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宠婚顾南舒〕〔饲养全人类〕〔仙帝归来当大佬〕〔早安,老婆大人顾南〕〔大秦之系统骗我在〕〔假婚真爱,傅少的〕〔顾南舒陆景琛〕〔言染苏御〕〔我是神级御兽师〕〔都市:我相亲就变〕〔厉爷,团宠夫人是〕〔孙猴子是我师弟〕〔重生之九零年代〕〔开局僵尸:我被女〕〔团宠龙女萌萌哒〕〔漫威:开局签到地〕〔蚀骨宠婚:早安,〕〔横推从拔刀开始〕〔被大佬们团宠后我〕〔船撞桥头它也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二百二十七章 血焰摄魂灵,云端观棋人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随着墨绿道袍的外貌改变,一种莫名的威势蓦然降临。墨绿道袍双眼微眯,一道血光在其眼中一闪而逝。他脸上浮现诡异的笑容,满头血发根根竖起,一层若有若无的血色火焰,在他身上缓缓腾起。

    许成林觉得自己眼前仿佛模糊了起来,头脑也是跟着晕眩起来。前方的敌人身影逐渐隐去,或者说是消失更为合适,因为许成林竟然丝毫感应不到他们的存在。他眼中的大地渐渐融化,一个个气泡在地面上不断冒出。伴随着咕噜噜的气泡冒出声音,他赫然发现地面之下渗出了大量的鲜血。这些鲜血以极快的速度蔓延,不过瞬间便蔓延到了他的脚下。

    咕咕的气泡冒出声,啪啪的气泡破碎声,汩汩的血液流动声。许成林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再看周围的情景之时,他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方圆一里左右的血池之中。腥气扑鼻寒气侵体,他不自觉地打了个寒蝉。与此同时,一股绝望、恐惧的情绪,悄悄爬上他的心间。

    情绪的影响,让他的呼吸再次不稳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许成林竟然开始一步步后退。而在后退的过程中,他并未忘记自己的同伴。他目光扫向周围,想要招呼陈洛雪,想要呼喊唐晓天等人。只是这一转身,哪里还有自己的同伴。

    “洛雪!洛雪!晓天!你们在哪里!”

    顾不得心中的绝望、恐惧的情绪,许成林抛开所有大声的对着周围呼喊。

    空旷的血池回荡着他的呼喊,只是没一会儿他的声音便被汩汩的血流声与咕噜噜的冒泡声所淹没。天地之间仿佛安静了下来,除了冒泡声与汩汩声。

    “洛雪!晓天!你们在哪里!”

    见无人回应,许成林似是不甘心,再次大声喊了一句。

    “我我”

    微弱的回应声在不远处响起,但随着这声音后到的却是啪的落水声。

    循着声源,许成林急忙转身。身后空无一物,只有一个巨大的波纹在血池表面荡漾着。许成林神情一呆,随即反映了过来。他趟着及膝的血水来到波纹中心,不顾扑鼻的血腥气直接双手探下。

    摸索了半天,一个长条状的东西终于被他感应到了。没来由的他心中一惊,急忙将它抓了出来。哗啦一声,这长条状的东西上沥下大蓬血水。许成林抬眼仔细看去,只见此物通体黝黑,长约二尺,正是唐晓天的神机百变。

    没来由的,许成林心中升起了一股哀伤之感。

    “晓天!”

    他大吼一声,随即整个人像是疯了一样扑倒在血水中。他手脚并用,在水中不停地扑腾着、摸索着。他不明白自己在找什么,或者说是他不想明白自己在找什么。他害怕自己找不到想要的东西,更害怕真的找到了想要的东西。

    “不要!不要!千万不要!我没了亲人,不能没有你们”

    一边嘀咕着,许成林一边疯狂的在血水中奔跑。跑着跑着,他不知道被什么绊倒了。碰的一声扑倒在血水中,许成林过了几息时间才起身冒出血水。

    血水哗啦啦的从他身上淋下,许成林双眼无神,犹如一个木偶一般缓缓的转身。抬腿走了几步,他身形一个不稳又落到了血水之中。这次他没有再起来,而是就地匍匐着寻找绊倒他的东西。

