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龙婿叶辰更新〕〔蚀骨强宠总裁妻顾〕〔太初神帝〕〔都市巅峰高手〕〔叶辰萧初然 叶辰萧〕〔神明来自地狱〕〔我从来都不主动〕〔上门女婿是圣主〕〔团宠锦鲤有空间〕〔全球刷怪〕〔万界毒尊〕〔我的1990〕〔永恒圣帝〕〔主神养成游戏〕〔天下狂医〕〔我要做驸马〕〔万世为王〕〔从变形金刚开始〕〔牧龙师〕〔花都天才医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三百七十一章 冤仇极易结,再现血煞教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李老叟猛然抬头,他的脸上已经不是惊讶,而是满脸的不可思议。他张了张口,最终选择了沉默。与之相反的天羽子,这家伙脸上得意的微笑一下子就不见了。他奇怪的盯了许成林半晌,接着再次郑重的问了一遍。

    “这位道友,我觉我应该是没听清楚。要不你再说一遍,让我听个清楚如何?”

    这话说的隐晦,但天羽子的语气却是阴沉。明白人只要一听这话,便是能够听出弦外之音。许成林不是蠢人,他自是明白天羽子的言外之意。

    轻轻一笑,许成林对着他摆了摆手。

    “这位道友你没有听错,我说不想和你们合作。我只是路过这里,并非是特意为寻什么金鲤鱼而来。这金鲤鱼呢,能得到就得到得不到也无所谓。至于要和别人合作,我这倒是没有想过。”

    许成林有些不想搭理这天羽子,于是他的谎话也是张口便来。

    微皱眉头,天羽子突然轻笑了起来。

    “道友,这和我从茶楼听到的不一样啊”

    闻听此言,许成林微微愣了一下,他有些奇怪自己话如何在茶楼被别人听到的。

    “莫非是茶楼二楼?”

    心中想着别的事情,许成林的表情也是有了些许变化。而这一轻微的变化,被天羽子敏锐的捕捉到了。

    似是知道许成林在想什么一般,天羽子微微一笑,给除了许成林答案。

    “道友不必猜疑,我也是恰巧下楼的时候听到你与那店小二交谈。有道是君子不隔墙听耳,故而我第一时间并没有追上道友。”

    明白了,许成林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联系先前天羽子半路拦人的事情,许成林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这是说来也简单,就是天羽子无意听到了许成林与店小二的谈话,接着他想找许成林合作,哪知慢了一步让许成林先找上了李老叟,他这才不得已半路拦住二人。

    “事情是很简单,但真相是这样的吗?”

    许成林心中刚有了这个疑问,便被自己直接否定了。

    “别他娘的放屁了!竟然利用你老子我来打击李老叟!说的冠冕堂皇,实际上就是利用完老子,还想装个好人,然后再设法发挥金鲤鱼的最大价值,将参与捕捉金鲤鱼的家伙身家榨个干净。王八蛋,想得倒是好!”

    想明白了其中的弯弯绕,许成林轻轻一点头。就在天羽子以为许成林答应的时候,他反而是叹了口气。

    “道友啊,我只想和你说一句遗憾。你并没有听错,我真没有和别人合作的打算。若是有下次机会,希望道友不要嫌弃才好!”

    虽是知道这天羽子用心不纯,但许成林想了想还是客气的拒绝了他。

    “嗯?”

    最终还是得到了许成林的拒绝回复,天羽子多少感到意外。他紧皱眉头,仔细的看了看许成林。悄无声息的,他还放出一缕神识探查许成林。

    许成林是什么人啊,他会没察觉到一个凝气初期修士的神识?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在许成林察觉到对方的神识后,直接选择了就地泯灭。

    修士的一缕神识被泯灭,不会对人有什么影响,最多会让他们察觉而已。除非是大量的神识被泯灭,这才会对人产生影响。虽是这样,但随意泯灭别人的神识,也不是修士愿意做的,因为其中涉及到了一个尊重问题。但话又说回来了,未经过别人同意便用神识探查,这本就是对别人的不尊重,人家泯灭你的神识你也说不出什么。

    察觉到自己的一缕神识被泯灭,天羽子双眉顿时立了起来。他脸色变了,没有最初的和善模样。愤怒的看着许成林,天羽子声音中的威胁之意更明了。

    “道友有些过分了啊!我面子已经给足了道友,为何道友还是要拂了我的好意?”

