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奇幻养殖场〕〔混沌天帝诀〕〔开挂的住院医〕〔掌权人〕〔入骨宠婚:误惹天〕〔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小娘子不凡〕〔魔王不必被打倒〕〔重生之再铸青春〕〔极品萌宝:霸道爹〕〔独家蜜宠甜妻宠翻〕〔黑洞剑仙〕〔镇国战神叶君临李〕〔超强狂婿〕〔威震九州〕〔巅峰男主方晟〕〔至尊归元〕〔万界毒尊〕〔医武神婿〕〔陈宁宋娉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三百六十八章 意外纵虎归,离别出云岛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一切说时迟那时快,所有的事情不过是短时间内发生。陈庆的身亡,让脱离剑气龙卷的二人微微错愕。但随即,两个人瞬间大惊了起来。

    “退!”

    猛然间从惊骇之中清醒,江寻拉起还反应还有些慢的房羽便是后撤。

    此时容不得他们不后撤,因为许成林已经提剑而来。他目光冰冷的盯着二人背影,仿若看待两个死人一般。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还之。

    此时的许成林对着二人不依不饶,他誓要将剩余二人毙于此地。

    方池道人如今有些茫然无措,他看着许成林兔起鹘落之间便是斩杀了一人。再想动手的时候,他发现许成林已经开始对着另外二人出手了。

    “应该用不到我动手了吧?”

    方池道人耸了耸肩,手一翻直接将木剑收了起来。他缓缓落在地面之上,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许成林与二人交手。

    说是交手,其实用追杀来形容更加合适。江寻和房羽二人在前逃得飞快许成林则是在后面提剑一边追一边不时斩出一剑。

    并肩逃跑的二人此时心中十分恼怒,他们原先三人想的是伏杀许成林。但哪像他们错误估计许成林的本事了,反而被他来了一个反袭击,猝不及防之下陈庆直接身亡。三人来二人还,这如何让二人不恼怒。是的,只是恼怒,并没有恨意。三个人之间本就是合作关系,谈不上什么亲密伙伴,顶多就是兔死狐悲而已。

    许成林一开始直接出手,并没有看清三个人的面貌。但随着几招打出之后,许成林也是看清了三人的相貌。哦,不对!现在只剩下了两个人,这二人之中只有一人让他感到熟悉,而另一人则完全是陌生人。

    紫发青年江寻,他是在天龙门遇到了一回。那一次的相遇,让许成林对江寻的印象很不好。今日再此见到他,没想到会是以这种形式。至于另一个玄衣青年,许成林确认自己根本不认识。他倒是也没有多想,直接将这人划归到了江寻的同伙。

    对于这两个人为什么要伏杀他,许成林此时不愿多想。他现在最想要的,就是直接将二人留在此地。至于其他的事情,还是等将他们砍死再说吧。

    斩出数剑之后,许成林发现自己的速度并不比对方来得快。他双眼微微眯起,手中的惊蛰剑由单手换做双手。举剑于胸前,他的目光从剑柄扫向剑尖。这一刻他的眼中没有了跑在前边的二人,双眼之中倒影的只有剑影。精气神合一,也不过是如此吧。

    似是受到气机的牵引,许成林脚下的步伐顺势变了,他由原来轻快灵动迅速变得飘忽不定起来。一丝丝阴寒的气息,从惊蛰剑上逐渐向着他的身体上蔓延。以许成林为中心,周围的温度开始逐渐下降。丝丝冰霜气息,主动向着许成林身边缠绕。

    身后的变化,逃在前方的两个人自是感觉到了。两个人二话不说,身上顿时燃烧起了血色的火焰。在许成林的招式还没有施展出来的时候,二人的身形顿时消失不见。两道血色光芒,只是闪了几闪便消失在天际。

    “王八蛋!别让我再找到你们!”

    心中怒吼着,许成林此时满是郁闷。

    因为这个时候,敌人跑了

    但他招式却收不住了。携带着满身的寒气,许成林整个人化作了无数虚影。虚影跳动之间,竟是在三丈范围内形成了一片乌云。寒气在这三丈的范围内不断叠加,竟是让周围落下了无数雪花。不过十几息的时间,乌云散去雪花消融。许成林的身形随着这些乌云的消散,逐渐显露了出来。

    此时的许成林脸色很难看,一方面是接连施展法术灵力消耗太快,另一方面是心中郁闷之情难以发泄。灵力消耗了,但人被逃脱了,这如何不让他郁闷。

    方池这次终于知道什么叫做意外往往发生在不经意之间,他本认为许成林拿下二人是手到擒来。但没想到两个人却是利用秘法,直接在他手上逃脱。这一情况的发生,让他微微感到有些惊讶。但惊讶过后,他见到许成林阴沉的脸色,又是不由得失笑摇头。

    “许道友啊,何必郁闷啊。也不是全无用功,至少留下了一人。”

    闻听此言,许成林回头看向方池。按着对方正在向他缓缓走来,许成林手挽剑花将惊蛰剑收回背后。他笑了笑,向着方池道人走去。

    “是啊!可惜我的惊蛰剑刚刚淬炼完成,若是让我适应一番说不定能将二人留下。不过话说回来,那两人的遁术也颇为神妙,竟是在几息时间就逃得无影无踪了。”

    听到许成林的话语,方池略微思索了一下。随即他似是想到了什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是没有看错的话,那二人施展的应该是血遁术。这种遁术速度极为的快,但消耗自身精血也是极为庞大。想要维持这遁术,只能不断的燃烧自己的精血。”

    “血遁术?莫非与血煞教有关?”

