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罗剑神〕〔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宿主她又在崩剧情〕〔大唐孽子〕〔爹地,大佬妈咪掉〕〔当反派真是太爽了〕〔宁染南辰读天才双〕〔太古龙象诀〕〔魔眼小神医〕〔人到中年〕〔总有人逼本小姐用〕〔魔临〕〔反派大佬的农家媳〕〔神级狂婿龙王殿〕〔等四季也等你〕〔重生神豪的悠闲生〕〔不败战神苏泽〕〔网游之我有全能外〕〔诡异世界生存手册〕〔综漫此子不可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二百一十八章 无奈长生举,惊见传送阵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这帮杂碎!”

    唐晓天紧咬牙关,一声怒骂从喉咙中挤了出来。

    “长生教?他们算的上哪门子的长生?不是寻求长生吗,怎么要造成如此多的的杀戮?”

    看着眼前的尸山血海,云扬失神的轻声低喃。

    “长生教?寻求长生?没错啊,他们就是寻求长生。只不过他们是用别人的命来实现自己的长生目的,这就是长生教的真面目!”

    看着云扬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唐晓天声音低沉着说着。

    “就为了这个,就为了所谓的长生?长生?真的能够长生吗?这样的来的长生,天理何在,公平何在?”

    云扬有些歇斯底里,一连大吼着朝着唐晓天问出了数个问题。

    “天理?那是什么东西?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若是实现那是天理,若是不实现那又是什么,又是如何的去实现?公平?真是可笑,那东西存在吗?有些人有灵根能修行,有些人没有灵根不能修行,这公平吗?有些人先天资质绝佳,而有些人则是资质平庸,这又公平吗?天理与公平只是弱者的自我安慰的借口,不要什么事都要将他们扯进来!”

    唐晓天的脸色有些扭曲,他的一番反问发人深省,他的最后结论亦是掷地有声。

    云扬微微愣了一刹那,唐晓天的这番话有些颠覆了他的以往想法。不过他仔细一想,却又是明白了几份。

    “原来如此!根本没有什么天理与公平,说到底还是弱肉强食罢了。”

    “没错!就是弱肉强食!你实力强,你就手中握有天理、公平,你实力弱就只能期盼天理与公平的到来!”

    虽是不想承认,但唐晓天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长生教行事如此恶毒,联盟怎会一次也抓不住把柄?”

    云扬的愤怒无处发泄,话锋一转却是说到了散修联盟的身上。他的这一句话问出,在场几人突觉气愤有些凝重。事关其他宗门的事情,一般别人是不应该多管的。

    公孙静下意识的想要张口呵斥云扬,但她张了张口竟是不知该如何呵斥。唐晓天看了公孙静一眼,接着摇了摇头。他叹了口气,很是郑重的与云扬说道。

    “敢问云扬道友,西境郡的事情是何人所为?”

    “废话!当然是长生教!”

    云扬觉得唐晓天问的古怪,但还是毫不犹豫的做了回答。

    “那好,我再问你,你有什么证据是长生教所为?”

    见云扬语气不善,唐晓天没有生气,反而平声静气的又问了一句。

    云扬一呆,竟是不知道该如何作答。证据,哪里有什么证据。一切都是他们的推测,虽然这推测基本与现实相同,但实际上并没有任何的证据。

    “那次我们没有找到什么证据,但这次你又作何解释!”

    云扬呆愣了一会儿,却是想到了这次行动的初衷。

    唐晓天重重吐出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实不相瞒,此次长生教的据点那是我与许成林、陈洛雪三人共同发现。后来我们怕三个人应付不来,故而才禀报了散修联盟。于是,这才有了这次所谓的试炼。而实际情况,我们也是根据西境郡的遭遇推测这是长生教的手笔。若不然盟主也不会以私人身份会见你们,也不会安排这个什么所为的试炼。说到底我们还是没有抓住长生教的把柄,不然岂会让他们逍遥法外!”

