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寒柳明珠〕〔突然获得超能力是〕〔陈阳陆小豆〕〔太荒吞天诀〕〔即鹿〕〔穷小子偶得神仙传〕〔韶华缘梦录〕〔陈竹李长乐〕〔一胎三宝沈琉璃顾〕〔主角叫沈琉璃顾墨〕〔三胞胎转走总裁10〕〔为救母亲嫁给植物〕〔六年后三萌宝归来〕〔一胎三宝:总裁爹地〕〔我家爹地超给力〕〔主角叫沈琉璃顾南〕〔祁天一林傲雪〕〔做首富:从外卖小〕〔神仙的圈养生活〕〔镇神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二百二十四章 废柴多有话,莫名危机至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陈洛雪没有回答徐飞远,而是嗖嗖又射了两支火焰箭矢过来。这两枚箭矢一枚纯青色,一枚纯金色。青涩火焰平缓燃烧,但有着一种生生不息的事态。金色火焰炽烈热情,隐隐有着一种爆裂的感觉。两枚火焰箭矢相互缠绕的飞向了李钊与马致远,看那架势仿佛要将二人直接烧成灰烬一般。

    见到两枚火焰箭矢飞来,马致远却是没有没有慌张。但见他周身金光流转,瞬间全身镀上了一层金黄之色。天赋神通铁骨金身瞬间使出,马致远身上多了一股神圣气息。为非作歹之人身上竟然有神圣气息,这不得不让人讽刺。看来所谓的神圣也不过是人的一种感觉,与人的品性关系并不大。

    见到马致远使出了天赋神通,李钊也没有含糊。他脸带笑容,身形一摇,周身丝丝黑色毫光冒了出来。周围的灵气,在他周身瞬间出现了一个真空地带。天赋神通吞噬万法,说白了就是将自己周围的灵气吞噬干净,让所有的法术在自己周围全部失去功效。

    两个身具天赋神通的家伙似是对自己的本事很是自信,竟然丝毫没有躲闪火焰箭矢的意思。许成林飞速来到徐飞远身旁,看着两个自信的家伙不由得露出嘲讽的笑容。别人也许不知道这两支火焰箭矢的来历,许成林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金色火焰乃是天地异火琉璃天火,青色火焰也是天地异火乙木青炎。

    铁骨金身和吞噬万法这两种天赋神通极为厉害,前者可以加强身体轻度,能让人的身体坚如金刚;后者却是作用于外物,可以让诸般法术威力减小乃至消失。

    若是换做平凡的火焰或是法术形成的火焰,遇到这两种天赋神通都会效果极小甚至是毫无作用。但今日情况不同,这两支火焰箭矢都是天地异火。别说这两种天赋神通难以抵挡,就是换做一般的法宝都是难以抵挡。再加上这箭矢乃是通过落日弓形成的,非是一般的箭矢,故而这两枚火焰箭矢极难抵挡。

    果不其然,信誓旦旦的两个人各自被一支箭矢击飞。两人嘴角挂着鲜血,连连向后倒退了十余步。两人的天赋神通还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他们借着天赋神通各自闪开了要害。火焰箭矢擦穿透了二人的身体,在他们肩膀之上各自留下了一个手指粗的血洞。

    马致远的伤口周围炽热的火焰燃烧,看那情形仿佛不将他烧成灰烬不罢休似的。但这火焰再厉害也是无根之火,被他运转灵力扑灭多次之后终于彻底熄灭。李钊的情况比较惨一些,乙木青炎不断的灼烧着他的身体,直到马致远身上的火焰扑灭的时候,他身上的火焰还在缓缓燃烧着。

    一道灵光由远及近,不过几息时间便来许成林等人身前。这人一身彩衣,手握一柄半人高的古朴长弓。这长弓极为怪异,只有弓身没有弓弦,弓身上刻着两个古朴大字落日。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陈洛雪本人。

    见到陈洛雪的到来,许成林等人微微点了点头。而被火焰箭矢中伤的两个人,则使脸色有些难看!他们互相对视一眼,缓缓向后退去!

    “哼!还赶走?既然敢背叛,就要做好死的觉悟!”

    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云扬,许成林脸上一片冰寒!

    “哼!凭什么不敢走!背叛了宗门又怎么样?我的资质我自己知道,修为到了凝气后期就已经到头了。没有希望的修行,那还修个什么劲!呆在宗门之中也只有徒然老去而已,长生教给了我一个晋级的可能,我凭什么不能背叛宗门。宗门?宗门给了我什么?如今灵气回

    归,就算不是在宗门,我也只是凝气较慢一些而已,其实没什么区别的。”

    轻哼一声,李钊毫不在意的说出自己的道理。

    “没错!不怕实情相告,我本是资质极差。若不是长生教为我洗脸体质,我连凝气期都不见得能够达到。再说背叛宗门,何来的背叛?我加入九华书院之前,其实就已经是长生教的人了。九华书院有眼无珠,将我收进门内,这又怪得了谁!”

    马致远轻笑一声,也是做出了反驳。

    如今身上受伤,面对全盛的陈洛雪和陈凌,马致远与李钊似乎觉得没有逃跑的希望了,竟是好整以暇的和几人交谈起来。

    “这就是你们背叛宗门的原因?”

    许成林看着两个人,脸上满是不屑。

    “没错!宗门给了我什么?不是他们,照样有别的宗门引我进入修行。”

    李钊自傲一笑,神情显得有些倨傲。

    “我说过了没有背叛宗门一说!我就是长生教之人!我不像你们这些天才,我只有为长生教做出更多贡献才有修为更进一步的可能!”

