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洛尘〕〔都市仙尊洛尘〕〔上门女婿叶辰〕〔女权世界修仙记〕〔都市巅峰狂医〕〔沐暖暖慕霆枭〕〔一世巅峰〕〔一世巅峰〕〔神级医婿林炎〕〔盖世医圣林炎〕〔神医狂婿林炎〕〔盖世医婿林炎〕〔林炎柳幕妍〕〔上门女婿林炎〕〔超级女婿林炎〕〔无敌天王归来夏天〕〔无敌天王归来〕〔夏天周婉秋〕〔朕又不想当皇帝〕〔影帝偏要住我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一身兼五法,败亡刹那间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光芒闪动之间,银发青年已然出现在擂台之上。台下之人一见如此情况,皆是知道第四场比试开始。果不其然,还未等着另一人走出光柱,冷漠声音已然宣布了第四场比试的开始。

    直到冷漠声音宣布开始两息时间之后,光柱中的人影才被大家所见。这出现的一人是一名身着蓝色道袍的男子,看其衣着打扮赫然是天海宗的修士。此人身材中等,但不知为何就是给人以一种身型单薄之感。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天海宗的杨德。他的一现身顿时让一众天海宗修士沸腾起来,凝气后期的师兄出手岂有不胜之理。

    “杨德师兄必胜!”

    “杨德师兄,法力无边,神通广大,法驾当场!”

    “师兄将对方杀个片甲不留!”

    一众吹捧之声瞬时间在擂台下响起,让听到的人们都是有些呆愣,就连擂台之上的杨德也是有些皱眉。

    这样的的吹捧已经有些过了,已然成了捧杀。故而在杨德听到这些奉承之语的时候皱了眉头同样皱眉的还有天海宗的华蓝真人。只不过碍于是自家弟子夸赞自家弟子,也只好睁一眼闭一眼装作没有听到。

    银发青年从头到尾一直听着台下对杨德的吹捧,脸上更是一直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在这张笑脸之上,任何人除了平静竟是看不出任何情绪。

    直到台下的吹捧之声停止,银发青年脸上的笑容仍是不减。杨德微微有些尴尬,首先对着对方微微拱手。

    “天海宗修士杨德,道友有礼了!”

    没有回话,银发青年只是淡笑着微微摇了摇头。

    杨德眉头微微皱起,有些不满的看着对方。银发青年的这又是淡笑又是摇头,着实让他心生不满。

    轻吸一口气,杨德再次对着银发青年开口说道。

    “我敬道友是同级别的凝气后期修士,不知道友此番是何意思?”

    “呵!”

    这次银发青年干脆笑出了声,同样的摇头动作仍是紧跟其后。

    双眼一眯,杨德的眼中露出森森寒光。杀气更是在一瞬间,直接透体而出。

    眼见杨德释放出杀气,台下的华蓝真人突然觉得有些不对。但哪里出了问题,竟是一时间有些搞不清楚。心中生出警兆,华蓝真人拿出法宝当场进行推算。但迅速的推算数次之后,皆是显示着有着莫名危机。但危机来自哪里,结果却是极为模糊,仿佛是有人在干扰他的推算似的。

    一见如此情况,华蓝真人果断停止推算。他看向台上,想要提醒一句杨德小心应对。但就在他说话之前,杨德已然是一声怒喝打断了他将要说出的提醒。

    “笑够了没有!有什么好笑的!既然不想多谈,那要战便战既是!”

    银发青年收起了笑容,他对着杨德摆了摆手,接着不急不缓的开口。

    “呵呵!我一笑你哗众取宠,二笑你不自量力,三笑你不知死活。既然你想知道我的名讳,不妨告诉你也好,至少能死个明白!杀你者,银霜子!”

    随着他的话说完,银霜子的脸上出现了一副肃杀之色。

    “好个狂妄之徒!本来鹿死谁手犹未可知,现在你必死于此地!”

