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风华萧天伊〕〔盛世贵女之王牌相〕〔月千澜君冷颜〕〔怪物安保公司〕〔进化降临〕〔地球主机〕〔开局就送万达广场〕〔随身英雄联盟闯异〕〔特种兵:从火蓝刀〕〔一见倾心:傅爷,〕〔穿成八零福运小团〕〔陆柔傅时深〕〔我只想自力更生〕〔叶新林清雪〕〔江少宠妻无节制〕〔剑下三千血〕〔电影人传奇〕〔隐世医神〕〔下堂王妃翻身记〕〔仙女叫我来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三百六十七章 功德锻神兵,出手灭一人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此时的许成林满心的欢喜,看着自己炼制的惊蛰剑在缓缓蜕变,他心中颇有成就感。在神识中,许成林见到无数金色丝线缠绕在惊蛰剑上。这些金色丝线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渗入到剑中,一丝丝灰色气息随之被替换出来。

    “真没想到,那些人的信念竟然凝聚出了功德之力。若不是在古籍中见过类似的记载,说不得这次就要错过了。血煞教的人看来是在收集功德之力,不知道这些家伙想要干什么。但不管怎么样,这些东西现在归我了!本想着有机会再将惊蛰进行凝练,没想到遇到了这种机缘。”

    心中如此想着,许成林手中打出数个法诀。

    只见此时的惊蛰剑开始闪动起淡淡灵光,再不复之前只是只是锋锐之感。一丝丝灵动之气,正逐渐出现在长剑之上。

    方池检查了一番黑色佛像残片,他翻来翻去发现这些碎片根本没有什么利用价值。无奈的摇了摇头,方池道人踢了这些垃圾一脚。

    闲着也是无趣,于是方池道人将注意力放到了许成林的身上。他虽然知道许成林应该是在收集功德之力,但究竟收集起来是要干什么却是不得而知。直到看了一会儿之后,他这才明白许成林是在将收集的功德之力直接进行炼器。

    看了看许成林,方池微皱眉头。

    “许道友,你这功德之力炼器的方法倒是颇为高明。只不过一般沾染了功德之力法宝,都是很难被炼制成本命法宝。我看道友一直未动用此剑,应该是想将他当做本命法宝来对待吧。”

    抽空对着方池回头一笑,许成林缓缓开口。

    “道友说的没错,但我这惊蛰剑实际上并不是在吸收功德之力。而是借助功德之力,将惊蛰剑中的杂质进行淬炼。说白了,实际上我实在消耗功德之力。利用功德之力的纯粹,纯化惊蛰剑。经此一淬炼,惊蛰剑至少要上升一个品级。”

    “原来如此!”

    方池道人轻轻点头,算是了解了许成林的意图。

    二人刚刚说完话,许成林突然抬头看向上方。方池道人似乎也是感应到了情况,也是向着山洞上方看去。

    就在下一刻,山洞顶部簌簌落下一些细小的石砾。两个人对视一眼,几乎同时喊出了不好两个字。

    方池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想着往山洞之外跑,哪知他刚一动手山洞通向外边的同道便出现坍塌。无奈之下,方池只好有退了回来。而这个时候,山洞顶部也开始出现裂痕,一些人头大小的石块开始坠落下来。

    “怎么回事,这山洞怎么会突然的塌方?”

    方池道人满脸阴沉,这话语不知是在质问谁。

    “有人在上面施展法术,想要将我们埋在下边!”

    许成林偏头看向满脸阴沉的方池,淡淡淡淡回了一句。

    转头看向许成林,方池见到这家伙仍在那里不慌不忙的炼剑。向着许成林砸落的石块,则是被他直接用灵力崩飞。

    方池的脸色变得漆黑,有些急切的看向许成林。

    “许道友,停了吧!炼剑虽然重要,但命更加重要。我们虽是凝气修士,但被埋在这下边也是会死的。”

    许成林并没有着急,反而轻轻摇了摇头。

    “道友勿慌!”

    一边说着,一枚小小的玉印从他袖口飞出。一层灵力光罩,直接将他笼罩在内。

    方池一见如此情景,顺手劈开几块砸向他石块,身形一闪,直接进入了许成林的防护光罩之内。

    “能不能撑住?”

    看着一块块石块砸在防护光罩上,方池皱眉问了许成林一句。

    “应该是没问题。”

    许成林仍是没有多关注其他的事,还在自顾自的炼着自己的惊蛰剑。

    “应该?”

    恰到好处的捕捉到了这两字,方池一脸吃惊的看向许成林。

    “上面有一座小山被人施法压了下来,这才有了洞窟的塌陷。我这崇山印乃是一件防御法宝,应该有足够强度禁受住压力。”

    无奈的叹了口气,许成林这才将自己神识中看到的事情告诉了他。

    闻听此言,方池道人眼中露出寒光。他声音变得低沉,略有所思。

    “血煞教的人?”

    许成林微微蹙眉,随即摇了摇头。

    “看不出来,外面三个家伙应该是施展了某种法术遮盖了本来面貌。”

    方池道人牙齿咬得嘎吱吱直响,久久才吐出了三个字。

    “王八蛋!”