    “有毛病吧?你用神识查探我,我泯灭你神识有什么问题?再说回来,我凭什么接受你的好意?你认为是好意,我认为还不是呢。”

    心中如此想着,许成林也不再和他纠缠。

    “道友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还是原来的意思,不想和别人合作!”

    彻底谈崩了,天羽子侧目看着许成林,突然笑了起来。

    “好啊!我明白道友的意思了。那就这样吧,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说着客气的话,但天羽子的目光却是他与李老叟的身上不断扫视,似是要将二人刻在脑海中一般。

    又对着二人阴恻恻的一笑,天羽子转身离去。走出了很远的距离,一句愤怒的话语这时才传到了二人的耳中。

    “既然给脸不要脸,那我们没什么好说的。成不了朋友,那就是敌人,我们改天见!”

    李老叟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愤怒之色一闪而过。不过之后,他无奈的叹了口气。

    反观许成林,他则是轻轻的摇了摇头。他的脸上挂着笑容,只不过这笑容是冷笑。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几人已经说了做不成朋友就是敌人,那他许成林也没什么好客气的。

    李老叟没有看许成林,他下意识的转过身,对着许成林就是出言道歉。

    “都是我这老家伙不自量力,害的道友受我牵连被天

    羽子记恨上了。这家伙心狠手辣,若是道友不想被报复还是趁早离去的好。”

    许成林笑了,他是听了这话才笑的。莫说他不怕那天羽子那报复,即便他报复又如何,照常接下就是了。一个凝气初期,或者说几个凝气初期,许成林还真没放在眼里。这些年他眼界也是高了,动不动就是几个人和跃凡期交上手了。单独和凝气期交手,那也是中期以上凝气初期的修士都很少了。

    “道友!你就不能抬起头来说话。你这样子让别人看见,会认为我识在欺负老头。我是不怎么在乎的,但人言可畏啊。如今虽说是坏人都变老了,但谁能保证老头里面没有好人啊。”

    许成林这番半似玩笑半似认真的话,顿时让李老叟听的一愣。他下意识的抬头,便见到许成林满脸的笑容。

    “道友,你”

    看着许成林调侃般的笑容,李老叟竟是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我直接踢开了天羽子,我们俩个之间的事情还算不算数?若是不算数的话,那我可就要说道说道了。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不算数可不行!”

    没给李老叟犹豫的机会,许成林已经自问自答了。

    听到许成林如此说,李老叟轻轻点了点头。接着他先前失意的表情一扫而空,一副自信的表情浮现在他的脸上。

    “算数!当然算数!既然道友如此信任我,那我岂能轻言的放弃!士为知己者死,为了道友我也要和天羽子这帮人争上一争。”

    “好!”

    许成林重重的点了点头,接着他微一思索再次开口。

    “那什么天羽子就交给我了,他要是有什么报复动作我全接下了。我倒是不信了,一个凝气初期的修士,还能够掀起什么大浪不成?话说回来了,大风大浪我不是没见过,我就不信这家伙比跃凡修士还能耐!”

