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罗剑神〕〔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宿主她又在崩剧情〕〔大唐孽子〕〔爹地,大佬妈咪掉〕〔当反派真是太爽了〕〔宁染南辰读天才双〕〔太古龙象诀〕〔魔眼小神医〕〔人到中年〕〔总有人逼本小姐用〕〔魔临〕〔反派大佬的农家媳〕〔神级狂婿龙王殿〕〔等四季也等你〕〔重生神豪的悠闲生〕〔不败战神苏泽〕〔网游之我有全能外〕〔诡异世界生存手册〕〔综漫此子不可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二百二十九章 真人踩伪真,惊天一声响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看着血焰冲向许成林他们,墨绿道袍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透过那血焰,他仿佛看到了对面众人的绝望与不甘。联想到先前两度失手的错愕,墨绿道袍心中不由得有了一种畅快之感。他此时想要放声大笑,来表示自己畅快心情。但顾虑到不能在身后二人面前丢了面子,故而他选择忍了下来。

    面对飞来的血焰,九华。幻灵一众人虽是吃惊于惶恐,但没有一人放弃生的希望。各色的法术、攻击,不停地向着那道不断涨大的血焰袭击。只是这些法术与攻击似乎难以撼动这血焰,竟是全被它一一化解吞噬。

    “这样不是办法!大家不若分开闪躲!”

    见情况不妙,唐晓天立即出口建。

    “不行!我们分开血焰也能分裂,到时候各个击破情况更不妙!”

    陈洛雪一口便回绝了唐晓天,她最擅长的就是火属性攻击的招式,故而对于如何应对这种攻击颇有心得。

    将许成林护在身后,陈洛雪弯弓搭箭放出火焰箭矢。琉璃天火与乙木青炎都能够对血焰有一定作用,但奈何陈洛雪并不能完全发挥出他们的全部力量,故而她的攻击也只是将血焰阻上一阻。

    “小丫头,别垂死挣扎了!若是同境界,我这血焰定不是你任何一种天地异火的对手。但无奈,你的实力是有些差啊!”

    看着陈洛雪一箭又一箭的放出火焰箭矢,墨绿道袍竟是发动了心理攻势。陈洛雪的攻击虽然不会影响血焰威力,但却是成功了拖延了血焰的速度。接近半盏茶时间,这十余丈距离只是刚走了一丈有余。

    “此次不死,有朝一日定要将你们化作飞灰!”

    陈洛雪狠狠地说道,嘴角更是因为愤怒咬出了血迹。

    说话之间,嗖的一道剑气龙卷从她上空一闪而过。陈洛雪惊了一下,随即一回头便见到了再次不支倒地的许成林。看着他还要挣扎着想要站起,陈洛雪心中颇为的酸楚,她的眼泪几乎要不争气的流出来了。抬手一连放出三枚箭矢,陈洛雪一个闪身来到了许成林身边。

    “够了!已经够了!剩下的交给我们!”

    一把拉起许成林,陈洛雪含泪又是放出了数箭。

    “没有的!放弃吧!哈哈哈!”

    看着对面一众人的所有动作,墨绿道袍终于不再顾忌什么面子,大声笑了出来。

    这笑声似是墨绿道袍故意为之,透过各种攻击的嘈杂声竟然清晰的出现在所有人的耳中。只是这笑声并没有持续太久,一个清冷的女子声音很是合时宜的打断了笑声。

    “笑得真是得意啊,希望你接下来也能笑得出来!”

    随着女子声音落下,那不断推进的血焰像是被定住一般不在移动。一股冰寒气息从天而降,瞬间将血焰的灼热气息冲得一干二净。一只纤细的玉手,如同从虚空中伸出一般,轻轻对着血焰挥了一下。

    霎时间一股狂风突兀产生,周围的寒气迅速与狂风融合,猛地扑向了血焰。数丈大小的血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小。不过几息时间,那血焰竟然缩小到只有拳头大小。

    “这东西有点意思,归我了!”

