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芳〕〔赵哥〕〔穿书后成了偏执大〕〔黑石密码〕〔斗罗之皇龙惊世〕〔大佬是从插班开始〕〔言染苏御〕〔我和女神称霸荒岛〕〔宠上娇软小甜妻〕〔重启人生〕〔暴君的团宠皇后又〕〔九转帝尊〕〔大明王冠〕〔真千金她又美又飒〕〔从精神病院走出的〕〔道门生〕〔棺山太保〕〔影后她不飞升就会〕〔捡到一只始皇帝〕〔垂钓之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三百七十六章 众修为人质,现身扭僵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狼狈的火神行进方向很是明确,就是向着十九位好汉而来。一众好汉瞬间察觉到了这个情况,急忙想要分开逃散。但此时才有反应,未免是有些晚了。只见紫色道袍的修士身形一闪,便是出现在十九人中央。他神识一扫之后,直接用灵力将两个初期修士牵引到了身边。

    “前辈饶命!”

    “前辈不要!”

    两个人只来得及一人惊叫了一声,接着他们便被紫色道袍修士扔向了身后。

    绿衣女子也没有下杀手,而是灵力一收一放便将两个人推向了远处。两个人劫后余生,都是有些心悸。但随即他们猛地反应过来,急忙向着远处逃开。

    绿衣女子自是知道前方人的打算,但她此时也是那对方毫无办法。前方那厮简直就是滑不留手的泥鳅,逃跑速度快的一流不说,实力也不比她弱上多少。说实话,她追击这人的时候便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样轻松,她也是时刻在警惕着的。

    俗语有云穷寇莫追,这是有一定道理的。他告诉我们不要一味的追击逃跑的敌人,否则会出现难以预料的事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逃跑大致可以分成四种。而这四种逃跑之中,有些可以追,有些则是不可以追。

    第一种就是最常见的傻乎乎的逃跑,他们没有什么别的目的,就是为了活命而逃跑,传说中的为了逃跑而逃跑,属于最纯粹的逃跑。这种逃跑是可以进行追击的。

    第二种逃跑则是有目的性的逃跑,这种逃跑又可以称之为战略性转移。其实与其称呼他们为逃跑,不如称作为运动战更为合适。在我方不利的情况下,没有必要和对方硬拼。可以选择便运动边交战,争取在运动之中用最小的代价交换敌人最大的代价,依靠有生力量逐步削弱敌人的实力,已达到最后胜利的目的。这种逃跑就是不可以追的,追之不及必自毙。

    第三种逃跑,可以称得上是假意的逃跑。一般这种逃跑,都是为了引诱敌人而故作败势。往往在逃跑途中,会伴有各种危机来埋伏敌人。这种逃跑也是不可以追的,追之则有大难。

    至于第四种逃跑,其实可以算得上是第一种逃跑的变种。他们也是为了活命而逃跑,只不过将逃跑的人逼急了而做出过激的反应而已。有道是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咬人。这人一旦被逼急了,便会不顾一切了。原本为了活命而逃跑的人,反而会变成为了活命而拼命,这样的人即便最后要死也会让追击者极为的难受。这种逃跑其实很可怕,一点都不比第二种和第三种来得简单。从某种程度上看,这种才是最可怕的。故而,这也是不能追的逃跑。

    说了如此之多,其实可以看出四种逃跑之中有三种不可追。至于如何分辨这几种形式的逃跑,直到如今也没人可以给出一个定论。

    总体上来说,追击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世间之事多变诡谲,下一刻会出现什么谁都难以预料。故而别以为你在追击别人就洋洋得意,说不定下一刻角色就会互换。

    话题跑远了,接下来原归正传。此时空中的十九位好汉因为先前的情况,已经有两人直接跑掉了。但剩余的人想要跑掉,则是没有这么幸运了。紫色道袍修士不知施展了什么法术,竟是将一众人定在了虚空。他身处这十七人中心,借着人群与那追击的女子对峙了起来。他似乎吃定了那女子会顾及这些人,不会轻易出手。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这女子就是没有轻易的出手。

    “借着一群凝气小辈来作掩护,你这跃凡修士也好意思!”

    点指紫衣道袍修士,绿衣女子脸上露出鄙夷之色。

    “哼!随你怎么说!”