    一句话放出,杨德的脸上直接罩上一层杀气。

    两人几句话之间便是敲定了一场生死对决,华蓝真人在此过程竟是没有插上话。他微微张了张口,最终叹了口气还是选择没有出言提醒。此时再提醒他,无疑就是让他分心。也许本来必胜的局面,会因此导致结果反转。

    身在南斗星洲这片武修圣地,杨德却是背道而驰选择了术修。但能修炼到凝气后期,又是让同门全都信服,足以见得此人的不简单。还没展开进攻,一股滔天的气

    势已是散发出来。寻常修士被这气势一压迫,十分实力能使出七八分已是万幸。但面对着银霜子,这平日无往不利的气势攻击却是未见寸功。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此时的银霜子,留给众人的感觉就是如此。云淡风轻,处乱不惊!这几字来形容此时的他,是再合适不过了!

    凝气期的斗法,跃凡修士只是看个乐子。对于他们展示出来超越凝气期的本事,倒是没有什么惊讶的。无论是杨德的气势压迫,还是银霜子的云淡风轻。这些他们都不觉得意外,毕竟差这一个境界翻不起什么浪来。但落入到同境界修士眼中,则就是值得重视看待了。

    “虽知是敌人,但不得不称赞此人定力真是非凡!”

    西门峰脸色凝重,但还是开口赞叹着银霜子。

    “的确!这人比我们在净土遇到的时候又是强了几分。不说别的,单是这份定力就是那时不具备的。”

    陈墨恒也是脸色微变,轻轻点着头。

    经历过那场遭遇战的几人,都是跟着点着头。他们或多或少,都是感到了此人身上的变化。具体什么变化,众人还是感觉不出。但他们就是觉得,此人修为境界虽然没变但实力却是提升了很多。

    出身七大势力的十个修士和少数修士,都将注意力放到了银霜子的身上。而更多的人则是惊骇于杨德的气势,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到了他的身上。

    杨德的气势压迫持续了十几息的的时间,见不能奈何对方于是缓缓收起。他脸色变得阴沉起来,心中对银霜子竟是有些忌惮。轻吸一口气抛开不该有的想法,杨德右手一张一团灵光凭空浮现。灵光之中似有雷霆涌动,又似有滔天火焰蓄势,雷火交织之间一股危险的气息隐隐透出。

    银霜子双眼微眯,一抬手直接放出一物。待众人看清之后,发现那赫然是一名一身黑衣的人影。擂台之上出现了第三人,但冷漠声音却没有表示,那显然这黑衣人并不是人,而是类似于傀儡之类的东西。

    在许多人还在奇怪之际,银霜子从容的拿出一柄骨笛。紧接着一种奇怪的旋律,逐渐在石洞之中响起。初始之时,人们还只是觉得这音调怪异。但不过几息时间过后,人们便发现自己竟然生出一种想要了解残生的想法。

    “这家伙竟然是引仙宗的人!”

    王小安一听到这声音,立即认出了银霜子的出身。

    擂台上的杨德似乎也受到了声音的干扰,心情烦躁之下竟是将还在酝酿中的法术直接放出。雷火交织缠绕成一束,向着银霜子直击而去。但由于这只是未完成的法术,故而飞行速度极为的慢。这个法术被躲过,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果不其然,只见银霜子嘴角微微扯出一个弧度,接着他的身形在众人眼中猛然消散。与此同时,一片浅淡的阴影紧贴地面,迅速来到了杨德身前。

    受到骨笛声音的干扰,杨德已然注意力涣散。法术释放过后,他勉强将注意力放到自己的法术之上。但故此难免失彼,因而他大意的忽视了自身的防御。银霜子猛然在杨德身前现身,顿时让他心中一惊。再想做出防御姿态之时,已然为时已晚。

    这一突然袭击,擂台下的人们都会认为杨德即便不似也会重伤,因为毕竟没人会轻易放过这个唾手可得的机会。

    然而事情总有反常,这银霜子似是戏弄杨德一般,之时用骨笛飞快的在他脸上留下一道血痕。接着在一阵哈哈大笑声中,银霜子的身影再次化作了阴影遁行到了远处。

    几乎就在银霜子身形再次消失不见之时,一阵轰隆之声在石洞之中响起。杨德放出的法术终于被激发了,但他打到了空处。这声音仿佛成了最极端的嘲讽,

    自己的精心一击不仅没有伤敌,反而被人家躲过戏弄了自己一回。

    没错,是戏弄!能杀不杀,能伤不伤,只是在自己脸上划了一道,这不是戏弄又是什么!

