灰色储物袋。他当着他们的面,直接将三个储物袋抛入半空。双手飞快掐了几个法诀,唐晓天对着储物袋打出一道灵光。三个储物袋一震,其上射出三道灵光打向地面。灵光一闪而逝,地上出现了一堆东西。有衣物,有法器、有丹药、有玉简、有书籍,再有就是一些没有价值的杂七杂八了。

    唐晓天只是扫了一眼,接着便是将有价值的东西全都挑选了出来。几本书籍被他摄入手中,那三枚不起眼的玉简也是被他眼尖的挑了出来。手捏玉简查看了一下,唐晓天便将玉简丢给了许成林。

    “玉简上有着特殊的防御手段,看看能不能用神识破解!”

    接过三块玉简,许成林轻轻点了一下头。他神识集中玉简,开始着手破解玉简上的防御。

    唐晓天低头看了眼手中的几册无名书籍,他手腕一抖书册一页页自动翻动起来。只是翻了几页,他便无奈的摇了摇头。原因无他,这几本无名书册讲的内容全是医道知识,他根本看不懂。

    “喏!书里讲的是医道知识,看看说的是什么。”

    看了一眼陈洛雪,唐晓天直接将几册书扔给了她。

    见到飞来的书册,陈洛雪一招手将几本书册全都接了下来。她双眼微一凝视,书册开始无风自动。哗啦啦的翻书声逐渐响起,这声音越来越大,翻书的速度也越来越开。陈洛雪双眼一眨不眨,其上的内容全都被她记在了脑海之中。不过是四五个呼吸之间,陈洛雪便是将几本书册全部看完。她双眼微闭,开始迅速的消化其中的内容。

    就在陈洛雪消化书中知识的时候,许成林已经将头抬起。他看了唐晓天一眼,一抬手将玉简向他丢去。

    “三块玉简各记载了一部分似是而非内容,拼在一起好像是一个地名一般。你仔细想一下,看这个地方究竟在哪。”

    接过玉简,唐晓天双眼亮了一下。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查看其中内容,只是这时又有一枚玉简飞向了他。

    抬手接过玉简,唐晓天将目光转向陈洛雪。

    “书里讲的东西很有用意思,看起来像是某种利用人血的术法。我整理了一下,不知对你有没有用处。”

    唐晓天了然的点了一下头,接着神识迅速沉入玉简之中。

    “嗯?”

    就在唐晓天观看玉简的过程中,许成林突然看向疑惑地看向四周。不只是他如此,陈洛雪也是皱着眉望向四周。二人几乎在同时发现了不妥,不知何时周围竟然充斥着许多带有敌意的目光。

    “看啊,就是他们三个,就是他们刚刚摧毁了刚建好不久的楼阁!”

    “可不是嘛,不知道我们花费了多少力气才建了起来,他们说毁就毁了!”

    “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们三个竟然杀害了神使。”

    “这些人一定会得到报应了!”

    “神使死了谁还会无偿为我们医治病痛啊?”

    “是啊是啊,这几个人会受到报应了!”

    三三两两的语言相互交织,声音虽是极为小,但许成林与陈洛雪都是能够听清那些话语的内容。这些话语初时带有的是埋怨,接着就变成了斥责,到后来竟然变成了恶毒的诅咒。这话语中感情的变化,很明显的显示出了这些人对三人出手sha&039;re:n的敢怒不敢言。

    周围的带有敌意的目光正是源自这些话语的主人,

    刚刚被吓得四散逃离的村民不知什么时候又凑了过来。人的本性就是如此,也许事情与他无关,但他就是喜欢来凑热闹。爱凑热闹,可能是大多数人的通病吧。

    “怎么了?”

    唐晓天的神识刚从玉简中收回,见到周围不少人围了过来,不由得感到了奇怪。

    “他们好像对我们除掉那三人很是不满啊。”

    轻轻说了一句,许成林带着嘲讽之色看向周围的村民。

    悄悄聚过来的村民与许成林的目光刚一对上,便下意识迅速的想要躲闪。他们根本没有仔细体会许成林目光中的含义,只是一味的害怕而已。见到许成林只是扫了他们一眼,其后便没有了动作,这些有些畏惧的村民们又是大胆的交谈了起来。有些大胆的村民,甚至开始指指点点了起来。

    “就是这三个人,我不久前还在村前见过他们。这三人果然不怀好意,竟然杀害了神使。像这样的恶人,一定会受到神仙惩罚的!”

    “是啊!没想到那姑娘长得漂亮,心肠却如此狠毒,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你知道什么,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蛇蝎美人!”

    看着周围村民的指指点点,听着他们刻薄的话语,唐晓天心中因大仇得报而消去的怒火又是燃了起来。

    “你们知道什么?那三人并不是什么神使,而是几个修炼邪术的家伙罢了!我们出手解决掉他们,只不过是替天行道而已!”

    双眼含怒,唐晓天对着周围的村民大声喊着。

    唐晓天的眼神吓人,再加上他的大喊,围在周围的村民顿时被吓得后退了几步。但过了一会儿,众多村民见他只是喊了一句,于是又是胆子大了起来。一些人轻蔑的瞥视三人,一些人不屑的冷哼,更有一些大胆的人出言驳斥唐晓天。

    “修炼邪术?我们怎么没有看出来?我们只知道他们无偿为我们医治伤病,更是一出手将几个垂死的人救了回来!”

    “就是!你们说替天行道,到你们干了什么?毁了楼!杀了人!我看你们才是修炼邪术的家伙!”

    “说什么修炼邪术,我看这些全是借口!”

    “是啊!我看他们只是贪图神使的东西而已,没看到他们跟前那一堆东西嘛!”

    “你这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些人莫不是强盗不成?”

