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阳苏颜入门赘婿〕〔苏轩陈芷晴〕〔农门小王妃〕〔寒深路生烟〕〔超辣萌妃:腹黑邪〕〔禁欲总裁,求放过〕〔弑天道君〕〔威武妈咪腹黑爹〕〔不负山河不负你〕〔全能大佬又被拆马〕〔回到宋朝当暴君(〕〔三国之吕氏王朝〕〔徐烟郁南行〕〔最强剑仙派掌门人〕〔上门女婿〕〔绝世龙王〕〔宋若声季浔阳〕〔林萧南宫锦〕〔林萧南宫锦〕〔炼气五千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中心相遇时,惊查前人踪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战斗说起来很长,实际上不过是半盏茶之内便结束了。许成林一开始直接偷袭干掉一个,剩余的那人之所以花费了点时间,无外乎是想从对方口中套出来点有用的情报。但奈何那人也是一个嘴硬的主,许成林怕夜长梦多,只好迅速动用兵雨将其斩落剑下。

    短短的时间,此地的战斗实际上已经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许多探过来的神识在看清战果之后,都是悄无声息的又离开了。

    知道所有探查过来的神识离去,许成林这才收剑回鞘。对这两具尸体伸手一招,两个储物袋缓缓向他飘了过来。手腕一翻,两个储物袋落入手中。看了看两具尸体,他直接弹出一缕火光将那那具面目全非的尸体点燃。向着不远处走了几步,他来到了那名刚死不久的黑衣修士身前。

    抬手探出两道灵力,许成林将黑衣修士身上的遮挡物全部打落。他看着黑衣修士的相貌,发现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许成林转头看向茅屋。发现茅屋之中现在仍是灯火通明,但没有任何声音从其中发出。

    “这是有多怕死啊?这样的凝气修士,也只是空有修为罢了!”

    抛开心中的想法,许成林对着茅屋喊了起来。

    “李道友,出来吧!这两个家伙已经被我斩于剑下,看一下认不认识这家伙!”

    许成林的这句话喊出约有十息左右,毛屋内仍是没有任何动静。正待他皱眉想要再喊一声的时候,李老叟悄悄从窗户边探出半个头来。

    见了这一幕,许成林是又好气又好笑。你说一个凝气修士,竟会做出这样猥琐的动作,这当着别人的面多份啊。虽然说这样的动作许成林也做过,但那时候他锻体修士,小心一些不是什么坏事。但这李老叟,明明有着凝气修为,但是这样畏畏缩缩,这就说不过去了。

    无奈摇了摇头,许成林对着李老叟招了招手。

    似是还有些不敢确信,李老叟将外面的状况认认真真的查看了一遍,直到他确认没有了任何问题,这才从窗户中跳了出来。

    “许道友真是厉害,短短时间便是将二人毙于剑下。不愧是九华书院修士,非是我等散修所能比的,真是让我”

    许成林连忙摆手,制止了李老叟接下来的赞美之言。不过是斩杀了两个凝气初期的修士而已,其中一个还是偷袭致死,这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若是他阵斩两名跃凡修士,这还可以拿出来吹捧一下。

    “我什么时候如此膨胀了?看来我心态出了点问题啊。这种心态要不得,还是小心谨慎的为好。世间英雄、高人无数,若是抱着这种心态,指不定哪天就是身死道消。”

    心中如此想着,许成林指了指地上的尸体。

    “认不认识这家伙?”

    李老叟闻言看向地上,但看了半晌之后,却是微微摇了摇头。

    “不是这明月岛上的修士?”

    看着李老叟微微摇头,许成林疑惑的问了一句。

    “不是这岛上的修士,也不是天星岛和日环岛的修士。”

    李老叟点了点头,极为确认的回答。

    “外来修士?血煞教?有点意思啊!”

    轻声嘀咕了一句,许成林再次问向李老叟。

    “敢问李道友,往日可与别人结过仇怨?”

    问出这句话后,许成林下意识的就觉得是多此一举。这样的家伙躲麻烦还来及呢,怎么会和别人结怨?