    “这里明明是长生堂,这难道不是证据!”

    云扬双眉一挑,情绪变得有些激动。

    “你也说是长生堂了。长生堂是长生堂,长生教是长生教,没有什么证据将他们联系在一起。即便是有,长生教也可以一推六二五装作不知情。”

    云扬的激动情绪并没有影响到唐晓天,他仍是不急不缓的解释着。

    “无耻!这简直

    是无耻!敢做不敢认,还叫什么长生教!”

    连续被唐晓天堵了好几回,云扬已经愤怒的不可抑制。

    见云扬越说越生气,唐晓天知道此时他已经明白了所有道理。他如今还在发怒,只不过是一种发泄罢了。

    “你这是气话!只要够无耻,何事不可为?长生教就是无耻,就是不要脸,你能如何?树不要皮无以为生,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明白了云扬的初衷,唐晓天也是跟着针锋相对起来。

    “就没人能够制裁的了这些家伙!”

    紧咬牙关,云扬声音嘶哑的低声说着。

    “小一点的势力不敢与他们争斗,而像我们这样的大势力又有这样那样的无奈。所以,造成了他们为所欲为的情况。况且长生教没你想的简单,他们在我们散修联盟成立之前便已经有了。中洲大陆早在许久之前就有他们的影子,只是那时候谁也没有关注罢了。直到后来灵气回归,长生教才开始在大陆上初露头角。”

    “好生的憋屈!”

    郁闷到不行,云扬心中的闷气无处发泄。他看着眼前的尸山血海,无奈的摇了摇头。

    “迟早会好的,我说过,将来这世间是我们做主。”

    轻轻拍了拍云扬的肩膀,唐晓天看着满眼的尸山血海似是在许下什么诺言。

    “等着,我们尽快会成长起来!”

    喃喃低语,云扬也是心中悄悄发下誓言。

    所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实际上都是需要一个契机。而等他们实力强大了,有了足以自傲的资本的时候,这个契机便是到来了。

    二人间的对话看似花了很长时间,实际上不过是盏茶时间刚过而已。就在他们交谈之几,也在这个地下空间中的苏云鹤,却是有了些许发现。苏云鹤精通阵法,在他下到这个地下空间的第一刻,便是注意到了那个不停释放寒气的阵法。虽是被其后的见到的尸山血海所震慑,但他还是没有忘记留心观察周边情况。

    在缜密的查探之下,终于蛛丝马迹被他寻找出来。不停释放寒气的阵法只是一个掩护,在这个阵法的中心位置隐藏着一个不大的传送阵。

    “传送阵!这里有着一个传送阵存在!”

    马致远发现传送阵的踪迹,急忙招呼一众人前来观看。

    这个地下空间中堆满了尸体与血液,众人本以为这里不会再有什么。苏云鹤发现的传送阵,却是让几人的心中一振。长生教的据点只有小猫三两只,这情况绝对不会正常。传送阵的发现,让众人至少有了一个方向。覆灭了一个只有皮毛的长生堂,但丢了一个凝气修士,这怎么看都是一笔亏本的买卖。如今几人的下一步计划,便是寻找传送阵继续追查下去。李钊有可能就在这传送阵之后的地方,或许这长生堂也没有便面看上去那样简单!

    “我去叫其他人过来!”

    云扬留下一句话便飞身向着上方赶去,留下的众人担心有什么遗漏,于是再次开始在这堆满尸体与血液的地下空间搜索起来。

    地下空间不小,但架不住六名修行者的神识探查。六人的神识肆无忌惮的展开,将这地下空间来来回回探查了许多遍。但很是遗憾,除了苏云鹤发现的传送阵,竟是在没有了其他的发现。而就在六人一番探查无果返回传送阵的时候,地上的五人也是在云扬的带领下赶到了地下空间中。

    “快过来!这里有新的发现。”

    云扬又在最前,不停的催促着身后的四个人。

    “咦?这是?传送阵!”