    听着这些人越说越离谱,唐晓天的怒火更加旺盛。他眼中开始被怒火染红,胸膛更是如拉动的风箱一般不停的鼓动。

    “要我怎么说你们才会懂!这几个家伙只是在利用你们而已!若真是什么神使,他们怎么会让你们建造如此华丽的阁楼?若是无偿为你们医治伤病,你们又是为何会一个个不见好转,反而一副失血过多的虚弱样子?若是他们心中没鬼,又为何见到我们动手就直接逃跑?还有,村中的夫子的去世,就是与他们有关!”

    唐晓天的一通话喊出,瞬间压下了周围村民的各种言语。场中一时显得寂静,竟是无人再开口。只是这寂静没有持续片刻,村民们的反驳声音再次响起。

    “瞎说什么!楼阁是我们自愿为神使建造的!我看你们就是强行狡辩所言非实!”

    “是呀,你说的这些有什么证据?没有证据不要胡说!”

    “对啊!证据呢,拿出来啊!”

    “没有证据,说什么都可以!”

    一众寻求证据的声音在四面响起,唐晓天微微愣了片刻,但随即他便有些烦躁起来。

    证据?唐晓天说的话有证据吗?当然有!修炼邪术的证据,就在他手中的玉简中。散人不是什么神使,这也有证据,因为他们的功法明明就带着长生教的影子。夫子去世的事情与他们有关系,这也有证据,因为夫子身上飞出的血箭就是冲向他们的。但所有的证据又都不是证据,因为唐晓天根本拿不出手。唯一能拿的出手的证据就只有玉简了,但玉简出自他们之手,并不能说明什么。玉简中的内容即便告诉这些村民,也不会得到他们

    的信服,反而会让他们误以为是三人故意污蔑他们口中的神使。

    “看啊!他们那不出证据!他们是在胡说!他们杀害了神使,他们会受到报应!”

    “哼!说不定他们就是先杀了夫子那老顽固,又过来害了神使。”

    “完全有可能!那老家伙死了也没什么,神使死了却是村子的损失啊!”

    “强盗!sha&039;re:n犯!赶走这些人!”

    “对赶走这些人!让他们滚出我们村子!”

    “对!滚出去!”

    “将他们赶出去!”

    见唐晓天焦急烦躁,周围村民的胆子更是大了起来。这次他们不再寻求什么证据了,而是已经将他们与强盗划上了等号。更是说出了种种恶毒语言,喊出了赶走他们让他们滚出去的口号。

    唐晓天怒不可遏,但又是不好出手。这里是白云村,是他昔日的故乡。这些村民虽不认识,但保不准就有昔日的玩伴与熟人。这些人质是被长生教的三人迷惑,本性并不会。况且即便不是因为这些,做为修行者也是不会随意对世俗之人出手的。种种原因制约着唐晓天,让他敢怒不敢出手。

    “滚出去!”

    “滚出去!”

    同样的话语,不同的声音,响起在不同的方向。唐晓天被烦的受不了,他几欲闭上眼睛不看,捂住耳朵不听。而当他想要这样做的时候,一颗小小的石子却是飞向了他。

    唐晓天单手一摘,直接将砸向他的石子接住。他顺着石子飞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名少年还保持着扔出石子的姿势。

    “为什么?”

    唐晓天神情有些呆愣,不由得自言自语的问了一句。

    “滚出去!强盗!sha&039;re:n犯!你们杀了神使!会受到报应的!滚出去!”

    少年悍不畏死的喊着口号,说着又是弯腰寻找石子扔向唐晓天三人。

    见到一名少年如此的英勇,周围的村民们胆子也是跟着壮了起来。学着少年的样子,一个个村民纷纷捡起地上的东西砸向三人。

    难以置信的看向四周,唐晓天竟是忘记了闪躲。他没有躲闪,而有人却是已经出手了。许成林冷哼一声,周围袭来的各种东西瞬间全部定住。陈洛雪此时也是出手了,只见她轻轻一挥手,一阵狂风猛然卷向四周。围在三人不远处的一众村民,全都被吹得东倒西歪。

    “我想你们误会了什么。我们只想除掉这三只狗东西而已,并不是征求你们的同意。我们的话你们信也罢,不信也罢,总之事实就如那人所说。”

    留下这番话,陈洛雪对着许成林点了点头。许成林会意,来到了唐晓天身旁。他单手掐了一个法诀,一阵灵光猛然乍现。灵光消失之后,众多村民见到三人已是消失不见。

    撇开一众村民不提,此时的三人已经回到了学堂之中。陈洛雪默不作声的将夫子的尸体收到了储物袋,许成林则是找到了夫子留给他们的东西顺手收了起来。

    看了眼还在呆愣的唐晓天,许成林不由得摇了摇头。他走上前,轻轻拍了拍唐晓天的肩膀。

    “兄弟!救人难救愚,祸根是除了,但村子也就这样了,我们帮不上什么忙了。”

    “可是,这里是我们的故乡啊。我们怎么能一走了之,放任故乡变成这样?”

    唐晓天神情悲伤,心中更是充满纠结。

    “像小林哥说的一样,救人难救愚。除掉长生教祸根,已是我们尽的最大努力了。故乡?这里还是吗?故乡是什么?故乡是一株株遍身疤痕的老槐树,是一声声熟悉的话语,还是一个个熟悉的身影。而现在呢,你还能看到什么?白云村变了,纯朴的村民也变了,所有熟悉的东西都变了,这里还是故乡吗?”

    陈洛雪仰天一声叹息,神情变得有些失落。

    “是啊,以后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这里已经变了,此处非故乡!”

    许成林也是一声长叹,神情微微有些落寞。

    唐晓天怔怔的看着二人,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