    果不其然,这李老叟连想也没有想,直接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但他突然间停了一下,有些讪讪的看向许成林。

    “也不是没和别人结过仇怨,白日里咱不是和那天羽子发生了口角了嘛。”

    许成林直接翻了个白眼,他简直不值该说什么了。

    “除了天羽子呢!”

    听着许成林语气之中带有不耐之意,李老叟连忙一个劲的摇头。

    “没了没了,就我这实力怎么会和别人结怨!”

    轻轻点头,许成林自己有一次陷入了遐想。

    “莫非这天羽子也和血煞教有什么勾结,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呢?或者说这两个血煞教的人,只是单纯的被雇佣sha&039;re:n。天羽子和血煞教,并没有什么关系?哎!真是乱啊,怎么这南斗星洲哪里都有血煞教的影子啊,真是防不胜防!怪不得小安说各大宗门那他们没办法了,因为这血煞教就藏在所有人之中。前来刺杀的血煞教之人,有可能是单纯为了仇怨,也有可能是受到雇佣,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这根本无从查起,更别说将他们连根拔起了。除非这些人脑子有坑公然站出来!”

    想到此处,许成林无奈的叹了口气。他看了看还有些受惊未定的李老叟,笑着说了一句。

    “走吧!我们回屋!”

    “回屋!难道不找个地方躲躲?”

    李老叟双眼睁大,脸上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怕什么!你以为还会有人过来不成!”

    似是一眼看穿了李老叟的心思,许成林无奈的说了一句。

    被看穿了心思,李老叟讪讪的一笑。

    “嘿嘿!也是也是,有许道友在这,就算再来更多的人,我这茅屋也是安然无恙。徐道友不愧是宗门修士,实力就是”

    许成林摆了摆手,急忙制止住了这人的阿谀奉承。他指尖微动,一缕火焰弹向地上的尸体。轰的一声火焰腾起,黑衣修士的尸体在火中扭到了几下,便是逐渐化作了飞回。

    看了看一旁有些呆滞的李老叟,许成林摇了摇头率先走进茅屋。李老叟见许成林率先离去,急忙也是跟了上去。他随时凝气修士,但却是没有和别人争斗过。至于sha&039;re:n,更是从来没有过。sha&039;re:n倒是见过,但如此迅速狠辣的手段却是没有见过。今日的李老叟,算是彻底涨了见识,只是这见识他不想回忆和经历罢了。

    这一夜注定许多人无眠,无眠的夜晚总是让人觉得漫长。明月岛的修士有不少人知晓了许成林斩杀两名修士的事,也有许多修士知晓天羽子今日来过明月岛。一些事情虽是没有明说,但众人心中还是有些猜测的。他们一面震惊于天羽子的心胸狭窄、手段毒辣,一面震惊于许成林的出手果断、实力强大。岛上的修士本来也有人想和李老叟合作,但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却是无人再敢提及。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金鲤鱼今年得不到不是还是明年嘛,犯不着为此得罪人丢了性命。

    雄鸡报晓,东方日明,光芒刺破了黑暗夜晚终于被完全驱散。新的一天到来了,茅屋之外除了两堆灰烬,竟是看不出昨日战斗的痕迹。周围一片安静,只有茅屋的一扇破碎的窗户诉说着昨夜的不凡。

    今日一上午,茅屋之中不见有人出来也不见有人敢接近。到了晌午时分,这情况仍是没有变化。这一晃就又到了夜晚,茅屋中如同先前一样灯火通明,但听不到任何声音。此时的李老叟摆弄着手中的钓竿,看其不时蹙眉眨眼的样子,显然他心中还是有些担忧。

    许成林此时在一旁打坐,整个人双眼微闭看上去仿若入定一般。但实际上,他如今正放出神识查探周围的情况。过了许久,他才将眼睛睁开。看着李老叟的样子,许成林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觉得有必要将自己查探的情况说一遍,不然这家伙估计很难完全放下心准备后天的事情。

    清了清嗓子,许成林见李老叟的注意力被他吸引,这才缓缓开口。

    “李道友无需担心,刚刚有两个家伙过来查看,不过已经被我神识惊走。已经有两人死在我手,谅那些家伙也不敢再来!”