    “银霜子!”

    杨德鼓动着胸膛,仰天大声吼道。

    “哈哈哈哈!怎么样?认识到自己的弱小没有?”

    银霜子的声音很是配合在擂台一角响起,他的语气之中满是不屑与嘲笑之意。

    “士可杀不可辱!今日我拼了性命,定要让你身陨当场!”

    杨德一声怒吼,接着便是双臂微张。两团灵光在双手之间酝酿,仍是先前那个法术,只不过这次成型的速度更快,传递出的危险气息更浓了。只是几个呼吸之间,杨德手中的两团灵光压抑的力量已经达到临界点。

    “去死!”

    伴随着这两个字的吼出,杨德对着银霜子抛出手中的两团灵光。

    雷火属性的复合法术,向来以速度快破坏力强著称。杨德抛出的两团灵光,只是一眨眼间便来到了银霜子面前。光芒一闪,两团灵光已经开始散发出惊人威力。只是瞬息之间,银白色电弧遍布半个擂台,其中还夹杂着手臂粗细的火柱在不停吞吐。

    好个威力强大的法术,就连跃凡修士也是不禁赞叹。但法术再怎么厉害,也要打中人才行。偏偏银霜子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又是化作阴影遁走了。有光就有影,他正是在灵光大盛之际化影脱身。

    “啊!该死!”

    疯狂的大喊一声,杨德手中掐诀就要再施法术。只是一声有些不耐的声音盖过了怒吼,直接让他打了个冷战。

    “吵死了!既然你这么急着死,那你就去死好了!”

    银霜子的声音在杨德身后响起,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杨德只感觉自己脸上的伤口突然喷出了血雾。

    骇然的捂住伤口,杨德急忙往前冲去与银霜子拉开距离。待他回过头之时,发现银霜子站在他刚刚所在之地,手中还虚托着一团血珠。不用说,这团血珠正是刚刚那些血雾所化。

    “你你使得什么邪法?”

    惊骇的指着银霜子,杨德的话语已经有些颤抖。

    “哼!孤陋寡闻!”

    冷哼一声,银霜子手中血珠突然逐渐蒸发。一丝丝血色的气息,浮现在他的身前。没有再犹豫,银霜子单掌前伸,一丝丝紫色的火焰从手心钻了出来。

    “死吧!”

    银霜子的这句话,仿佛就是宣判一般。只见丝丝紫色火焰穿过血色气息之后,迅速成为了滔天火焰。不足一息时间,半个擂台便被覆盖在内。杨德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便被紫色火焰直接席卷。

    火焰燃烧了不足一息时间便熄灭了,擂台表面都是被灼烧的有些变形。再看此时擂台之上,哪里还有杨德的身影。

    没有像朱兰一样逃脱,杨德是真的消失了。被那莫名的紫色火焰,彻底蒸发在世间。明明都是凝气后期,但这实力却是天差地别,交手不过几个回合便是生死有定。不能说杨德实力不足,只能说银霜子实力太强。

    “先是引仙宗的法术,又是暗影宗的法术,接下来应该是长生教的法术,这人的身份不简单啊。”

    许成林脸色阴沉,语气凝重的小声低喃。

    “还不止,那血色气息应该是血煞教的功法。”

    王小安皱着眉,为许成林补充了一句。

    “那紫色的火焰也是有名堂的,乃是活跃在东方大陆一股神秘势力的看家本领。”

    西门峰叹了口气,又是补充了一句。

    “一人身兼五法!”

    总结了几人的话语,唐晓天立即惊讶的喊了出来。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