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的锦鲤人生〕〔私人定制大魔王〕〔咸鱼老爸被迫营业〕〔我本港岛电影人〕〔打穿西游的唐僧〕〔我在幕后调教大佬〕〔芝加哥1990〕〔不可思议的山海〕〔全世界都以为我靠〕〔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边关种田忙〕〔他的小祖宗甜爆了〕〔太子妃她命中带煞〕〔宫斗失败我只能当〕〔傅爷把小奶宝宠上〕〔八零鲜妻有点甜〕〔穿成八零团宠黑女〕〔捡到一只凤凰做宠〕〔醉欢眠〕〔墨少,夫人又出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二百三十一章 再回慈王府,八方聚合令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出了散修联盟,通过闹事掩藏的入口,三人看了一下方向直接朝着慈王府而去。走在半路上,许成林此时却是想起了长生堂的事情。

    “我们直接灭了长生堂,不知第二天如果那里没开门,会有怎样的情形?”

    “放心吧,事情没你想的那么复杂。说到底这云京城还在散修联盟的眼底下,况且当时邵子谦也是同在。所以这件事的善后工作,其实交与世俗间的官府处理就好。”

    轻轻一笑,唐晓天不甚在意的说着。

    “原来是这样,我还在想若是地下那一幕被人们发现,指不定会引起怎样的恐慌。”

    轻轻点了点头,许成林心中了然。

    一个小插曲过后,几人一路无话。不过是过了盏茶时间,三人便来到了慈王府的正门前。

    “就这样从正门进去?”

    陈洛雪有些奇怪,因为看唐晓天行走的路线是直接走向正门,没有丝毫转路的样子。

    “先前是为了不被人察觉,现在则是不一样了。我们是为了找线索,不怕被人知道。”

    笑了笑,唐晓天一边走着一边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块令牌。二人看得清楚,那令牌通体赤色,其上悬镜两个字十分的明显,这赫然就是悬镜司的令牌。

    “悬镜司查案,无关人等让路!”

    举着令牌,唐晓天二话不说就往慈王府中走去。许成林与陈洛雪一对视,也是紧紧的跟了上去。说也奇怪,慈王府两旁的守卫只是看了一眼令牌,随即便没有任何阻拦给三人放行。许成林与陈洛雪知道悬镜司是世俗间的庙堂组织,但却是没想到他们在世俗间有着此大的权利。而且还有更奇怪的,守卫们似乎只是看了一眼令牌,并没有合适持令人的身份。

    走出了很远的距离,许成林终于忍不住的开口。

    “这是怎么回事?那些守卫怎么没有核实你的身份?”

    “呵!这你就不知道了。这种红色的令牌在悬镜司也是不多,只有区区几块而已。而我手中的这一块,正是邵子谦的。你说要外出一趟,我为了预防万一特意向他借了令牌。而慈王府的事情,恰好就是他处理的。所以看了这枚令牌,知情人都是知道怎么回事。”

    唐晓天笑了一笑,向着二人仔细解释着。

    “如此说来,这慈王府看上去一切如常,实际上早就已经被悬镜司控制住了。那我们想要在这里寻找线索,会不会早就已经被破坏了。”

    陈洛雪略一思考,向唐晓天问出了这个问题。

    “不会的!”

    唐晓天连想也没想,直接摇头肯定的回答。

    见唐晓天如此回答,陈洛雪也是没有再说什么。信任这东西就是这样,你只要相信就不要怀疑。

    “我们是分开来还是一起?”

    唐晓天看向许成林,向他征求着意见。毕竟他这次只是配合,想要找什么,怎么着,都是由许成林说的算。

    “不用那么麻烦,大家在一起就好了。洛雪,来一起吧。”

    说了一声,许成林缓缓眯起双眼。陈洛雪见到这个情形,也是瞬间明白。她的动作与许成林同出一辙,皆是缓缓眯起双眼。

    短短一息时间,唐晓天感到周围升起了一阵威压。以许成林和陈洛雪为中心,周围出现了肉眼可见的波动。接着一眨眼之间,唐晓天便见到这无形波动瞬间穿过自己,迅速的扩散出去将整个慈王府扫视了一遍。随即这些肉眼

    可见的波动,如同水波一般荡了回来。与此同时,二人的双眼也是睁了开来。

    “在那边!”

    陈洛雪向前模糊的指了一下,随即对着许成林与唐晓天点了点头。

    “这!真羡慕你们这强大的神识!”

    轻轻摇了摇头,唐晓天脸上有着无语的表情。但说是羡慕,其实也只是说说而已。不然以三人的关系,有什么东西都是可以分享的。

    轻轻一笑,陈洛雪不再多言便头前带路。三人拐了几拐之后,便来到了慈王的寝室之中。推门进入其中,陈洛雪直接向着书房的位置走去。有如未卜先知一般,她直接书案,转动了其上的一块砚台。

    在一阵嘎吱声中,书案前的一块地板向着两边打开,一个传送阵出现在三人眼中。

    “入口就在这里,我们下去看看!”

    一边收着,陈洛雪一边摸出几块灵石。他看了看位置,直接将灵石放在了几个关键位置。

    “下去看看?究竟是下到哪里去?下面又有着什么?”

    唐晓天虽然心中满是疑问,但他此时并没有急着问出来。因为陈洛雪并没有耽搁时间,她已经将传送阵启动了。

    “我们走!”