    李老叟听了许成林的话,这才心下稍安。轻轻笑了笑,许成林再次闭上了双眼。

    许成林并没有说假话,就在不久之前,他的神识确实发现了两个凝气修士的踪迹。只是这两个人比较谨慎,在发觉许成林的神识查探之后迅速退走了,根本没给他追击的机会。要不然的话许成林定会追上去查个究竟。

    却说被惊走的两名凝气初期修士,头也不回的向着天星岛赶去。此时这座岛屿之上,一处气派的庄园灯火通明。庄园大厅之中,天羽子正在屋中缓慢的踱着步。他眉头微微皱起,神色之间带着些许焦急,仿佛在等着什么人一般。

    终于,在天蒙蒙亮之前,两名黑衣修士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庄园大厅之中。天羽子猛然转头,看向来到的二人。他快走几步来到了二人面前,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昨日明月岛流传之事,可是真是?”

    两名黑衣修士一对视,最终一人瓮声瓮气的开口。

    “不知道,我们还没有接近,便被屋中之人的神识直接逼出了身形。那人神识之强,非我二人可以比较。我怕强行过去会出什么意外,故而选择退了回来!”

    天羽子闻言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目光不善的看向二人,显然对他们的回话很是不满。

    “这么说你们白去了一回,什么消息也没有探听到?”

    另一名黑衣修士一皱眉,摇了摇头说道。

    “也不能这么说,至少我们知道那外来修士实力不弱,还是轻易不要招惹的好!”

    天羽子看着二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不是废话嘛,昨天明月岛上都在流传阵斩二人的事情。今晚让他们两个去就是让他们验证真伪顺便探查一下那人实力,哪知这两个人一被察觉就直接跑了,回来之后还振振有词,真是让他郁闷。

    天羽子自顾自的郁闷,但他不知两名黑衣修士也在心中腹诽。别当我们两个是傻子,先前已经有人殒命了,不然不会有留言传出。如果再一次铁憨憨的冲过去,保不准又是一个死字,到时候找谁说理去。现在逃回来什么事都没有,顶对就是被说上几句罢了。反正他们已经出力了,不能说他们敷衍了事。

    三个人就这样沉默了片刻,终于一名黑衣修士还是有些犹豫的开口了。

    “这件事情用不要向明月岛和日环岛的使者禀报一下,毕竟两名使者都是昨日晌午闭关静修,并不知道此事。”

    天羽子紧皱眉头,他原地踱了两步,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算了!后日就是金鲤鱼的回游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即便那家伙当天出现在中心区域,倒是有有着两名使者驾临当场,谅那家伙也翻不起什么浪。”

    两名黑衣修士一对视,皆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意思。刚刚开口的修士一点头,回了天羽子一句。

    “我俩受邀帮你,一切自是全听你的吩咐。怎么决定,全听你的。如今事了,我们也不便久留。若是再有事情,找人联络

    我们即可。”

    说完这番话,两名黑衣修士回退几步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直到过了一会儿,天羽子这才开口说话。

    “这两个王八蛋!真是狡猾的无以复加!说来说去,就是告诉我出了事情算我的。怎么算功劳的时候,没有说清楚呢。神教若是多一些这样的家伙,将来甚是堪忧。”

    天羽子自顾自的担忧血煞教的未来,但他根本没有想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或者说血煞教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他们的成员包括杀手、亡命徒、狠毒之人等等,细细一数这些人根本不是好人。蛇找蛇,虾找虾,要不他们怎么会遇到一起。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又是一日过去了。这一天终于到了金鲤鱼的回游日。天刚微微放亮,茅屋的房门便是打开了。李老叟走在前边,许成林走在后边。二人顺着街道,向着岛屿的边际走去。

    看着冷清的街道,李老叟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摇了摇头,缓缓说道。

    “以前啊,每到金鲤鱼回游日都会有许多人观看。毕竟钓金鲤鱼一是图个吉祥,另一个便是拿金鲤鱼为那些岛屿上的老人延寿。后来啊,这一切全变了。自从灵气回归之后,这金鲤鱼也变成了抢手货。许多外来修士前来争抢,将三个岛屿弄得乌烟瘴气。这修士一多了,看的人也少了。毕竟法术法宝无眼,谁也不敢保证修士打起来不会一个法术过来将自己砸死。”

