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宠婚顾南舒〕〔饲养全人类〕〔仙帝归来当大佬〕〔早安,老婆大人顾南〕〔大秦之系统骗我在〕〔假婚真爱,傅少的〕〔顾南舒陆景琛〕〔言染苏御〕〔我是神级御兽师〕〔都市:我相亲就变〕〔厉爷,团宠夫人是〕〔孙猴子是我师弟〕〔重生之九零年代〕〔开局僵尸:我被女〕〔团宠龙女萌萌哒〕〔漫威:开局签到地〕〔蚀骨宠婚:早安,〕〔横推从拔刀开始〕〔被大佬们团宠后我〕〔船撞桥头它也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三百二十四章 众望之所归,银发初登场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二人说话之间,擂台上又是发生了变化。只见台上白芸馨单手往前一指,一声娇喝随后脱口而出。

    “去!”

    随着这个去字一出,围绕在白芸馨周围的火鸟全都仿若活了过来。一个个双眼灵动的看向朱兰,仿佛已经认定了目标一般。不足一个呼吸之间,这些火鸟已经扑扇着翅膀朝着他电射而去。

    此时台下的所有人,见到了一副壮观的景象。一只只拳头大的火鸟齐齐射出,那速度已经不能用快来形容了。明明是单独的一只火鸟,但飞动之间已然在空中画出一道火光。有如一枚枚流星一般,向着朱兰坠落而去。

    “不好!”

    一见如此情景,朱兰心中霎时间就是出现了这两个字。

    这法术的威力如何不用亲身感受,单是隔着老远已经感受到了那炽热的温度。吞了吞口水,朱兰下意识的后退几步。偷眼瞄了一眼身后的情况,他心中就是一阵腹诽。

    “这该死的小妞没想到如此老谋深算,先前那些风刃不是毫无目的,而是为了阻拦我的退路。不过那又怎样!难道你还能将攻击覆盖整个擂台不成!”

    心中如此想着,朱兰轻吸一口气。他身形微一晃动,整个人的身影竟然开始虚幻起来。就在火鸟飞临他跟前之时,他的身影竟是如同泡影一般消失不见了。

    “嗯?”

    亲眼目睹了对方身形消失不见,白芸馨眉头猛然皱起。随即她似是想到了什么,双眼一眯控制着火鸟在周围不远的地方旋转起来。

    以那些火鸟的速度,围绕白芸馨旋转一圈也不过是一息之间。几乎就在瞬间,一道人影直接被火鸟群逼了出来。炽热的气息直接烘烤在朱兰身上,让他就算是用灵力防护也是感到炎热难耐。

    “该死的女人!怎么如此难缠!”

    狼狈的闪开火鸟的追击,朱兰的脸上极为难看。

    “哼!女人又如何?难道你还看不起不成!”

    白芸馨并没有放松攻势,她一边说着一边操纵着火鸟继续追击。

    身形再次化作虚幻消失不见,与此同时朱兰的声音在距离他刚刚不远处缓缓响起。

    “女人就该有女人的自觉,就该老实的待在家里相夫教子,插手到男人的世界作甚!”

    这一句话刚一说出口,朱兰下意识的便是觉得不好。果不其然,不过是一息时间,擂台之下竟是接二连三想起了怒喝之声,这其中还夹杂着一些人幸灾乐祸的嘲笑声。

    当今形势虽然早就打破了男尊女卑的陈旧观念,但从一定程度上来讲女性的地位仍是要弱于男性。而在修行界中,也确实有着男多女少的现象。相对应的,在修行界中女修士的地位无形之中就要弱于男修士。一些妄自尊大的修士,悄无声息的又是拾起了男尊女卑那一套。

    但这些私下里说说也就算了,若是摆到明处那绝对是不行的。说到底修行界还是实力为尊的世界,无论男女只要实力强大就是了。若是明着说出男尊女卑的陈旧观念,也许大多数男修士不会说些什么,但实力强的女修士就另当别论了。

    此时的情况就是这样,当朱兰将那番言论说出口后,无疑就是当场引起了轩然大波。在场虽然只有几十人,但其中女修士也是有十几人的。其中一名实力强大的女修,修为赫然已经接近跃凡中期。

    这位跃凡女修一听什么相夫教子便是来火,直接隔着老远

    对着白芸馨喊话。

    “擂台上的妹子,给我狠狠的教训那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家伙!我看他敢还手!敢的话我离开秘境非要扒了他的皮不可!”

    白芸馨闻言轻轻看向后方,只见是一名颇有气质的女修在冲她点点头。嘴唇轻抿,白芸馨重重的点了一下头。紧接着,她又是听到了接二连三类似的话语。

    古语有云,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此话是极为有道理的。虽是没有什么是实质的帮助,但跃凡修士的助阵和一众女修的声援,却是让白芸馨的气势大涨。反观朱兰呢,还是不细说了。此时的他已是满脸阴沉,气势弱到了极点。

    在场的男修士没人在此时出面帮他,因为现在谁也不敢出出头。枪打出头鸟,此时谁站出来无疑就会是众多女修的敌人。出了秘境之后,那人的名声一定变得臭名远扬,成为公认的女修之敌。像这样的事,有一个朱兰傻憨憨的背锅已经够了,没人再愿意铁憨憨的跳出来声明一些事情。

    就是因为这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整个石洞之中的气氛明显有了变化。原来被众人忌惮尤为关注的许成林等人,再次得到了人们的关注。只不过区别于前者,这次是善意多余恶意。一些女修,对于他们这一行人有了改观,竟然散发出点点善意。而另一些也不能说是恶意,更像是一些莫名其妙的怨念。