    听到许成林如此说,李老叟心中满是讶然。他听到许成林说自己是九华书院修士已经很高看他了,没想到刚刚听那话的意思竟然还和跃凡修士交过手。随时看不出许成林的准确修为,但李老叟大致知道许成林最多也就是中期而已。以中期的修为和跃凡修士交过手,能活下来就是一个奇迹,更别说现在还活蹦乱跳了。

    “如此说来,他还真不见得怕了那天羽子。或者说,人家根本没将天羽子看在眼中。我们这些海岛修士,或许在人家眼中只是窝里横吧。呵!天羽子啊天羽子,看来你也是没什么眼光啊,这样一位修士,竟是随随便便就把他当作了敌人,真不知道一个死字是怎么写。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恶人还需恶人磨。不对,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平时坏事做多了,终有一天会得到报应,这报应的一天这就来了。”

    抛开心中乱七八糟的想法,李老叟对着许成林拱了拱手。

    “许道友既然说能接下天羽子,我别的客气话也不多说了。抓捕金鲤鱼的事情还需要准备准备,这几日我就专心办这些事了。”

    突然间又是想到了什么,李老叟继续开口。

    “许道友既然来找我,那说明已经有了可以引诱金鲤鱼的东西。不知那东西是否可以给我看一下,那我提前心中有个准备。”

    许成林一想这要求的确很合理,于是他也没有拒绝。但他手中的东西,却是不能现在拿出来。要知道陈洛雪调制出来的千灵醉那效果可不是骗人的。若是想在拿出来,指不定会吸引多少妖兽向着岛屿而来。

    “可以是可以,只是这东西不能现在拿出来。不知道友有什么落脚的地方吗,我们到了那里再说如何?”

    “自是有的,寒舍简陋,万望道友不要嫌弃才是。”

    “哪里哪里!道友提前引路便是。”

    “那事不宜迟,我们这就一起。”

    二人寒暄了几句,李老叟便头前带路,领着许成林向着他的住处走去。

    离去的二人自是不必说,天羽子虽然走了但是并没有离开明月岛。在岛上三转两转,天羽子来到了一处偏僻的院所。轻轻敲打了几下院门,天羽子听到脚步声之后稍稍后退了一些。

    “哪位?”

    隔着门缝,一个低压的声音传了出来。

    天羽子闻言,直接开口作答。

    “送钱的人!”

    隔着门缝,院子中的人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天羽子,接着院门轻轻打开一道容许一人通过的缝隙。一名青衣短打扮的黑脸汉子,对着天羽子招了招手。

    天羽子会意,身形一闪便钻进了门内。黑脸汉子左右打探了一番,接着轻轻将门关上。黑脸汉子似是与天羽子熟识,二人点了点头便向着屋内走去。

    不大的屋中光线有些昏暗,此时屋中正有一人背对着门口站立。这人穿的一身黑衣,就连面貌也是遮掩住了唯一漏在外面的只有一双鹰隼般的眼睛,以及一头紫色的头发。

    看到屋中之人,天羽子三步化作两步走到屋中。对着屋中之人一抱拳,天羽子低头行礼。

    “属下见过使者!不知使者此次到来,有何要事!”

    黑衣使者上下打量了一下天羽子,微微点了点头。

    “免礼吧!”

    轻轻

    抬起头,天羽子这才看向来人。

    天羽子看着使者,这使者也在看着天羽子。二人对视了几息时间,这使者才缓缓开口。

    “天羽子啊,你来这里已经许多年了吧!”

    天羽子微做思考,接着便回答道。

    “具体时间不好算,我来这已经三年有余了!”

    “三年有余了,时间不短了啊。”

    使者微微抬头,状似回忆着什么。接着他微微皱眉,神色看起来有些不满。

    “三年的时间了,现在你手下有了多少人,为神教招揽多少门徒,可曾积极宣扬神教教义?”

    突然遭逢三连问,天羽子顿时愣了一下。随即他摇了摇头,竟是一时间无法做出回答。

    看到天羽子的这副模样,使者立即来了怒火。

    “简直就是尸餐素位!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三年的时间你只顾着抢什么金鲤鱼。至于神教的事情,你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神教供给你的资源,我看这些年全让你中饱私囊了吧。”

    听到使者如此话语,天羽子先是一呆。接着他似是想明白了什么,有些错愕的看向了使者。使者的话看似申饬,但其中暗含着别的意思啊。天羽子懂了啊,前边的问题都不是大事,真正的大事隐藏在最后一句话中了。

