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的锦鲤人生〕〔私人定制大魔王〕〔咸鱼老爸被迫营业〕〔我本港岛电影人〕〔打穿西游的唐僧〕〔我在幕后调教大佬〕〔芝加哥1990〕〔不可思议的山海〕〔全世界都以为我靠〕〔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边关种田忙〕〔他的小祖宗甜爆了〕〔太子妃她命中带煞〕〔宫斗失败我只能当〕〔傅爷把小奶宝宠上〕〔八零鲜妻有点甜〕〔穿成八零团宠黑女〕〔捡到一只凤凰做宠〕〔醉欢眠〕〔墨少,夫人又出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二百三十章 散场之后事,方知先前情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修士自爆,以前一众人都只是听说过,而今天他们终于见识到了。而且第一次见到,就是跃凡期这种重量级别的。自己一方后来到的两位师祖,明显要比墨绿道袍强上许多。但就是这样,儒雅男子支起的防御照样被削掉了一层。由此可以见识到,跃凡修士的自爆威力是有多么强大。

    众人心中只是如此想着,而当儒雅男子撤掉防御后,其后的情景也是出现在他们眼前。他们现在站在一处高台之上,除了他们身后四周全是爆炸留下的痕迹。焦灼的大地,崩碎的山石,以及东倒西歪的焦黑树木。墨绿道袍的一个自爆,竟是硬生生的将双龙山削下去了小半截。一个巨大的圆形豁口,取代了山顶的位置。

    “果真是心狠手辣!自己人没有了利用价值,竟然都可以当做断后的工具!”

    儒雅男子一脸阴沉,语气中带着某种说不出来的情绪。

    “不是早知会如此了,这事我们遇到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一旦失去了利用价值,他们会毫不犹豫的直接舍弃!”

    清冷女子一拂鬓角,神情颇为无奈。

    “这样吧!周围被弄的面目全非,什么都查不到。”

    无奈摇了摇头,儒雅男子就要招呼所有人返回。而就在这个时候,苏云鹤却是猛然想到了一件事。

    “师祖!那李钊可还能追回?”

    “嗯?”

    儒雅男子微微皱眉,似是想要询问原因。

    “事关宗门隐秘,还请师祖赎罪!”

    苏云鹤没有多解释,只是说了这一句。

    “哎!追不上了!一击不中远遁千里,那些家伙逃跑的速度可不是说说而已!”

    叹了口气,儒雅男子脸上满是无奈。

    “可是,可是本门的的心宗的传承哎!”

    一拍大腿,苏云鹤也是脸露无奈之情。

    “算了!时也!传承泄露这种事情,是迟早的事情。稍有不加留意,说不准就会被人得去。传承终是的传承,适用于以前但不见的适用于当下。这东西只是给我们做出个榜样,而我们也需要不断更迭出新,不能总是抱着老黄历一直研读。”

    看着苏云鹤有些气急败坏,儒雅男子忍不住的出言稍微提醒了一下。

    听着儒雅男子的话,苏云鹤也是反映了过来。感激的看了男子一眼,苏云鹤就要开口道谢。而对方则是微微摆手,示意苏云鹤不必。

    “好了,其他的事情我们稍后再说。道友,这帮家伙就劳烦你待会散修联盟了。至于静儿丫头的事情,就让她陪我走一趟吧。”

    扫视了在场的一众人,儒雅男子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了陈洛雪的身上。

    “好吧!就让她陪你走一趟吧,洛雪丫头跟他去吧!”

    应了一声,清冷女子看行陈洛雪轻轻点了下头。

    “遵命!”

    陈洛雪轻轻抱拳,接着走向了儒雅男子身边。

    “呵!丫头,麻烦你给我带一下路了,给我指出一个方向和大概距离就好。”

    和善的笑了笑,儒雅男子对着陈洛雪微微一点头。

    “嗯大概在那个方向,应该有个几十里的样子吧!”

    陈洛雪看了看周围,随即指向云京城的方向。

    “哦,是那里啊,我们走吧。”

    说话之间,儒雅男子身形逐渐模糊然后便是凭空消失。陈洛雪神情一呆,有些搞不清楚这人如何凭着模糊的路线找人。但下一刻,她感觉身形一轻眼前景物瞬间变换。

    “这”

    查看了一下眼前的景色,陈洛雪赫然发现,她已经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来到了云京城之中。而且仔细分辨,这里似乎离

    着慈王府只有不远的距离。

    “根据气息的牵引,应该就在前方了吧。”

    儒雅男子的声音兀的响起在陈洛雪身边,当时就是把她吓了一跳。

    “就在,就在那边”

    磕磕绊绊的说了一句,随即陈洛雪指向慈王府的方向。

    “哦,走啊,我们直接过去吧。”

    一句话说完,二人的身形消失不见。

    陈洛雪眼前一花,再次恢复视线的时候她已经来到了宝库之中。

    “师姐?你回来了!”

    白子月看到陈洛雪突然出现在宝库中,不由得楞了一下。但随即,她便惊喜的叫了出来。

    “静儿丫头,伤得不轻啊。”

    未待陈洛雪回答,白子月却是听到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你是谁?”

