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的锦鲤人生〕〔私人定制大魔王〕〔咸鱼老爸被迫营业〕〔我本港岛电影人〕〔打穿西游的唐僧〕〔我在幕后调教大佬〕〔芝加哥1990〕〔不可思议的山海〕〔全世界都以为我靠〕〔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边关种田忙〕〔他的小祖宗甜爆了〕〔太子妃她命中带煞〕〔宫斗失败我只能当〕〔傅爷把小奶宝宠上〕〔八零鲜妻有点甜〕〔穿成八零团宠黑女〕〔捡到一只凤凰做宠〕〔醉欢眠〕〔墨少,夫人又出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二百一十九章 传送阵对面,王府有盛宴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传送阵传送过后,光芒逐渐黯淡下去。而此时公孙静与徐飞远一对视,却是排众走出了人群。

    “苏师弟不要停,将我们两个也传过去。后边的人两两一组,大家自行安排顺序。”

    向着苏云鹤点了一下头,徐飞远对着其余人交代了一声。

    苏云鹤迟疑了一下,但随即他便明白了其中的关键。最先传送走的三个人,其实是负责探路的人。若是有什么危险,其实由他们先承受。至于后边的人,则是相当于三人的援军。后边的人到的越快,前边三人的危险越小。

    当然这是按照一般情况来说的,不排除传送阵会被传到绝地的可能。但根据先前启动过的情况来分析,这种可能性实在太小了。

    苏云鹤手下没有丝毫耽搁,传送阵被他再次启动。公孙静与徐飞远二人,直接被传送到了对面。

    说话之间其实不过只是的时间,而就在这短短的时间中,传送阵的对面却并没有安静。

    光芒一闪,许成林等三人出现在一个陌生房间。没待他们看清周围情况,一声疑问的声音便传入他们的耳中。

    “咦?怎么是两三个人?”

    闻听这一声音,许成林立即回头。但见一名身着甲胄士兵模样的男子,正满是惊讶的看向三人。

    “啊,原来是……”

    这男子话没说完,一道银亮的剑光便直接抹喉而过。这士兵模样的男子闷哼一声,捂住脖颈的伤口,双眼圆睁的倒在了地上。

    “马师兄这是何意?”

    许成林双眉微皱,有些弄不懂马致远为何出手便是sha&039;re:n。

    “不能让他喊出来!这里我们根本不知道是哪,不能走任何差池。”

    马致远脸上没有变化,直接丢给许成林这句话。

    许成林沉默了一下,并没有开口反驳马致远。他隐约觉得,马致远的行为有些古怪。再联系到先前他斩杀无名修士的事,许成林心中的古怪更加浓了。

    “小心一些,这家伙真的有古怪!”

    正当许成林还在沉思的时候,陈洛雪已经对他神识传音。

    许成林身体微微动了一下,他眼角看向倒在地上的士兵模样的男子,暗中却是回了一句。

    “的确!我敢笃定,这家伙真的有问题。只是不知道,这家伙是打的什么主意。不管如何,小心点这家伙。”

    光芒一闪让屋中猛然亮了一下,公孙静与徐飞远二人出现在屋中。打量了眼这空旷的房间,见到三人也是平安无事,这二人不约而同的舒了口气。见到地上死去的士兵,二人只是皱了皱眉,却并没有出声。

    不过几息时间过后,接二连三的传送光芒再次亮起,一组人接一组人的从光芒中走出。

    马致远见这情景,向着周围看了看。他瞅准房间门口的位置,下意识的往那里靠了靠。

    没有人注意到马致远的动作,他不由得嘴角挂上了得意的微笑。

    过了又是不到半盏茶的时间,所有人都是到了这个房间。而就在这时,房间门响起了吱呀一声。一颗头颅,小心的往房间探来。

    马致远有如先知先觉一般,一抬手揪住了这人的衣领。他嘴角挂笑,手中一使劲直接将人拉进了房内。未待这人惊声叫出,马致远已经单手呈刀砍在他的脖颈。那人身体一软,便直接倒了下去。马致远顺势将门紧闭,轻轻一脚将昏倒的人踢到众人面前。

    “活口!

    有什么问题赶紧问!”

    马致远脸色严肃,一副古井无波的表情。

    所有人呆了一下,随即他们便听到有人在轻声。原来刚被击晕的家伙,竟是被马致远那一脚再次踢醒。对于马致远玩的这手,众人是不得不佩服。要知道控制力道拿捏分寸是极难的,力道多一分,力道少一分,都是达不到想要的效果。

    看着地上逐渐醒来的肥胖锦衣男子,李汉鑫急忙几步来到他的跟前。飞快的掐出几个法诀,李汉鑫目中飞出两道灵光直入对方双眼。

    肥胖男子眼中的清醒瞬间被迷茫替代,很显然他是被李汉鑫催眠了。

    “告诉我,这里是哪里,你是谁,又是过来干什么的?”

    李汉鑫的声音低沉,隐隐有些某种力量。

    “这里是慈王府,我是厨房负责采买的主管,我过来是为了收取定时送过来的肉灵芝的。”

    “肉灵芝?什么肉灵芝?仔细说一说。”

    李汉鑫眉头一皱,接着问了下去。

    “肉灵芝是一种血肉状的东西,形状长得像灵芝。但究竟是什么,谁也无从得知。自从王爷从外面回来后,不知如何与这些仙师联系上了。他们定期送来肉灵芝,说是有病包治百病、无病延年益寿。王爷出奇的反常,竟是毫不怀疑直接相信了,并且用这些东西做成吃食广邀富商品尝。”

    “先前见没见有人从这个屋子中出来?”