    陈洛雪抬眼看向远处,一眼便见到被众人围住的阵法。而当她仔细观察的时候,便发现了阵中之阵的传送阵。

    “没错!看这传送阵的大小和复杂程度,这应该是一个小型的近距离传送阵。他最大的用途,应该是让人可以在悄无声息间转移位置。

    见陈洛雪注意到了传送阵,苏云鹤一抬头也是跟众人解释了起来。

    “苏师弟,能不能看出最晚一次启动大概的时间?”

    公孙静心中一转,猛地想到一种可能。

    “大概应该是半日左右,传送人数应该在两三人左右……”

    苏云鹤说着说着有些说不下去了,因为他想到了某种可能。

    “这就对上了!”

    公孙静点了点头,脸上有些某种自信。

    “什么意思?你们两个别卖关子啊!”

    看着两人如同打哑谜一般,云扬不由得催促起二人。

    “师姐的意思其实很明白!李钊的失踪,有可能真与这传送阵有关。当时马师兄说的明白,李钊是引着两名修行者离开的。他失踪的时间在半日之前,而这传送阵也是半日至少启动过,离开的人恰好也是两三人左右。所有巧合遇到一起,便值得推敲了。”

    苏云鹤没有再沉默,他略一思索将事情便将想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没错!苏师弟想到的与我想的几乎相同。”

    轻轻点了点头,公孙静也是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正当所有人思考李钊通过传送阵离开的事情时,徐飞远却是有些迟疑的说出一句话。

    “若这猜测是真的,那情况就有点不妙了。”

    没有人问为什么,如今思维活络的众人都是反应了过来。三个人一起过的传送阵,那李钊当时的状态一定不会好。极有可能的情况就是,李钊处于昏迷或者其他不好的状态,失去了反抗能力。

    无论怎么样都不得不引起他们的重视,要知道李钊的修为可是实打实的凝气期啊。能让一个凝气修士失去反抗能力,对方的修为至少不会低于凝气期才对。

    如今传送阵对面情况不明,对方的修为又是凝气期左右。况且最让人担忧的是,根本不知道对面的人数多少。贸然使用传送阵传送,无异于瞎子过河。

    一时间大家都是想到了这个问题,不由得谁也没有出声。

    “可恶!明知道同伴就在对面,却没人敢过去救人!若是没人敢尝试的话,那我一试!”

    马致远越众而出,词情慷慨激昂。

    “咦?他什么时候如此深明大义了,他与李钊的关系好到如此地步?况且,我怎么感觉他是在用激将法啊。”

    心中如此想着,许成林与陈洛雪对视了一眼。双方都是明白各自心意,一切尽在不言中。

    与此同时,公孙静与徐飞远短促的交流之后,目光看向了许成林。

    收到公孙静的目光,许成林瞬间懂了。不着痕迹的点了一下头,他看向一旁的陈洛雪。

    “马师兄此言差矣!传送阵一次过去的人不能太多,不入就让我陪你走上一走?”

    许成林说话之间,已是来到传送阵之旁。

    “人少了未免应付不过来,我也来帮上一把。”

    一句话说出,陈洛雪来到了许成林的身旁。

    马致远有些一霎那的错愕,但收到许成林与陈洛雪投向他的目光时,急忙装作低头沉思掩饰过去。

    “对面情况不明,三位一定要小心为上!”

    徐飞远站出来,对着三人拱了拱手。

    “等下,我也……”

    云扬想说什么话,但瞬间被公孙静的眼神制止。云扬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识相的住了口。

    “苏师弟,麻烦发动传送阵。”

    看了一旁也有些欲言又止的苏云鹤,公孙静稍微使了个眼色。

    苏云鹤不明所以,但出于信任还是照做了。传送阵发出微微光芒,陈洛雪与许成林却是先一步进去了传送阵。马致远皱了一下眉头,也是走了上去。

    光芒一闪,三人身形消失不见。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