    摸索了几下,许成林的手终于碰触到了一个比较柔软的东西。他身体猛地一震,双手颤抖的缓缓向着那个东西靠近。当触摸到的那一刻,许成林的嘴角突然疯狂的颤抖了起来。他神情扭曲起来,似是费了全身的力气才将那东西捞出血水。

    那是一个人的身体,更确切地说是一具尸体。在入手的瞬间,许成林已经感到到这人已经死

    去了。因为他身上没有活人该有的温热体温,身体更是有了些许僵硬。怀着忐忑的心情,他颤抖着擦干了那人脸上的血水。随着尸体样貌的逐渐清晰,许成林却是松了一口气。因为那人的面貌他不熟悉,显然不是自己的同伴。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许成林一把将尸体抛回血水。他狼狈的后退几步,一个后仰便坐在了血水中。

    “辛亏不是幸亏不是,幸亏不是!”

    许成林仰头望天,他双手支撑着身体不停地低喃着。这样过了好一会儿,他似是恢复了些许力气,继续仰头大喊。

    “洛雪!晓天!你们在哪里!”

    其实许成林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周围不见敌人,周围也不见同伴,但他就是极为确信唐晓天与陈洛雪就是在此处。这种自信他不知从何而来,但他脑中就是有着这样的想法。而与此同时,他的心底却是有着一种力量在抵触这个想法。

    换做平时,许成林一定会留意到心底的抵触。而现在,这股力量却是直接被他忽略了。

    喘息了一会儿,许成林缓缓的支撑起身体。而就在他抬手出血水的时候,一个东西却是被他顺手捞了出来。这东西长约有四尺,通体似金非金似玉非玉,一个弯曲的弧度看上去有些怪异,整体看上去就是一个弓身的样子,在许成林握住的地方,赫然有这两个古朴的篆字。

    “落日!这是落日!洛雪!洛雪”

    见到手中之物的一刹那,许成林立即认出了这是落日。他如同诈尸一般猛地跳出水面,在周围疯狂的跑动着。

    如同回应他似的,血池中央突然无风自动,一个小小的旋涡逐渐出现。许成林不知为何被那动静吸引,他停住奔跑缓缓转头看向了那里。就在他这一停的功夫,那中心的小小旋涡突然变成了直通天地的血色龙卷。还没待许成林做出反应,那血龙卷便卷着许成林扔向了血池岸边。

    碰的一声,许成林被重重的扔到了地上。在巨大的冲击力下,许成林根本稳不住身形。他成了滚地葫芦,在地上滚出很远的距离。直到撞倒了一个柔软之物,他这才停下身形。

    重重的咳嗽了几声,许成林竟是压抑不住张口吐出了一口鲜血。艰难的喘息了片刻,许成林睁开了朦胧的双眼。如眼他便见到了自己已经离开血池,看了看远处的血池,许成林轻轻站起,转身想要离去。

    只是这一转身,却是吓得他亡魂皆冒。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趴了一地人,看那身形和衣着,赫然全是自己的同伴。

    “这这,这不可能!”

    口中喊着不可能,但他还是踉跄着跑向了众人。

    艰难的翻过一人的身体,许成林见到这人是陈凌。伸手探查鼻息,他发现陈凌早已没有了气息。心中一凉,许成林放下他的身体,又去翻动其他的人。李汉鑫没有了气息,徐飞远也是身死当场,邵子谦断了性命,云扬了无生息,苏云鹤亦是同样殒命。

    看着最后剩下的两个人,许成林竟是没有了勇气去翻动他们。他生怕将他们翻过来的时候,也是看到一张毫无生机的脸庞。许成林浑身颤抖了起来,他小心的走到那个男子身旁。似乎费了很大的力气,终于将那人翻过来。

    这男子果然是唐晓天,只是他此时七窍流血、面若金纸,气息时有时无,俨然一副将死之相。

    见到唐晓天这个样子,许成林却是心中不由得一松。还好没死,至少还活着。想到这里,许成林不顾自己情况,急忙调转周身灵力注入唐晓天体内。过了片刻,唐晓天的呼吸逐渐平稳下来。许成林欣慰的一笑,紧接着却是刹那间又变得惨白。

    放下唐晓天,一路跌跌撞撞的跑向了陈洛雪。

    “不要有事!洛雪不要有事!”