    听到血遁术这三个字,许成林下意识的便想到了血煞教之上。

    方池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同意许成林的看法。

    “这不一定!血遁术其实在南斗星洲流传极广,武修一般都有着极强的气血,在极端情况下燃烧精血遁走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说实在的,这血遁术作为逃遁的法术,也是极为不错的。”

    “原来如此!”

    点了点头,许成林一副了然的模样。

    此时的二人,已经走到了陈庆的尸体之前。方池抬脚踢了踢两半的尸体,一副嫌弃的表情。抬眼看了看许成林,方池淡淡的笑着。

    “不知这家伙身上能不能找到点线索?”

    知道方池话中的意思,许成林抬手一指直接将一个储物袋摄入手中。

    轻轻一抖,储物袋中的东西全部被倒了出来。看着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许成林直接在其中挑选出了他认为有价值的东西。

    两柄法器、数瓶丹药、两块玉简以及数十块中品灵石,这便是储物袋中最为有价值的东西了。许成林也没有客气,直接将灵石收了起来。至于两柄法器,许成林拿起看了看直接又丢在了地上。

    “什么破东西,这也叫法器!”

    看了看地上的两件法器,许成林似是嫌弃一般一脚踢了开来。

    随即拿起两块玉简,神识直接探入其中。这一看不要紧,顿时让他双眼一缩。他收回神识仔细打量着手中的玉简,接着眉头紧紧皱起。

    “果然!天龙门的修士

    ”

    没错,他手中拿着的玉简,这是天龙门的身份证明。

    “天龙门,陈庆?莫非他们和我有仇,难道是因为江寻?”

    心中如此想着,许成林又看向另一块玉简。只是这一看,便是让他浑身一凉。

    紧皱眉头,许成林抬眼看行方池。接着他微一犹豫,抬手将两块玉简丢给了他。想了一想,许成林将数瓶丹药一一打开。当打开某一个玉瓶之后,许成林的脸色彻底阴沉了起来。只见这个玉瓶之中,竟然冒出一缕缕血红色气息。

    “这家伙是天龙门的人,不过这血煞经又是怎么回事?”

    查看完了两枚玉简,方池疑惑的看向许成林。但就在他抬首之时,恰巧见到了玉瓶中冒出的一股股血色气息。

    “这是什么东西?”

    心中感到疑惑,方池直接看向许成林。

    “血煞丹,增进血气与煞气的一种丹药,血煞教的独有丹药!”

    双眼微眯,许成林声音压得极低。

    “血煞教!?”

    喊出这三个字之后,方池的脸上阴晴不定起来。

    血煞教的名声,在南斗星洲也是颇有盛名的。只不过这盛名,可以用狼藉来形容。杀一个血煞教的人并没有什么关系,但被他们盯上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看着方池脸色变幻不定,许成林微微摇头。

    “血煞教我倒是不怕,但我担心识别的。这血煞教,竟然渗透到了天龙门之中。”

    说到此处,许成林又是轻轻摇头。

    “或许是我想多了,也许这些东西是他们缴获的吧。但愿是我想多了吧”

    许成林的话,让方池的脸色变化的更加精彩了。他明白许成林的言外之意,但顺着许成林的意思想下去,却是让他脊背发凉。

    过了一会儿,方池道人这才从自己的想象之中恢复了过来。

    他脸上扯了扯,最终还是笑了笑。

    “我想道友是想多了吧。天龙门乃是名门大派,入门检查定是严格,应该不会混入血煞教才对。”

    “也是,是我想多了吧。”

    没有进一步的证据许成林也不敢轻易下判断。但这件事情,却是让他心中有了警惕。

    “七大势力不是铁板一块,这句话看来是极有道理啊。”

    抛开脑中的想法,许成林看了看周围。他叹了口气,已是升起了离去之意。一个好奇心,引发了一场麻烦,带来了烦恼,这多少有些出乎他的预料。许成林轻轻吸了一口气,对着方池道人微微一笑。

    “此间事了,许某也不多打扰了。”

    闻听此言,方池自是明白了许成林的意思。

    “还未感谢道友为为出云岛除害!”

    许成林摆手推辞,随即想了想又是提醒了一句。

    “道友客气了,不过出云岛上出现血煞教和邪教的事情,道友不得不防!”

    闻听此言,方池脸色一肃。

    “多谢道友提醒!”

    许成林一笑,对着方池道人拱了拱手。

    “道友告辞!”

    伴随着许成林的话语,他的身影化作遁光消失不见。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