    紫衣道袍修士冷冷一笑,不甚在意的回了一句。

    见激将不成,绿衣女子双眼微动再生一计。

    “哼!无胆的东西,我让你先逃十里又何妨?”

    如同先前一样,紫衣道袍修士冷冷一笑。这一次更加的过分,竟是连回话都省了。

    什么样的人最令人无奈,就是这样软硬不吃的人。硬的他装作不知道,软的他装作看不见。你说人家不要脸,诶!人家就不要脸给你看了,你能拿人家怎么办?和他一起不要脸?嗯,这是个办法。可问题是,你是要脸的啊!滚刀肉最为可怕!

    只是短短两句话,这绿衣女子便是判断出眼前之人的本质。

    远远的,许成林将这一幕都看在眼中。他看着有些进退不得的绿衣女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略微思索了一下,许成林双眼之中灵光闪动。一缕极其微弱的神识,被他悄无声息的放了出去。

    下一刻,一道神识传音被女子敏锐的捕捉到了。

    “真人,你试着攻击一下那两个凝气中期的家伙看看!”

    听到这个声音,女子微微一愣,但随即她神识猛地波动起来,向着紫衣道袍修士直接压去。与此同时,一道微弱的神识趁机与许成林联系到了。

    “许成林?是你这家伙?”

    虽是知道了这传音的人是谁,但绿衣女子还是试探着问了一下对方的身份。

    “莹泷许久不见,正是许成林!现在先顾不上这些,按照我说的做一下看看。”

    没有在回话,许成林见到莹泷似是轻轻点了一下头。接着她手一抬,两道灵光在其手中酝酿。看这灵光攻击的方向,正是两位黑衣好汉。

    “你竟然向不相干的人动手!”

    见到莹泷真人直接出手,这紫衣道袍的修士顿时惊了一下。见到她进攻的目标之后,他脸色

    顿时变了一下。因为这两个人,不能够陨落在这里。

    一见刚刚的滚刀肉有了变化,莹泷真人心知有门。

    “哪来这么多废话!”

    随着话音落下,两道灵光不偏不倚的朝着二人射去。

    紫衣道袍修士很想拽两个人过来当住灵光,但仓促之间却是有些来不及了。无奈之下,之手下一用力,直接将两位黑衣好汉抛向了远处。两人瞬间获得自由,立即马不停蹄的向着远处逃离。

    灵舟上的许成林见此情况,脸色一瞬间便阴沉了下来。

    “果然没有错,这两个天龙门的家伙和血煞教有关,而且看起来关系匪浅的样子。”

    察觉到紫衣道袍修士的异样,莹泷真人假装向二人追击。但她刚有动作,那紫衣道袍便做出反向逃离的动作。

    见到这一幕,莹泷真人不禁皱起了眉头。如今的情况有些进退维谷,她一时不知该怎么办了。见此情况,许成林急忙又是传音。

    “真人,攻击一下刚刚那两人周围的五名修士!”

    轻抿了一下嘴唇,莹泷真人一抬手直接打出了五道灵光。这次紫衣道袍修士的反应有些出乎预料,他只是眉头皱了一下便直接闪开灵光攻击,并没有顾及灵光攻击的目标。

    身形被禁锢着,这五个被攻击的修士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来,整个人便是被灵光直接打穿。鲜血有如泼水般落下,五个人就这样被禁锢着知道没有鲜血再流出。

    见此情况,紫衣道袍修士怒目圆睁。他点指莹泷真人,语气之中满是不忿。

    “死婆娘!好狠毒的心肠,你为了追我,竟然连不相干的人也下毒手!”

    “好不要脸的家伙,不愧是血煞教的人。明明应该是自己的手下见死不救,反而诬陷别人出手狠毒!不过这招说不定真的有效,若是让他动摇了莹泷真人的心境,他说不定真有逃跑的机会。”

    心中如此想着,许成林觉得自己应该提醒一下莹泷真人。

    正要传音过去,哪知他还是小看了莹泷真人。只见莹泷真人双眉一立,立即骂了回去。

    “狗东西!别在那里贼喊捉贼!你若是不拿他们当挡箭牌,我就不会对他们出手!再说回来,我就是将他们都杀了你又奈我如何?我虽是散修,但你是人人喊打的血煞教。即便事情传了出去,你猜猜大家会相信谁?”