    跑到陈洛雪跟前,许成林竟是蓦然的呆住了。他见到一条鲜血凝成的溪流,正在缓缓的从陈洛雪的身下流出。

    “啊!洛雪!”

    许成林猛地扑了上去,一把将地上的人抱在了怀中。

    “不要有事!不要有事”

    大颗大颗的泪水从许成林的眼中溢出,他终于再也抑制不住悲伤了。

    看着满脸鲜血的陈洛雪,许成林直接调转周身灵力注入她的体内。随着灵力的注入,许成林赫然发现陈洛雪周身竟然渗出了更多的鲜血。前胸、后背、四肢以及其他的地方,到处都是溢流的鲜血。

    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满手的鲜血,许成林浑身颤抖的更加剧烈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一边流着泪,许成林一边将陈洛雪缓缓放在地上。他在身上四处摸索,想要找出点什么有用的东西。

    “储物袋?储物袋在哪里?对!通天灵葫!在哪!他们在哪!”

    一阵摸索,许成林绝望的发现,储物袋丢了,自己存放宝贵东西也是最厉害的法宝通天灵葫也不见了。

    许成林慌了,他彻底慌了。他茫然四顾,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一眼瞥见了其他人的储物袋。他飞也是的朝着他们跑去,或者说朝着储物袋跑去。

    “咳!咳!”

    两声艰涩的咳嗽声,陈洛雪竟是艰难的睁开了双眼。她茫然四顾,随即便是见到了许成林。

    “洛雪!你怎么样了!快告诉我,如何才能治好你!”

    抹了一把眼上的泪水,许成林翻滚着来到陈洛雪身旁。

    艰难的看了眼自身的情况,陈洛雪竟是勉强扯出了一个笑容。她奋力的抬起手臂,缓缓的靠近许成林的脸庞。许成林见此,急忙一把抓住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

    这一下似乎扯动了陈洛雪的伤口,她脸上强挤出的笑容扭曲了一下。但随即,她努力做出了自以为最灿烂的笑容。

    她嘴角张合了几下,却是没有发出声音。但许成林看得真切,她赫然是在说,“对不起!以后不能陪你了!”

    “不!洛雪你说什么傻话!一定会好的,以后”

    以后会怎么样,许成林没有说出。因为正当他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陈洛雪搭在他脸上的手滑落了。陈洛雪脸上的笑容还在,但双眼却是闭上了。

    众人激战之地的高空某处,一男一女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下方情形。在他们眼中,下方现在出现了诡异的一幕。阵法中的一众人目光呆滞的站立不动,对面的敌人有两人双眼紧闭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墨绿道袍则是周身血焰大盛,眼中冒出的血光直射两尺。

    “都这样了我们还要看戏?”

    清冷女子双眉紧皱,有些看不下去下方的情景。

    “血焰摄魂术!对方的看家本领之一!这次让他们经历一下,将来也好有个防范。毕竟今后我们要离开这里,他们才是以后的主人。”

    儒雅修士脸色虽是凝重,但还是忍下冲动没有出手。

    “也对!早就说好了,非是性命攸关不得出手!”

    女子脸色稍缓,但还是不甚好看。

    “这一次既是试炼也是实战,我总觉得的往后这世道会越来越不太平。世道变乱,他们要有自保”

    儒雅修士的话没说完,突然猛地住了口。因为他认为不该出现的情况,竟然出现在自己一方人的身上。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