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巅峰豪门〕〔陈修乔浠浠〕〔顾筱莫夜霆〕〔木叶之从成为鸣人〕〔南天林璐〕〔医女福妃荣华路〕〔暗影熊提伯斯的位〕〔农门婆婆她养崽有〕〔李朝万古一逆贼〕〔仙缘途长〕〔本仙在此〕〔斗破之风起青山〕〔大师请闭嘴〕〔蛮兽骑兵〕〔重生后上神又妖又〕〔妻贤〕〔满级大佬每天都在〕〔圣主的世界之旅〕〔重生之嫡妻很甜〕〔大佬她活了上千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三百七十二章 报复转眼来,提剑斩双敌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看着眼前的茅草屋,许成林感到深深的无语。在他认为,李老叟说一句不要嫌弃寒舍是客气话。但当看到眼前的草屋的时候,许成林终于知道这家伙是没有说假话。

    “感情这家伙真的很实诚,一点假话都没有说啊。”

    八月秋风高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江坳。这五句诗句,便是如今眼前茅草屋的真实写照。

    似是看出了许成林心中想的是什么,李老叟尴尬的笑了笑。

    “这个修行中人不在乎这些外物,只要坚守本心就好了。修为上去了,要比什么都强。”

    还能说什么,许成林无语的点了点头。他张了张口,还是补充了一句。

    “道友说了是啊。”

    说出这句话之后,许成林有种想要抽自己一巴掌的冲动。这句话还不如不说呢,如今二人倒显得有些尴尬了。

    尴尬的咳嗽了几声,李老叟无奈的笑了笑。他快走几步,将小院的柴门打开。

    许成林见此觉得有些好笑,摇了摇头跟了进去。

    外面看上去简陋破旧的茅屋,到了屋中却是完全成了两个样。茅屋内部虽然和华丽沾不上边,但却是十分的整洁。四间的小茅屋,一间作为接待厅,一间作为修炼室,一间作为储物处,一间空着留待他用。除此之外,许成林抬脚入门的那一刻,便是发觉脚下有着阵法的痕迹。

    “修行者的住处,看来也不是那么的简单啊。”

    心中如此想着,许成林悄无声息的放出神识查探。这一查之下发现地下有着两个阵法,一个是聚灵阵一个是防护法阵。

    俗语有云,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贸然进入别的修士的住处,这是有一定危险的。因为谁也不知道修行者会在自己住处做下如何布置,万一赶上心黑的修士坑你一把,到时候死的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没有一定的防范,或者不清楚别人的布置,最好别轻易踏足别人的住所。

    知道这两个没什么伤害的阵法,许成林也是放心的踏入李老叟的住所。见到许成林的动作,李老叟也是你微微惊讶了一下。但随即他见到许成林脸上的微笑,也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微微拱手,对着许成林笑着说道。

    “许道友真是好本事,不过是瞬间就将我这住所看得一清二楚。”

    许成林也没有隐瞒什么,笑着轻轻点了点头。

    见到许成林爽快的承认了,李老叟心中暗道果然如此。他轻轻点了点头,随即当着许成林的面结出几个法诀。接着茅屋的地面亮起灵光,一层防御光罩瞬间笼罩了整个茅屋。光罩在闪了几闪之后,隐藏于无形。与此同时,周围的灵气也是浓郁了几分。

    轻轻拍了拍手,李老叟对着许成林笑了笑。

    “让道友见笑了!”

    许成林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开口。

    “靠着自己的本事能够弄出来这些已经很厉害了,当初我们这些宗门的凝气修士自己也不见得可以做到。”

    李老叟当然知道许成林说的这是客气话,他脑子没毛病,知道自己是和宗门修士没得比的。

    看了看周围,许成林觉得此时是时候说正事的时候了。他想了想,手中掐诀打出一道隔音法术。

    整个茅屋陷入了安静之中,两个人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开始商量起来关于金鲤鱼的事宜。