    “有,有三个人,好像是三个仙师,他们去了王府的藏宝库,哪里有……”

    肥胖男子说话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直至睡了过去。

    揉了揉眉心,李汉鑫对着众人摊了摊手。

    “这人精神力消耗过度晕过去了,不过我看他大概就知道这些了,有用的消息知道不少了。至于这家伙但是不必担心,我估计他没个两三天休想醒过来。”

    “如此甚好!至少我们知道了李钊有可能被带到了这里。还有,差点就被长生教哄骗过去。看来他们在此地的势力不只有长生堂的表面势力,此地关系盘根错节,说不准他们就与城中某个势力还有联系。”

    徐飞远脸色严肃,对着周围的人缓缓说道。

    “我倒是不然。据我打听到的消息,这慈王府的新任慈王乃是老慈王之子。几年前这新任慈王突然外出寻其失散多年的亲弟,一番无果回来之后便性情大变。而且也是从那个时候,慈王开始拉拢关系,宴请诸多富商……”

    李汉鑫如此说些,说道最后却是意味深长的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的意思是说慈王已经别别人顶替了身份?”

    许成林双眼一眯,接下了李汉鑫的猜想。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除了身旁的陈洛雪,谁也没有发现许成林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

    陈洛雪极为了解许成林,她知道只有对方在压抑愤怒的时候才会这样。虽是有些搞不懂许成林为何会愤怒,但她还是选择了没有开口。

    轻轻点了点头,李汉鑫算是同意了这个说法。

    “这长生教所图不小,我们有一定不能让他们得逞!”

    云扬双眼一凝,直接做出了宣言。

    “没错!”

    “没错!”

    其余几人也是跟着如是说着。

    公孙静看着有些亢奋的众人,连忙摆摆手压下他们躁动的心情。

    “现在我们有两个目的!其一是寻找李钊的下落,

    其二是继续追查长生教的事情。考虑到对方人数不定,我来大致安排一下。由我和徐飞远、马师兄以及云师弟一组人共五人为一队,我们寻找李钊的下落。其余人为一队,大家分散查询长生教的事情。记住原则,尽量不要对凡俗人完成伤害!”

    见到没人有反对之言,公孙静对着众人一点头,率先向着房门走去。

    这处房屋应该是王府比较偏僻的地方,院子中虽是假山亭台不少,但明显已经很久没人打理。从外面看整座房屋虽是整洁,但门窗已是陈旧。院子之中,更是一个人都没有。

    公孙静小心的推开房门,映入眼帘的便是这番情景。她对着身后众人招呼了一声,率先闪身出了房屋。其余人也是有样学样,迅速跟了上去。

    藏宝库在哪公孙静等人并不知晓,但相信这点事难不住五人。至于其他人追查长生教的事情,则是稍稍有些难办。因为他们,要在不被他人察觉的情况寻找蛛丝马迹。

    寻找李钊的一行人先行离去,查询长生教的一行人却是互相看了看接着两两一组四散开来。众人全部离开,只就有此地的余温证明刚刚有一批人来过这里。

    撇开其他人不谈,我们来说一下唐晓天这一组人。唐晓天与邵子谦二人,阴差阳错的摸到了慈王宴请宾客的地方。

    偷眼瞧见大厅之中正是客欢主喜、觥筹交错的时候,唐晓天不由得向着餐桌上瞄了一眼。但见桌上珍馐美味,美酒香茗无不应有。而最为引人注目的,是桌上一个类似鱼盘的华美器具。那里面盛放的,赫然就是一盘鲜美的菜肴。

    那菜肴的主材依稀可见,不是众人听闻的肉灵芝又是何物。虽是没有亲眼见到,但他们二人都是认了出来。菜肴主材的整体形状虽是变了,但是血肉状呈现灵芝形态的特点却是没有变化。

    肉灵芝究竟是是什么,说实话所有人都是不清楚。但传送阵的另一面是整个地下空间的尸山血海,从那里过来的东西能是什么好东西?况且单丛包治百病、延年益寿这一点来说,就是像极了长生教自夸的万灵药。

    想到从传送阵另一面的尸山血海中取出的东西却在这里食用,唐晓天没来由的心中涌出一股恶心之感。他压下心中的不适,就要现身阻止众人食用,而此时一旁的邵子谦却是一把按住了他。

    未待唐晓天发出疑问,一旁的邵子谦却是开口解释。

    “你仔细看一下慈王的修为!”

    唐晓天瞬间警醒,急忙放出神识查看对方修为。这一看之下不要紧,差点让唐晓天直接跳了起来。

    对方的修为只在煅体期九层左右,但对方的修为却是在不断的增长着。这增长的速度虽是缓慢,但的确可以让人能够察觉到。这一切的原因,全都在慈王面前那一盘以肉灵芝为主材的菜肴上。

    “这长生教果然有些门道,看来他们的宣扬有几分真。怪不得许多修士暗中联络他们,与他们做交易。只是他们这手段,太过于伤天害理!”

    压下心中的惊骇,唐晓天一脸满脸阴沉的小声开口。

    “对!所以我们要铲除他们,平日只见人吃肉,今日方见人吃人,这长生教不知打的什么主意,竟是侧面的鼓动着人们彼此残杀,彼此为食,其心可诛!”

    邵子谦脸色阴郁,很是罕见的说出了一长串话。

    这也难怪,换作是谁也会大发感慨。毕竟平日只见人吃肉,今日方见人吃人。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