    话音刚落,那只玉手直接抓向血焰。只是一把,那血焰便落入了手掌之中。血焰嗡的一声猛烈燃烧了一下,但那只玉手上灵光一闪便将血焰压制了下去。

    光芒一闪,虚空中探出的玉手消失不见。与此同时,在陈洛雪的面前一道人影由模糊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这身影一身彩衣,稍比起陈洛雪身上的衣色要素丽一些。一头墨发直垂腰际,随风飘舞的发丝让她看上去颇为出尘

    女子面容清冷,但看向陈洛雪等人的时候却是透着一股亲切。

    “师祖?”

    见来人的衣着相貌,徐飞远试探着喊了一句。

    那清冷的女子微不可查的点了一下头,算了回答了徐飞远。

    得到肯定的回答,徐飞远瞬间松了口气。他精神一松,竟是差点没有就地再到。先是受伤,后来又是不顾伤势参与攻击,他真的有些支撑不住了。其他人见到幻灵教的跃凡修士,同样是心下安定了下来。

    “小丫头,我看你颇为精通火系攻击,不如我将这东西送给你可好?这东西虽不能为你增加一种火焰,但炼化了之后却是可以给你的火焰增强不少威力。”

    微微一笑,清冷女子一番手将血焰递到了陈洛雪面前。

    陈洛雪有些局促,她不知该不该接。清冷女子见她这样子突然觉得有些好笑,有些调笑般的将血焰在陈洛雪面前晃了晃。

    “敢尔!那是我的血焰!”

    一切发生的太快,以至于墨绿道袍如今才反应过来。他见到清冷女子想要将血焰送人,急忙下意识的大声呼喊。

    “哦?你的血焰?现在不是了,它只是一团无主之物!”

    说话之间,清冷女子手中寒光一吞一吐,那团还是有些跳动的血焰瞬间安静下来。

    噗的一声,墨绿道袍吐出一口鲜血。他一脸惊骇的盯着清冷女子,脚步更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会?你怎么能够抹除血焰的神识印记!”

    墨绿道袍难以置信的摇着头,同时也是情不禁的有 往后退了几步。

    “使剑的小家伙果然没有说错,你就是一个废物!不过他也说错了点东西,看你这样子根本还不到跃凡期。你这靠丹药硬提上去伪真人的境界,也就欺负欺负凝气期的小家伙罢了!”

    斜眼瞥了墨绿道袍一眼,清冷女子直接揭穿了他的底细。

    “你你是谁!”

    墨绿道袍心下一惊,又是猛地后退几步。这一退便是退出去了好远,险些就要撞上身后来不及反应的李钊与马致远。

    “她是你奶奶!我是你大爷!”

    清冷女子没有回答他的话,回答他的却是一个稍有愤怒的男子声音。

    随着这男子的声音传来,高出虚空一个光质凝结而成正常大小的脚印猛地坠落。看那坠落的方向,目标明显就是墨绿道袍的方向。

    墨绿道袍心下一惊,急忙想要闪身躲避。只是他刚要动身,却是猛然怔住。那光质脚印上竟然有着一股力量,将他硬生生的定在原地。

    “不好!”

    脑海中只产生这一个想法,墨绿道袍还没有什么反应便被脚印击中了脸部。

    轰隆声中夹杂着惨叫之声,墨绿道袍被这一击竟然打入了地下一尺有余。看他周围的深坑以及地上裂出的缝隙,便可知这一击的威力。

    光质的脚印仍然没有散去,它有如一座山一般沉重,重重的压在墨绿道袍的脸上,任他怎样的挣扎都是不能摆脱。四肢不断的挣扎着,周围的泥土都被墨绿道袍刨出了不少。在加上他不时发出的不甘嘶吼,这家伙此时别提有多狼狈。

    “一口一个小辈!我看你也没有高出那里去!你就是个废物!活了这么长时间,真实境界竟然只比人家高出两个小境界。伪装境界也就罢了,竟然还舔着脸一口一个小辈。若不是丹药提升实力,竟然还到不伪跃凡期。多活的这么多年,我看是活到狗身上去了吧!”