    “王八蛋啊,这是来和我抢金鲤鱼的啊。想要就直说,竟然一开始就给我扣一顶大帽子。这家伙,怎么平时不见他这样说。神教?神教的事情是那样好开展的吗?这是明知故问啊,谁闲着没事会加入这样的教派。不说平时要打打杀杀,就是定期要发展教员,也是让人头疼啊。若不是看着神教势力强大,还会定期供给修炼资源,我才不会加入了。罢了罢了!这家伙现在不能得罪!若是得罪了,必定没有我什么好果子吃。”

    微做思索,天羽子摆出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

    “使者此言着实是冤枉我了,几年经营下来,虽是成果不见扩大,但我已经大致将天星岛和日环岛联合了起来。这次金鲤鱼必定落入我们手中,待我利用金鲤鱼赚取了足够的价值,定会将金鲤鱼双手奉与使者!”

    听到天羽子的话,使者猛地一跺脚。属于凝气中期修士的威压,直接朝着天羽子压去。

    “混账!我怎会要你的金鲤鱼,交到我手中我也会奉献给神教。中饱私囊的事情要是被我查出来,定当不饶!”

    虽然是凝气初期的修士,但被中期的威压一压,天羽子脸色还是白了一下。他微微后退一步,急忙开口纠正。

    “是!是!没错!是交与使者代为转交神教!”

    这次的回答让使者很是满意,他微微点头,脸上浮现了笑容。

    “行了,我知你这三年来也不容易。关于每月的修炼资源,我会向上边反应适当给你提高一点的。大家都是修士,谁都不容易啊。”

    “好手段啊,这是打一个棒子给个甜枣?”

    如此腹诽着,天羽子脸上露出感激的笑容。他急忙双手抱拳,对着使者行了一礼。

    “多谢使者厚爱!”

    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使者继续开口。

    “行了,这些都是小事而已。只要你为神教认真办事,神教不会亏待你的。但若是这次金鲤鱼的事情办砸了,我可就不饶你了!”

    “王八蛋啊!这家伙已经觊觎金鲤鱼很久了吧!看这家伙的样子,莫非是急需要金鲤鱼。看他的模样,不像是寿元即将耗尽的样子啊。莫非这家伙身上有伤,急需要金鲤鱼来补充生机。”

    心中的想法一闪而过,天羽子打量了一下使者,急忙快速的点了点头。

    “是!是!谨遵使者号令!”

    轻轻挥了挥手,使者露出了疲态。

    “行了,你下去吧!刚刚赶了不少路,我也有些累了!”

    见此情景,天羽子更是坚定了自己的判断。他急忙点头,应了一声是之后退了出去。黑脸大汉一直没有说话,见到天羽子离去他也跟着一起离去了。

    出了屋,天羽子快步向着院子外面走去。黑脸大汉跟在后边快走了几步超过天羽子,轻轻打开门见四下无人之后,他立即招呼天羽子出门。身形一闪,天羽子便出了院子。而院门就在此时,轻轻的关上了。天羽子原地看了看没人,几个闪身身影便消失不见。

    走在离开明月岛的路上,天羽子此时郁闷的难以附加。嗑瓜子嗑出个臭虫,不害人但恶心人啊。本来属于自己的金鲤鱼,现在无端杀出来一个使者半路截胡。为别人做了嫁衣,还要白白出一番力气,这如何让他不恼怒。

    “他娘的!什么狗屁使者,不就是比我早加入血煞教嘛,拽的跟什么二五八万似的。他娘的,李老叟,还有那个什么外来的修士,竟然不给我面子,可恶,可恨,该杀!”

    越是这样想,天羽子心中越是愤怒。就连他行走的速度,也是在不知不觉之间快了许多。

    “不行!气不过啊!那使者我不敢动,老叟和那外来修士我还怕不成!等了,你们两个给我等着,明晚就是你们的死期!”

    心中如此想着,天羽子身形一动直接跃入空中。回眼看了一下明月岛,天羽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