    是日夜晚,天空中明月高悬,空中繁星点点灿若银河,轻微的风卷起地面的尘埃,此时的茅草屋仍然亮着灯光,夜格外的寂静。

    夜晚很安静,安静可以让人们安眠,同时也可为为一些人做着掩护。明月岛上亮着灯光的地方不多,多数的人已经陷入了安眠。而偏偏有些人,却是趁着这安静的夜晚悄悄的摸了过来。

    李老叟还在与许成林商议这事情,许成林的眉头挑动了一下。李老叟察觉到许成林的动作,直觉他应该是察觉到了什么。

    “许道友”

    许成林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

    “有两名修士往这边接近,修为大概是凝气初期。只是不知道他们是特意过来的,还是无意在这里经过的。”

    闻听此言,李老叟身体绷紧了起来。他可是不敢大意啊,自身虽是凝气初期的修士,但并不擅长争斗。尤其是对上两名和自己境界相同的修士,他更是十死无生。

    “他娘的!天羽子这个王八蛋,没想到隔了不到一天就派人出手,果真是心狠手辣!”

    还不知道具体情况,李老叟已经破口大骂了起来。他似乎已经认定,这两名凝气初期的修士就是天羽子派来报复的。

    “道友何以认为?”

    对于李老叟的猜测,许成林虽然也是有些认可,但还是对他如此肯定有些好奇。

    “道友是不知啊,这样的事情不是发生了一回两回了。我听说以前其他岛屿有得罪过他的家伙,隔了不到一天便身死道消。今日算算时间,应该是他出手了。”

    许成林微微的点头,神识也是不着痕迹的跟着两名凝气修士移动。不过是半盏茶的时间,许成林便见到他们向着茅屋的方向而来。这个时候,李老叟终于也感觉到了两个人的到来。

    “来了来了!真是这家伙派来的人!”

    李老叟轻轻的念叨着,神情微微有些紧张。

    看了看李老叟,许成林有些无语。他微微摇了摇头,试探的开口。

    “李道友莫非没有经历过厮杀?”

    听到许成林的话语,李老叟讪讪的一笑。

    “不瞒道友,这些年我还真没经历过厮杀。”

    耸了耸肩,许成林这次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修士啊,果然要有一定自保能力才行。不然像这人一样,一旦灾祸降临就会束手无策。”

    心中如此想着,许成林已经察觉到两个凝气修士落在了茅屋之前。李老叟整个人显得十分紧张,他的额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细密的汗水。

    看这李老叟的表现,许成林知道一旦交齐手来李老叟定是指望不上了。微微吸了一口气,许成林一把按住了对方的肩膀。

    “一会无论发生什么,你只要呆在屋里就好了。”

    许成林正说着呢,突然听到外面有人朝着屋内呼喊。

    “李老叟!还不出来受死!”

    听到这一声呼喝,李老叟吓得一哆嗦。许成林无奈的摇了摇头,就要向着外面走出去。而这个时候,屋外又是有人高喝。

    “赶紧出来受死!”

    两个人的声音不算小,回声都是传出去了很远。按理说岛屿上熟睡的人都被惊醒才对,但实际上屋中亮起灯的反而没有增加多少。都知道岛屿上将要爆发战斗,没相应本事的人还是呆在屋中比较安全。贸然的跑出来,只会死得更快而已。趋吉避凶,乃是人之常情。这时候无人敢亮起灯火,也是情理之中。

    许成林摇了摇头,对屋外的两个人也是无语了。

    “两个神经病!这样大张旗鼓的过来sha&039;re:n,你干脆白天过来就完了,还趁着什么夜晚过来啊。脱了裤子放屁,真是有病!”

    心中如此想着,许成林透过茅屋的窗户往外看去。只见此时的茅屋之外站这两名修士,这二人皆是一身黑衣。相貌和头发全都被遮掩住了,只留着一双泛着寒光的双眼。透过他们的双眼,许成林仿佛见到了尸山血海

    “人虽然看上去像是两个蠢蛋,但却是见过血的!不止如此,这两个人应该已经杀了不少人了。或者说这两个人也不蠢,只是对自己太自信了而已。”

    心中如此想着,许成林缓缓抽出了惊蛰剑。他回头对着李老叟示意了一下,要他配合自己偷袭两个人。哪知李老叟看着许成林拔剑,只是楞了一下,并没有领会他的眼神示意。

    “真是猪队友!”