    轻轻推了一把唐晓天,许成林直接进入传送阵。说时迟那时快,当三人全部进入传送阵的时候,阵法光芒忽然一闪,三人的身形消失不见。与此同时,地下的某处光芒一闪,三人的身形露了出来。

    “哎!果然是这样啊!”

    扫视了一眼周围的情景,许成林微微叹了一口气。

    抬眼望天,唐晓天见到头顶不过一丈有余便是屋顶。屋顶之上有着数个拳头大的孔洞,看那样子是专为通气所用。参差镶嵌的几块手掌大小的晶石,在一闪一闪的照亮着整个石屋。整个石屋只有方圆四五丈大小,不大的石屋中别无他物,只有两个不大的传送阵和石屋一角被锁链锁住的一具白骨。那白骨身上,赫然是一身华丽的服饰。

    “只是一具白骨罢了,还没法判断!”

    知道许成林的意思,陈洛雪还是出言宽慰了一句。

    轻轻摇了摇头,许成林缓缓的走向那句白骨。他抬起一只手掌,单手一弹,飞出一滴鲜血。

    啪的一声,鲜血打在白骨之上。三人亲眼见到,这滴鲜血滚动了几下便融入了白骨之中。

    “哎!没错了!非是血脉亲人,不会有这种血融于骨的现象的。”

    摇了摇头,唐先天确信的说着。

    “就这样吧!就到这里吧”

    许成林莫名其妙的说了两句,接着伸手弹出一道火焰。

    火焰落到白骨之上,倏忽之间那白骨便化作了飞灰。伸手一招,飞在空中的骨灰全部集中向许成林的手中。

    “我们走吧!”

    缓了缓情绪,许成林对着陈洛雪说道。

    “那,旁边那个传送阵不看看了?”

    唐晓天看向旁边的传送阵,心中升起了好奇心。

    “那边是通向宝库位置的,刚刚我们神识中看到了那边也有类似的传送阵存在。现在仔细想想,当初那个冒牌货能迅速赶过去围杀公孙师姐,定是用的这个传送阵。”

    陈洛雪看了看旁边的另一个传送阵,对着唐晓天仔细解释着。

    “原来是这样!”

    轻轻点了点头,唐晓天也是想明白了许多事情。

    如同上次

    一样,陈洛雪再次掏出灵石启动了传送阵。光芒一闪之间,三人的身形消失不见。

    花开两朵,单表一枝。中洲大陆的事情撇开不谈,此时的大陆西方的净土却是正在发生着巨变。

    西方净土佛教盛行,祥和佛音,青烟袅袅。而在这一派祥和安宁之中,却是酝酿着一股波涛汹涌。

    “方丈师兄!不知找我来有何要事,如今封印有着异动,正是需要我日夜不停压制的时候!”

    一名宝相威严的僧人手执齐眉长棍,对着静坐的方丈行了一个佛礼。

    对面的方丈是一位慈眉善目的僧人,他双耳垂肩,两条雪白的长眉则是垂于胸前。

    “无真师弟,依我所见封印破裂是迟早的事情。就算你拼尽了修为,也不过是拖得一时半刻而已。不如留着有用之躯,赶紧试着转移一下其他人。”

    方丈双眼抖动了一下,轻轻睁眼看向对面宝相威严的僧人。

    “可是万一封印突然破裂怎么办!”

    宝相威严的僧人心下有些急切,不由得向前走了几步。

    “勿慌勿慌,封印有我坐镇,定会比你不差。况且即便出了问题,我这一把老骨头舍了就是。你就不一样,你还要带着千佛寺继续前进。未来是年轻人的,我们要做好他们的引路人!”

    说完这句,方丈重新将双眼重新闭上。他有如进入了入定一般,身上变得毫无灵力波动。

    “方丈师兄说的哪里话!你的修为如今是寺中最高,千佛寺的未来该有你来引领才对”

    宝相威严的僧人话还没说完,便被方丈轻轻摆手阻止。

    “现在我的修为是最高,但未来肯定不是。我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想要在进一步是千难万难的。或者说,若是没有太大的奇迹,是断不可能走出那一步的。而你就不同了,你是近几十年最有可能追上我,并且迈出那一步的人了。”

    方丈看着宝相威严的僧人,语重心长的说道。

    “可是”

    方丈轻轻摇头,又是阻止了他。

    “勿需多言,此情我已经决定。况且那只是最坏的情况,不一定会真的出现。对了,别你这一打岔差点忘了正事!”

    宝相威严的僧人看到方丈说到正事的时候脸色变得凝重,他急忙表情变得更加认真。

    “八方聚合令发一下吧!”

    方丈的一句话,瞬间让宝相威严的僧人露出震惊之色。他双眼圆睁,语气比先前有重上了几分。

    “方丈师兄可是想好?真的要如此兴师动众?要知道八方聚合令一发,就不再是整个净土的事情了,而是变作了八方驰援。这样对千佛寺的声誉,有着极大的影响。”

    “师弟着相了!在大是大非面前,什么声誉不声誉的。那些不过是虚名而已,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须知道有时不能选错,一步错步步错,错来错去便是千古罪人!千佛寺实际上也不是铁板一块,这事情你要心中有数!”

    方丈双眼微闭,但是出的话却是意有所指。仔细体味,他说的话更像是在交代遗言。

    “谨遵方丈师兄教诲!”

    宝相威严的僧人终于没有再说什么,他向着方丈行了一礼,缓缓地退出了方丈所在的房间。

    “哎!阿弥陀佛!”

    轻声叹了一口气,方丈双掌合十口念佛号。他身上灵光一闪,瞬间消失不见。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