    男子的声音回荡在虚空,而他的身影却是在许成

    林身边出现。九华、幻灵一众人尽皆吃惊不已,他们竟然丝毫没有发现此人出现的迹象。

    打量着这突兀出现的男子,众人只见此人是一名中年人,身着红底白衫的衣饰,一举一动均是散发出一股儒雅的气息。

    “师祖!宗门出了叛徒,如今两位师弟重伤,同行的公孙师姐也是重伤,还请师祖为我们做主!”

    见到来人的模样,苏云鹤直接来到儒雅男子面前,一抱拳重重的拜了下去。

    听着宗门出了叛徒和两人受伤的事,儒雅男子只是点了点头,显然这些他已经知晓。而当听到公孙静受伤的时候,他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静儿也受伤了?伤的重不重!”

    苏云鹤被这一问,顿时不知该如何回答。而此时,一旁的陈洛雪却是将话接过。

    “公孙师姐先前重伤昏迷,不过现在已经清醒。经过一番医治,修养数月便可恢复。”

    “原来如此!看来欠你一个人情了!”

    点了点头,儒雅男子眉头展开。他看向清冷女子,无奈的说着。

    “人情不用还了,让我看看你如今的真正境界。那坑里的废物和那藏头露尾的家伙都归你了,你就一并解决了吧!”

    清冷女子微一点头,却是看向了虚空中的某处。

    “也罢!就交给我吧。也让后辈们长长见识,看看这正的跃凡修士的能耐!”

    这话音还在许成林耳边飘着,但他却见到坑中的墨绿道袍惨叫着飞向空中。同时虚空中一道人影猛然出现,在一股力量压迫之下直坠落向墨绿道袍。而在高出的虚空,儒雅男子的身影此时浮现。眨眼间瞬变,一切岂是一个快字了得。

    “哼!藏头露尾不敢见人的家伙!这次看你还往哪跑!”

    闻听此言,半空坠落的身影猛然一滞。他身形一闪,却是出现在了马致远与李钊的身旁。

    “怎么是他们?”

    见到那虚空中的人影出现在对面,许成林一眼便认出了那一身衣着。

    浑身黑衣罩体,除了一双阴郁的双眼,此人竟是没有半点皮肤暴露在外。这种打扮,许成林见过好多次,每次都是他们出来搅乱局面。搅屎棍,这就是许成林一直以来对他们的戏称。不只是他认出了这人,陈洛雪和唐晓天等人也是认了出来。看两位跃凡期修士没有任何的惊讶,显然他们也是知晓这人的一些底细。

    猛然抬头,黑衣人单手掐出一个法诀。透过那双阴郁的双眼,许成林仿佛读出了其中的笑意。一股不妙的感觉萦绕心头,但他不知道为何会如此。

    “防御!”

    儒雅男子高喝一声,随即身形迅速出现在九华、幻灵一众人之前。他双指一并,猛地向着黑衣人等三人点出一指,接着便是双手一挥凝起一层厚厚的防御。

    儒雅男子点出的一指化作无匹的剑气,那剑气如同穿越了空间,猛然出现黑衣人和李钊、马致远面前。猝不及防之下,黑衣人一把抓住李钊身形一闪化作阴影消失不见。马致远被抛弃了,在无匹的剑气前他呆了一下,随即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便消失在世间。是的,是消失。在无匹的剑气下,马致远的身体迅速消融直至不见。

    与此同时,墨绿道袍的身形也在惨叫中落了下来。只是他此时的情况颇为古怪,整个人的身形仿佛大了数倍。

    未待众人没白过来怎么回事,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音直接将他们震得头晕目眩。好半天之后,众人才恢复过来意识。看着眼前儒雅修士支撑起的防御少了接近一半,众人这才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