    白子月猛然反应过来,一脸警惕的看向说话之人。

    儒雅男子转头看向二人笑了笑,接着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之际消失不见。与此同时,陈洛雪和白子月联同还没有反应过来公孙静,一同在光芒一闪之间消失不见。

    “这这是”

    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白子月与陈洛雪有着同样的惊讶。

    “呵呵!不用惊讶,跃凡期的手段而已。”

    听着陈洛雪的解释,白子月不禁以手掩口露出惊讶表情。她如今有着满肚子疑问想要问,但还没等她问出,不远处灵光一闪却是吸引了她的注意。

    灵光散落,数个人从其中走了出来。领头的是徐飞远,其后跟着邵子谦等几人。在他们的身后,是几人搀扶着伤员跟随。

    “来得好快!不过也对,只是几十里的距离而已。”

    轻声嘀咕了一声,儒雅男子看向众人。

    “好了,这里的的事情大概已经结束。该修养的修养,该治伤的治伤去吧。再有什么事,等你们好了之后再说吧。”

    说话之间,儒雅男子转身对着一众人摆了摆手。他的身形,随着走动之间消失不见。与此同时,幻灵教的清冷女子也是不知何时消失不见。

    离开时总共十四个人,回来的时候只剩下十一个。大家有的受伤,有的劳累,唐晓天看着周围的数人,不由得摇了摇头。

    “走吧,大家一起回去吧。就去幻灵教的住处好了,散修联盟的治疗手段比起他们可差得远。不过若是需要什么额外的东西,我们倒是可以帮上忙。”

    呵呵一笑,唐晓天开始做起安排。如今回到了散修联盟,他这东道主不得不出来说上两句。

    “走了走了!”

    “这次真是惊险,险些送了性命。”

    “就是,这次一定要好好歇上一歇!”

    回到了安全的地方,所有人都是精神放松了下来。一众人或是勾肩搭背,或是互相搀扶,或是闲聊着,一起向着幻灵教众人的住处走去。

    五日过后,所有的事情全都安定了下来。两个宗门的两批人,各自将中洲大陆之行遇到的事情汇报给了各自的祖师。幻灵教遇到的事情暂且不谈,九华书院一方遇到的事情,则是让他们门派的跃凡修士都感到惊讶。别的不说,只是怨灵之气的复出与心宗一脉脉主的传承玉简,就让他惊讶了半天。不过这些也只是让他惊讶而已,毕竟他只负责将消息上报,处理并不归他管。

    所有的事情似乎就此告一段落,两名跃凡修士则是在此之后便各自离开。此行的明面目的与暗中目的,可以说已经全部达成。而接下来的时间,则是属于个人的自由时间了。远来中洲大陆的修行者们是愿意继续停留,还是抓紧时间回宗门修炼,这一切则是全由得他们了。

    “来了!

    看着陈洛雪缓缓走来,许成林笑着向她打了个招呼。

    “晓天怎么没过来?”

    见到只有许成林一人在等着她,陈洛雪有些奇怪的问道。

    “这家伙着急,已经先到传送阵那里等着呢。”

    摇了摇头,许成林的脸上露出一股无奈。

    “还是老样子,真实一点也没变。”

    笑了一下,陈洛雪也是面现无奈。

    “我们走吧!”

    许成林上前几步来到陈洛雪身旁,微微一笑对着她说道。

    轻轻点了点头,陈洛雪与许成林一起并肩向着传送阵的方向走去。

    “你们怎么才来?我都等了一会儿了。”

    看着两个人肩并肩的走了过来,遥遥的唐晓天便是喊了一句。

    “你这家伙!还是这么着急!”

    轻轻摇了摇头,许成林看了陈洛雪一眼,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我说,这次专门把我找上有什么事?”

    见许成林与陈洛雪来到近前,唐晓天也没有寒暄,直接问出了此行的目的。

    听了唐晓天的问话,陈洛雪摇了摇头却是将目光投向了许成林。唐晓天会意,也是看向了许成林。深深吐出一口气,许成林手上灵光一闪出现了一个厚厚的信封。

    “这个不知你们看过了没有?”

    没有直接解释,许成林反而问了他们一个问题。

    “已经看过了。将来有些事情,说不定还有大家帮帮忙。”

    陈洛雪没有隐瞒,很是坦然的说了出来。

    “我的也看过了!”

    唐晓天耸了耸肩,竟然没有了下文。显然有些私人的事情,唐晓天并不想麻烦其他人。

    “那今天想让你们帮个忙,陪我去慈王府走一趟!”

    许成林不再卖关子,直接将目的说了出来。

    听到许成林的解释,二人相互对视都是有些惊讶。他们是在没想到,许成林的身世竟是与如今的慈王府有关。

    “这事你确定?要知道,十年前根本没有什么慈王府存在啊。”

    生怕许成林搞出乌龙,唐晓天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应该该不会错了!这封书信里面别的东西没有,只有两副画像。”

    说着,许成林打开信封,从里面拿出一份丝制画卷。轻轻一抖,许成林直接将上面的内容展示给二人。只见画卷上画的是一个身着盔甲的年轻英武男子,看那动作似是正在指挥着战斗。二人下意识的看向画中人的模样,他们赫然发现那人的面貌竟然与许成林有着几分相似。不用许成林说什么,二人已是明白了此人定与许成林有很深的关系。

    “这副画上没有任何署名,是跟着我一起出现的。而另一幅画像,则是夫子后来从一位外来人那里得到的。”

    说到这里,许成林拿出另一副画。轻轻一抖,画上的画像出现在二人眼中。那画上画的也是一个身着盔甲的年轻英武男子,只是区别于前者的是,画上多了一列字。那字的内容不是别的,赫然就是写着慈王点将图。

    “如此说来真要陪你走上一走了,只是老慈王去世,当今慈王似是失踪,慈王府如今就是个空壳,我想这些你晓得。”

    唐先天了然的点了点头,但略一思考还是提醒了许成林一句。

    “我知道的,那个冒牌慈王就是死在我之手。真正的慈王在不在,却是还另说。只是没到慈王府认真查上一番,总是心中有些芥蒂。”

    “即使如此,让我们过去吧。”

    唐晓天见许成林如此说着,也是知道了他的打算。他二话没说,直接招呼着二人向着传送阵走去。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