    撇开场下的这些事情不谈,此时擂台上的战斗呈现了一面倒的情形。本就是本是平平的朱兰,这下动起手来就更显得束手束脚了。

    因为自己的一句口误,无形之中招惹的一群敌人,其中还不乏有跃凡修士。这场战斗输了还好,赢了必定要迎接暴风雨般的报复。每每想到此处,朱兰都是十分后悔,甚至都有种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的冲动。

    躲闪!躲闪!还是躲闪!朱兰在这一盏茶的时间中没有采取任何攻击手段,竟然全是在进行躲闪。多数人都以为他是畏惧压力不甘出全力,但一些明眼之人则又是另一种看法。在最初的时候,他确实是摄于女修给的压力不敢反抗,但到了后来他已经是想反抗却做不到了。

    白芸馨实际上从始至终她只是释放了两个法术,或者说是两种法术。一种是火系法术,一种则是风系法术。这看似无意间放出的两个法术,实际上是两个相互促进的法术。风助火势,火涨风威,在二者一阵交融之后,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复合法术,至于威力更是胜过原先二者数倍。

    “合!”

    在白芸馨的一句娇喝声中,无数飞舞的风刃和追击朱兰的火鸟,在这一刻全都是向着她聚集而来。如同如燕归巢一般,这些风刃与火鸟全都向着她的头顶聚集。

    这片刻的安宁,让朱兰得到微微喘息。这让他松了一口气之余,脑海中也是想到了许多事情。自己口误说出的那句话,好像并非是故意说出来的,更像是受到人的引导顺势而出。细想之下,他发现果然自己是受了白芸馨的诱导。

    “这该死的贱人!若有机会我定饶不了她!”

    心中如此暗暗的想着,朱兰更是将白芸馨的祖宗十八代狠狠地问候了一番。而他自己忘了,此时他正是在擂台上交战,绝不是停下来愣愣的想这些的时候。

    人一松懈下来就容易出事,这朱兰此时就是最好的例子。若是按照常理而言,乘着这个空当应该是该逃的逃该攻击的攻击,绝不是发呆的时候。就是他的这一发呆,便是将自己逼到了一条绝

    路之上。

    “哈!留给那家伙的时间不多了!”

    一见朱兰如此表现,王小安第一个下了结论。其余人也是轻轻点头,同意了他的说法。不仅是他们如此认为,在场几乎所有人也是如此认为。

    在朱兰的呆愣之中,白芸馨头顶的火鸟与风刃全都聚集在了一起。一个青红相间一丈大小的圆球,浮现在她的头顶。这一过程说是缓慢,实际上也不过是几息时间完成。在圆球出现不足一息时间,一声状似鸟鸣的呼啸之声响起在石洞之中。在众人眼中,这青红相间的圆球逐渐化作了一只头生羽冠尾生翎羽的神俊灵鸟。

    神俊灵鸟甫一出现,整个擂台上便是掀起了热浪。朱兰被声音和热浪所惊醒,再抬头之时正巧与那灵鸟冷峻的目光对上。

    “不好!”

    心中暗叫一声,朱兰再不顾其他,转身朝着擂台之下跑去。

    其实在风刃聚集的一刻,是绝佳的逃离时机。但他的一个走神,让他错过了这个机会。现在再想起逃离,实际上已经没有这么容易。

    只见神俊灵鸟在高空俯冲而下,携带着滔天火焰席卷了半个擂台。首当其冲,朱兰便被这火焰直接吞没。一声惨叫之声,顿时回荡在石洞之中。与此同时,神俊火鸟也是在逐渐消散助长着火势。这火焰在擂台上足足燃烧了十几息的时间,这才缓缓消散。其间散发出的炎热气息,让一众靠近的人们纷纷躲避。

    火焰熄灭,擂台之上只留有一片漆黑。至于朱兰的行迹,则是不见了踪影。

    “烧没了?这法术威力如此之大!”

    “活该!这种家伙多死一些才好!”

    “就是!让他看不起女人!”

    一阵议论之声纷纷响起,白芸馨在听到冷漠声音宣布比试结束之后也是被传送下台。周围同伴给她的祝贺自是不用多说,白芸馨自己也是极为的兴奋。只是这兴奋没有持续多久,便是又被一阵议论之声打断。

    “我去!这小子真是命大!竟然逃了出来!”

    “可不是!在那种情况都能逃脱,虽然是受了重伤,但这逃命的本事足以令人称道了。”

    众人闻声望去,果见朱兰在一个角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只是相比于先前俊朗的模样,现在的他只能用狼狈来形容。他身体的一半,已然被烧得面目全非。有些严重的地方,甚至已经露出白骨。但修士强大的生命力,硬是让他活了下来。

    “哼!算他走运,以后若是让我遇到,说不定也让他吃吃苦头!”

    “这种人就该得到这样的报应!”

    “就是!让他再看不起女人!”

    在一众声讨声中,朱兰敢怒不敢言。他只能暗暗咬牙,将这仇恨记在心中。由于有了前例,一众人虽是讨厌这人,但也没有敢在此时动手。不幸之中的大幸,朱兰因此苟活性命。

    “啧啧啧!这十人的本事都不简单啊!那万法仙宗的修士,比起在净土之时又是厉害了几分啊。”

    银发青年笑着摇头,语气之中听不出什么情绪。但若是仔细观察,却是能够从他眼中看出一份凝重。

    身边的同伴一听他如此说话,纷纷将目光看向许成林等一行十人。也就是这个时候,一道光柱从天而降直接落在了银发青年的身上。

    倏忽之间,银发青年的身形消失不见。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