    马致远摇了摇头,仍是坚决的不承认自己背叛宗门的事实。

    “哼哼!真是好笑,拿着无耻当光荣!一个,两个,你们都只不过是废物而已!”

    冷哼两声,许成林的话配合着手指一一点向两个人。

    “混蛋!你说什么!”

    听到许成林说他们是废物,李钊立刻不干了。他一手按灭了伤口上的最后一缕乙木青炎,上前两步凶狠的喊着。

    “我说你们两个是废物!一个是自私自利不知感恩的废物,一个是厚颜无耻没有担当的废物!”

    配合着话语,许成林先是点指李钊,接着又是点指马致远。

    不待二人反驳,许成林继续说道。

    “你们两个家伙,两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抱怨这个抱怨那个,怎么没在自己身上找找原因。资质不行努力来凑!这浅显的道理都不明白?你们几十年全都活到狗的身上了?知道自己资质不好不想着努力,却是向着歪门邪道的东西,李钊你也好意思舔着脸自以为背叛宗门合情合理!马致远你就更是无耻,偷师本就是无耻的事情,你竟然好意思一直强调自己不是背叛宗门!宗门没有亏待过你们,而你们做了什么!”

    指着二人,许成林义正言辞!

    说话之间,远方的天空射来几道灵光。许成林神识一扫,便看清那些灵光中的人影正是己方之人。灵光落地,一道道人影显现出来。他们有人身上带着轻伤,有人面带兴奋,但无论如何他们每个人都是战意满满。

    抬眼见到周围的情形,众人都是不由得一惊。苏云鹤瞧见人事不省的云扬,立即惊呼一声来到他的身旁。其余人看到云扬昏迷不醒,徐飞远衣前染血,也是不由一惊,纷纷赶到二人的面前。

    看着一众人归来,马致远与李钊对视了一眼。他们下意识的后退,但想到什么之后却是一昂首,装作毫无畏惧的样子往前走了一步。

    “告诉我,赵明如何了!”

    脸色阴沉,马致远对着眼前的一众人问了一句。

    其实赵明的下场他二人心中已是知道,只不过他们还抱着某些希望而已。

    “呵!就像你们想的一样!”

    唐晓天轻笑一声,却是给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

    “不要打马虎眼,小心报应不爽!”

    双眼一眯,马致远身上竟然散发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唐晓天双眼一缩,下意识的感到了一股危机之感。晃了晃头,唐晓天抛开这种可笑的想法。如今此地就剩下两个残兵而已,他们能翻起什么天?

    所有人心中都是这个想法,因为不论是单人战力还是多人配合,现在自己一方都是占据了绝对优势。这两个叛徒就有如瓮中之鳖,根本无法逃脱。

    “哼!告诉你们也无妨!赵明早已伏诛,其余几个玄衣修士也是尽皆被斩于剑下!”

    冷哼一声,唐晓天给出了二人确切的答案。

    听闻赵明和其他玄衣修士全都身死,二人双眼不由得一缩。他们先前虽然早已猜测到了这种可能,但亲耳听到之后还是有些震撼。

    “你们!你们会得到报应的?”

    马致远指这众人,脸上露出愤怒神情。

    “报应?最该受到报应的不该是你们?掩藏邪恶、滥杀无辜、愚弄凡人、四处造下杀孽,哪一条不该你们受到报应!”

    指着马致远,唐晓天高声大喝。

    “这不一样!我们是为了长生,是为了修为更进一步!”

    面对唐晓天的指责,马致远急忙据理力争。但随即,他便知道了自己说了什么。他脸上肌肉抽搐,一脸凶狠的指向唐晓天。

    “你这无耻的混蛋!你诈我!”

    “哼!蠢货!就是诈你!没想到你们果然别有用心,种种恶行看来真与我们猜测的一样,是为了自己的长生与修为进步。早先我们只是猜测不敢确定,现在终于有了确切的答案。”

    冷笑一声,唐晓天脸上满是嘲讽。

    刚刚说完这句话,唐晓天似是感到有些不妙。因为他亲眼见到,马致远的表情由愤怒突然变得微笑起来。

    “情况不对!大家赶紧动手,赶紧离开!能留活口留活口,不行就赶紧除掉他们!”

    没来由的许成林心中发毛,感到一股危机正在向着他们靠近。

    众人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许成林为何如此着急。几人的对话其实不过只是花了几十息的时间,这短短的时间众人根本不会认为能有什么变故。

    “听他的!我感觉情况不对!”

    陈洛雪高声提醒了一下众人,随即她缓缓举起落日弓。两枚火焰箭矢瞬间出现在,对着二人的方向瞄准射出。其他人见此情景,也是各施手段攻向二人。

    两个身受箭伤的人面对如此多的攻击,出奇的没有躲避也没有防御。他们对视一眼,脸上纷纷露出嘲讽的笑容。

    呼啸的风声淹没了马致远的话语,只能看到他的双唇张合。但许成林在远处用神识看得清楚,马致远只说了两个,这两个字是晚了!

    许成林心下疑惑,但一股更浓的危机之感却是在心中响起。他心中警钟大作,一种身临绝境的危机之感萦绕在心头。

    就在众人的攻击临近二人的时候,一股莫名的威势猛然降临。所有的攻击全都出现了纰漏,法宝掉落、法术消失,就连两支火焰箭矢也是飘忽几下消失不见。

    在马致远与李钊的前面,很是突兀的出现了一名头戴玉冠身着墨绿色道袍的中年人。这人面色如玉,长发如墨,脸上带着邪异的笑容。

    “哎呦!真不少啊!把你们都留在这,估计那帮家伙会心疼一番吧!”

    玩笑般的话语,听在众人的耳中却是心中一片冰寒!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