    这一句话,顿时让紫衣道袍修士有些哑口。莹泷真人见此情况,不由的心中略有得意。这一路的追赶,实际上她还是很郁闷的。试想一下也知道,追了半天一直追不上人,不郁闷才会奇怪。

    似是想到了什么,紫衣道袍修士突然笑了起来。许成林见了觉得有些奇怪,莹泷真人见了也是觉得有些奇怪。就在下一刻,紫衣道袍修士给出了答案。

    他便笑着,边轻轻点头,仿佛此时他刚刚想明白了什么一般。

    “说的对啊,你倒是提醒了我,我是血煞教,我怕谁!”

    说着这话,紫衣道袍修士轻轻的退出了人群中央。与此同时,他身上的血色火焰突然分出了许多道。在莹泷真人诧异的目光中,这些血色火焰竟然向着所有人袭击而去。

    “不好,他是要借机逃跑!”

    一瞬间,莹泷真人便知道这家伙想要干什么了。

    果不其然,紫衣道袍修士趁此机会身化流光,向着远处逃去。

    知道了对方想要借机逃跑,但莹泷真人并未阻拦。她手中掐诀,背后金光同样分出许多道。不偏不倚,每一道金光都是与血色火焰相撞。在血色火焰伤敌之前,金光直接将他们逐一泯灭。

    莹泷真人最终还是选择了搭救这些无关的修士,不得不放走了那紫衣道袍修士。先前许成林让她出手,她虽是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出手了。不是她心有多狠,而是她相信许成林这样做一定是有一定的道理。她知道许成林作为九华书院的修士,是不会乱杀无辜的。

    直到这个时候,紫衣道袍修士布置下的禁制方才解开。五具血液流干的尸体,直直的朝着海面落去。而剩余的十二名修士身形刚得到自由,便立即就想迅速逃离此地。但看着眼前跃凡修为的女子,又都是不敢动身了。

    久久,终于有一名修士拱手作揖小声的说了一句。

    “多谢前辈留手!”

    莹泷真人皱了一下眉头,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其余修士见莹泷真人没有发作,也纷纷试探着跟了这一句话。但说完这句话后,现场又是陷入了沉默。一众凝气初期修士想要赶紧离开,但跃凡修士没发话他们不敢离开啊。没看到先前的情况吗,五个人她可是说杀就杀的。

    下方的许成林见到这一幕,立即明白了如今的情况。

    “这些凝气修士没有得到莹泷真人的允许,是不敢轻易离去的。若是没有猜错的话,这些人见到先前一幕定是一位莹泷真人是弑杀之辈。对没错,所以他们才会说那样的话。而莹泷真人似乎不想让这些人误会,她也许不会在意,但这样似乎会影响她在闯荡的名声。明明是好心,却是要担负着恶名,换做是谁都会心中不痛快的。这血煞教真是狠毒,连逃跑都会给别人留下个麻烦。”

    心中想通了这些,许成林微微皱了一下眉。他觉得有必要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都是可以化解如今的情况。

    身形一晃,许成林出现在莹泷真人的身旁。他微微抱拳,笑着对莹泷真人一礼。

    “九华

    书院许成林,多谢这位真人出手相救!”

    听了许成林的话,一众凝气修士感到疑惑。别说是他们了,就连莹泷真人也是感到疑惑。

    双方都有疑惑,只不过他们的疑惑不尽相同。一众凝气修士之所以疑惑,无怪乎是许成林说的是相救而并非是他们理解的留手。莹泷真人疑惑地地方,在于许成林不止为她搭救正了名,竟然还装作一副不认识的样子。

    跃凡修士有哪个是简单的,莹泷真人双眉挑了一下之后便明白了许成林的用意。她温和地一笑,随即开口说道。

    “你倒是说的与别人不同,不妨仔细说来听听?”

    许成林暗道了一声不愧是跃凡修士,接着微笑着点了点头。

    “真人有命岂敢不尊!”

    拱了拱手,许成林随即正色开口。

    “别人兴许不知道,但我许成林心中可是明明白白的。前辈先前出手攻击的几个人,可都是血煞教的人。先前拿逃走的跃凡修士,也是自己承认了血煞教的身份。他刚刚只不过是弃车保帅,顺便动摇真人心境趁机逃跑罢了!”