    就在二人交谈之际,山洞顶部掉落的石块越来越大,二人周围堆积的石块也是越来越多。终于在一声咔嚓声中,整个洞顶全都塌了下来。

    这一瞬间,方池只感觉眼前猛地一黑。接着整个洞顶向他们二人压了过来。呼啸声极为短促,以至于方池想要说的话都被这声音吞没了。

    崇山印撑起的灵力光罩在重压之下,逐渐开始变形。飞在二人头顶的崇山印缓缓下落,似乎下一刻就要拍到许成林脸上。其形成的防护光罩,也似乎下一刻就要破碎。但就是这样,崇山印仍是灵光不减。其形成的防护光罩看似摇摇欲坠,但就是坚如磐石没有破碎。

    任他千斤万斤压下,防护光罩始终将二人保护在内。方池见到这个情况,颇为赞赏的看向许成林。

    “许道友,你这宝物可以啊!”

    许成林轻笑,也没有故作矜持。

    “那是!在秘境之中得到的宝物,岂会没有点神通。”

    “秘境中的宝物?不得了啊!”

    “只可惜是一件完全防御的宝物,要是功能再全面一点就更好了。”

    “行了别不知足,看你这一身宝物可比我强多了。不像我,浑身就一柄桃木剑傍身。”

    “道友莫要骗我,我可是一名炼器师,那桃木剑是什么级别的宝物,我可是一清二楚的。”

    随着时间的过去,周围终于安静了下来。一片黑暗之中,只有防护光罩微微放出光芒。二人就借着这点微弱的光芒,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直到过了约有半盏茶的时间,许成林终于不再说话了。他看着眼前的惊蛰剑,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这笑声有些猖狂,而且穿透力极为的强。

    陈庆的法术一脸持续的一段时间,他的头上已经微微见汗。看着眼前的小山完全沉入了地下,他终于停下了手中的法诀。身上灵光一闪,陈庆头上的汗水消失不见。他微微一笑,状似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尘土,摆出一副轻松的样子。

    “什么九华书院的修士,不过是尔尔。还不是被我轻松一个法术,镇杀在地下。”

    “陈师弟如此有把握?”

    玄衣青年房羽微微皱眉,有些怀疑的问道。

    陈庆脸露不悦之色,抬头看向房羽。

    “哼!房师兄竟是不相信我的法术?”

    房羽也没有气恼,只是轻轻回了一句。

    “是与不是一探便

    知。”

    说着,房羽放出神识向着地下探去。不过是几息时间,房羽便是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

    心知房羽向来谨慎,江寻见到他这个表情之后微感疑惑。

    房羽微做思考,接着缓缓开口。

    “有点奇怪啊,地下竟然有着一块神识查探不到的地方。”

    “神识查探不到的地方?”

    陈庆微感惊讶,看向了房羽。

    “没错!不知道是这么回事。”

    紧皱眉头,房羽还是仔细查探。

    而此时的地下,许成林正手拿着惊蛰剑。他抬头向上看去,似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

    “神识查探?哼!简直是班门弄斧!”

    轻轻嘀咕一声,许成林一手握住剑柄一手握住剑鞘。

    “风起!”

    呛得一声剑身出鞘一尺,黑暗之中一道寒光闪过。一道无匹的剑气向着上方直接斩去,与此同时锋锐如剑的神识也是随着一起斩出。

    还在用神识探查着下方的情况,房羽突然感到自己的神识微微有些刺痛。他直觉不好,急忙想要斩断这一缕神识。哪知他刚有了这种想法,一股神识便是直捣他的脑海。

    “啊!”

    一声痛呼,房羽突然间抱头倒地。

    江寻和陈庆见此情况,纷纷都是大惊。

    “房师兄!”

    “房师弟!”

    二人一步来到房羽的身边,急忙查看他的情况。而就在这时,一道剑气直接破土而出。

    剑气如虹,刚刚沉入地下的小山被从中一斩而开。两道身影嗖的一声,直接从斩出的裂缝之中飞了出来。

    “呔!何方鼠辈胆敢背后偷袭!”

    方池脚踏虚空手执木剑,长发飞扬点指三人。

    瞥了一眼看起来有些仙风道骨的方池,许成林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说那么多的废话,直接动手不就完了!”

    说着,许成林再次手握惊蛰剑,一招风起再次使出。剑气化作龙卷,神识随着剑鸣声一起冲向三人。这还不算完,许成林在剑气龙卷之后又是重重的斩出了一道剑气。

    几乎所有人都被剑气龙卷吸引,从而忽略了神识攻击。三个人刚要躲闪剑气龙卷,哪知神识攻击后发先至。三人的身形微微一顿,竟然没有躲开剑气龙卷的袭击。细密的剑气有如雨点一般打在三人身上,一瞬间便在三人身上留下密密麻麻的伤痕。三个人立即转醒,清楚自身的处境之后急忙想要脱离攻击。

    这个时候,实力的差距就体现出来了。江寻的修为明显要比二人强上一些,他第一个冲出了剑气龙卷。兴许是还有余力,他还顺手带了房羽一把。

    就是这顺手帮了一把,让房羽先陈庆一步出了剑气龙卷。也正是因此,让房羽有了生还的机会。

    陈庆脱离剑气龙卷比较慢,或者说比另外二人要慢一些。但就是这一点时间,让他饮恨当场。跟随在剑气龙卷之后的剑气,结结实实的劈在了他的身上。他的人最终还是离开了剑气龙卷,但是是被剑气带着一起出去的。那道剑气从他前胸斩入后背斩出,陈庆整个人从肩膀到腰胯全被展开。

    在被剑气带着倒飞的途中,陈庆整个人已经成了两半。飞出不到两丈,他的尸体便像是破麻袋一般摔在了地上。直到此时,鲜血才像覆水一般泼了一地。

    刚出地底,直至两招,许成林便是斩杀一人。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