    心中叹息了一声,许成林低声开口。

    “李道友,待会我叫你打开防御阵法你便打开,不要犹豫!”

    神情略微挣扎了一下,他犹豫的看向许成林。

    “道友,这样做会不会”

    许成林瞪了他一眼,接着无奈的开口。

    “放心没事的,待会我出手直接偷袭干掉一个。至于剩下的另一个,我估计经不起我几招。”

    李老叟还是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许成林一见如此情况,也不再多说什么。他手掐剑指,在惊蛰剑上轻轻一抹。剑身轻鸣,一道道剑气将剑身包裹。许成林双眼光芒一闪,两道神识如同实质一般击打在剑身之上。轻吸一口气,许成林剑尖已经瞄准了一名黑衣修士。

    “开阵!”

    突然之间,许成林一声低喝。李老叟因为紧张,险些被许成林吓一跳。但他没有耽搁时间,几乎就在许成林喊出话的时候打开了防护光罩。

    茅屋外防护光罩一闪而出,屋外的两个黑衣修士都是楞了一下。二人刚刚想要攻击防护罩的时候,突然见到那防护罩忽的一下消失不见了。两个人这次彻底愣住了,不知道这李老叟是什么意思。

    两个人这还有些搞不明白怎么回事呢,突然一道剑光从茅屋的窗户激射而出。这道剑光速度极快,快的让二人根本反应不及。

    “不好!”

    二人心中暗叫不好,但此时他们已经反应不及了。其实就算他们反应过来,也是躲不开这剑光的。许成林打出的这一道剑光,不是什么普通的货色。剑招风起,既可以大开大合的使用,也可以四平八稳的使用。许成林打出的剑光,实际上就是风起这一招。

    之所以剑光的攻击目标只是一人,其实也是许成林的稳妥心理在作祟。风起其实施展出来,足够将二人重创。更甚而之,就是将两个人直接击杀也不为过。但为了确保将这两个家伙留住,许成林还是选择了先击杀一个人。

    剑光一闪,一名黑衣修士直接被击中。剑气能然爆发开来,一道剑气龙卷瞬间将整个人包围在内。另一名黑衣人虽是没有被剑光包围,但他被风起的神识攻击照顾上了。这个黑衣修士想要动弹,但整个人被定在了原地。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剑气龙卷中的修士变成了一个血葫芦。一句惨叫声都没有发出,这个人便直接身死。死的不能再死了,整个人已经看不出人形了。

    另一黑衣修士此时终于挣开了神识束缚,他目睹了自己同伴身死的全过程。下意识的,这人就要逃离此地。哪知此时许成林直接破窗而出,身形一闪便堵住了黑衣修士离去的道路。

    “想走?走得了吗?

    目光阴冷的看着黑衣修士,许成林心中满是杀意。

    前有许成林,后有李老叟,这黑衣修士自知逃生无望。他眼中迅速充满了血色,周身也是腾起了血色的火焰。

    看着眼前的这黑衣修士,许成林感觉十分的熟悉。神识瞬间放出,在黑衣修士身上一扫。许成林双眼一睁,明白了这人的身份。

    “我且问你,是那天羽子派你来的?”

    说这话的时候,许成林一直紧紧盯着黑衣修士。他希望通过这句话,能够在对方脸上察觉到些什么。但令他遗憾的是,这黑衣修士双眼并没有变化,依旧是冷冷的注视着许成林。

    “果然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看来这些人口风还是很紧的。”

    心中如此想着,许成林双眉皱了起来。他眼角微微跳动,又是开口问道。

    “血煞教的人?”

    这黑衣修士还是没有回答,只是身上的血色火焰燃烧的更为旺盛了。

    “既然不说,那你就去死吧!”