    听着李老叟自顾自的念叨,许成林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说实话,他自己就是灵气回归的受益者,也同时是受难者。灵气回归究竟好不好,不也是不好评判。存在既是有道理的,不可能灵气会无缘无故的消失又无缘无故的回归。一想到这个事情,许成林便会不自主的想到陈洛雪转述他父亲的话—“灵气回归没有这么简单,他们是被骗了。”

    字面上的意思很简单,灵气回归就是一个骗局。至于是怎么回事,他现在一直想不通。就连这话的真假,他也是不得而知。

    眼见着大海就在眼前,许成林抛开了这些暂时无关的想法。他抬手放出自己的灵舟,一个纵跃便到了上面。李老叟看了看许成林的灵舟,心中顿是生出羡慕之情。他也没有耽搁,一个纵身也跟随着跳了上去。

    辨了辨方向和位置,李老叟缓缓的开口。

    “金鲤鱼实际上并非是生活在三座岛屿中心的灵物,传说岛屿中心有一条水道无边大海。一到这个时期,它定会游过此地待上一日。过了今日,它又会又回到中心。究竟它为什么会这样,至今无人得知。若是没有人争抢金鲤鱼,它一般会随机游向三个岛屿。那天羽子几人让我们到中心,就说明那家伙想在金鲤鱼出现的一刻便进行垂钓。所以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在晌午之前到达中心区域。”

    哪还有得着他说其中的原因,实际上许成林早已想到了。没有多说话,许成林操纵着灵舟向着李老叟说的地方赶去。

    不过是一个时辰左右,许成林便赶到了地方。这里虽然也是在海上,但这片海域位于三座岛屿中央。相比于其他地方,这里要平静的多。此时的海面之上,漂浮着一只画舫般的楼船。除了这条船之外,再无其他的船只。不用说,这就是天羽子他们的船了。

    似是感应到了许成林他们的到来,画舫之中走出一人。隔着不远,许成林看得真切,那人正是天羽子。

    皮笑肉不笑的对着二人拱了拱手,天羽子对着二人点了点头。许成林无所谓的点了点头,李老叟则是跟着僵硬的笑了笑。随即天羽子冷笑了一下,掀开船帘回到了船内。

    刚刚许成林还没有发觉,就在天羽子回船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两股熟悉的气息。这两道气息,是他不久之前遇到的。之所以让他印象,是因为当时这两个家伙,差点连同另一人将他当做土拨鼠一样给埋在地下。

    “有趣啊!不是冤家不聚头啊。话说话来,那天羽子不是说只联合了四名凝气初期修士嘛,怎么又多了他们两个中期啊。虽然是两个手下败将,但人多了有点难搞了啊。”

    心中如此想着,许成林好奇的看向李老叟。

    “这次捕捉金鲤鱼,不会是只有我们两拨人吧。”

    这时候,李老叟也缓了过来。他微微一笑,对着许成林轻轻摇了摇头。

    “许道友说笑了,虽说我是明月岛上最有可能钓到金鲤鱼的人,但其他岛屿也有高手。天星岛和日环岛虽虽然连合到了一起,但还有距离这里不远的几座岛屿回来人。即便我们明月岛,也是有数名修士可以参加争抢的。按照每年的情况,至少还有来四批人才对。按我的估计,到时候凝气修士应该会有十几位到场。”

    许成林笑了笑,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初期修士?”

    李老叟闻言没有再说话,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无奈之下,他只能心中咆哮。

    “你以为凝气修士是什么,大白菜嘛?凝气修士虽然不罕见,但在几个小岛上能出现几个已经是不容易了。凝气中后期的修士,都为了修炼资源想方设法加入宗门,谁还会为了金鲤鱼留在穷困的岛屿上作甚。”

    但想到了许成林的实力与出身,李老叟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许成林轻轻嗯了一声,他此时已经开始盘算起来。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