    听到许成林说的振振有词,剩余的一些修士有人相信,有人则是抱着怀疑的态度。

    莹泷真人见许成林敢这样说,并且也是要求她这样做的,想来定是有足够的证据。故而她微微点头,任由许成林继续说下去。

    看着一众人的态度各不相同,许成林就知道这个理由缺乏了点证据。他转头看了看灵舟上的李老叟,神识直接传音过去。

    “过来一下!”

    李老叟收到神识传音,竟是一时间愣了片刻。他想不通,自己一个吃瓜群众,怎么还有他的事情。虽是有些惧怕这个场面,但他还是咬了咬牙飞了上去。

    “参见前辈!”

    虽是有些紧张,李老叟还是很知趣的对着莹泷真人行了一礼。

    许成林见李老叟来了,他看了看众人继续开口。

    “先前我与李道友商谈有关金鲤鱼的事情,恰巧被天羽子撞见。一来二去,我们便是发生了口角。事后夜晚袭杀的事情,大家都应该知晓才对。而那天袭杀我们的两人,全是血煞教修士。后来第二晚又是来了两人,看气息也是血煞教的人。而他们离去的方向,就是天羽子所在的地方。综上所述,我有充足理由认为天羽子和血煞教是一伙的。诸位要是不信,一会儿查看他们的储物袋就可以知道。若是众人还不相信,此时李道友也是可以作证。”

    李老叟大概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也是不紧张了。他一个劲地点着头,对着周围的人说道。

    “没错,许道友说的句句在理。当晚若不是许道友出手,我定是身死血煞教之手。这天羽子与血煞教勾结,是不争的是事实!”

    见此情况,莹泷真人轻轻笑了一下。但随即,这缕笑容便是不见,仿佛从来没有出现一般。

    许成林说的很有道理,李老叟也给做了证。一众修士这次彻底是信了,虽然许成林的说法有些不足,但已经无伤大雅了。

    许成林的话是不是真人,先放一边。但李老叟说的话,他们还是相信的。毕竟李老叟这个人,在他们心中还是值得信赖的。

    如今的情况,众人不相信也不行啊。容不得他们不相信啊,没看到刚刚那跃凡期的女祖宗笑了嘛。

    先前一众人都是做了感谢,但人家愣是没任何表示。而许成林几句话,却是让这女祖宗笑了出来。这就不用再说别的了,一切已经很清楚了。

    “许道友说的是啊!”

    “许道友果真是火眼金睛!”

    “许道友不愧是出身大宗门,就是比我们有远见!”

    一瞬间称赞许成林的话语有若雨后春笋,让许成林听了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微微轻咳了两声,许成林眼睛向着莹泷真人的方向偏了一偏。一众修士看到他的眼神示意,瞬间明白了什么。他们懂了,他们懂了啊,正主不是许成林,而是那女祖宗。

    “多谢前辈出手相救,万望前辈不要怪罪我等刚刚的失言!”

    有人将话说满了,其余人也是省了事,也是纷纷跟着重复这句话。

    听着一众人这样说,莹泷真人这才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一众人见此,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想到先前的情景,所有人又都是不由冷汗直流。这劫后余生又遭遇劫难,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们是不想经历第二遍了。

    见到此时情况颇令莹泷真人满意,许成林好人做到底又是问了一句话。

    “感谢前辈搭救之恩,不知前辈可否告知名讳?”

    众人闻言,又是不由得高看了许成林几分。暗道不愧是大宗门修士,审时度势为人处世,都不是他们可以比的。

    微微一笑,莹泷真人很是配合的回答。

    “吾号莹泷!”

    一众人听了之后,又都是口诵感谢莹泷真人。

    终于,莹泷真人摆手示意众人停下。她笑着看了一众人。

    “好了!经历此事,你们也是受惊不小,还是赶紧离去吧。”

    说到此处,她转头看向许成林。

    “我看你顺眼,就留下来一会儿吧。”

    一众人见此情景,既是羡慕又是觉得本该如此。接着他们再次感谢之后,一个个便离开了。就连李老叟犹豫了一下,也是转身离去了。

    直到这个时候,剩余的两个人才相视笑了起来。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