    冷哼一声,许成林踏前一步对着黑衣修士就是一斩。这一剑斩出,并没有像被平常一样斩出一道剑气。伴随着清越的剑鸣声,无数细密的剑气如同狂风汇聚成龙卷。

    一见这个情况,黑衣修士眼中顿时一缩。虽然和刚刚的手段略有差别,但他认出就是这招杀死了自己的同伴。

    先前吃过了风起的亏,黑衣修士急忙放出神识抵御。与此同时,他身形闪动就要避开剑气龙卷。许成林哪会给他这机会,对着他闪躲的方向就是一剑斩出。这一剑斩出的情况又是不同,一道半月形的剑气一闪而过。

    黑衣修士刚认为这又会是剑气龙卷,哪知这是一道速度极快的剑气。仓促之间,这人差点被直接斩中。没有给他反映的机会,许成林脚下灵光一闪,手提惊蛰剑便向着对方而去。

    呛啷一声,惊蛰剑与一柄银白色长剑碰到了一起。黑衣修士在许成林临身的一刻,终于拿出了法宝架住了许成林的攻击。

    二人的目光在这一刻相交,许成林诡异的一笑。黑衣修士还弄不明白为何许成林要笑,下一刻他就明白了。只感觉脑海微微震颤,黑衣修士整个人便楞了一下。许成林抓住这个机会,手中惊蛰剑一个剑花便在对方手臂上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突然受了伤,黑衣修士终于从呆愣之中反映了过来。他手中长剑急忙胡乱挥舞,想要逼退许成林。但此时他的面前,哪还有许成林的踪影。就在刚刚那一刻,两个人实际上已经一错而过了。

    此时的许成林就在黑衣修士身后不远处,他缓缓转身看向有些茫然的黑衣修士。直到此时,黑衣修士似乎才是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转身看向许成林,眼中露出浓浓的忌惮之色。

    说实在的,许成林其实刚刚完全可以直接击杀这黑衣修士。只不过他想多了解一下血煞教的功法而已,故而留了对方一命。

    刚刚的那一交手,许成林已经拿到了一些情报。黑衣修士身周的那一层血色火焰,并不是什么火焰,而是气血蒸腾造成的。相比于许成林遇到过的修士,他觉得这血煞教的修士气力在同级别是最强的了。

    “这或许就是燃烧气血之力换来的力量吧!”

    心中如此想着,许成林已经不打算留手了。他眼中寒光一闪,手中惊蛰剑轻轻颤动了起来。

    见到许成林身上杀气暴涨,黑衣修士升起了拼命之心。但看了一下许成林的位置,黑衣修士忽然觉得此时没必要拼命。

    双眼微微眨动,黑衣修士摆出一副拼命的姿态。他后退一步,身形微微压低。手中的长剑微微颤动,似乎下一刻就要一剑斩出。

    看到黑衣修士这幅拼命的模样,许成林突然察觉到有些不对。就在心中刚有这个想法的时候,他便见到黑衣修士突然往后一跃身形腾空而去。

    “果然是想要逃,只是可能吗?”

    心中如此想着,许成林惊蛰剑立于胸前。他目光紧盯着空中的黑衣修士,惊蛰剑上灵光汇聚。缓缓地,许成林朝着黑衣修士的上空刺出一剑。

    “兵雨!落!”

    惊蛰剑上一道剑光飞入空中,飞到一定高度之后猛地炸了开来。紧接着无数手掌大小的剑形灵光,如同雨点般的落了下来。

    黑衣修士突然遭遇到袭击,心中顿是大骇不已。灵光的速度之快,根本来不及让他反应。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他的身上便被数十道灵光击中。

    这一刻他才明白,这哪是什么灵光,分明是无数犀利至极的剑气。

    “怎么可能!剑气怎么可以随意的变化!”

    虽是先前见到许成林一剑斩出剑气龙卷,但他还是不明白许成林是怎么做到的。

    这些想法只在黑衣修士脑中一闪而过,下一刻他的所有感觉便被疼痛替代。几息过后,他感觉自己身上还是疼痛,只是这些感觉离他越来越远。

    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黑衣修士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他觉得眼前逐渐开始变黑,身上好像也没这么痛了,终于他彻底没了感觉。

    许成林看着黑衣修士瞳孔逐渐放大,最终眼中彻底失去了神采。抬抬头看向了周围,接着轻轻点了点头。

    就在刚刚,他察觉到几道神识,竟是向着这边探查过来。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